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交了片仔癀的智商税?

摘要:“药品生产企业不能单纯追求经济利益而应以社会效益为最高准则。”

你能够接受一粒药比等重的黄金还贵吗?

今年6月,传统中药片仔癀突然变得炽手可热,甚至冲上了微博热搜。借助互联网热度,片仔癀的疯涨神话也“火”出圈了:

图片1

3克一粒,一粒一盒,出厂价不过590元,线上平台涨到了1500多元一粒,而线下在黄牛的层层加价下直逼2000元。而当时黄金价格也不过400多元1克,片仔癀单价已经超出黄金价格近一倍。

一粒小小的药丸,为什么能卖出天价?


价比黄金,谁在塑造片仔癀的神话?

清热解毒,凉血化瘀,消肿止痛,这是片仔癀在百度百科上的功效介绍。是不是很普通也很熟悉?这和我们常见的多种非处方药功效接近一致,例如板蓝根。

而《我不是药神》中,治疗白血病的特效药格列卫,在纳入医保范围之前,国内销售价格是23500元/盒,每盒60粒,单价也不到400元/粒,片仔癀究竟是怎么样卖出如此高的价格?

功效虽然平平无奇,但片仔癀的来历却很是不凡。国家绝密配方、珍稀麝香入药、东南亚公认“仙药”……在诸多光环加持下,片仔癀在今年迎来了高光时刻,其背后的生产公司,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股价也蹭蹭上涨。

6个月前,2020年12月28日片仔癀公司的收盘价还是249.47元/股,截至6月25日收盘,片仔癀公司收盘价已涨到446.9元/股。半年时间,区间涨幅达79.41%,市值突破2600亿元。

有消息称,片仔癀的疯狂抬价是由于原材料稀缺和涨价,导致其产能不能满足市场,不过这种说法很难站住脚

据公开资料,天然麝香和牛黄这两种名贵中药材在片仔癀原材料中占比达90%,尤其是天然麝香非常稀缺。80年代起,野生麝在人类捕杀之下数量减少,药企使用麝香需经由官方审批和分配。

但早在2007年,片仔癀便开始人工养麝产业。根据西南证券2021年2月7日研报,片仔癀陕西养殖基地养麝超1万头,推测年产超100公斤,到2017年,其原料中养殖麝的使用占比已经达到1/5。

图片2

另外片仔癀的爆火,与片仔癀体验馆的乐见其成和顺水推舟也不无关联。

片仔癀主要的销售渠道包括片仔癀体验馆、区域经销和零售药店,其中最核心渠道就是片仔癀体验馆。据片仔癀2019年年报披露,体验馆“超过200家”,到了2020年底,体验馆数量就超过了300家。

但渠道是铺开了,产品却没有跟上。2020年8月起,就有经销商反应,片仔癀在减少供货量,于是进行提价销售。而在近期各地媒体报道中,黄牛抢购的主要渠道就是片仔癀体验馆。

这种现象在片仔癀年报中也有体现,2020年第三季度,公司医药制造板块收入9.19亿元;而到了第四季度,收入骤降为4.18亿元,低于2019年同期的水平。

不过,上述原因相比投机客来说,只是小巫见大巫。


片仔癀疯涨的背后,是欲壑难填的投机者

在这场狂欢中,片仔癀已经失去了自身的药品属性,而是沦为了炒作赚钱的工具。某种程度上说,今天的故事,只是过去的延续,阿胶、安宫牛黄丸都承担了这种药品以外的压力。

据调查,东阿阿胶的零售价从2001年的80元/公斤一路飙升到2019年的5996元/公斤,19年间提价19次,涨价75倍,部分年份,还曾一年之内提价三次。

而安宫牛黄丸更为传奇,其原本成分中含有天然犀牛角,被坊间认为药效的关键。而1993年起,由于犀牛被国家列为保护动物,犀牛角被水牛角浓缩粉代替,因此1993年前出产的安宫牛黄丸还具有了“收藏”的价值。

稀缺性、易储性、需求性,这些因素都令片仔癀们成为绝佳的“投机标的”。这次片仔癀的爆火,与之前的投机热炒操作方式也如出一辙:

首先,就是黄牛通过实体店排队、网购抢购、加价收购、“里应外合”等方式大量吃货、囤货;随后,在二手交易平台挂出高价出售;再接着,就是“自己买进”,通过左手倒右手的方式形成“高价成交记录”……布局至此,一再撩拨,市场情绪已经躁动起来,就等着接盘侠愿者上钩了。

一样的资本舆论推动,一样激起买家的投机心理,导致飙到一样程度的高价。在快速膨胀和绚烂色彩的背后,很多身处其中的人感到了肥皂泡破碎前的惶恐,就连黄牛也无法避免。他们吃进后十分急于脱手,生怕这场击鼓传花的泡沫被戳破。

另外还有一件吊诡的事情,当片仔癀被热捧之时,“护肝”是商家向大众传达的功效,而在二级市场上,“伤肝”的茅台又被大家一直看好。茅台+片仔癀一起吃,或许这就是健康吧。

因此,对于这一波投机资本近乎明牌的操作,投资者一定要在这场群体性狂热之下忍住贪念,不跟风、不参与、不接棒,毕竟我们只要“不赌就不会输”。

在笔者看来,历史终究是一个圈,黑格尔曾经说过:人类能从历史中吸取的唯一教训,就是不会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片仔癀不是第一个被热捧的对象,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人们或许无法制止投机行为的出现,但监管一定会有力量给予投机者当头一棒。

针对此次片仔癀事件,人民财评已经发表评论,“药品生产企业不能单纯追求经济利益而应以社会效益为最高准则。”而截至完稿之时,已经有业内人士透露,“片仔癀已经被谈话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小谦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