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间链接屏蔽解封、访问开放的关键在一个“稳”字

摘要:网络链接开放,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则是难得的发展契机。




(1)

工信部提出“互联网平台需按合规解除网址链接屏蔽”,我当时在朋友圈评论称之为“移动互联网十年未有之变局”。

为什么呢?因为自从有4G上网和手机APP之后,各家都在“跑马圈地”,尤其是几大巨头都在构建自身的流量闭环版图,以至于产品开发和运营战略、相应的投资部署都是围绕着自身的流量版图的大前提而展开的。

这也就造成了,互联网看起来竞争是“开放的”,用户可以选择下载或者跳转到各个APP之间,但是各个产品分属于不同的派别,他们内部体系是封闭的;往往产品互通之间的前提需要有一定投资归属关系。

这就是各家的生态位的护城河或者说是“战略壁垒”。

如今的网络链接禁止相互屏蔽,此举的确是挟信息开放和用户体验为旗帜的相当犀利的“反垄断”举措。应该说从很长远的时间上看,是有助于互联网产品之间健康发展,凭借各自的产品体验和服务优势获胜的,从而不再依赖于抱大腿式的融资。


(2)

但是在微观层面,操作起来将不是那么容易。

比如淘宝的购物链接分享到微信,这意味着此前阿里巴巴所开发的图片+文字的淘口令复制形式,将逐渐以更简单的链接形成分享,那是否意味着淘宝就拥有了腾讯的社交流量资源了呢?其实未必。因为微信本身也把拼多多的链接和社群分享拦截了,要解封淘宝的,也会解封拼多多的,而拼多多的拼团减价模式实际上更有利于在社交场景内转化成交。

再比如涉及到网络链接安全性能上,我们看到工信部要求的“合规链接”解封。如何提升各个产品对于网络链接安全级别背后是需要的是技术层面的调整和升级。尤其是对于的微信来说,一直对用户而言是私域空间,流量是熟人化、半熟化,其在朋友圈转发主要是来自公众号的链接,而网址解封之后,很多将是来自互联网平台浏览器、APP、各个官网的链接,对于这些链接的标识、解析、访问的标准需要重新确立,以便于把一些存在安全访问问题或者违禁类的网址给予拦截。

不能从一个闭环产品体系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没有网络防御(链接层面防火墙)的状态,最终也会影响用户的体验。

再比如公众号文章编辑的网址链接本身是一般要在公众号内发布的链接才能访问,即使存在一些外链也一般是在“阅读原文”之中添加;目前所规定的网址之间的相互访问,那么公众号平台中所发的文章,是否要对其他外链网址进行开放;当网络文章链接放开之后,是不是也要把短视频发布的链接放开;把网络长视频链接放开,是不是也要包容爱奇艺优酷之类的网络视频链接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百度搜索图文链接主要是来自百度百家号发布的内容,是不是也需要显示出公众号图文,在百度之中进行搜索;那么搜狗搜索和百度之间的差异化优势则有所削减,会不会加剧了某些 品类上的垄断地位呢?

那我们再打开脑洞设想下,现在很多资讯端站内搜索内容主要是以自家的产品矩阵为主,比如今日头条搜索出来的结果一般会优先显示头条号、微头条、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的内容,而链接打通之后,即使能够搜索到百家号、微博、快手、视频号、bilibili的相关内容,也需要让平台有足够的技术筹备时间来优先让自家的内容予以实现。

否则的话,各家都把对方的流量池视为自家的扩张地盘,甚至采用相对的狼性争夺流量方式对于一些掌握了一定的产品优势的平台也会平添一些竞争干扰。

我们以抖音兴趣电商为例可能能够做更清晰的说明,现在兴趣电商相对于传统电商而言实际上依然是新事物,以致于字节实际上没有过度去传播自身的直播带货实力,而更突出是抖音内容生态优势;但是如果相应的链接开放之后,是不是意味着商家可以自行选择放置京东、淘宝或者拼多多的购物链接,而没有必要去开通小黄车打造自己的抖音橱窗了呢?

同理对于快手也是如此。

由此可见,解封链接屏蔽并非是单纯地吃大户抢流量;实际上是对于整个互联网竞争格局新考验。


(3)

这也是为什么工信部之所以强调要够分“步骤、分阶段得到解决”,应该也是充分估计到了相关的整改将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而很长一段时间人们已经习惯的链接之间的跳转规则实际上已经“习惯成自然”了,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样的流量争夺战,目前还是需要边走边看的。

我这两天还是特别试用下淘宝的购物链接是否能够支持分享朋友圈,发现即使在淘宝商品链接无法直接分享朋友圈依然还是有很多规避机制,比如有的商家会直接让消费者加微信,而由于在旺旺之中也有设置加微信的屏蔽词,而很多商家就会邮寄宣传卡片形式来引导用户分享评论截图加微信领红包形式,一样实现了微信运营的需求。此外阿里巴巴本身也有社交电商淘小铺等,打开链接屏蔽实际上会带来淘宝客模式在朋友圈之中大火。


而实际上,微信此前还平台规则对诱导分享、打卡等进行过治理,使得很多打卡模式实际上基本缩小在小程序范围内。如何在营销信息与社交氛围之中寻找到一个平衡点,也将是对内容型平台的一大考验。

关于工信部互相解决解除合规链接屏蔽,实际上是应该是打破各个平台流量壁垒的反垄断措施,应该不应该止步于网络链接屏蔽;实际上对于巨头来说,各个体系放开实际上是一次难得平台产品扩张机会,尤其是对于阿里来说似乎有种“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以及罚站一会再给一颗糖吃的既视感。对于阿里巴巴而言,一直以来最底层的资源就是流量,如何获取流量一直需要大量的营销费用开支进行购买导入,再将流量进行精准匹配,用户粘性是靠算法提升匹配度。

关于开放网络链接还存在的一大隐患就是用户隐私信息的泄露风险将大大增加,这个在大数据营销时代并不难理解,比如一家公司需要在链接能够在朋友圈内访问,是可以把在朋友圈之中点击好友关系链进行还原的,再结合该用户访问微信ID或者一些H5购买链接的手机号码就能够获取到该用户在不同平台上的用户数据,再结合自身的平台算法体系,形成更的精准的用户画像,那就能够提升商品销售的转化率。而对于被开放的平台而言,如何保护好用户的隐私实际上比单纯对外开放对于用户更好。

当然可能对腾讯来说,他们应该庆幸视频号总算是做起来了,不容在链接开放情况应对抖音将会更有挑战性。对于腾讯而言,可能要需要把自身对于流量内部互通也逐渐转化为各个产品对外获取流量和争夺用户的模式,这对于腾讯来说也并非是坏事。


总之,对于网络链接开放,作为一个普通的用户而言,可能是分步骤、有计划循序渐进地开放,远比在没有平台各自没有充足准备情况下更好,不为为了解封而解封,而是为了信息更加开放高效的流动,这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则是难得的发展契机。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李星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