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超点,爱优腾日子更煎熬?

摘要:转变以求新出路

10月4日,爱奇艺、优酷、腾讯(以下简称“爱优腾”)三大长视频平台同日先后宣布取消平台的超前点播模式。

最先试水这种超前点播模式的是腾讯视频2019年6月份推出的独播剧《陈情令》,但真正把超前点播推上舆论风口的是同年11月份腾讯视频和爱奇艺首播的《庆余年》,3元一集和50元限时折扣的打包操作引起了平台会员的强烈反应,甚至还有用户起诉了爱奇艺。

虽然有很多网友对超前点播模式表现不满和反感,但耐不住提前解锁剧情的迫切心理,基本上就是一边吐槽一边付费,正因为此,超前点播模式得以延续下来。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取消超点实为无奈之举

公开数据显示,《陈情令》超前点播的开启仅用不到24小时就为腾讯视频带来超7500万的收入。面对如此快速且直接的变现方式,爱优腾却突然放手。细想在这两年多里用户对超前点播态度并不明朗,平台都选择视而不见,而这次三大平台同日宣布取消超前点播模式,均说是为了给予用户更好的体验和服务,原因未免显得苍白。

爱优腾此次取消行为究其根本是因为超前点播模式对平台的影响弊大于利,叫停超前点播,只是爱优腾及时止损的行为。

一方面是平台因此模式遭受过大压力。超前点播模式从一开始就是受广大视频平台会员用户诟病的存在,早在2019年就有官媒发文狠批VIP超前点播“吃相难看”。今年8月份《扫黑风暴》逐集解锁的点播方式被国家相关部门点名批评,称此行为“涉嫌捆绑消费,是对消费者选择权的漠视”。

超前点播的确是一个高效盈利点,但面对大众舆论和官媒的接连炮轰,平台无法顶风推行,只能选择“自断其臂”以免得不偿失。

另一方面,超前点播促进了盗版野蛮生长。视频平台在尝到超前点播的甜头之后,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在热门剧集点播上加价,不断抬高超前点播门槛,容易把一些不愿意氪金追剧的用户推向盗版。

2019年12月,《庆余年》还未在播出平台更新完结,网络就已经传播开了它的全集盗版资源。同年,版权监测中心数据显示,《庆余年》盗播链近4万条。虽说热门的影视作品越热门盗版资源传播越多,但是不能完全排除正版资源获取成本过高而导致传播资源更加泛滥的原因。

综上来看,爱优腾继续推行超前点播,极有可能导致平台经营受阻和用户外流。另外,就平台本身的运营情况和外部的行业大环境来看,爱优腾所面临的挑战众多,平台抵御风险能力有限。


内忧:盈利遥遥无期

2021年6月3日,优酷总裁樊路远曾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称,“长视频行业太难了!这个行业是有盈利的企业,但我们三家(优酷、爱奇艺、腾讯)什么时候能盈利?按照现在的生存环境,盈利指日可待那是痴心妄想。”

如何实现盈利一直是困扰长视频平台多年的一大难题,爱奇艺作为业内唯一一家独立上市的企业,依旧没有摆脱亏损的阴影,据2021Q2数据,爱奇艺二季度净亏损达14亿。

爱优腾出现盈利难问题的原因,其一是过高的内容成本在“作祟”。二季度财报显示,爱奇艺的收入成本为69亿元人民币,其中内容成本作为重要组成部分为51亿元人民币,两项数据与2020年同期持平。

与爱奇艺有着类似情况的还有腾讯和优酷,公开数据显示,在2017至2019年间,优酷的内容成本总支出约300亿,腾讯视频内容成本总支出超500亿。反观四个长视频巨头中唯一盈利的芒果TV,坚持主打自制综艺,利用自身强劲的自制能力最大程度减少内容成本。

其二是难以破解的商业模式困局。爱优腾三者的商业模式相似,都以C端会员费用和B端在线广告服务为主,但多以会员费用作为营收大头。以爱奇艺为例,2021年二季度财报显示,爱奇艺总收入达到76亿元人民币,比2020年同期增长3%,作为主要收入结构的会员付费和在线广告服务,分别收入40亿和18亿。

在付费会员用户增速方面爱优腾表现不一。阿里巴巴集团2021财年(截至3月末)财报显示,优酷日均付费用户规模持续扩大,同比增长35%;爱奇艺2021年二季度显示,其会员数为1.062 亿,一季度会员数为1.053亿;腾讯控股发布的2021年二季度业绩报告显示,腾讯视频付费会员1.25亿,同比增长9%。

高额成本与缓慢的营收增速下,爱优腾要在短期内实现盈利并不容易。且随着超前点播的取消,爱优腾的ARPU值会有所下降,若是依旧按照现有商业模式继续运行,爱优腾有可能为了拉回ARPU值而抬高平台付费会员金额。


外患:生存遭受打压

爱优腾除了自身发展不良之外,在近两年来,其生存空间不仅受限,还遭受到短视频的严重挤压。

一方面是国家严格管制内容制作。2021年5月,因《青春有你3》粉丝为明星打投倒奶事件造成了恶劣影响,引起了社会和相关部门的重点关注,而后《中国好声音》、《创造营》等多个热门选秀节目被叫停。到目前为止,各大视频平台的偶像选秀综艺仍是更新停滞状态。

除了选秀综艺之外,被称为“财富密码”的耽改剧产出也成悬念。据悉,在2021年7月前相关部门暂时不再受理耽改剧的立项和成片审核,同年9月份,耽改剧全面收严,其制作和播出在短期内已然无法实现。

公开资料显示,爱优腾三大视频平台目前还有正在筹备或待播的耽改剧,其中爱奇艺有《狼行成双》,优酷有《默读》、《附加遗产》,腾讯有《皓衣行》、《天官赐福》、《张公案》。目前,相关部门不断加强对耽改文化的管理,严格控制耽改剧的产出,这些耽改剧大概率会面临“夭折”的命运。

另一方面是短视频的冲击。短视频平台上二创内容泛滥,对长视频侵权现象严重。《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显示,2019年到2020年10月,从长视频中截取的短视频检测情况如下:在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体育赛事、动漫等4894件作品中,共监测到短视频疑似侵权链接1406.82万条。

长视频和短视频之争实质上是对用户注意力的抢夺,近两年短视频的爆火,用户已经明显倾向于短视频。第4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报告显示,截至 2021 年 6 月,中国网络视频(含短视频)用户规模达 9.44 亿,较 2020 年 12 月增长 1707 万,占网民整体的 93.4%;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达 8.88 亿,较 2020 年 12 月增长 1440 万,占网民整体的 87.8%。

短视频通过把免费或者付费的长短视频进行分段剪辑解说,最大程度利用用户的碎片时间,让用户实现低成本获取信息。正因如此,容易让部分用户转向短视频平台,截断了长视频平台的流量。


转变以求新出路

总的来说,爱优腾在并不友好的发展环境下,主动取消超前点播不失为明智之举。毕竟,在内外双重打击下,爱优腾的扛打能力不断被削弱,适时的妥协实际是在争取一个持续发展的机会。况且,一个超前点播的结束,并不意味着爱优腾的付费点就止于此。

如今爱优腾盈利问题还未解决,而想要摆脱这种支出大于收入的现状,还需要为平台谋求新的发展道路。

首先是创新商业模式。爱优腾局限于较为单一的商业模式之中,就会员数增长速度来看,三大平台想要靠会员费用发家并不容易,而且爱优腾现有的商业模式所创造的营收难以与高额的收入成本抗衡。因此爱优腾想要实现长期稳定的盈利,还需创新商业模式,不断探索新的业务增长点。

不过就目前情况来看,爱优腾在短期内恐怕难以快速扭转现有商业模式,后续的调整动作更多是在深耕存量会员上下功夫。

其次是加强自制能力,产出优质内容。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热门应用大量兴起,不断抢夺网络用户的注意力,视频网站的流量被迫分流。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实现用户增量,加强用户对平台的粘性,更多是靠平台不断输出优质内容。

爱优腾虽然已经开始着手布局优质内容的产出,但还是改不了烧大钱买版权的做法,事实证明,这样的做法并不能给平台带来乐观的收益。以盈利的芒果TV为样,平台的自制内容或许是视频网站的盈利秘诀,爱优腾可以以此为鉴,增强自身自制能力,最大程度压制内容成本,同时也能减小商业模式转换压力。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刘旷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