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压”3年,影视行业大洗牌,是危机还是机会?

摘要:随着经济周期复苏,多数行业都迎来了行业高景气周期。同时,市场对高增长预期的放缓,又使股价出现大幅调整。

在错综复杂情况下,如何寻找行业的价值“洼地”,已经成为投资者关心重点。

此时,人们或可通过投资的逆向思维,去找到低价“金矿”。本文将从多个视角,去分析受疫情压制的影视传媒行业,其中蕴含的机会。

一个好的投资选择,“自上而下”或许最好、最安全的。

不过,宏观政策周期性波动,对行业来说只有强弱之分。正因如此,当周期回落时候,一些特殊事件发生,或许能给投资者带来更好机会。

持续近两年的疫情,给一些行业带来打击的同时,也造成了价值的“真空”。

例如影视行业。

虽然,近来影视娱乐圈“热闹非凡”:一边是“吴亦凡”群体和郑爽事件持续发酵,一边是监管大力度治理“资本造星”“饭圈文化”等乱象。

红热的乱象,与娱乐影视行业连续低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过,人们在吃瓜之余,或许更应考虑,当银行存款利息或信托收益不足以覆盖通胀时,如何去找一个能承载起长期增长的行业,更好地让资产保值。

如今,在房地产住房不炒大趋势下,寻找一个更好的替代投资品,找到真正价值的“洼地”,已经成为近年来人们关注的重点。

浪潮中,人群纷纷扰扰,市场概念频出:可无论如何定义,投资从没有标准答案。

正因如此,今天,我们就将视线转向影视行业,权当探索。


长期的“压抑”静等“爆发”

时至今日,影视行业调整已经长达三年半。

2018年初,因宏观去“杠杆”的政策性收紧,影视行业跟随走上“下坡路”。随后,相关公司相继爆发大股东质押问题,以及新冠疫情持续影响,给影视行业“雪上加霜”。

在粗略行业数据中,人们可以看到,近3年来该行业的表现,实在一言难尽:查阅同花顺,文化传媒行业指数从2015年最高6700点,下跌至2021年9月9日的1921点,可谓是“腰斩”之后,再腰斩。

其中,包含着发展形势还算不错的出版、广告子行业部分公司,才使得指数走势不至于过于难看。

但是,如果单纯聚焦影视公司,这一企业群展露出的众生相,已经足够惨淡。例如,剧集龙头华测影视,从27.04元下跌至最低价5.27元,如今股价只有高点四分之一不到。

更有甚者,是“十不存一”:慈文传媒从最高56元跌最低价到4.44元,华谊兄弟从最高32.13元下跌最低3.21元。

本来,按照正常经济周期而言,影视行业本应随着设备投资周期(朱格拉周期)复苏而复苏——换算下来,影视行业复苏时间应在2020年初。

但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到来,行业遭遇持续压制,复苏似乎遥遥无期。

不过,这种压制是长期且不可逆转的吗?

我们不妨将将视线拉长。

回顾历史,可以看到1918年爆发的全球大流感,持续到1920年初逐渐消退;1957-1958年的亚洲流感,再到1968-1969年的香港流感,其持续时间都是有限的。

从这点上说,虽然这次疫情非常严重,堪比1918年全球流感,但如今,人类的科技水平远胜过去。

从发展进程来看,疫情消退是必然的,对行业来说,逆势也必将有反转一天。而长期压制的行业一旦反转,势必会带来爆发性的反弹。

另一方面,人们恐惧心理逐渐减退,也正在加速该行业复苏。实际上,人们往往对未知事物恐惧感最强,可随着对事物的了解和长时间的接触,恐惧心理也会慢慢消退。

例如,14世中期爆发的黑死病,使整个欧洲都陷入了阴云之中。不过,随着人们发现水源为疾病的传播途径后,在尚无特效治疗药物的情况下,人们切断传播途径,消灭传染源,疾病逐渐得到有效控制,灾难终于消解。

如今,随着科技进步,基因技术和医疗技术迅速发展,人们可以快速认识到病毒或者细菌的传播路径,并开展有效的防治,如国内人群佩戴口罩的习惯和有效的隔离措施等,都使国内疫情得到很好的控制。

最重要的是,目前,中国是全世界疫情控制最好的国家。老百姓对疫情的恐惧在消退,出行率在增长。

从当下直至未来,人群被长期压抑的消费需求势必需要有效地释放,而随着时间推移,国家防治手段更多更有效,人群恐惧逐渐变小等,种种利好因素左右,人们势必会加速电影等产品的消费,从而加速影视行业复苏。

从时间来看,疫情持续已接近两年。

1918年全球流感以及1957年亚洲流感,其持续时间都将近两年:以此为参考,几次大规模的疫情,其时间上离奇相近,这波疫情两年是否会结束?

尽管这些都是推测。

不过,一些被疫情影响的龙头企业已经开始复苏,业绩出现了爆发性增长。

这也是对压制最好的回应。


行业龙头业绩强势复苏 加强行业复苏预期

一个长期陷入低迷的行业,龙头企业及细分龙头企业的业绩率先复苏,是行业即将走出困境的标志。

不过,具体问题,还需具体分析。对一个长期低迷的行业而言,单个细分龙头企业业绩增长,可能是偶发因素造成的(如收购并表等),或者是出售资产或者营业外等因素影响。

但是,扣非净利润是不会骗人的。如果行业里大部分细分龙头企业,甚至二线企业也在复苏,这就非常好地说明行业复苏,不是因为一些特定的因素。

表1.传媒行业中报业绩表

从上表不难发现,传媒行业今年来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复苏,从上游制作到院线,都迎来了同比大幅增长。

其中,增长最为明显的是院线。从收益结构顺序来说,院线是最先收益的,院线大幅增长,更好说明了行业复苏进程。虽然扣非净利润没有跟随营收的增长幅度,有降价出售电影票的因素,这是相关企业在积极打开困局。

另外,从票房来看2021年上半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275.7亿元,较2020年同期增长1127%,已经恢复到疫情前2019年同期的88%。其中,国产片票房为220亿元,占全国票房总额的80%。

值得注意的是,“五一”档的强势拉动,使得2021年5月票房为近5年票房之最。

一叶知秋。票房收入的逐渐回暖,正说明影视行业已经逐渐走出了疫情阴霾。

此时,人们信心的重拾非常重要。北京影视节在9月下旬开幕,务必是“一剂强心针”。

此外,行业龙头企业的复苏,也在助推行业整体的复苏。资本是逐利的,院线复苏之后,同步吸引更多资本参与其中,资本的持续注入也能反向带动上游影视剧等产品创作,从而正向推动行业复苏。

如今,二级市影视行业估计正在随着预期提高,进一步上涨,反向吸引更加多的资本进入,从而实现行业的全面恢复和新增长。

新元素加入再添动力


“压制越大,反弹越强。”

虽然,影视行业长期受到外部因素压制,然而,人们的想象力并没有被消弭殆尽。

实际上,近年来新消费迅速发展,同步带动着新精神消费喷涌而出。

近两年网红经济、直播正在吸引世人眼球。一些直播带人看到祖国的大好河山,看到不为人知山村妙地,开启了人们的新视角。

重要的是,网红和直播的兴起,就如2003年淘宝网购的快速发展那样,预示着一股新趋势的到来。

此外,随着近年来互联网和物联网的跨越式发展,影视行业发展也更有创意,新的增长点也应运而生。

细心的人,已经发现近两年动漫影视迎来了快速发展。诸如《哪吒》、《吞噬星空》、《画江湖系列》、《白蛇》等作品,其刻画人物动作、表情逼真和高水平制作,外加优质、高清的画面,正给人不同视角冲击。

如果有机会一睹这些作品,人们一定会感叹国内动漫发展之好、之快。

新元素的加入,可能衍生更多的产品和子行业,这也是事物发展的必然结果。

可以说,影视行业受到的长期压制,疫情影响终究是外部因素,也终将会过去。

行业复苏终将到来。

回想2011-2012年,由于宏观政策加息收缩,资本收缩,影视行业也随着政策收缩而调整,不过2013年宏观政策放松,影视随着经济周期快度复苏,更胜一筹。

一些企业甚至走出10倍的涨幅。彼时,华谊兄弟、光线传媒、慈文传媒等,华策影视也涨幅达到9倍。

从目前情况看,行业相关公司估值被压缩十不存一的情况,假以时日,这些公司复苏时刻或许一旦来到,将会非常迅猛。

“曙光近在眼前,好的投资,从来都是给有准备的人。”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袁国宝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