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饮:洗牌、转型、并购

摘要:随着资本不断入局,整个新茶饮行业也将迎来并购大时代。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伴随着新茶饮赛道的日益火热,各种新茶饮品牌也如同雨后春笋蓬勃兴起,开始越来越多地占据消费者的眼球。目前行业内除了有喜茶、蜜雪冰城、奈雪的茶等大品牌之外,沪上阿姨、书亦烧仙草、茶颜悦色等腰部品牌也以差异化的方式存在着。

随着行业竞争的加深,新茶饮赛道正在发生着新的变局。日前,“喜茶回应收购乐乐茶”的相关话题一度冲上了微博热搜,引发了众多“打工人”的热议。而在乐乐茶被传收购背后,新茶饮市场正迎来并购大时代。


被嫌弃的乐乐茶

7月20日,喜茶创始人聂云宸在朋友圈,对此前传闻收购乐乐茶的消息进行回应。他对外表示:“消息不实,此前经过中间人介绍的确有过一段时间接触,但在深度了解内部情况、业务数据和状况后已经彻底、完全、坚决放弃。”这段“略带嫌弃”的回应,让很多网友看不下去纷纷回怼,这才有了前文上热搜的那一幕。

据悉,乐乐茶起源于上海,几乎与喜茶、奈雪的茶同时期发展。乐乐茶一开始定位“茶饮+软欧包”,2017年还曾凭借其推出的“脏脏包系列”声名大噪,按理说其应该与奈雪的茶、喜茶有齐头并进之势,但现实的情况恰恰相反。

根据极海品牌检测平台的数据显示,截止7月19日乐乐茶在全国9个省份共14个城市拥有门店75家,其中有3家未营业。而到目前为止,喜茶的门店数已经突破了800多家,略微靠后的奈雪的茶门店数也已经超过了400多家,相比之下乐乐茶的门店数量则显得相形见绌。

在新茶饮品牌高歌猛进之际,一个发展缓慢的新茶饮品牌自然会受到资本的嫌弃。当然,从乐乐茶本身的条件来看,是否具备性价比也是资本考量的重要因素。

从目前公开的信息来看,乐乐茶与喜茶定位相近,两者在开店地址上也有很多重合之处。渠道价值对于急于扩店的喜茶来说的确很重要,但更多是求得互补而非重合。毕竟,同一地段同一品牌门店开的越多内部竞争就越激烈,这对品牌而言反而是应该极力避免的事情。

按照媒体的说法,40亿的估值来收购仅有75家门店的新茶饮品牌显然不合算。由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乐乐茶那么不受“待见”了。


背后新茶饮赛道临近洗牌期

如今无论是先期上市的奈雪的茶,还是最新拿到融资的喜茶,都在为接下来打扫战场做着准备,乐乐茶被传收购背后,实际上也透露着二线茶饮品牌的无奈和尴尬。

其一,高估值之下融资泡沫已经难以为继。6月30日奈雪的茶上市首日即跌破发行价,为新茶饮品牌的泡沫化浇了一瓢冷水。与此同时,喜茶则宣布拿下了D轮融资,估值高达600亿元,再次刷新上一次的融资记录。

值得关注的是,喜茶最新一轮的融资大多是此前的老股东,如腾讯投资、高瓴资本、红杉中国资本以及淡马锡、黑蚁等资本方,而其估值也从此前C轮的160亿元攀升到了600亿元。争议恰巧就出现在这里,一方面喜茶的估值已经逼近上市的奈雪的茶市值的两倍;另一方面,全部由老股东参与、新股东几乎无从进入(不敢投或者进不来)的融资场景,像极了互联网风口末期的味道。而对于已经落后的二线品牌来说,新融资则正变得愈加艰难。

其二,依靠营销和资本的同质化竞争已经不再管用。早前无论是奈雪的茶还是喜茶,都曾曝出相互抄袭的事情,后来发展到一有新品出现,就会出现众多新茶饮品牌集体抄袭的状况,抄袭和复制带来的同质化竞争,进一步加剧了新茶饮品牌的内卷化。

为了强化自身优势,各茶饮品牌便依靠资本大棒大打营销和补贴牌,但如今这一方式已经随着行业融资放缓变得难以维持。

其三,大部分奶茶品牌实际上仍处在亏钱状态。以奈雪的茶为例,从2018年至今其累计亏损已经达到了1.368亿人民币,同样走高端路线且还在扩张中的喜茶亏损自然也很难避免。在行业过去模式已经不再管用的情况下,新茶饮赛道洗牌已然临近。


转型求生奇计百出

目前大的奶茶品牌,似乎已经开始意识到了恶性竞争带来的不利影响,纷纷开始为转型求生做着新的尝试与努力。

首先,是优化产品提升价格。近日,喜茶旗下多款产品因提价2元而冲上了热搜,同上热搜的还有“奶茶进入30元时代”等词条,热搜背后更多体现的是广大打工人对奶茶涨价的不满;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涨价之外,喜茶还在新推出的产品中加了厚厚的“奶盖”,来提升其产品的“附加值”以吸引消费者。

其次,是优化店铺规模。在目前头部的奶茶品牌中,喜茶、奈雪的茶一直走的是高端的路线,其店铺也多选在高端办公写字楼核心位置,在店铺设计上多以大店为主。而一直走低端路线的蜜雪冰城,则选择放开加盟模式同时通过小店方式来展开扩张。

目前来看,两种模式各有优缺点。拿前者来说,大店为消费者提供的是社交空间,缺点是店铺租赁及装修成本高、回本周期长,不利于快速扩张。与之相反,小店在装修成本、租赁成本以及回本速度上都快于前者、并且利于扩张,但缺点是不能提供社交空间。

而从核心用户到店消费的情况来看,绝大多数消费者大多会选择在周末时候去店里消费,平常上班的情况下选择自提或者外送的情况更多一些。显然,无论是处于快速扩张的需要还是现实情况的考量,小店的优势都要比大店更明显一些。

在这种情况下,一贯以“高大上”闻名的喜茶和奈雪的茶也开始放下身段,改变开店策略。比如,喜茶的店就从一开始的主力店,转变成GO店(外送+自提),再到喜小茶不断迭代。同样坚信第三空间的奈雪,也于2020年开始将主推的门店改为了小店模式的Pro店。不难看出,在行业洗牌加速的大背景下,头部品牌也不得不为转型做出更多的努力。


新茶饮迈入并购新时代

在头部品牌加码融资,推动产品和运营变革的背景下,一些跨界而来的巨头们却在伺机寻找着并购目标,进而推动整个行业进入并购时代。

今年年初,国内乳制品企业新希望乳业(以下简称“新乳业”)宣布,以2.31亿元的价格收购国内酸奶特色茶饮品牌“一只酸奶牛”60%股权,这也是2021年中国食品饮料行业第一起重磅并购案。

据悉,一只酸牛奶是成立于2015年的新式茶饮品牌,主打以酸奶为基底的各类现制茶饮饮品,在全国的茶饮门店数量超过了1000家。新乳业表示通过此次收购,新乳业将会在一只酸牛奶的线下门店中改用新乳业的酸奶制品,另外一只酸牛奶建立的会员体系和大量用户数据,也将成为新乳业推动产业数据升级的重要抓手。

传统企业之外,国企也没闲着。早在今年5月30日,新茶饮品牌“猴子的救兵”就被河南省国有企业贵粮集团出资3000万元收购,“猴子的救兵”也成为了首个拥有国资背景的新茶饮品牌。无论是传统企业入局还是国资看好,都说明这个行业的前景的确值得期待。

根据《2020新式茶饮白皮书》显示,预计到2020年底,新式茶饮市场规模将突破1000亿元,2020年茶饮市场规模仍将是咖啡市场规模的2倍以上,新茶饮的消费群体也将会扩大到3.4亿。

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新茶饮不断增长的行业空间,不断推陈出新的产品口味,以及贴近消费者生活的数字化运营模式,都在吸引着更多资本参与其中。而随着资本不断入局,整个新茶饮行业也将迎来并购大时代。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新零售外参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