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职业逃离“996”

摘要:近些年来,“自由职业者”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人们的视野,自由职业在逐渐发展壮大中已经成为了经济社会发展与和谐社会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相较于正常上班的人们来说,自由职业者给人们一种不稳定的感觉,但事实并非如

我国自开放以来,人们的就业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同时也深刻影响了人们的择业观念。如今在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以及国际化和全球化的影响下,青年人的自我意识逐渐增强,单位意识开始淡化,职业流动意识也进一步提升,自我价值、人生目标与职业规划等择业观开始在青年人群中占据主流。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教师工资低,兼职卖房赚外快

三年前,李婷婷从一所985高校毕业,毕业后没有闯荡北上广深,也没有考公务员和老师。迷茫无助的李婷婷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为了谋生,只能暂时在老家一所楼盘卖房。

刚开始卖房的收入很不稳定,连续好几个月都没有卖出一套房。每个月只有一千块钱的底薪,如果超过半年没有成交额,连底薪都会没有。李婷婷后续熟悉卖房的套路,才稍微得心应手了些,每个月卖掉两套房,收入就能轻松过万。

卖房虽然提成高,但上班时间不同于一般工作。李婷婷每天早上八点就要上班,晚上十点才能下班,有时候为了应酬,可能要凌晨一两点才能到家,每个月最多只能休息三天,如果没有卖出去房还要挨领导骂。后来,李婷婷的父母劝自己考一个公务员或者教师资格证,铁饭碗比卖房好,而且没有后顾之忧。

于是,李婷婷用了半年时间准备考取教师资格证。2020年拿到教师资格证,顺利进入一家小学成为了一名语文老师。

刚成为一名老师的时候,李婷婷还有点不适应,每天固定的上班时间也让自己适应了教师生活。每个学期的寒暑假李婷婷会找一些兼职来做,因为教师这点工资根本不够用,并且有了孩子后,生活开支越来越大。

因为教育局对老师管得特别严,不允许开补习班,而且李婷婷教的科目也没有什么学生需要补习。所以在2021年的暑假,李婷婷又去了一家国内著名房地产公司应聘。因为教师不能开辅导班,李婷婷选择兼职卖房子,虽然兼职没有底薪,但成交一套房子也会按照公司员工的提成打钱给自己。

因为之前有卖房的经验,李婷婷对这个工作非常顺手,每天还不用坐班,只要在网上交易平台发布房源,就有客户上来咨询,如果有意向的话,李婷婷会带顾客去看房。小城市骑个电动车,一个小时就能走遍所有地方。时间上非常充裕,还能照顾孩子。

暑假两个月,李婷婷卖掉房子赚的钱比自己一年的工资还要多。之前李婷婷孩子喝的是国产奶粉,但赚了钱就换成国外奶粉和更好的婴儿用品。自己赚的钱基本上花在了家庭上,对自己的生活改善很多。

“2021年,虽然小城镇的发展越来越好,但工资却不见多,与此同时物价倒是飞涨。家里还要养小孩,不做个兼职很难达到现在的小康生活水平,未来我还会继续做兼职,补贴家用。”李婷婷说。


疫情圆我“画家梦”

“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梦想是以兼职实现的。”林可说。

林可从小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大学时报考了金融专业,毕业后和多数大学生一样,进入了国企工作。林可主要从事信贷业务,偶尔会加班,大部分时间五点钟就下班了,周末双休。林可性格比较内向,不愿意交朋友,休息时间一般都和自己的宠物在家度过,不过唯一的爱好就是画画。

林可小时候非常喜欢画画,梦想就是成为一名画家。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允许,父母没有多余的钱供林可读艺术,也没有钱给林可买画画的工具。所以林可每到周末就很羡慕背着画板去上美术班的表哥,林可只能用铅笔在草稿纸上随意涂画。

后来因为繁重的学业,画画的兴趣也逐渐被自己遗忘。林可成绩一直都非常好,高考顺利考上国内一流大学的金融专业,在大学里生活比较自由,林可想起童年的梦想,决定从头开始学习画画。

因为生活费有限,一开始林可只买了一套彩铅笔,在社交媒体上找一些零散的绘画教程和优秀作品进行模仿。练习了两年后,林可不再满足于彩铅笔,接着又买了一套可溶性水性彩铅,并且由卡通画风转为更高难度的中国画风。后来林可省吃俭用,终于买了一套高端水彩工具,开始正式学习中国画。

大学毕业后有了正式工作,林可买了更多专业好用的画画工具,还有一些装裱工具。林可把自己满意的作品装到相框,并挂在自己的房间里,也会送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大家都夸林可画的好看,林可心里也很满足。

就在去年,新冠疫情爆发,各行各业都受到了很大的冲击,银行也不例外。林可所在的银行也是如此,银行开始大量裁员,所有员工的工资都开始下调。

因为刚工作不久,本身的存款并不多,降薪后加上房租和生活开销,基本上没有什么多余的钱。林可不敢告诉父母,只能悄悄向表哥诉说心事。表哥在前两年考上了广州美术学院,现在是一名职业插画师。表哥觉得林可画画非常好看,于是邀请林可加入他们的插画师平台,或许可以接到一些稿件赚一些零花钱。

林可并非科班出身,很担心自己这种野生插画师在高手如云的插画师平台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但为了赚钱,林可还是鼓起勇气,把自己最满意的几幅作品上传到个人主页里,随即开始漫长的招客生涯。

半个月过去了,林可的主页始终无人问津,一度觉得自己没有了希望。终于在一天晚上,林可收到了一个小姐姐的私信,想要买自己一幅六寸大小的风景油画。林可欣喜若狂,马上承诺画好就会邮寄给她。后来林可的主页被越来越多人发现,买画的人也越来越多。林可的画从几十到几百不等,还有一些客户要求林可模仿一些名人作品,方便装饰在自己的家里,自己一幅作品最高可以卖到四位数。

身为一名插画师,很多年轻人特别向往这种生活,这份工作平时也需要有稳定的工作时间,一般都在几平米的工作台上度过十多个小时。只有休息和吃饭的时候可以躺在沙发上,并不是很清闲。

现在的林可已经成为一名正式兼职插画师,因为客户太多,所以自己每天下班后回到家就开始画画,忙的时候经常画到凌晨一两点,这种生活已经持续半年。画画已经成为林可的第二个职业,能用自己的爱好赚一点生活费,林可觉得自己很幸运,虽然没有了休息时间,但为了更好的生活,林可乐在其中。


带着家人摆地摊

胡军是一个程序员,从来没有想过会去市场上摆地摊。这两天胡军收拾房间时发现孩子的闲置物品非常多,扔了又太可惜,放着也没什么用,他就跟小孩商量,要不咱俩去摆地摊吧,体验一下地摊经济。儿子听完很感兴趣,胡军就和儿子一起行动起来,但这件事并没有想象中简单。

首先是挑选出售的物品,胡军让儿子自己选择,几个小时过去了,儿子一件都没有选出来,因为他每一件都舍不得。胡军看见这种情况只能给他做思想工作,问他一个玩具别人出价十块你不卖,出价二十你会愿意卖吗?儿子说愿意,胡军认为儿子在乎的不是物品,是价钱。在胡军的劝说下,儿子终于愿意选出几件玩具和十多本书贩卖。

挑选完商品后就是定价,胡军准备把出售的商品打折,故事书五元一本,绘画书四元一本,玩具从十块到三十块不等。为了显得更加精致,胡军特意把店铺名字、收款码还有价格都打印出来,还想了一句“开张大吉,可以议价”的广告语招揽人流。

第二天晚上六点,胡军正式出发摆摊。胡军选择离小区比较近的体育中心作为摆摊的地点,果然刚摆摊不久,就有很多小朋友拉着大人过来围观。这时胡军退到一旁,让孩子当老板负责卖货。儿子觉得很新鲜,第一次给小朋友演示玩具的用法,介绍书的内容,演示玩具时跑得很远,孩子也没有说累。不过等到讲价的时候,很多大人还是会过来问胡军,胡军则会让他们问自己的孩子。

摆摊也不容易,夏天蚊子特别多,胡军带来花露水,还是被蚊子咬了很多包。胡军让自己的孩子坐在地摊前,不要让他乱跑,胡军则走到附近招揽生意。

胡军第一次出摊摆了两个多小时,卖了四个玩具和六本书,一共七十多块钱。其实钱并不是目的,平时胡军特别喜欢带着孩子一起出去玩,比如3D打印、编程游戏,摆地摊就像父子之间的一场实验,当然,做实验要不断地调整参数。摆摊结束后,胡军回家做了总结,小朋友对于玩具更感兴趣,书本却不太好卖。所以胡军改变销售策略,主要卖玩具。

过了几天,胡军知道市场旁边有一些人开始在卖电子烟,当地的摊主说不用办什么执照,直接摆地摊就行了。于是胡军联合厂家一起去摆地摊,相当于是变相地推。

胡军卖的是一次性小烟,定价是二十元一支,六十元四支,不限品牌。价格也比专卖店便宜很多,因为专卖店成本比较高,所以厂商有价格限制。实际交易过程里,最后成交价其实远低于市场价。因为胡军的目的主要是推广和了解市场,对价格并没有太在意。

刚开始摆摊,其实没有很多人会光顾你的地摊。后来胡军就跟路人介绍,开始有人停留下来观望。只要顾客有购买的想法,基本上介绍几分钟就可以成交。

刚开始出摊的效果肯定不好,一个晚上只卖了一百多块,可能是市场人群结构的原因,当时胡军旁边还有很多老人拿着加烟叶的卷烟,年轻人其实并不多。胡军觉得电子烟对消费者群体有一个严重的误区,现在的厂商应该对多元化消费者进行推广,而不是单独对特定群体制定政策。

去年网上禁烟令出台后,对电子烟的销售影响很大,胡军也不打算继续贩卖电子烟。之前也一直呼吁大家戒烟,只不过刚好赶上了这个浪潮。

这几天,胡军身边很多人在讨论摆地摊。大部分人认为这只是一阵风,胡军更希望它能变成一个长久的事。胡军去过一些经济发达的城市,那些地方仍然保留着地摊这种原始的交易形态,从中可以感受到一个城市的活力与生机,这样的烟火气应该多一些,胡军也打算继续把地摊副业进行下去。


副业难找自由

陈怡的主业是在一家新媒体公司当编辑,其实收入也还算不错,但对于陈怡来说,副业可能更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小陈业余时间帮别人写稿,听起来没什么特殊,但坚持这么久也是蛮长的一条道路。自己是中文系毕业,毕业后做过不少新媒体运营,一边做一边会觉得缺少意义,有时候只需要吸引眼球的标题就能制造出一篇阅读量5万多的文章。小陈每天完成工作,时不时能写出几篇10万阅读量的文章,但内心觉得自己离文学梦越来越远。

小陈从2017年开始给某家内容比较多元化的故事类平台投稿,他们的审核机制非常严格,一开始的几篇投稿都没有收到对方的回复。但小陈想着做这件事,其实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所以每个月都坚持投一篇文章。在2018年8月份投到第10篇时被公众号回复了,稿费不菲,是3000块。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经历,小陈后面的路好像被打开了。在之后小陈有了专门对接的人员,也会被固定约稿。就在这一年,自己的公司江河日下,每天都担心公司如果倒闭该如何是好。于是开始有意识地逼自己去接兼职,这份副业也是陈怡缺乏安全感的最后防线。

在今年三月份,小陈在副业上的收入达到每个月接近2000块,但真的是完全没有自己一点的时间。小陈几乎每个周末都在写稿,其实自身并没有发现这种状态,直到小陈的朋友和自己说,那段时间自己的状态不对,才感觉整个人特别焦虑不安。

就在前不久,小陈崩溃了。有一次自己接了一个公司商务的兼职,钱不少,都是预付的,并且时间特别紧。自己的初稿被全盘否定后,小陈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距离交付只剩下一个晚上的时间。

小陈那天真的是含着眼泪把它写完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钱怎么那么难挣。那个时候找人哭诉也没用,预付款已经收了,稿件必须在规定时间内提交。那天夜里陈怡哭完后,出去买了一杯奶茶,给自己打了个鸡血,作战通宵,最后终于按时交稿。

经过这件事儿,陈怡把自己的副业节奏放慢了许多。小陈躺在床上,想着主业本身是一种保障,副业对于自己来说,一半是为了提高收入,另一半则是对于生活有更多的体验,保持创作的灵感,没有必要这么拼命。现在陈怡会更加倾向接触多元化的稿子,比如探索年轻人的感情问题,去采访尿毒症家庭和一些特殊群体,这才是自己觉得副业最有趣的地方。不单单只是数字而已。

“副业带给我最重要的,是让我看见外面其实有更多优秀的人和精彩的事,而不是像自己一样坐在办公室里过着复制粘贴的生活。”陈怡说。


结语

「于见专栏」认为,我们的社会正经历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型,传统社会的一个根本特征是它在结构上的封闭性、同质性、单一性,因而缺少流动,缺少活力。现代社会则作为一种更加复杂的社会系统,在结构上则必然具有开放性、异质性、多样性,随着社会发展的需要,行业的类型将不断增加。

和它息息相关的是,职业的种类也会越来越多。除了这些,开放型的社会也促进了价值观的多样性,这是社会进步的必然结果。它将帮助人们在行为方式、生活方式等方面变得更加丰富多彩,进而会促进从业方式的多样化和多元化。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于见专栏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