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陪练:网生代的新宠

摘要:玩家与职业互通

暑假,不仅是电竞赛事井喷的时段,也是游戏用户活跃度最高、在线时长最久的的时段,此时你随便走进一个95后、00后的社交场所,都能够听到“开黑”“吃鸡”“排位”“上分”等游戏用语。组团连麦,已经成为了当代年轻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基于游戏难易程度和个人技术的熟练度不同,游戏玩家的段位也成了“网生代”休闲时最常提到的一个话题。高段位玩家怕匹配到低级玩家拉分,低段位玩家最期待被游戏大神带着上分,在这种情况下,陪练的需求倍增,已悄然成为游戏领域中玩家段位帮扶的新常态。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陪玩到陪练

电子竞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认为是娱乐性质的网络游戏,因而饱受质疑和误解,但随着互联网技术和电竞赛事产业的蓬勃发展,电子竞技已经逐步被大众认可,基于电子竞技产业的新型陪练生态也应运而生,正成为游戏领域快速崛起的新势力。

如果说参与电竞赛事是职业选手的本职工作,那么进行电竞陪练就是业余玩家的互利活动。

我国最早期的电竞陪练人群应当归属于网吧熟客,不过在当时这项活动更像是游戏陪玩。活动局限在同一家网吧里,普通玩家通过付费邀请,与技能高超的游戏大神组队游戏,一方凭借游戏技能帮助上分或者技巧教学获取报酬,另一方靠神级队友的战斗能力提升段位和游戏体验。

此外,也有不少游戏玩家出于社交目的邀请陪练玩家组队,通过打游戏时连麦或者文字交流,一方面解决了竞技能力提升的需求,另一方面也能通过线上社交和陪伴来缓解自身的孤独感。

从小范围的网吧陪玩发展到突破地域限制的大范围陪练,国内知名网吧网鱼网咖的功劳可谓最大。早在十多年前,网鱼网咖就拥有了一批成熟的游戏陪玩者,随后又在2014年推出在线陪练业务,上线了一款“游戏陪练”+“技能分享”的游戏陪练APP——比心陪练,将参与电竞陪练的人群从网吧熟客扩大到全国各地的游戏玩家,也开始推动电竞陪练职业化。

竞技提升需求和线上社交需求催生了电竞陪练业务,而以比心为首的专门化陪练平台,则助推电竞陪练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据《2021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电竞陪练市场规模已达到了86亿,预计2021年电竞陪练市场规模将超过140亿元。电竞陪练,已经成为电竞生态中尤为重要的一环。

体面化发展

得益于国家政策的支持和电竞赛事的社会认可度不断提高,我国电竞陪练行业也逐渐得市场的认可。

2017年起,电竞陪练行业接连获得投资方青睐,进行资本融资。为淘宝、天猫等平台提供电竞游戏陪练服务的金泽科技获得了东九科技的800万A轮融资;电竞帮获得了人人游戏以及5173网的1000 万天使轮投资;头部陪练平台比心陪练获得了IDG资本领投的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

资本的助力让电竞陪练行业从碎片化转向平台化发展,也吸引了不少电竞领域的重要企业入局。已停服的触手直播最早在2019年3月就开始了陪练招募;2020年5月虎牙直播发布陪练分红体系,并推出了官方陪练APP;同年10月,斗鱼直播也上线了陪练业务……

不仅主播会联合陪练师进行直播,不少游戏主播也开始兼职陪练。直播平台上亿的MAU为电竞陪练带来了更多关注,电竞陪练的付费体系也反哺于直播平台。高流量与高付费,一同推动了电竞陪练市场的发展。

电竞陪练的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发展也越来越体面化。2019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将电子竞技陪练纳入正规职业的行列。同年8月,比心陪练参与起草的《电子竞技陪练师标准》开始实施。2020年6月,电子竞技陪练师作为自由职业之一,被教育部纳入就业统计指标。同年7月,《中国电子竞技陪练师标准》正式发布,电竞陪练不仅拥有了更规范的管理标准,陪练师和陪练教练也开始了认证化管理。

玩家与职业互通

当前我国以电竞陪练为关键业务的企业已超400家,伽马数据发布的《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企业社会责任调查报告》也指出,电子竞技陪练师对疫情期间稳就业、保民生作出了巨大贡献。

电竞陪练平台不仅满足了普通玩家对辅助上分的陪练需求,也为游戏大神们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以头部平台比心陪练为例,在其五千多万的注册用户中,有700万以上的用户是注册电竞陪练从业人员,这些技能分享者在陪练平台中创造的收入已经超过了200亿元。

此外,比心陪练累计签约了近30家的电竞战队,现有合作的顶级战队在20家以上,不仅推出“降落伞计划”,邀请WE.暖阳、eStarPro.花海、iG.TheShy、FPX.Nuguri等职业选手入驻进行陪练指导;还联合电竞俱乐部推出了“竞未来”电竞人才招聘计划、电竞“星火”计划,多次举办青训招募活动和多元化的线上赛事。

电竞陪练平台打造的冠军陪练体系不仅承接了职业选手的职业再发展,赋予了电竞选手更多机会,也打通了游戏玩家和电竞职业的通道。

现今的电竞产业链在不断拓展,而人才需求主要集中在选手和教练等岗位。技能高超的游戏玩家可以通过兼职或全职电竞陪练师获取报酬,也可以通过平台与电竞俱乐部之间合作共建的选拔体系走向职业化,成为职业选手或者电竞教练,实现兴趣爱好与职业的互通。

行业困局

电竞陪练是一个新兴产业,不仅从业的电子竞技陪练师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群体,其面向的服务对象也是一个极其年轻化的群体。新生且年轻化,这对于电竞陪练行业来说是一个绝佳的优势,但也意味着不够成熟,其发展过程中会不断出现问题,如不能妥善的解决将会影响到整个行业的前景。

其一,线下社交乱象。尽管陪练平台已经逐渐完善风控系统来防止违规业务的出现,但陪练平台往往只能集结玩家和提供线上交流合作的机会,达成合作后双方线下的情况是平台难以监管到的。而电竞陪练的年轻化和低门槛,一定程度上使得用户的兴趣社交需求高于上分技能需求,娱乐化、社交化性质更强,因此也不时会出现线下情感倾诉、虚拟恋人、陪练骗局等乱象。

其二,过度社区化运营。电竞陪练平台在拓展商业化版图时,更倾向于文创周边开发、多元化社交场景、高频高效的用户互动、轻综艺制作等社区化运营。此举虽然更容易吸引新用户和增加老用户的粘性,提高用户留存率,但也容易导致陪练师性质出现改变,在集结游戏玩家的同时又模糊了电竞行业的竞技特质。

其三,优质陪练师稀缺。今年夏天,我国首批电竞专业的本科生正式毕业,但与此同时,“电竞人才缺口50万”的话题也登上了微博热搜。据公开数据显示,截止到 2020 年我国电竞行业人才缺口已达 50 万。而电竞陪练虽然门槛较低,但是社会认可度并不及其他电竞岗位,因此对陪练人才的需求量很大,对经国家审核认证、拥有正规职业技能证书的电竞陪练师需求更大。

电竞陪练作为“网生代”的新宠,应该把握机会为电子竞技行业进行更高质量的引流,促进行业发展。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刘旷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