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去哪了?

摘要:短视频

关于A站,主流互联网世界好像失去了它的声音。在委身于快手之后,外人似乎已经完全不清楚A站的实际经营状况(或者更应该说是“默不关心”)。

可作为国内弹幕视频网站、ACG社区鼻祖,A站却又始终不乏用户关注。A站的近况到底如何?也曾有着豪言壮志的它去哪了?眼见当年的“跟班小弟”B站“起高楼”,A站作何感想?带着这些疑问,不如和我们一起时隔很久地再一次“走进”A站。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对于现在的A站来说,也许用“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来形容它一点也不为过。

就在不久之前的七月,A站的负责人又离职了。说“又”是因为,这已经是A站创立以来的第8位领导人,而且其负责A站的时间并不长,一共就只有2年。

究其原因,想必不用细说大家也都能想到,这种人事变动肯定是因为平台业绩不达标导致——这两年时间以来,A站的各项业绩经营指标都表现的很一般,内容建设、用户数据等都不好。据悉,目前A站业务已经被统一划归给快手运营团队进行管理。

话说回来,在平台发展早期的短暂辉煌之后,A站对这种境地已然十分熟悉了。

2006年,隔壁霓虹国上线了在线弹幕视频网站“N站”,即Niconico,隔年,类似N站的AcFun就在中国诞生,并很快成为国内Animation动画、 Comic漫画、Game游戏爱好者的乐园。

在平台发展早期,A站平台运营基本上都是由用户自发负责管理的,开放站长制充分释放了A站上的用户以及UGC活力,所以它经历了第一轮的快速发展期。

于是很快,“小作坊”发展模式就不足以承载A站用户和平台数据的快速增长,它开始一次又一次地“宕机”。有意思的是,正是由于A站不时会宕机,彼时一名A站的粉丝觉得不如自己建立一个备用网站,好在A站宕机的时候不影响使用,这个备用网站名叫Mikufans,即现在如日中天的B站的前身。

随着受到的关注度越来越大、平台内部的各类小作坊问题也越来越凸显,在2010年之后,A站陷入管理危机,频繁“易主”成为这一段时间里外界对于A站最直观的印象。也正是因为这段时间里的频繁更迭,A站失去了快速扩张的时间窗口,而当年它的“备用网站”b站却一飞冲天。

一直到2018年,A站内部存在的种种问题终于开始集中爆发,大量企业内外部的问题出现在网络上,在二月的时候甚至还出现了连A站官网都无法正常打开的情况。

这对于一家网络平台来说是非常令人担忧的。

而后,短视频巨头快手宣布收购A站的消息传来,这终于给A站多年的易主之路画上了一个暂时的句号,这也让A站终于不用再担心最最基本的生存问题。

2018年6月,快手正式入主A站,给它带来的最直接的变化是让A站活下来了。

那么在快手入主之后,A站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在收购伊始,A站先是经历了常见的原有团队独立自主经营阶段,快手并没有选择直接“动人”,而是花了有一年左右的时间进行平台基础支持。众所周知的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A站都存在着另用户颇为“无语”的服务器不稳定、网站经常奔溃等问题,快手就以此为着力点,首先对A站进行了网站基础架构层面的优化。

一直进行到一年之后的2019年中旬,快手才开始着手对A站进行必要的人事调整,此时文旻正式代替刘炎焱成为A站“领路人”,A站也自此开始正式迎来快手时代,重新有了对外的声音。

此后,用户端更新、各类UP主激励计划、UP主扶持计划、重金投入...A站开始像其它互联网平台那样运营动作不断,这也让A站的各项用户经营指标开始持续攀升。

特别是在背后雄厚的快手资本支持下,A站还在版权内容层面进行发力,大量购买了一些版权剧集,这些运营动作持续推送了A站的用户活跃。

可眼见一切都在向着比较好的方向发展,文旻的离职再次给了A站当头一棒。

负责人的离职是否代表着快手对于A站业务发展速度不满意?过去几年快手对于A站的扶持是不是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

答案是肯定的,特别是相对于竞品B 站之下,日活不到百万的A站显然仍未走出低迷。

在互联网流量领域的竞争中,缓慢前进永远不是大家所追逐的目标。只有一个平台能够飞速扩张、成为爆款,它才能愉快地生存下去,即便你是行业第二也不行。

在这样的一个行业潜规则下,A站+快手纵然也取得了一些成绩,可这样的成绩还远远不够。


基因不符的结合?

快手+A站的结合在最初是有其可靠的理论依据的,不然快手也不会选择投入重金。可现如今随着结果不尽人意,快手与A站“基因不符”的声音开始出现。

作为“接地气”与下沉市场的代表,快手一直想要将自己的用户群体聚焦到数量更广大的年轻人群体中去。特别是在抖音的竞争压力下,快手更想自己在城市年轻人那里获得更多的流量池。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抖音对于高线城市年轻人的吸引力更大,快手对于低线城市用户的吸引力更大。在2019年上半年,快手平台用户中三十岁以下用户虽然占据七成,但这里面高线城市的日活用户只有六千万,不到这个群体总量的三分之一。

基于此,在二次元年轻用户群心中拥有不俗地位的A站是快手切入高线城市年轻人群体的一个好“跳板”。

近年来,随着二次元、动漫、游戏等不断出圈,A站们所覆盖的年轻用户规模越拉越大,随着国内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超三亿人,以及Z世代用户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不断提升,这些显然都是快手迫切想要抓住的用户增长点。

于是在收购A站之后,快手大力扶持它的发展,给钱、给资源、给技术支持...这的确帮助快手在二次元用户群体上实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增长。

2019年,快手宣布其核心二次元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四千万,相关内容体系建设上也有了不错的成绩。但可惜的是在此之后,A站就几乎再也没有了什么大的声音,持续投入并未给A站带来更多的改变,相关用户活跃数据和核心人物离职的结果都证明了这一点。

值得注意的是,快手对于A站的耐心注定是有限的。原因就在于,快手主业本身还处于持续“烧钱”的阶段,常年亏损的它的确可以选择对A站业务进行一段时间里的倾斜扶持,却也不能无理由长时间地支持下去,否则对于快手主业的财务指标也会有负面的影响。

最重要的是,快手的“老铁”基因与A站二次元基因似乎并没有找到良好的打通之处,在吃瓜群众眼里,快手和A站仍然还是两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结合体,这预示了A站现在的结局。

随着文旻离开、A站被划归到快手运营团队统一管理,A站的未来到底会走向何方?对于这个问题,也许A站想要的结局并不能看它自己,而是要看竞争对手的“心情”。

这几年时间以来,在B站的引领下,二次元“出圈”已成大势,这拓宽了泛二次元影响力边界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将二次元甚至是Z世代这一群体与B站画上了等号。

月活用户超两亿的B站是目前国内当之无愧的二次元第一巨头,相比于A站的历经波折,B站已经超越的太远太远。

截至2021年7月22日收盘,港股上市的B站总市值已达到3469亿港元,作为资本市场的“香饽饽”,B站早就不用再担心自己的生存问题,它正在朝着成为另一家国民在线视频平台与年轻人社区而努力。

反观A站,它拿什么与B站竞争?寄希望于情怀?寄希望于弯道超车?寄希望于快手?

艰难发展十四年的时间,这个“年纪”对于互联网平台来说早已不算年轻了。在这十四年时间里,有太多的平台巨头汹涌而起,也有太多曾经的平台巨头黯然倒下。A站在此过程中虽然以惊人的韧性坚强活了下来,却也只能“任人摆布”地活着。

未来,A站在平台内部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遑论外部的更多压力。它到底会走向何方我们可能永远都无从知晓,可它一定会走的很艰难是肯定无误的。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于见专栏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