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租房还能体面吗?

摘要:年轻人的租房生活,每一天都是风起云涌。

人生在世,离不开的是衣食住行,但是对于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排走第三的“住”确是当下最麻烦的一个。没出社会之前,你以为的租房生活是生得无拘无束,活得逍遥自在,然而现实的残酷把幻想沉重击碎。

租房的年轻人,他们要考虑的东西非常多,不比给女朋友挑生日礼物简单,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能少,就差他们再去修一门风水学自己看房了。这些可不是开玩笑,在这个发展节奏起飞的社会,当代的年轻人租房已经比以往更加困难。

根据相关报道,随着95后、00后步入社会,租房需求也出现了一定的变化,年轻人更注重居住的品质,更青睐个性化的生活服务,让高品质的租住生活将成为新需求。而租房市场的年轻群体——高校毕业生的数量仍在持续增长,2020年高校毕业生874万人,同比增加40万人,再创历史新高。

对于大城市生活工作的年轻人,房租/房贷成为他们每月必须考虑的支出。数据显示,72.1%在都市打拼的年轻人,需要将每月四分之一以上的薪水用于交房租/房贷。与之形成明显对比的是,小镇青年房租/房贷压力高于月收入四分之一的比例仅为12.4%。相较之下,都市异乡青年一年单笔最大支出TOP3为房租房贷、学习培训班、旅游。其中选择房租房贷的青年有41.5%,占比最高。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一边用着单薄的薪资负担着高昂的租金,一边在高品质生活和低通勤时间里面做选择,更有一些年轻人正在和租房的黑中介以及某些奇葩的租客斗智斗勇。

以下是来自他们的真实故事: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往往是那么突然

陈芳,22岁,佛山。

陈芳顶住了上司的无端批判,扛住了父母的遣返警告,晚上没有热水洗澡却让他彻底崩溃。

毕业前的一个星期,在好朋友推荐下陈芳匆忙地找了一个离工作地点近一些的房子居住,虽然楼层很高,设备也比较旧了,不过看在租金便宜,周围也不吵闹,最重要的是通勤时间也挺短的份上,这些问题都是小事情了。

据《19年毕业季数据大报告》得知,出于经济因素的影响,亦有38%的毕业生选择合租,在合租房型中,近半的用户为三户合租,其次为两户合租,占比达26%。这与租赁市场二居室、三居室户型供应较多有关。合租群体在房间类型选择方面,超4成毕业生选择普通次卧,26%的毕业生选择带阳台或独立卫生间的主卧,另有16%的毕业生选择价格较低的隔断间。

好景不长,现实给满怀期待的陈芳第一个巴掌,虽然自己的房子离公司不过十几分钟的公交路程。但第一次加班到十一点之后,我才发现那辆通往休憩之地的公交已经是停运了,没法子只能拖着疲累的身躯走半小时回去爬楼梯。

陈芳以为只要下次早些下班就不会赶不上车了,但是生活又给他来了狠狠的第二巴掌。每次下班之前主管都给陈芳安排一堆任务,而任务量都是恰好卡住十一点下班的,这也导致了他接下来的半个月基本上是走路回家的,有几次想快点干完活赶公交,却被上司拦住臭骂了一顿,他的一句“现在的年轻人条件太好都不肯吃苦了”让陈芳心肌梗塞了半天。

这可能就是老天爷对自己的考验吧,如果苦难可以换来好的结果,那这些都不是苦难。对陈芳而言,虽然现在生活累了点,但是还是相对地安稳。

但是人的忍耐终究是有限度的,有时一只满载的骆驼会因为再加一根稻草而倒地不起。

前天晚上,父母打电话给陈芳说要回家工作,并且安排了一个相亲对象,结果因为回不回家的问题和父母吵了一架,这让他一整晚都睡不着,结果就是睡过头错过公交,迟到还刚好碰到部门主管,这可好,被一顿唾沫然后就是扣工资,忙完了一天之后当然还是错过公交走路回家。

当陈芳回到家时真正的崩溃才刚刚开始。

刚准备洗澡的时候才发现停水了!自己的身体突然松垮了一般,心里头想着这一天下来经历的接二连三的糟糕的大小事,陈芳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是打开了热水器的开关,那晚不知道自己浇了多久的冷水,反正只记得不知不觉就蹲下来哭了。

成年人的崩溃是无声无息的。


黑心中介骗我住“茅屋”,暖心房东带来温暖

宋扬 ,38岁,上海。

离家多年,房东成了宋扬最怀念的人。

大概在十五年前,朋友拖关系推荐了一个“不错”的小区,不过当入住那天才直呼上当了,房子在一处巷口十八弯的某个角落里面,如果不熟悉很容易迷路。房子内外都透露出一股“简朴”的气息,没有亮晶晶的地砖,没有凉飕飕的空调,厕所就巴掌大小,还没有热水器,蹲坑的角落里还长着某种不知名的植物。

随着九五后、零零后陆续地走向社会。很多毕业生加入了租房大军。根据今年发布的最新数据得知,九五后和零零后已经成为租房市场的顶流,占总人群的近八成。其中有超过百分之四十的人第一次租房,并且可以接受一辈子租房,不愿意去花更多的金钱去购买房子。只有百分之三十的人认为只有买房才会让自己变得更好,只有两成的人认为买房取决于自己的经济实力。

58同城、安居客《2020年中国住房租赁市场总结报告》指出,有60.9%的租房人群表示更愿意选择租住普通住宅小区的房源,19.6%的租房人群更喜欢租住品牌公寓。其中,年龄在20-25岁的年轻人选择租住品牌公寓的人群占比相对较高。值得关注的是,部分城市出现品牌公寓“暴雷”现象,租住品牌公寓时应谨慎挑选。

不过屋子整体还算是比较干净的,没有蚊虫害,虽然不太透光,但是空气流通,想到这些宋扬还是打算在这凑合住吧,如果不行再去换一家。

房东是两位老人,大概七十多了吧,生有一儿一女,均已成家,他们就住在自己隔壁。一开始宋扬也没特别地去关注他们,不过没事的时候他们俩还会过来这里串串门、嘘寒问暖的,还问自己需不需要加什么设备的,怕我这个年轻人不习惯。房东二老都很热情很贴心,有时候还喊自己一起去吃饭。

宋扬和老人相处的也很愉快,闲暇之余经常聊得天南海北的,他至今都记得大爷聊嗨了之后哈哈大笑的样子。老太太爱干净,有时候还提醒自己要注意打扫屋子,除了打扫自己屋子,宋扬有空也会过去帮他们打扫。

有次宋扬不小心受了风寒发烧了,两位老人又是端热水又是帮煮热汤面的,还一直问自己的病情,简直是把宋扬当亲儿子了。还有一次自行车爆胎了,但是上班快迟到了,于是放在屋里回来再修,不过当宋扬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发现爆胎的地方被修好了,下意识想到应该是两位房东帮忙修的,于是自己登门感谢,二老摆摆手说举手之劳,你住了我们房子,我就顺手帮点小忙。

虽然自己远在他乡,但房东二老的帮助让宋扬心里感到温暖,久而久之的,我们来往也越加频繁,虽然换过工作,但是自己依然住在这里,而且一住就是四年。即使后来搬到别的地方,宋扬还是很怀念这段时光。


出外靠朋友,当然是靠得住的朋友

王磊,27岁,北京。

要小心对你无事献殷勤的人,他们往往最危险。

那年初到北京,遇到了自称是王磊老乡的阿凯,看他也能操着一口熟练的乡音,又很热情地喊着自己“老乡”,这对于当时孤身北漂的王磊是莫大的安慰。阿凯大自己几岁,他很理解在外工作的年轻人的辛苦,他似乎也懂得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他也知道我在找房子住,于是怕怕胸口对我说给他一千五,帮我找一个好房子。

如今在国家租购并举、增大房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政策的推动下,中国的住房租赁服务行业迅速发展,租房平台多种多样,房子供给量增大,给求租者的租房选择多,租客可以住多种风格的房子,体验不同的生活。

年轻人更爱自由,爱享受精致的生活,他们普遍用心打理生活,热爱生活,讲究生活情趣。用花花草草,美图美照等来装饰自己的小窝,生活空间处处洋溢着美好生活的气息和年轻活力。在租来的房子里,无拘无束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他口中的好房子就是在他家对面的一栋三层小屋,那里的房东是阿凯的叔叔,叔叔带王磊去看了三楼房间,因为是亲戚介绍,所以阿凯只收一千五,他还偷偷地说,换做别人,他收的更贵。

北漂一族(其实沪漂、深漂、广漂都差不多)在租房、搬家上或多或少都吃过苦头,垄断的中介、爆雷的平台、黑中介、无良房东或糟糕的室友,大概率会摊上一个。据统计,2020年,全国2.2亿租房人中,从中介跑路到克扣押金,52%的人都遭遇过租房纠纷。

如今房屋中介行业已经向头部公司聚集,头部中介已经对房源实现了垄断,个人租房信息很难被找到。不管租客愿不愿意,中介费用是否合理,租客都没有其它选择的余地,只能靠中介找房。

阿凯说:“咱俩能遇见就是缘分,今后住在那有什么事情也好照应。”这顿操作让当时单纯的王磊心都暖化了,直接乖乖交钱,相信这个人值得信任,便在这里住下了。

但天真也是有代价的。有次王磊去出差,当自己回来之后发现钥匙开不了门了,以为是锁口没对准,于是拿起锁头端详了一会,结果突然冲出来几个人把王磊扣住,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人蒙住头一顿打,在一阵混乱中,依稀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是阿凯叔叔的,但是他说的话让王磊很震惊,说什么“好你个小贼还敢回来”之类的。

王磊以为是什么误会便拼命大喊:“是我啊叔叔,我是住在这的。”没想到叔叔更加来气:“打的就是你,我好心让你住这里你居然偷我东西!给我打!”

王磊更加懵了,自己明明出差去了,怎么就偷东西了。情急之下赶忙求情让他们住手,再不喊恐怕都没命解释了。不知道谁掀开了布,然后把自己摁跪在地上,此时只看见身旁几个大汉把我团团围住。

原来前几天叔叔家放在三楼的手机被偷了,因为没有监控也不知道是谁偷的,锁头也没有被撬开的痕迹,初步可以判断是内鬼犯案,而除了叔叔,那只有自己有钥匙了,那会刚好在外地出差了,这一来二去肯定怀疑到自己头上了,出差什么的只是畏罪潜逃罢了。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叔叔显然是把王磊当贼了。“我还怕抓不到你,你居然自投罗网,还想再偷一次,没想到锁被我换了吧!”一时间心里觉得十分委屈,眼角一直流泪,嘴里不停喊着不是自己。

“你今天不陪我一部手机你就别想走,我要让警察发通缉令让你名满天下。”叔叔没有理会王磊在说什么,甚至放出狠话。王磊吓得赶紧掏出钱包,拿出仅存的五百块钱,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万一真的被通缉以后可咋办啊。叔叔夺过五百块钱,瞪了一会,问:“就这些吗,这可不够一条手机的。”

叔叔哼了一口气,让刚才扣着王磊的几个人把自己赶出去。“这次就放过你,如果下次还让我看见你在这我就打断你的腿!”王磊慌乱地跑了出去,脑海里飘过一个念头:找阿凯!当去到阿凯的房子里的时候,屋里空无一人,一个扫地老太婆告诉王磊这里的人昨天就走了,王磊顿时两眼一黑,呆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想着遇到这事情只能认了,报警,对方的证据都指着自己,报警怕是直接把自己送去坐牢啊......

直到后来上网查了查,才发现他们是男女老少通吃的黑中介,第一就是花言巧语地骗人入住,然后通过堵锁眼、撬门锁、扔行李、暴力恐吓,甚至给房客挂花圈等无赖手段,把人赶走,吞掉租金。贴吧里,还有人专门列了一个骗子名单,第十七名赫然写着“阿凯”,惯犯。

「于见专栏」认为,在房产中介行业迅速发展的过程中,由于缺乏有效监管措施,行业也存在一些不规范的中介行为,房产中介采取不正当手段获取利益的现象时有发生。根据调查数据显示,有30.2%的消费者对房屋交易中的中介行为不规范表示不满意。

看到这,王磊才清醒过来,老乡那么多,他为什么单单这么好心地对你?好在如今的自己已经明白,活着就是不知道哪天就会遇上不靠谱的人、不靠谱的事。意外总是来得那么突然,正是它让王磊明白:生活永远都是现场直播,不给人丝毫退路。


结语

「于见专栏」认为,在如今社会怎样解决租房问题依然是热点话题,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也是调解好租客、房东还有中介之间的关系。首先,租客和房东是共生关系,两者是相互依存的,没有房东提供房子,对外来租客而言非常麻烦。同时,没有租客去入住房东闲置的房屋那房子就是个摆设。但是房租上涨令租客和房东的关系紧张起来,不少黑中介还会趁机捞一笔,这也让房东和租客颇受其害。因此解决乱涨价、规范管理中介、依法取缔黑中介是解决房租贵的重要方式。

年轻人和租房有关的话题无论在何时都是社会热点,一间屋子里可能承载着许许多多的故事。这些故事里的年轻人,无论他们经历了什么样的悲欢离合,在这间屋子里他们也收获了不同的成长,感受到了人间的冷暖苦甜,在他们往后的日子里,不管经历再多的事情也依然会记起这段时光,感慨那时正年少青春,意气风发。

2021年,租赁将会成为社会发展的重点。面对大量的新市民、毕业生的住房要求,未来会采取更多的租赁方式供人们选择。不仅在未来租赁行业的公司会越来越多,租赁的房源量也会越来越多,土地供给也会不断增强,可以满足不同人群的租赁要求。政府也会进一步加强对租赁行业的监管力度,不断的给予财政、税收等方面的强烈支持。同时也会深化对房地产行业的资金监管,并提升各地对租金变动的严查力度。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于见专栏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