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快药难寻属于自己的解药

摘要:万亿健康市场,机遇和挑战并存

奔跑了7个年头的叮当快药在近日终于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给自己一路风雨兼程打上了一个句号。

作为互联网大健康领域的一员,叮当快药是继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京东健康之后,又一家在港交所上市的互联网医疗企业。

随着消费者健康意识不断提升,再加上移动互联网的深度发展,互联网大健康领域在近几年可谓是风生水起。得益于此,众多互联网企业开始转战大健康领域,想要分得一杯美羹。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如今,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上市已经七七八八,互联网大健康领域俨然已经进入到了下半场的竞争中,而叮当买药如何在白热化的竞争环境中突围,是它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叮当快药难念的生意经

2014年,O2O模式爆发,美团,饿了么等一些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已经风生水起,此时有着充分医疗经验的杨文龙看到了商机,抓住这一机会,杨文龙创办了叮当快药。

无论是哪个行业做O2O,用户体验永远是核心,为了切入市场,叮当快药把“快”字发展到了极致。

所有的送药玩家都在拼速度,抢用户,而叮当快药无疑是其中最狂野的那个。叮当快药原名是叮当送药,之所以改为“快”字,是因为速度被其认为是最核心的用户痛点,因此,叮当快药把“快”作为核心战略,以号称史上最快的28分钟切入市场。这也成为了叮当快药最后制胜的关键。

为了确保28分钟送达,叮当快药对合作药店进行了严格的训练,并且还未合作药店免费提供ERP(企业资源计划)系统,对业务流程进行数据监控,从顾客下单,药店拣货,发货到配送员送货,进行全程的数据追踪。

另一方面,叮当快药能够成功,也离不开仁和集团的帮助。2001年,杨文龙创下仁和集团。目前仁和集团已成长为一家集药品、大健康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医药企业集团。

当时送药APP的盈利模式大都是药店销售提成,而O2O产品都还处于烧钱补贴圈人大战中。但是叮当快药的盈利模式从一开始就很清晰,虽然送药是烧钱的买卖,但是叮当快药通过仁和集团打通产业链,释放一部分渠道利润,打平中间成本,实现整体盈利。

从互联网送药到家企业竞争以来,先后有快方送药、药给力、药快好等平台不断成立。然而当年和叮当快药一起奔跑的玩家,只有叮当快药活了下来。

如今,叮当快药已经从单一的送药到家服务发展至包括在线医疗咨询、慢性病与健康管理业务,不仅如此,还为用户提供临床预约、心理咨询及其他服务。

就拿快药服务来说,目前叮当快药已经搭起了由全国十四座城市三百多家智慧药房所组成的网络,为专业的配送团队为用户提供上门服务。除此之外,在慢性病等医疗场景,叮当快药提供在线诊疗咨询服务,招股书显示,目前叮当快药已经建立了一只有千名医生以及数百名药剂师的专业团队,全天候的为用户提供在线问诊服务。

可以说,叮当快药目前已经很好的打通了业务之间的协同关系,形成了商业闭环。

但是话说回来,叮当快药虽然活了下来,但是现在所面临的环境更加复杂。

马云曾说过:“中国下一个首富,一定在大健康领域。”可见对大健康领域的极其肯定,然而,虽然市场规模很大,但是赚钱的公司却没有几个,至今,叮当快药还在亏损当中。

招股书显示,叮当快药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分别为5.85亿元、12.76亿元、22.29亿元、7.8亿元。

但是亏损额分别达到1.03亿元、2.74亿元、9.2亿元以及7.67亿元。

从招股书所披露的数据中看,叮当快药持续亏损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线下药房扩张,数据显示,该公司收购药房网花费2.18亿元;另一方面是因为推广成本、物流仓储费用高昂。

数据显示,叮当快药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以及2021年一季度的推广营销费用分别为1.4亿元、2.79亿元、4.4亿元及1.75亿元,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达24.1%、21.8%、19.8%和22.5%。

不仅如此,叮当快药的毛利率也在逐年下降,2018年、2019年、2020年以及截至2020年及2021年3月31日止三个月,叮当快药的毛利分别为240.2百万元、470.0百万元、766.2百万元、177.8百万元 及人民币236.9百万元,相应的毛利率分别为41.1%、36.8%、34.4%、35.6%及30.4%。毛利率下降主要由于成本的增长率高于收入的增长率。

自成立以来,智慧药房成为叮当快药的重要业务板块之一,同时也是颇具知名度的业务。但此时,叮当快药好似陷入了迷雾当中,高速的扩张确实给叮当快药带来了一定的增长。从2018年至2020年以及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三个月,公司的快药服务供应分别录得合共1.41亿笔、2.64亿笔、4.05亿笔及1.29亿笔销售订单。2018年-2020年,叮当快药平均单店销售额分别是642.85万元、580万元和860.61万元。

但是成本也在逐年增加,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Q1,叮当快药在履约上付出的成本分别是9750万元、2亿、2.83亿、9600万,占营收比重分别为16.7%、15.7%、12.7%和12.4%。

如果想要扩大营收,就要持续开店,但是本地生活并不仅仅只有叮当快药一家,在线下还有老百姓大药房,益丰药房等这些大型的药店连锁企业,并且规模比叮当快药还大。

同时还有京东健康,阿里健康这些不缺流量的互联网企业的堵截。就拿京东健康来说,如今已经实现了盈利。京东健康2020年实现收入193.83亿元,同比增长78.8%;而叮当快药仅有22.29亿元。在亏损方面,京东健康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净亏损达172.35亿元,但这主要是因为其上市而造成的资本项价值变动所致。而京东健康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年度盈利为7.49亿元,同比增长117.7%。而叮当快药在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同样处于亏损状态。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叮当快药已经进行7轮融资,总金额达30多亿元,其中不包含未披露的。如今,叮当快药上市是为了进一步寻找解药,但是其线上和线下业务长久遭受互联网巨头的围攻,距离形成规模效应的时间还长,叮当快药有药可解吗?


万亿健康市场,机遇和挑战并存

据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大健康市场营收规模达到了5.4万亿元,到2022年将达到7.4万亿元,到2030年有望突破16万亿元。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共有近32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全部包含“医疗”、部分包含“科技、智能服务、人工智能、机器人”,且企业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智慧医疗相关企业,并且我国有超2,000家智慧医疗相关企业先后获得过融资,可见医疗赛道上厮杀的激烈。

本来这个赛道壁垒就比较低,稍不注意就有可能会被赶超。现如今,叮当快药的护城河其实并不是很高,在招股书中,叮当快药对自己的业务进行了重组,由去年的打造“医+药+检+险”生态链条变成了“药+医+慢病管理”,然而这些业务也有那些互联网企业的降维打击。

对于一个自营O2O企业来说,有一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建立的私域流量池能够好的进行用户沉淀,增加用户粘性。但是话说回来,对用户来说,产品和服务缺一不可。但是,据不完全统计,叮当快药及旗下药房因药品经营不规范及违规销售处方药等原因合计被罚已约20次。

对叮当快药乃至整个行业来说,服务质量被认为是提高患者忠诚度的重要因素。医疗行业是一个动态且快速增长的公共服务市场领域,目前正面临日益激烈的竞争和重大变化。随着竞争的加剧以及吸引新客户的成本不断上升,医疗服务机构应该把战略活动重点放在客户忠诚度上。高质量的服务可以吸引新客户,留住现有客户,甚至吸引竞争对手的客户。

值得一提的是,整个行业目前除医疗信息化和医药电商有良好的盈利模式外,其他领域盈利模式仍有待探索,即使是头部企业也依然处在无法可持续性盈利的困境中。尽管互联网医疗企业逐渐规模化,医药企业上市公司市场估值一再攀升,但目前互联网医疗尚未出现一个经市场验证的商业模式。

如今,如今叮当快药上市故事已经写好,而能否持续讲下去又是另一回事。叮当快药作为大健康细分领域下医疗服务的龙头企业,在这场竞争中可以说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但是,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落入万丈深渊。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翟菜花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