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再亏损,荔枝的盈利之殇

摘要:国内在线音频赛道今年同样很躁动,懒人听书被TME收购、喜马拉雅提交IPO申请、蜻蜓FM收获新一轮融资等,大家都在找寻更多粮草。

音频社交的风口越吹越猛了。在Clubhouse被马斯克带火后,Facebook、Twitter等巨头纷纷跟进,推出了自己的音频社交新产品。国内在线音频赛道今年同样很躁动,懒人听书被TME收购、喜马拉雅提交IPO申请、蜻蜓FM收获新一轮融资等,大家都在找寻更多粮草。

可见在头部玩家都赚不到钱的情况下,在线音频的战事丝毫没有降温的趋势,反而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对于抢先上市成为“音频第一股”的荔枝来说,今年也是战略升级的转折点,去年10月在海外推出第一款音频社交软件TIYA之后,一季度又大打场景扩张战略,推出了独立的播客内容平台。

从6月2号发布的最新Q1财报来看,全球化将是荔枝今年发力的重点,但不稳定的盈利能力却是一个隐患。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没能继续盈利

去年Q3是荔枝上市以来的高光时刻,因为荔枝首次在Non-GAAP规则下盈利了,虽然盈利数额很微薄。当时荔枝创始人兼CEO赖奕龙曾表示“我们的商业模式是健康和可持续的。”

然而荔枝的盈利状态却只保持了两个季度,今年Q1财报下,荔枝Non-GAAP下的营业利润再次转负,为亏损0.64亿,同比去年Q1的0.29亿有明显扩大。

但另一方面,Q1荔枝的总体营收却达到了4.95亿元,同比增长33.8%,刷新了上市以来的单季营收记录。在单季营收创新高的情况下,荔枝为何没能将盈利状态继续保持下去,又陷入了亏损的状态,从Q1财报来看,原因主要在于两方面。

第一,内容成本和运营成本的增加。根据财报,Q1荔枝的收入成本为3.7亿元,同比增长24.6%。对于这一增长,财报的解释是“内容分成费、支付手续成本和带宽成本的增加。”

内容是荔枝生存的根本,Q1对播客内容和原生社区内容的投入是导致其内容成本明显增长的核心原因。而支付手续成本和带宽费用,主要由用户规模增加所导致。财报显示,Q1荔枝的平均移动MAU为5970万,比去年同期增加520万。

第二,营销和销售费用的增加。根据财报,Q1荔枝的该项费用达到了1.21亿元,比去年同期暴增236.1%。对于暴增原因,财报的解释是“产品和品牌方面营销推广的投资增加。”

TIYA刚进入海外市场,荔枝播客推出时间也不久,在同类产品井喷的情况下,这两个新产品显然需要持续的投入,尤其现在是前期,投入的力度和规模都会比较大。

总体来看,荔枝Q1重回亏损的原因就是各项支出的同时增加,这也说明荔枝又回到熟悉的烧钱竞争的节奏了。

新产品没那么乐观

宁可牺牲掉可盈利的能力,也要去加大投入,去出海,去到新场景,可见荔枝对于执行全新战略的决心。而好消息是,这种投入决心收获了一定的回报。

Q1财报指出,TIYA在2021年3月的移动MAU超过了2百万,和去年Q1的平均MAU比,增长了90%。而主攻播客内容的荔枝播客方面,荔枝披露的最新信息显示已经和小鹏汽车、广汽、天际、威马等汽车厂商,以及比亚迪、华为、地平线、亿咖通等汽车智能平台达成合作,而在播客内容上,还和泡泡玛特达成了合作。

看起来这两个产品的发展进度都很不错,一个是用户量增加,一个是合作伙伴增加,但是这两个新产品各自都存在明确的发展挑战。

第一,TIYA能否保持高增长。从目前的数据来看,TIYA虽然一定时间内在美国社交应用排行榜上保持了不错的位置,但是烧钱贡献有多少,后续增长动力还足不足,不得而知。参考早先大火的Clubhouse,数据显示其话题度、下载量、排名之后一路下跌。显然,这类APP要想持续火下去难度不小,TIYA难免也要经此大考。

第二,荔枝播客的变现能力能否质变。播客业务一直是荔枝的营收来源之一,但占比太小。独立的荔枝播客主打垂直内容加车载场景,虽然面向的人群平均消费能力变高了,但受制于荔枝原来播客业务的变现能力,目前很难说其前景光明。

综上两点,两款新产品虽然在Q1都展示了发展惊喜,但是从更长远的变现和增长动力来看,还是没那么乐观。

上不去的付费率

其实TIYA和荔枝播客也存在共同的挑战,那就是变现。音频和直播平台的主要变现模式都是礼物打赏,而且从国内主流的平台来看,付费率普遍不高。

可荔枝的付费率表现一直属于非常不佳的梯队。根据Q1财报,荔枝本季度平均MAU为5970万,但是月均付费用户却只有47.47万,付费率不到0.8%。和去年同期相比,甚至还出现了轻微的下滑。

做个比较,喜马拉雅招股书显示其2021Q1付费率为13.3%,是荔枝的十倍以上。荔枝用户量更少,付费率做高一点应该不难,为何愿意掏钱的用户比例还是那么少。

这可能和荔枝的变现重心有关。早在2019年Q4财报电话会议上,荔枝管理层就曾提到音频娱乐板块的付费率在6%上下,可想而知,播客或其他的付费板块,很大程度拖累了荔枝的付费率。

但是到现在荔枝也没能把总体付费率提上来,说明还是在变现上遇到了一些问题。虽然随着MAU的增加,总体付费用户规模增加了,但是长远来看,付费率还是关乎到整个荔枝音频生态的赚钱能力,必须要重视起来。

竞争高压化

总体来看,荔枝Q1虽然在营收、平均移动MAU等数据上取得增长,但重回亏损、付费率过低这些问题更加紧迫,也让荔枝的未来发展看起来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不得不说,荔枝选择今年加速全球化和扩张场景,可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一方面,出海和巨头扳手腕,就是去别人的主场踢馆,后期必然离不开持续的投入,对于可能到来的恶战也要有所准备。

另一方面,喜马拉雅很快就要上市,而懒人听书也完全归于腾讯音乐麾下,他们在有钱后必然会有更大的动作,比如出海、掀起内容版权战、全面进军车载场景等。这些动作多少都会挤压到荔枝的发展空间。

在线音频严格来说还在洗牌淘汰赛的阶段,喜马拉雅、腾讯音乐这些巨头必然希望速战速决,而他们在资金、战略、资源、团队等方面,都要强于荔枝。今年的荔枝,很可能会面临持续高压化的竞争环境。

在不稳定的盈利能力下,如此持续的竞争高压,对于正在寻求扩张和变现的荔枝而言,很可能是致命的。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刘旷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