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喊连接,年轻人为什么从“纵向串联”走向“横向并联”了?

摘要:大连接时代,年轻人从“纵向串联”走向“横向并联”

最近几年,“连接”成了各大科技互联网公司的关键词。

那什么是真正的超级连接?

社会科学著作《大连接》一书,对此有个拗口但又生动的描述——“一切的一和一的一切”。

其中,“一切的一和一”是从“物”的角度出发,可理解为各种终端设备互联形成的多端协同,这是大连接时代的“物理基建”,也是新生产力。“一和一的一切”则从“人”的角度着力,可理解为跨越时空限制的在线多人协同,这是大连接时代的精神内涵,也是人类文明的新进化力。

简单来说,就是在大连接时代,“社会连接网络”发生了质的变化,带来了远超以往的终端与终端、人与终端、人与人之间的大范围连接,以及随之加剧的互动广度和协同深度,并由此产生了以往时代不具备的新“群体智慧”。

类似的改变发生在各个角落,包括普通人感知最明显的人与人之间的协同进化上。已经成为常态的云蹦迪、云健身、远程办公、在线会议,多人同时在线编辑文档等,开始渗透到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

只不过,在愈加扁平化、连接更紧密的世界里,身处大连接时代的年轻人,则正从“纵向串联”走向“横向并联”。


一、多端协同,超级连接器的“多点爆炸”

人们给万物互联时代赋予了多重含义。但简单来说,就是开辟了一个多端协同、人机互动,以及人与人高效协作的新时代。其中,硬件设施的多端协同是基础,它造就了新时代的“超级连接器”,打破了终端设备的原有边界,重构生产力,以“群体智慧”对生活、生产实施大改造。

比如PC时代大家用电脑办公、移动时代手机/Pad成为新生产力,而到了物联网时代,各种屏之间无缝衔接,各种终端之间无感协作,它们进化成一个群体,拥有个体不具备的独特“群体智慧”,带来全新的服务属性,并在软硬两个层面实现“多点爆炸”。

硬件协同上,华为的1+8+N战略是一个典型。通过以手机为中心,不断向外延设备扩展,将平板、PC、穿戴、智慧屏、AI音箱、耳机、VR和车机等设备连通,并向更广泛的IOT设备拓展,不仅将人、家、车、办公等场景中的各种终端实现“通信连接”,更是在应用层面将硬件“功能打通”和“能力共享”。如手机输入不便,PC键盘和鼠标成了手机“外设”;运动时接电话不便,穿戴手表和耳机成了手机“听筒和话筒”;电话会议时手机屏幕太小,智慧屏变成了手机之外的“大会议桌”。

软件协同上,以文档和多人协作功能为核心的金山文档,用户可以通过网页、APP和小程序等不同端口无缝接入,将文档协作、时间协作、开会协作等各种办公常用场景聚集,使软件的工具属性,向更具场景化的服务属性转变,产生新的生产场景。

疫情期间,企事业单位通过在线文档上报员工体温和健康信息、社区工作者以此做返乡人员信息排查、学校老师通过在线文档安排学生的课业、一些公司利用金山文档进行远程办公和协作等实现多人在线协同,成了常态延续至今,并展现独特的优势。

以近期上海疫情为例,在社交媒体搜索“抗疫”相关结果,在用户自发分享的大小热点内容中,金山文档经常以群聊中的收集上报形式出现。对基层工作者来说,助老填报、检测上报、信息统计等诸多场景需要使用在线文档,可以想见,如果脱离在线文档的帮助,需要付出的人力会指数级上升。

为此,金山文档在4月初还发起了“上海抗疫助力”行动,成立专项组对接支持基层抗疫人员关于在线文档使用的求助,并且联合罕见病公益组织、上海当地媒体开展少数人群的互助和救助工作。凭借在线文档“可多人实时协作编辑”连接不同端口力量的优势,“群体智慧和价值”被快速放大。

而不管是华为的“1+8+N”,还是金山文档,本质是都是通过开放+兼容,实现多端协同构建而来的一个“超级连接器”,让其实现以往不能实现的功能,提升人们在日常生活和工作方面的效率与体验,如今这种“超级连接器”正在越变越多。


二、多人协作,人类超个体的“花式整活”

反映在设备端的多端协同,组成“超级连接器”之外。在人自身上,大连接时代则助推了“人类超个体”的诞生。这种基于个体之间的互动与合作,而产生个体不具备的“群体智慧”,成了一种“社会新物种”,迎合了现代年轻人的新追求,比如最近火速壮大的“刘畊宏女孩”群体。

跟此前的“李佳琦女生”一样,“刘畊宏女孩”不单指某一个女生个体,他们是大量个体之间互动与合作而诞生的“人类超个体”,她们之间互相发圈、打气、点评以及协作等,通过“花式整活”,让“健身”这件事变得更有趣,也更能坚持下去,赋予了与以往不同的新含义,继而演变成一种年轻人之间的“新时尚”,那段时间,女生不做一个“刘畊宏女孩”,可能都会感觉自己落伍了。

这样的场景如今很常见。近年来,随着网络规模的不断增大和连接的不断增多,人与人之间的平均距离呈现减小趋势,形成一种“网络因大而小”的独特现象——即“更大的网络,更小的世界”。多人协作或隐或现地渗透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个体的行为也越来越可能影响整个网络。

五四青年节前,在《剑网3》联合金山文档发起“一起创造我们的文档江湖”活动,本质上,是通过大连接,让多人协同越来越方便,大合作变得越来越高效。

而从刘畊宏女孩、李佳琦女生这样的群体,到剑网3联合金山文档发起“一起创造我们的文档江湖 ”江湖令,号召万千侠士“互送一句暖心话”,构建“万人画卷”这样的事件,是年轻人围绕共同兴趣的“花式整活”,其实也是大连接时代的一种主流趋势——这些乐在其中的年轻人,通过互动或合作,为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打Call,一起变瘦、一起变美、一起“闯江湖”,构建一个新的“无限世界”。


三、大连接时代,年轻人从“纵向串联”走向“横向并联”

上述的热议事件背后都指向同一个点——将不同个体聚集协同,发挥更高效的“群体智慧”。

技术迭代推动了这一切。华为和金山文档作为国内企业发展自主技术的一个缩影,他们背后都有很深的技术沉淀。

而技术的落点,最终落在年轻人身上,为他们提供一个受世界改变和改变世界更高效的方式——他们更爱“抱团”了。

2021,“在线文档”成为产品界的顶流,各类爆火文档接连出圈,绝非偶然。这背后不仅有在线文档基于跨部门、跨组织多人协作带来的便捷、易用和实时性,还代表一种“集体创作行为”被认可和价值被放大。更重要的是,它改变了在线文档主要群体——年轻人,让他们在生活和工作上参与方式从“纵向串联”走向“横向并联”,这是与传统文档最大的区别,也是大连接时代的一个缩影。

所谓“纵向串联”和“横向并联”的区别很大,在笔者看来其区别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一方面,“纵向”某种程度意味着“自上而下的、指令式的、封闭的”,而“横向”某种意味着“平行平等的、协商式的、开放的”。

比如日常工作中,公司领导通过传统文档发布一个命令,提出一系列要求,然后逐级传达,到下面的年轻人按照文档要求执行即可。从单次沟通过程来看,在文档发出那一刻,这个文档就意味着一道自上而下的指令,是封闭的,这背后大多没有商量余地。在线文档不一样,在线文档发布后,参与者同时在线,多方可同时编辑,其开放性、协商性大大提升,某种程度上讲参与者都是平等参与,平行协作,也更容易激发创造性,因此,一份在线文档往往是群体“群体智慧”的结晶。

另一方面,从协作效率来讲,“串联”意味着所有环节一个受阻,意味着整体受阻;而“并联”之间并不会因“个体”而影响“整体”,于是会变得更高效。

以在线共创“万人画卷”为例,若利用传统文档,让成千上万人协作,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而且也容易“卡壳”在某个环节,但是通过在线文档创作,短短几天即可完成,并且由于是“并联的集体创作”,协作者之间可以互相碰撞出更多的创意火花,也能实时参与合作,变得非常高效,这就是使得利用这次围绕五四青年节契机,传播青春正能量价值的事,得以快速覆盖到天南海北的无数年轻人。

总的来看,在大连接时代,由于大连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各种技术发展,使得“集体创作的大合作”越来越常见。在这一背景下,新一代的年轻人,从“纵向串联”走向“横向并联”后,也能以更开放的心态、更平等的话语权、更不受限的创造力,去更高效地参与到工作、生活、社会事宜的集体创造中去,提升“社会整体智力”,并发挥出更高的“群体智慧”。而这,也是大连接时代的主流进化。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曾响铃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