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落地,音乐版权内卷时代真能结束吗?

摘要:音乐版权

“非常期待这是一个真心实意的,不含任何阳奉阴违的决定。”

2021年8月31日晚8点,腾讯音乐突然发布了《关于放弃独家音乐版权的声明》,而在半小时后的财报电话会上,丁磊罕见地直接隔空“回应”了腾讯,也宣告音乐版权本就很薄的窗户纸,被彻底捅破。

从7月24日市监总局版权禁令颁发,30多天已过,但音乐市场的版权内卷,却没有按下休止符,反而暗潮涌动,愈演愈烈。


独家版权争论:“有一方在撒谎”

一向低调的丁磊会忍不住在财报会发难,显然是“积怨已久”。有接近网易的人士透露,本来以为丁磊会骂人,能如此含蓄地表达出来已经算很“不错”了。

在丁磊讲话之前的半小时前,腾讯刚刚宣布自己独家版权的整改结果:截止8月23日,绝大部分独家协议已按期解约。

“腾讯的表述和网易最近的买版权经历是完全相悖的,显然有一方在说谎。”该人士表示,“但目前看起来网易更没必要去撒这个谎,目前情况很可能跟3年前一样。”

2018年,版权大战异常激烈,政府不得不出面来协调,最后以腾讯单方面宣布贡献99%版权,行业表面喜大普奔结束,但是后来大家才慢慢发现,腾讯共享的这99%里,周杰伦、五月天、梁静茹、SHE、李宗盛这样的华语乐坛顶梁柱们,并不在其中。

这批真顶流歌手的重要性与对业务发展的影响有多致命,行业了然于胸,虾米音乐的相关负责人就曾说,“周杰伦三个字对一个音乐播放器而言意味着15%的DAU(日活跃用户)增幅,这是一块肥肉。”

但除腾讯音乐外的其他平台,不得不暗暗吞下苦果。

在网易云音乐上,丁磊的账号认证信息从“网易UFO”变成了“网易CEO”,但不变是的,每条动态之下“云村村民”在催促网易购买版权的声音。

网友的意见非常大。版权的丢失不但让网易云歌单逐渐灰化,周杰伦等核心音乐人的版权丢失,也让网易云流失了不少用户。据网易内部人士透露,现在他们对于音乐版权的决心很坚决,譬如杰威尔,只要敢开价他们就敢买。

7月24日,国家监管机构对腾讯音乐实施了反垄断处罚,责令其在30天内(2021年8月23日)完成独家协议解除等整改举措。

距离腾讯音乐反垄断调查结束已经远超30天,但目前没有任何改变。

过去一两年,每天打开网易云,总能见到用户在歌曲评论中说“怎么下架了”。而在腾讯音乐被反垄断调查后,这种声音变成了“版权怎么还没有。”

对此,一位网易员工坦言,自己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因为怕被用户说:“过去因为买不到,现在想白嫖”这样的话。

“我们的确带着充足的预算,还有12分的诚意去和他们(唱片公司)谈,但基本上都是碰一鼻子灰。”该员工表示,甚至有不少唱片公司直接表示,“他们和腾讯的协议还没完全了结,在此之前不会跟别家谈合作。”

虽然丁磊非常期待这是一个真心实意的,不含任何阳奉阴违的决定。但腾讯目前仍只有一纸声明。


“版权问题远没落幕”

今年 4 月 10 日,中国市场监管总局表示,阿里因违反《反垄断法》被罚 182.28 亿元。这是中国反垄断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阿里回应:诚恳接受,坚决服从。

之后的阿里如坐针毡。财年报正文,他们用了约 8% 的篇幅罗列了各项业务面临的政策规定。其中几项规定涉及的内容也是近期互联网公司频繁受到监管的依据,包括《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和《数据安全法》。

“做一家真正意义上有担当、负责任的好公司。”阿里CEO张勇在财报后的致股东信最后部分说道。

但对腾讯音乐来说,反垄断带来的负面影响并不很大。一次又一次仅仅50万的罚金,更像是“雷声大雨点小”,被戏称“买不到深圳的半个厕所”,除了第一时间表示要积极响应之外,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并没有太多关于独家版权进展的声音。

就像是一枚炸弹扔进了深水潭,谁也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这一个多月时间,对网易云音乐来说是难熬的。

“根据我听到的消息,在政府宣布禁止独家版权之后,网易云音乐方面的确在跟唱片公司沟通,不过目前却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受到了什么阻力。”从事音乐版权工作的方德表示,“网易至少找过杰威尔(周杰伦所在版权公司)等头部唱片公司沟通5次以上,但都被敷衍过去。”

在腾讯最近的公告里,“反垄断处罚”这样的字眼,也被替换成了类似“自主放弃”这样含义的词汇。

而且,从声明来看,腾讯对于独家版权显然是“放弃了但还没完全放弃”,处处留活路。比如,着重强调“与独立音乐人独家合作期限不超过三年,及新歌独家首发期不超过三十日”,光这一条,就基本垄断了一首歌曲的热度峰值,等新歌发售30天后再放给其他平台,商业价值和用户价值打骨折。

“从腾讯暧昧的表态和动作来看,很可能是在试探国家监管和网易的下一步动作,如果风声变得更紧,腾讯可能才会逐渐释放出一些核心版权。所以,版权问题不会就这么解决。”方德表示。


“这种局面早有伏笔”

腾讯对于版权的重视,源自于腾讯在建立文化帝国中长期的经验积累。毫不夸张地说,正是版权,助推腾讯成为中国目前最大的文化娱乐集团。

目前,腾讯的文化业务包含了游戏、文学、动漫、影视、网络视频和音乐等。哪一块单独拿出来,都是各自领域市场头部玩家,甚至是市场绝对垄断者。

马化腾曾在两会上表示:未来腾讯聚焦的核心业务简单说一个是连接器,以微信和QQ为平台作为连接器,连接所有的人和资讯、服务;一个就是内容产业,也就是这个连接器之上的赚钱利器。

版权问题在腾讯内部人员心中,有着重要地位,对于整个腾讯来说就是盈利的保证。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腾讯依靠着强大的资金实力,粗暴买版权,笑傲整个文化领域。

以在线音乐领域为例。鼎盛之时,腾讯音乐拥有中国最大的音乐内容库、拥有来自国内外唱片公司的4000多万首歌曲,占到中国市场80%以上的音乐版权。

在主流作品的覆盖上,腾讯音乐买断了周杰伦、刘德华、五月天等歌手的独家版权,并且拥有包含华纳、环球、索尼、英皇娱乐、福茂唱片等版权代理,在中国在线音乐市场中拥有绝对领先优势。

此外,腾讯和全球三大唱片公司进行了股权上的相互持有,目前以腾讯为首的财团持有环球音乐20%股份和800万股华纳音乐A类股份,索尼音乐则持有价值不菲的腾讯音乐集团股份。

而在反垄断阴影逐渐袭后,腾讯也对文化板块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但效果显然没有独家版权来得那么直接。

“你一年多赚几个亿,产品做这么烂有什么用?”界面新闻此前报道,前腾讯音乐董事长汤道生曾在内部大发雷霆,矛头直指对QQ音乐和全民K歌两款产品的不满。

后来新上任的CEO梁柱也曾对腾讯音乐的营运方式颇有意见,“你这完全是自嗨。我不是说你不能花钱,但你把钱花在这种地方(第三方代理商,存在刷量现象),毫无意义。”梁柱表示。

据悉,此前梁柱曾执掌包括QQ和QQ空间等在内的社交平台,是流媒体音乐与社交娱乐领域的资深人士。

梁柱的执掌,意味着腾讯开始意识到版权问题潜在的风险,并开始学习网易云音乐的社交打法,但显而易见这种转型还未见成效。

今年第一季度,腾讯音乐的月活用户出现了明显下滑,在线音乐服务MAU同比下降6.4%,最赖以生存的社交娱乐版权营收也出现放缓,仅为8.33%。

“对腾讯来说,现阶段也是非常难受的,版权的强势让他们在过去十多年时间里尝到了甜头,当国家收紧反垄断政策后,他们才发现需要去转型。”互联网从业人员老K如此表示。

“这种局面早有伏笔,转型没到成功的那天,腾讯音乐也不会这么快地让竞争对手得到版权。”


“虾米之殇”还会上演?

8月31日,有消息称,原阿里音乐董事长、著名音乐人高晓松,已于近日从阿里离职。但阿里大文娱对此闭口不谈。

在高晓松离职背后,是虾米的死亡。

2021 年 1 月 5 日,第一封关停预告信公开后,虾米版权部门工作人员被各种消息“轰炸”,甚至有合作方表示:“能不能不要关停,我们愿意竭尽全力来支持虾米的延续。”

对于一些资深用户来说,虾米更像是一座浩瀚的记忆储存馆。

虾米一度几乎将线下唱片库整个搬到了线上。

版权未必拿到,但细节必须严格一致:艺人、专辑、歌曲都要有详细的介绍;歌曲按照专辑内设而不是热度顺序排列;一个专辑如果有两个版本,那么两个版本都要存在。

曾有音乐人表示,虾米的曲库有 1000 多个曲风流派,连唱片公司都没分得这么细。这种知识体系曾帮助很多用户走进更深的音乐世界。

但背靠阿里的虾米,最终还是倒在了版权这头猛兽之前。“小时候读过关于成语‘苛政猛于虎’的故事,现在来看,独家版权问题也是类似。”有网友在变灰的歌曲中如此表示。

有媒体报道称,国内版权成本,在过去8年提高近158倍,成为阻碍行业发展的最大障碍。“我们去购买版权还需缴纳实际使用费2-5倍的保底金,这显然是不合理的。”网易的一位员工表示。

与之相对应是一家家音乐网站的死亡。数据统计,国内中型音乐网站数量,从2005年的400多家,锐减到2020年的3家。

其中就包括年初被迫关停的虾米。

“他们就像是宇宙里一颗颗红巨星,看起来那么庞大,却不知道正在迅速死亡,哪天你抬头看,却根本发现不了它们存在过的痕迹。”独立音乐人庞荣表示。

“不过我们还是要乐观才对,平台不是星球只是堆堆代码。版权问题迟早会解决,我们这些听众都还活着呢,好的平台死了又怎么样呢?”他表示。

(文内所涉及人员名字,均为化名)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蓝莓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