52岁的周鸿祎,不再年轻

摘要:周鸿祎,变了吗?

image001

去年7月24日,“红衣大叔”周鸿祎发布了他的第一条视频,正式入驻B站。到7月2日为止,一共发了23条视频,粉丝2.3万,除了第一条视频过了65万播放之外,只有一条9.3万播放和一条2.1万播放的视频,其他20条视频都是2万以内播放的。这个成绩在B站就连一个“膝盖区”UP主都算不上吧,就别说头部UP主或者腰部UP主了。

image004image003

今年,周鸿祎52岁,360也已经17岁了,对于今天的互联网市场来说,都不太年轻。或许,在新一代年轻人的DNA里,早已没有了“被360支配”的恐惧。

虽然已过知命之年,但周鸿祎似乎正在积极地想办法融入今天年轻人的群体。

在第一条视频里,他坦言:“我很欣赏B站这种年轻的沟通方式和氛围”,并承诺入驻B站一不带货,二不灌鸡汤,只是想和B站的年轻人分享一些做网络安全的感受和经验。随后,他在视频的结尾,还“入乡随俗”般地讨了个“一键三连”,确实很有后浪那味儿。

但是,不得不说,可能是第一次在B站发视频的缘故,“红衣大叔”似乎有些拘谨,在视频里,他眼神闪烁,抬眼看天,一直都没有直视镜头,念念叨叨地自说自话。

这种感觉,就有些像我们上学时候被点名上台背书的样子,生怕自己忘了词,不经意间本能地盯着天花板看,仿佛天花板上写着自己要说的话一样。

如此心不在焉,想必还有比问候年轻人更重要的事情。

同样是去年,第九届互联网安全大会(ISC 2021)上,比起向年轻人分享网络安全经验,此时周鸿祎更紧迫的是向市场和社会传递360做网络安全的想法和思路。

“360想完成一个梦想,也就是打通各地、各行业的安全大脑体系,形成威胁情报和数据的互相查询,构建起一个国家级范围的分布式安全大脑。”在大会上,周鸿祎一改往日的锋利言辞,收敛了锋芒,以一种更加开放、包容的态度向外界阐述了360接下来做网络安全的目标。

真就“红衣教主”变成了“红衣大叔”,前后两场表现似乎都在预示着周鸿祎的转变,而着同样也在影响着未来360的市场路径。


01 “红衣大叔”爱闹腾

周鸿祎出生于湖北黄冈,从小就是个牛人,学习成绩优异不说,往往别人需要花全部精力去学的知识,而他只需要花三分之一的精力。

这也导致了他并不能很好的适应学校教育,常常在课堂上聊天打诨、调皮捣蛋,而且从小就秉持着该出手就出手的理念,和别人打架、蔑视权威也是常有的事情。

有一次,他因为在课堂上调皮被生气的老师直接拿戒尺打了头,气不过。就在放学后,等所有人都离开了教室,他再偷偷地翻进学校教室,把戒尺掰成了两段,然后用胶水简单粘一下。等到了第二天,老师再次挥动戒尺时候,戒尺就直接在空中断开了,滑稽的一幕引发了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回想起来,直到成年,周鸿祎的这种理念都未曾改变,使得360在业内真就是360°四面树敌,高调宣战。

后来,上了中学,周鸿祎开始接触计算机。但是困于当时的条件有限,周鸿祎只能通过阅读计算机说明书和报刊来学习了解,成为了他学计算机专业的启蒙。

回忆起来,他说道:“不懂什么编程,就是觉得好玩。”

玩,成为了周鸿祎的一种天性和决策导向,大多数他不想“玩”的事物,都不会去做。

面对高考,他就是不想“玩”,计划着通过别的渠道来完成升学,觉得那样一定很酷。听说参加物理竞赛获得名次,可以保送大学,于是他就去报名参加参赛,为此还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去备战。

谁知,在考前的一夜,他失眠了,脑子难以抑制的激动和胡思乱想,不断消磨他的精力和心态。结果显而易见,他考砸了,错失名次,未能如愿。

回到高中,巨大的落差让他更加不想参加高考,陷入了迷茫。而就在这时,华南理工大学发来信息说要录取周鸿祎。

原来高中班主任徐良老师认为周鸿祎各方面都不错,就分别给几所大学投了推荐信,看看有没有机会帮这个聪明的孩子一把。

最快回信的是华南理工大学,但是录取的专业是食品工程。这又让 周鸿祎陷入了纠结,他一早就坚定了要学计算机,食品工程可丝毫提不起兴趣啊。

周鸿祎站上了人生的十字路口,直走去高考,右转直接进华南理工学食品工程。思考良久,骨子里爱闹腾、不服输的劲还是不能让周鸿祎狠下心来读一个自己不想读的专业。

当他正准备和父母坦白的时候,左转的信号灯亮了——西安交通大学招生办的老师来到周鸿祎的学校,他向周鸿祎询问道,西安交通大学有个教改班,学的就是计算机和通讯,要不要来他们那里上课?

周鸿祎欣然应允,在1988年进入西安交通大学电信学院计算机系学习,后因学习成绩优异,继续被保送本校攻读管理学院系统工程系。


02 初入江湖,敢为斗士

当年的3Q大战,硝烟弥漫,但这也只是大部分人认识到周鸿祎“斗士”一面的开始。

1995年7月,研究生毕业后,周鸿祎加入方正集团,从程序员做到了方正研发中心副主任。但是,彼时方正的业务重点并不在互联网领域,软件并不被重视,周鸿祎觉得没意思,就有了辞职创业的想法。

1998年,周鸿祎带着方正的老同事成立了国风因特软件公司,并创立了3721网站。同年年底,3721推出中文网址,开创了中文上网服务的先河。

2002年,周鸿祎和他的3721迎来了一位颇具实力的对手,李彦宏和他的百度搜索。

在北大资源楼里,周鸿祎第一次见到了李彦宏,两人相对而坐。周鸿祎是个急性子,率先开口,他像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讲了一大堆,关于怎么做推广、怎么做插件,一股脑地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

与他形成鲜明对比,坐在对面的李彦宏显得很沉静,他专注地听着,也不表态,直到最后才缓缓说道:“我觉得3721本质做的也是搜索,以后肯定会有竞争。”

合作就此告吹。同年6月,百度推出地址栏插件,与3721争夺IE入口,并实行“让用户选择百度的同时把3721删掉”的策略。

周鸿祎气不过,小时候“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暴脾气一上来,拍板就是以牙还牙的反制:你删,我也删。除此之外,他还通过技术提高了用户卸载3721的难度,这也成就了他流氓软件之父的称号。

随着竞争白热化,2003年9月和10月,百度接连状告3721不正当竞争,周鸿祎和李彦宏再度相见,对簿公堂。

在法庭上,主审女法官向周鸿祎发问:“百度指责你删掉他们的东西,你干了没有?”

李彦宏抢答:“他肯定干了。”

周鸿祎见此,笑着答:“我干了,但是是他先干的。我干的所有坏事儿,他都干了。”

一来一回倒是把女法官给当场逗乐了。最后,在这场纷争之后双双归于平静,2004年1月,3721卖身雅虎,周鸿祎也进入了雅虎中国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雅虎中国期间,周鸿祎先后用“一搜”在MP3搜索领域超越了百度,通过“1G免费邮箱”将雅虎的邮箱业务做到业内第二,并与联众、携程、当当、265等12家专业网站成立电邮联盟,直逼网易城下,着实让这位老大哥捏了一把冷汗。


03 360的时代

2005年,周鸿祎辞去雅虎中国的总裁职位,远走江湖。

2006年,周鸿祎投资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并出任了奇虎360董事长。紧接着,他迅速推出免费安全软件“360安全卫士”,闪击国内网络安全市场,直接改变了整个行业的竞争逻辑。

这样做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要干掉其他竞争对手。周鸿祎回忆起来,脸色平淡,说道:“原来只是本来那时候年轻嘛,想干死竞争对手,就做了个免费,但是呢没想到说,我们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就特别喜欢免费的安全......”

免费模式迅速让360在中国互联网市场站稳了脚跟,随后周鸿祎开始迅速布局浏览器、游戏、搜索、桌面管理、压缩软件等等模块,遍地开花,甚至有时候用户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在自家的电脑里被捆绑安装上了一个“360全家桶”。

在这段期间,因为广告弹窗、捆绑安装等等原因,360口碑快速下滑,但同时也迎来辉煌的360时代。3Q大战之后,奇虎360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13年股价曾一路走高至94美金,市值突破并稳定在100亿美金之上。

那几年,在“TABLE”的国内互联网格局下,360妥妥的占着一极。但是,伴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360逐渐露出了疲态,“360手机卫士+手机浏览器”的双驱模式未能复刻PC互联网时代的辉煌。

这一次,周鸿祎再度陷入了迷茫。

360是什么?要成为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新的市场需要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一系列的问题萦绕在他的脑中,迫使他停下了脚步,决定闭关三个月。

出关后,他变得低调了,“我不再像以往那样在公关方面‘肆意妄为’了,我希望给360一个和平发展的环境。”

用自己的平和去换360的和平,周鸿祎和360都在试图改变。

但是,就在他们选择平和的不久,中国互联网市场迎来了更激荡的时期,移动手游、影视、电竞、短视频等新业态层出不穷,占据新入口的巨头和新秀乘风而起,几乎掌握了这个时代的所有高光时刻。

360反而有些垂垂老矣,偶尔做点内容、搞点硬件,但都未能激起太多的水花。

试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04 回归网络安全,再造360

时间回到了周鸿祎的某个记忆时刻,那天,一个国家监管部门的领导找到了周鸿祎,向他提到,国家对互联网安全有极大的担忧和期望,也希望360回归承担起构建网络安全核心技术能力的企业责任,成为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力量。

这勾起了周鸿祎的心思,私有化、归国、政企安全、安全大脑等一大堆动作和概念涌进脑中,一如物理竞赛考前的那一夜,难以抑制的激动和规划想象刺激着他。

2015年上半年,国内股市一片向好,上证指数从3234点涨到最高的5178点,中概股正在兴起归国热潮。周鸿祎自然也看到了这一个现象,认为将是360难得的归国机会。

同年6月,周鸿祎以内部信方式宣布,360将退出美股,开启私有化进程,退市工作在2016年8月基本完成。

时间比预计要提早一个月,2016年7月,360完成私有化,从纽交所退市,并在两年后回归A股。

在此之后,周鸿祎更多的发言和观点都越来越集中在网络安全领域,在他的多数发言中,“360”不知不觉多了一个后缀“政企安全”。

就在周鸿祎逐渐为360摸清通往下一个时代的思路时,来自内部的分化再次给了他当头一棒,那就是齐向东的离开。

如果说周鸿祎是360的一号人物,那么齐向东就是360妥妥的二把手。两人一个专注C端产品,一个专注B端的企业安全;一个在台前呐喊,一个在幕后管事,双双领导着360的发展,既是同事,更是战友。

3Q大战期间的一个早上,360总部迎来了30多个警察的突击检查。齐向东赶忙打电话给正在上班途中的周鸿祎,说道:“公司里来了30多个警察,你赶紧逃。你看看你现在能飞哪儿,就赶紧先飞过去。剩下的以后再说。”

听罢,周鸿祎转头就去了机场,飞往香港,把360托付给了齐向东。

曾经的齐向东是周鸿祎背后的战友,而如今他和他的奇安信却跑到了周鸿祎的面前,成为了360政企安全最为有力的竞争对手之一。

2019年4月,两人彻底完成“分家”。

脱离了360之后,奇安信引入中国电子为第二大股东,一举晋升为“网络安全国家队”。据国信证券研报,目前奇安信进入了90%以上的中央政府部门、中央企业和大型银行,牢牢把握着相当一部分政企市场份额。

这一刻,需要改变的已不仅仅是360,更是周鸿祎自己。因而在此次互联网安全大会上,他的很多发言都与过去的“红衣教主”判若两人。

周鸿祎变了,他否定了他最擅长的产品突围打法,直言“不能再把网络安全当作信息化的附庸,依靠堆砌碎片化产品试图解决不断变化的安全问题,而是应该直面安全挑战,以‘作战、对抗、攻防思维’为指导,体系化建设安全能力。”

他正在试图用新战法和新框架再造一个360。如果说,在舞台之上,站着这个人还有什么与过去的“红衣教主”有所相似的,大概就是那一件鲜明的红色上衣了吧。

如今的他,仍旧活跃在舞台、各类政企安全会议以及内容平台之上,而更多的却是在反思360的劣势和推行政企安全的战略思路,怼天怼地怼同行的言辞少了许多。

周鸿祎,变了吗?

年纪变大了,人也沉稳内敛了不少。

然而红衣在身,在网络安全的高地上,他仍旧是一名妥妥的斗士,振臂高呼:“从来都没有什么岁月静好,看不见的网络攻击随时在发生,这是一场战斗,要用战争思想,对抗的思维来指导网络安全的发展,网络安全才能有正确的方向。”

他和360,仍在开炮!

最近360又放弃对哪吒汽车的增资,以“0元”价格转让哪吒汽车3.532%的股权。

老周在坚持什么,又在放弃什么呢?

参考文献:

1. 《颠覆者:周鸿祎自传》

2. 《周鸿祎的前半生:3Q大战、3721、雅虎中国的幕后故事》

3. 《从斗士到隐士的七年,周鸿祎经历了什么?》

4. 《“红衣教主”周鸿祎,那些年创业的故事》

5. 《这些年,360四处树敌》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智能相对论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