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荣耀CEO赵明:不关注增长,更关注口碑

摘要:荣耀这一年多自上而下发生了哪些改变?未来又将走向何方?

2022年1月10日晚,荣耀CEO赵明举起手上刚刚发布的Magic V两次摔到地上,来证明这款折叠屏手机的质量,这距离他上一次发布会“摔机”已有两年多时间。


并非不是赵明不想摔,而是荣耀跟随华为的不确定性在风雨飘摇中度过了这两年,特别是独立后首款新机V40表现平平,更是使其遭受了不小质疑,很多时候面临的是“无机可摔”的局面。


2020年末荣耀从华为剥离,月发货量从六、七百万部一度跌至几十万部,市场份额最低时仅有3%左右。


由于失去华为的支持,在2021年整个荣耀的研发资源极其紧张。


赵明告诉光子星球,原来整个在华为体系当中,将近10万人的研发队伍,具备方方面面的能力。你可能不经意就用到了原来公司和集团的一项技术和能力,但是你出来的时候,这些东西需要靠这4000来号人自己补齐。



不过少了帮助,荣耀也挣脱了“枷锁”,在过去的一年中荣耀开启“急行军”模式,通过密集的新品发布、重建供应链关系、疏通渠道,迅速回到了牌桌。同时由于独立的关系,不再考虑是否与华为出现左右手互博的情况,荣耀也在极力冲刺高端。


荣耀数字系列连更两代,定价4599-6799元的高端产品线荣耀Magic 3也在去年发布。


Magic系列做到第二代之后其实中间有过三年断档期,主要原因便是与当时华为Mate和P系列的定位有所冲突。而独立后发布的Magic 3在外观上与Mate40极为相似,正面采用了Mate 40 Pro同样的瀑布屏,背面中置的圆环设计,以及做工、质感等等。


如果说有谁最有优势分走华为退出后的高端市场份额,那么荣耀一定榜上有名。


虽然该款机型销量不如数字系列,不过有业内人士向光子星球表示,无论是荣耀有意或无意为之,Magic 3对于高端化之路都有利。在用户接受度上,新荣耀与华为一脉相承,利于提高感知度,此外也降低了荣耀布局高端的试错成本。


数据显示,荣耀市场份额自二季度起开始逐渐回暖,达到9%,三季度上升至18%超越小米。


荣耀份额的不断上升也给予渠道一定信心,某城市荣耀经销商曾向光子星球透露,虽然每个月仍有亏损,但是他们认为这是值得投资的,并且相信荣耀以后会做出很多改变这个市场格局的东西。


而渠道们等待的便是荣耀高端产品。


近日,荣耀又发布了售价9999元起的Magic V,正式入局折叠屏手机赛道,甚至跑在了vivo前面。从子品牌到向中高端品牌进军,荣耀这一年多自上而下发生了哪些改变?未来又将走向何方?



以下是赵明与光子星球等对话的部分内容:


提问:做智慧化最大的难度在什么地方?是算力吗?还是对场景的洞察?还是什么地方?


赵明:智慧型的发展它的低功耗、核心的实时的响应,未来我们所需要的推荐。为什么说做产品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价值观,把它纯广告化,对于消费者来讲肯定是不可接受的,但是如何把消费者需求跟后端的服务互联网的平台的诉求有机的、更好的结合,对于消费者来讲是欢迎的。


比如说中午的时候要吃饭的时间,我给你推荐美团或者是饿了么相应的服务,可以让你最方便,提醒你这是你可以选择的,对于您而言,可能经常习惯用饿了么平台也好,用美团的平台也好,这样来讲一开始可能只是给你一个建议,但是当我了解和熟悉你的习惯之后,我可能就把饿了么推荐给你了,或者不会把美团推荐给你。这都是基于这种道理。


某种程度上我为什么说这是一个涉及到公司价值观的问题,这就涉及到你用什么样的逻辑,技术是没有倾向性,但是工程师有,企业有,这也是决定了每个厂家和平台的智慧化的体验和AI做的不一样的。


提问:Magic V发布之后,其实荣耀的产品带更宽了,在您看来它是不是荣耀从华为独立的好处之一,产品线也好独立公司也好,战略的尺度、决策链条肯定是很不一样的,想听听您讲一讲这方面的感受。比方说走向高端的战略,在董事会、股东会的层面是不是也讨论过?


赵明:实际上在产品规划做什么,这不是董事会决策的范围,这都是产品的运营团队在做,董事会更多决策的还是公司的资本层面、投资层面的问题,还有就是公司治理、合规方面的问题,产品的业务战略和经营策略都是有独立的研究层,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个很自然和正常的。


因为这是我们做的所有决策都还是由战略的定位所决定的,当时在荣耀没有独立出来之前,我们的战略就是在华为和荣耀双平台,这是当年的战略,独立出来之后,我们的战略定位完全不同了,在新的战略定位上,我们去赢得竞争,也是战略需求。你可以选择跟原有的荣耀一样的战略,也可以选择对标苹果,也可以是超越。


其实荣耀今天的战略也跟苹果不一样,苹果这么多年的发展,它走出了自己独特的价值和战略,在适合荣耀的战略上重新明确下来,下一步其实就是执行,在这个全新战略下,肯定Magic V折叠屏的旗舰手机是我们所需要的。



提问:2021年年末的荣耀整体的市场份额上,相较之前又翻了一番,这个速度在您看来,在您的预期之内还是意料之外的,我们站在2022年的开端上,您预期短期的荣耀在今年目标是怎样的,有没有可量化的数字?


赵明:今年从荣耀的市场发展来看,肯定份额还会增大,份额到底是增长了多少,我不做预测了,9月份的时候我就说未来荣耀可能对于市场份额我不再宣传和关注了,我后面的发布会上再也不提了。


今年客观来讲,市场份额还会增长,但是增长到多少,对于我们而言,没有一个特别的预期,十几、二十都不好说,我个人看中的是Magic旗舰机卖的怎么样,消费者口碑认不认可,所以看了我昨天发布会其实用了很多的篇幅在讲Magic 3,在升级到Magic UI6.0之后,体验还在不断的提升,一定要让买我们手机的老用户能够感受到荣耀整个的迅速发展和进步。所以要让老用户的口碑好,不是卖出去之后就不管了。


这样来讲公司如何践行品牌是价值观外化的优化,坦率来讲,我们老的用户和发展的新产品也在开发,资源上肯定会有冲突,但是我们尽量努力平衡好这个冲突。荣耀做了很多事情,都在破原有的很多体系或者是原有的舒适区,比如说Magic UI的发展跟原来我们的软件体系还是基于EMUI这个领域的,现在会发现,走的完全不同了。


第二个就是我们的旗舰机4000块钱以上,5000块钱以上、6000块钱以上,原本我们在这个地方的用户积累是比较少的,新的成长对荣耀来讲也需要时间,因为需要基础的用户来使用,然后认可你,对下一代越来越多的了解。两三年没迭代,早期的荣耀Magic系列的知名度,在(2021)年初的时候很低。


提问:荣耀过去这一年的时间,其实这个做了其他很多厂商好几年,甚至十年的事情。这个过程中是需要特别快速地去做决策,那这个快给您带来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赵明:这个时候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归到我一个人身上,应该说我们的核心的团队在这个上面很多时候做事比我还激进,比如说我们的产品线总裁就是一个做产品的狂热分子,很火爆,做产品很有想法。


我觉得这是我们团队互相之间的平衡和组合,让我们能够更好地去做出正确的决策。因为做产品领域上,我认为我们产品线总裁的工作和思考对于我就是一个很好的互补,那有时候在营销的领域其他人有一些专业化,我可能更多会从公司的整体战略和价值观、品牌构建一种长期的角度,减少一些短期行为,更多是从公司未来长期发展,整个平衡好短期和长期之间的关系。


因为没有短期你活不下去也不行,不能活在梦想当中,理想和现实要结合,这些方面我们会做得多一点。当然我在公司的体系化建设上也会做得更多一些,在战略上,这是我要去思考的,而且在遇到大家动摇的时候坚定不移。比如说在高端崛起这个战略上,那大家觉得每年投入那么多的研发资源,我们说做一款折叠屏,绝对是我们做一整个Magic 3系列的投入,是这个量级的。


Magic 3和Magic 4销量肯定不是一个等级,但是你要说Magic V能赚钱,为我们带来多少的利润,短期内这个不可能。但是你在高端崛起和带领消费者和你的产品创新一个巨大的突破,一旦突破了它,你反过来再看其他的东西的时候,会感觉到这个还是很顺理成章的。相对来说过了这个坎,你做其他事情会感觉到很轻松,整个公司发展一定要不断突破你的瓶颈和天花板。当大家都在置疑你的时候,你得扛住,不要因为我是CEO公司就没有置疑我的声音,这是很正常的,因为你的决策影响了整个公司或者每个兄弟们的发展,那你就要去扛住这些东西。


我们采购供应链,在一开始最难的时候,真是一颗芯片一颗芯片地抢下来,我们研发领域的这种Magic live的布局,既有底线思维,也要有影响未来的长期的构思,公司短期内要健康、稳健地活下来,该承担的责任,包括对于股东的责任、员工的责任。对员工不能说喊口号,理想很伟大,现实很骨感,员工也不行,就是这些方面的一些思考。


提问:去年整个芯片供应层的紧张不光是产业,荣耀之前也提到过,你之前提到,是不是说2022年存在这样的产业旧伤继续在这一年里面蔓延,有没有一些新的优化?


赵明:芯片的问题肯定在2022年跟2021年比还是会缓解,因为2021年还有一个原因和特点,华为和荣耀突然之间离场了一段时间,大家都会抢夺这块市场,所以每个人都在over booking。我们当时一看就乐了,负责各家的芯片都满足了之后,远远的超过了市场的容量,当时就说不担心这个问题,没几个是饿死的,除非特殊情况都是撑死的。其实对于我们,这句话也是适用的,荣耀其实也要特别注意对市场过分的乐观。


提问:您觉得哪一方面还是有差距,需要特别强化的,今年或者是这两三年内。


赵明:客观上来讲,很多方面可能做的是不够的,要说大的决策上不存在的,而是说某个地方执行的坚决性,站在当时的情况下,是不是可以做的更果断,更坚决一点。因为每天做的权衡相对还是比较多,荣耀体系出来之后加的人没那么厚,所以我们好多的时候都是要做一些在当时看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情,然后去挑战,所以整个团队在过去的一年当中,也非常的辛苦,尤其是研发团队,既要做技术储备又要做产品交付,还有就是存量的用户满意度要维系,要提升,所以这个过程当中,让我感觉到非常的纠结和不忍心,把研发这根弦和整个团队这根弦绷的特别紧,如果不用这样的一种方式去快速的往前突进的话,超常规的方式往前走,你的节奏是调不过来的,始终跑在节奏的后面,是一直处于追赶的状态,这就是需要我们下定决心,该咬着牙扛就扛过去。


原来我们说,如果不是研发211天的急行军,就没有荣耀50和骁龙778G,我们不是咬着后槽牙把这件事情扛下来。发布会的时候,我还记得3月份之前,整个公司攻关90天,要让荣耀50如期上市,而且集公司的力量去干这件事情,各个体系,这一下把我们供应的节奏扭转过来了。


提问:现在各家折叠屏大家也都发布了,在硬件的层面,接下来创新的方向都会在软件和生态这一块的更多吗?对于这个手机行业来说。


赵明:我一直认为软件跟硬件同等重要,但硬件还是一个核心载体,只有硬件拼凑也是一堆垃圾而已。现在买的器件,你买到我买不到的情况几乎没有了,但为什么都是一个芯片,都是铝和玻璃,为啥各个厂家做出来的就是不一样呢,所以我说硬件的体系和能力。


比如说在通讯、系统、电池技术,以及在整个芯片和通讯的性能上,在拍照的综合体验上,这核心都是硬件的,这些单点或者是某一个领域和方向技术的突破,是构成了整个手机产业的基石。


在这个上面,我们的软件系统是把这些孤立的系统融合在一起,发生这种化学反应,这是软件的能力。你做这些思考和构建,越早对于你未来长期的发展越好,因为你现在把原来的体系推倒重做,哪家都受不了。这个只有前期在规划的时候,把架构性的东西提前能够面向未来长远地发展,越早做这些事情,好处越大。


提问:2022年或者未来,在整个矩阵包括战略打法上,您给我们透露一些整个业务线,比如荣耀亲选,整个IoT设备上有很多布局,这个权衡、划分是几几分或者怎样,有没有一个矩阵?


赵明:我们还是聚焦在核心的几个品类,手机、平板、笔记本电脑、音频、穿戴、路由、智慧屏。


但是,我们可能是1+N或者是什么,还会扩张。我们扩张会守住一个大的逻辑和原则,围绕通讯和连接,这是一个。


第二,在消费者个人应用或者是家庭应用体验上,能够产生协同。其实,我们当时最纠结就是做智慧屏,因为智慧屏是我2015年从海外回来的时候,在华为体系我是具体推动的那个人。


提问:今年有没有一些关键词或者关键步调呢?


赵明:因为这个价值肯定打起来了,我们关键还要把很多实操的东西,原来我认为2021年做得很粗糙的地方,包括我们自己操盘的水平能力,我们零售体系跟消费者之间服务的能力,都在2022年有一个大幅度的提升。


因为一个组织扩张的太快,反过来讲,2022年我们也要夯实能力。从去年出来的8000人到现在11000人的队伍,中间还有离职的,新增加的有4000人吧。我们到今年还会应届、正常招聘,人员还会扩张。整个的体系文化价值观和战斗力,其实在各个方面都是存在的。如何去维系,或者说在原有的战斗力上,还要进一步提升。我们为什么要把“简单高效”作为公司的价值观,也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让体系和组织庞大了之后,我们变得官僚。我们内部两层,一个人做技术上的,比如说做评审,同意了之后,第二层这个事情就可以结论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光子星球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