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足鼎立,快递业的变局前夜

摘要:低价竞争没有未来,拼效率也要拼服务

从2013年的92亿件到2021年的1000亿件,中国快递业务连续八年位居世界第一。

“目前,邮政快递业发展不平衡、发展不足的问题日益突出。邮政快递业规模大、质量低、发展快、优势不足。” “我们应该旗帜鲜明地反对‘内卷’,防止不公平竞争,反对损害行业和员工利益的行为。”国家邮政总局局长马军胜在快递企业座谈会上说的话给快递业指明了发展方向。

尽管快递业发展迅速,但仍存在许多不足之处。

快递业的反“内卷”不是一个选择题,而是一个必答题,在现实中,快递业的“内卷”是混乱的,其负面影响不可低估——宏观上,这将损害中国快递业的整体竞争力,使其在内耗竞争下陷入发展瓶颈期;从细节上看,这也会降低快递企业的效率,让价格战驱动的低成本竞争“蚕食”终端快递的权益保护和待遇增长空间。


民营快递的起点,剪不断理还乱的“三通一达”

30年前,今天常用的术语“快递”一词还没有出现,信件和货物由国有的邮政部门运输。

直到一群桐庐人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机会,民营快递从此兴起。

90年代初,长江三角洲凭借改革开放的优势,对外贸易迅速发展。贸易与港口密不可分,进出口需要报关。当时,大多数报关单都是通过邮政系统递送的。

从杭州到上海一般需要三天时间,无法满足外贸公司第二天交货的及时性要求。当时,外贸公司要么让员工坐火车送,要么雇别人去送,报酬相当丰厚。

此时,年仅20岁的聂腾飞已经离开家乡浙江桐庐四年,在杭州的一家印染厂工作。他看到了为他人递送报关单的商机,于是与同事詹际盛一起辞职,开始了人工送货业务。白天,他们跑去外贸公司接订单。在接到四五份订单后,他们乘早班火车去上海,早上6点到达上海,早上8点将文件发送给报关公司。通过这项操作,他们在第一年就赚到了在印染厂十年才能获得的收入。

随着业务量的不断扩大,他们招募并成立了第一家民营快递公司——申通快递。当时,还没有智能数据管理。快递物品很容易丢失,尤其是贵重物品。而且操作人员太多,安全是一大隐患。

在这个时候,中国人的血浓于水,家乡之情的概念就派上了用场。聂腾飞找到了他的弟弟聂腾云,他的妻子陈小英找了哥哥陈德军。许多桐庐村民也都被叫来当快递员,就这样,依靠一群亲戚和村民,私人快递开始起步。

1998年,聂腾飞不幸死于车祸,他的大舅子陈德军接管了申通。1999年,同年弟弟聂腾云离开申通,创办了韵达快递。2000年,申通财务张晓娟创办了圆通快递。2002年,申通的某一级站点负责人桑学斌和同乡的赖海松共同创办了中通。

快递之前更集中在B2B的交易上,而电商的崛起,尤其是淘宝平台,将快递扩展到了C2C的新天地,快递市场进入井喷阶段。圆通是第一个注意到电子商务肥肉的人。当时,平均市场价格为每订单18元。圆通迅速做出决定,以8元/订单的超低价赢得了与淘宝的合作。其他快递品牌自然拒绝接受。他们一边骂圆通的不轨行为,一边参战,价格一度降到最低4元。

2009年,淘宝网推出了双11购物嘉年华。虽然它远没有今天那么受欢迎,但它仍然给快递业投下了一颗巨大的炸弹。申通的陈小英是第一个被唤醒的人,她意识到,淘宝可以带来比之前想象的更大的快递量,因此她毫不犹豫地使用自杀伎俩,将价格直接降到每订单2.7元。此举一举赢得了淘宝快递40%的份额,快递的始祖又回到了巅峰。

2013年,阿里和顺丰、“三通一达”一起创立了菜鸟,其中天猫持有43%的股份,顺丰、三通一达各持有1%。“菜鸟”的野心并不小。其目标是在5-8年内建立一个开放的社会化物流平台,并在全国任何地区24小时不间断的提供服务。

2019年3月,阿里巴巴以46.6亿元收购申通14%的股份。同年7月,又以99.8亿元收购申通31%的股份,成为申通第一大股东。此外,阿里还持有圆通11%的股份和中通10%的股份。就连一直相对独立的韵达也最终交出了2%的股份。

随着资本的进入,“三通一达”的名字开始消失,随之而来的是阿里、顺丰和京东的“三国”时代。


“鲶鱼”入池,快递业烽烟四起

2020年3月,武汉在封城,全国几乎停摆,极兔速递进入中国。仅用了10个月就实现了2000万份订单的平均日业务量。而中通花了16年才达到这个数字。

在3月20日恢复工作和生产后,被抑制了一个季度的电子商务和快递业务迎来了增长。

一方面疫情之下快递业务量爆发,另一方面疫情又阻碍了快递业务的流通。如何让自己在这一大潮中吃下更多的包裹是所有快递公司都在思考的问题。

在中国开展业务一年后,极兔完成了18亿美元的融资和78亿美元的投资后估值。整个快递行业的“三国”时代还没维持多久,极兔就把申通、圆通等老快递巨头甩在身后。

极兔在中国正式推出才一年。不仅在中国扩大到15万人,还曾将中国快递单价压到1元以下。

在快递业血腥的价格战中,“鲶鱼”也是不可或缺的。义乌就曾喊出“全国8毛”的价格, “义乌的快递,送一单亏一单”,这是当时业界的共识。在这背后,就是极兔的身影。

极兔进入国内快递市场后,快递单价一路走低。整个2020年,快递单价从1月的13.24元/订单下降到年底的10.01元/订单。

极兔的这一系列操作,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拼多多,实际上他们之间也并非毫无关系,在它们的背后,是同一个企业理念。

极兔创始人李杰来自oppo,和拼多多的黄峥一样算是被段永平一手带上来的。2013年,李杰驻扎印尼,开拓海外市场。两年后,oppo在印度尼西亚的手机市场份额从0上升到20%,在市场份额上排名第二。

J&T是印尼快递物流业的一匹黑马。2015年由李杰创立。其初衷是解决oppo手机在东南亚的运输问题,但在oppo遍布印尼的关系网下,它迅速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并于2018年“占领”东南亚。

仅两年时间,极兔就成为印尼快递业的第二大企业;在四年内覆盖了七个东南亚国家,在快递业中稳居领先地位。

2019年9月,李杰带着J&T返回中国,通过龙邦快递获得许可证,并更名为极兔速递。

在早期阶段,许多OPPO、vivo的渠道商成了极兔的一级加盟商。这样做的成本非常低,只要挂上一个牌子,手机商店就会变成一个网点。可以说,这是极兔早期的一股东风。

基本上,在OPPO手机卖得好的地方,极兔就会过去布局。

谈到从下沉市场入局的企业一定绕不开OPPO、vivo。极兔快递和拼多多正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延续着这种下沉方式。

而且极兔的增长速度与拼多多的运单支持有很大关系。在极兔快递的加盟商中,拼多多的资源已成为基本板块,至少占了八成。

极兔快递的订单大多来自三四线城市甚至农村地区,有一种快递业之前从未出现过的现象:快递业越发达,极兔快递的业绩就越差。相反,传统意义上的偏远地区才是极兔表现更好的地方。


低价竞争没有未来,拼效率也要拼服务

快递物流不仅是业务流程的一部分,也是连接电子商务、个人和行业从业人员的纽带;它与电子商务和新型零售业有着共生关系,并已深深植根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近年来,随着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快速发展,快递业也进入了一个爆炸性的时期。

然而,在就业门槛低、竞争压力大的情况下,许多快递公司争夺市场最直观的方式就是打价格战,结果是整个快递行业“卷”进死胡同。

整个行业几乎陷入了激烈的竞争。收到低于成本价的订单并不罕见,最直接的影响是快递集团的收入和效率。

一些媒体报道显示,许多快递员递送的包裹越来越多,但他们的收入越来越低,一些邮局也难以盈利;乡镇门店被迫关闭或擅自涨价;许多网购者发现快递的速度越来越慢,不送货上门、收件箱强制收费等问题越来越普遍。

不可否认,价格战是行业发展中不可避免的阶段性现象——价格竞争是清理快递市场的必由之路;对消费者来说,低价似乎是件好事。“压低价格”可以降低寄送成本。

但当事情走向极端时,它们便会颠倒过来。在“内卷”的情况下,只会造成恶性循环,损失更大,快递服务盲目追求低价而不是质量。似乎是快递企业买单,但最终还是会转嫁给快递员和用户:快递员的收入没有保障,用户的网购体验也没有保障。

不过好在不是所有企业都在死胡同里打转。

近日,有消息称京东物流要通过“自杀式运输”将物资运往上海。在一批京东物流快递员进入上海后,他们需要在现场隔离,然后下一批兄弟继续运输。据说有14批兄弟,每天通过循环保证物流的运输。

2020年武汉疫情期间,京东也采用了这种模式。当时的运作模式是几十辆车的车队进入疫区后运送货物。之后,所有相关物流人员和卡车司机立即被隔离7-21天。所有装载的车辆都停在当地,不允许返回。

与此同时,京东招募并动员了3246名快递兄弟和分拣员支持上海!

3000多名年轻兄弟为白色战场注入红色血液!他们以如此果断的方式宣布京东物流永远不会停止!

作为一个电商平台,无论面临什么困难,无论是运输能力不足还是人员紧张,它都会想方设法克服这些困难,尽最大努力确保用户体验的“最后一公里”,这自然会培养一批忠实粉丝,尤其是上海这样有着2500万人口的国际化都市。

毕竟,在竞争激烈的电子商务领域,选择也是信任。

没有人希望他们的信任被背叛。他们不想用辛苦赚来的钱下订单,最终却得不到物有所值的体验和服务。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连接消费者和商品的“最后一公里”也是未来各大企业厮杀的战场。

刘强东在2007年就决定克服舆论,投入大量资金自建物流。当时,京东平台70%的客户投诉率来自商品配送的最后一公里。

截至今年2月,京东物流在中国拥有650多个物流中心,包括25个世界领先的亚洲第一物流中心,仓储面积超过1600万平方米。

凭借如此强大的仓储布局和物流网络,京东可以在电商世界中,通过持续的时效性之战,在追求更快”的过程中创造奇迹。

不仅如此,他们还在全国各地部署防疫物资。各种防疫设施、急需药品和民生物资通过各种运输线路进入上海。面对疫情,京东物流是不考虑成本的。

所以京东物流近年来得到了用户的高度认可,甚至在国家层面也得到了战略支持,日后大家在选择快递时,尤其是需要安全,快速送达的快递,那么京东在上海的表现一定是个长期的加分项。

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搅局的极兔,“胸怀天下“的京东物流,高度整合“三通一达”的菜鸟,目前第一大快递公司顺丰,在后疫情时代,这四大势力谁能笑到最后的确值得期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袁国宝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