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落的搜狐,离不开张朝阳

摘要:搜狐为未来上课,也可能是张朝阳为自己上课。

张朝阳最近的物理课上讲起了一些热点新闻背后的物理学知识,包括三星堆出土的碳14检测方法以及七十七年才出现的天文奇观七星连珠,吸引了相当数量观众的围观。细心的观众会发现他的物理课堂已经坚持了八个月,而且相当地享受,更有意思的是张朝阳的英语课也持续了六年多。

不过相比张朝阳做起授课老师的放松写意,作为搜狐CEO的日子并不好过。除了资本市场的长期看衰外,搜狐的业绩也难有起色,尤其是搜狗卖身于腾讯后,搜狐可打的牌屈指可数,今年一季度业绩的下滑更是增添了其全年业绩预期的悲观情绪。如此之下,搜狐只能会离张朝阳口中回归互联网舞台中央的日子越来越远。


过去:花好但月缺

提起搜狐,很难在如今的互联网舞台中看到其身影,但往上数二十年,搜狐绝对是彼时舞台中最靓的仔。1996年张朝阳在导师的风险投资下创立了爱特信,两年后更名为搜狐,成为当时国内第一家门户网站,获得了资本与市场的双青睐,到了2000年搜狐更是在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市场,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赴美上市企业。

作为国内早期互联网创业的拓荒者,成功上市的搜狐一跃成为中文互联网的顶端,现在很多互联网巨头在那时还多处于孵化期。可以说自诞生起,搜狐就鲜有敌手,尽管新浪网易很快跟进,但就门户网站的地位来说,搜狐依然相当稳固,尤其是拿下北京奥运会互联网内容的赞助商资格,坐实了国内第一门户网站的位置。

除了门户网站,搜狐也逐渐开发出了新的增长曲线,搜索、游戏、视频成为搜狐版图扩张的重要组成部分。

游戏业务是搜狐媒体业务站稳后率先发力的新业务。上市两年后,搜狐成立游戏事业部也就是后来畅游的前身,先后推出了《骑士Online》、《天龙八部》等游戏,其中后者是畅游业绩的主要推动者。也正因如此畅游能2009年成功赴美上市,实现业绩与市场的新发展。

而搜索业务则是张朝阳寄望的另一张牌,2004年搜狗诞生,但在百度与谷歌的双寡头竞争下,搜狗罕有超车机会。不甘心的王小川做出浏览器,再加上市场表现不错的输入法,与搜索组成“三级火箭”理论以期实现新的超越,但是张朝阳却失去了信心,直到谷歌业务退出中国才拾信心。

相比当初的市场环境,搜狗想要在百度一家独大的搜索市场再起波澜已属不易,再加上360的紧逼,搜狗走上了分拆独立运营的道路,引入腾讯作为投资者,最后走向了资本市场。

如果说搜狐的搜索业务走得异常蹒跚,那么视频业务则是开局相当好。搜狐视频的前身是搜狐宽频,作为国内早期的视频网站,搜狐视频的保护版权打法一度让其引领市场,但由此也让搜狐视频在版权高涨之下失去下风。尤其是2014年限购令的发布,搜狐的美剧优势完全丧失,仅凭借自制内容蹚出了一条路,但也丧失了跻身头部的机会。

这其中新业务拓展的失利与搜狐的掌门人张朝阳离不开关系,成功上市后张朝阳成为中文互联网创业的符号,张朝阳开始忙着登山,业务交给公司打理。即使是在搜狐获得北京奥运会赞助商走向巅峰的时候,搜狐与张朝阳都没有意识到互联网世界里隐藏的刀光剑影,仍在沾沾自喜。

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崛起,让传统的门户网站逐渐衰落,尽管搜狐一次次与新机会碰面,但一次次也没把握住,搜狐也开始逐渐掉队,张朝阳更是因抑郁症闭关治疗两年。


现在:半死不活

但是谁也不会想到,掉队后的搜狐日子会越发难过,不仅比不上后来的玩家,甚至也撵不上同时代的网易、新浪,长期的亏损更是让搜狐步履维艰。

搜狐今年一季度的财报显示,营业收入为1.93亿美元,同比下降13%,环比持平;非GAAP口径下的净利润为900万美元,同比下滑76%,上年同期净利润为3700万美元,上季度净利润为20万美元。

尽管搜狐营收与净利润表现不及往期,但张朝阳却表示集团利润超过此前指导性预期并实现盈利,净利润也仅达到市场预期的一半,可见搜狐自身对业绩的增长也是极大的谨慎。

具体来看,搜狐目前的主要营收来源为游戏业务,财报显示,搜狐今年一季度的在线游戏收入为1.58亿美元,占总营收的82%,但相比上年同期下滑了11%,由怀旧天龙的自然下降所致;其次则是广告业务,今年一季度品牌广告业务的营收为2377万美元,同比下滑23%,环比下滑29%,毛利率更是仅有2%,相比上年同期的20%相去甚远。

可以说搜狐营利端的表现均不乐观,尽管相比之前的亏损,搜狐的基本面好看了许多。但随着搜狗被卖,搜狐的营收空间收窄,未来业绩仅靠游戏与广告支撑,在广告收入环境冷缩以及搜狐游戏业务一贯的吃老本等多因素的叠加下,势必很难让市场对其抱有积极态度,搜狐给出的二季度的业绩预期也刚好证明了这点。

搜狐预计2022年二季度:品牌广告收入在2200万美元至2500万美元之间,较上年同期下滑5%至增长1%,较上季度下降7%至增长5%;在线游戏收入则会在1.5亿美元至1.6亿美元之间,较上年同期下滑1%至增长6%,较上季度下降5%至1%。

归于搜狐公司的非GAAP口径下的净亏损在1500万美元至500万美元之间,GAAP口径下的净亏损在1800万美元至800万美元之间。

也就是说今年二季度搜狐的营收有很大的可能性再次出现下滑,净亏损则是必然。而搜狐刚实现扭亏为盈不久,便再次陷入亏损境地,可见搜狐业绩的的不乐观。实际上在过去的十年间,搜狐大多数都处于亏损境地,去年能够盈利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卖掉搜狗的获利。

而且搜狐自2018年营收的断崖式下降以来,搜狐到目前都没有恢复过来,伴随着搜狗的剥离,搜狐未来的业绩只会是愈发承压,利润方面更是可能会在亏损与盈利之间反复横跳。搜狐从早期互联网创业的仰望者到如今的半死不活,这其间的跨度难以想象又似乎情理之中。


未来:“可期”

2016年11月,张朝阳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搜狐未来三年里将会回到互联网舞台的中央,很显然三年后搜狐并没有达到。反倒是在期限将至时张朝阳表示搜狐需要一个延期,一个多月后的2020搜狐WORLD大会上更是反复使用“回归”一词,充满着对搜狐未来的期待。

现实是搜狐自2017年以来,营收腰斩过半后再也没有复苏过来,2021年结束了连续八年的净亏损局面,不料2022年又显现出再亏损的迹象。伴随着畅游私有化,搜狗卖身腾讯,搜狐营收曾经驱动的三驾马车也变成了如今的游戏业务一家独大,业务的全面衰落让搜狐落得个半死不活的境地,再想重出江湖的难度可想而知。

以搜狐视频为例,先前的版权烧钱大战搜狐退出后以及后续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搜狐视频将自制内容策略从烧钱打造超级网剧转变为“小而美”,尽管搜狐视频有着转型为收费平台的指望,但是实际情况是远不及预期。在众多长视频平台中,如今也仅有爱奇艺实现了盈利,但未来仍有很大的变数,可见搜狐视频的未来。

尽管之后搜狐视频又将“小而美”的自制内容策略升级为“小精致”,发力中短视频以联动长视频形成双引擎。但就目前的市场份额来看,搜狐视频排在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芒果TV、哔哩哔哩之后,处在第三梯队,与咪咕视频等数家平台共占6.7%的市场份额。

也就是说搜狐视频想要在未来突出重围困难重重,由此张朝阳看上了泛知识直播赛道。但是直播并非搜狐本身优势,而且直播赛道竞争激烈,各大平台都在进军甚至是大下功夫,比如B站邀请上百位院士集体入驻。尽管《张朝阳的物理课》已经连更八个月,英语课更是持续多年,也邀请了不少的科学类主播,但是与直播行业的老玩家们相比,搜狐的直播业务还相差甚远。

当然张朝阳的物理课也愈发出圈,不管是内心的喜欢,还是为了业务的推进,搜狐若是仅凭张朝阳在台前摇旗呐喊,那么离复苏的日子只会越远。当然张朝阳开课的同时,或许是搜狐为过去的没落交费,也可能是搜狐为未来上课,也可能是张朝阳为自己上课。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翟菜花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