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持续被妖魔化,灾难性后果正在显现

摘要:多国权威人士呼吁停止污名化电子烟:这种趋势很可悲

一场席卷全球的“电子烟妖魔化运动”,正让越来越多权威人士感到忧虑。

5月底,孟加拉国电子烟之声的召集人之一伊什拉克·达利 (Ishraq Dhaly)公开表示,反对电子烟的声音源于人们对电子烟最新科学发现的无知,“这会造成巨大伤害”,甚至会影响孟加拉国实现2040年实现无烟目标。

近期,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马亮也公开表示,不该贸然全面否定电子烟。“对于电子烟的功过是否,我们要对正反两个方面的证据进行比较,为争议各方都提供竞争的公平机会,而不是一边倒地只采信支持电子烟有害的部分证据。”

持续给电子烟“泼脏水”的灾难性后果,也正在逐渐显现。

1

(图:3月4日,彭博社评论认为,疫情期间,美国吸烟率重新上升,这种情况让人忧虑。)

据彭博社报道,美国卷烟销量打破了过去数十年下滑趋势,在2020年重新回升,同时电子烟的销量却在减少。背后的主要原因是民众对电子烟的不信任感,导致一些已经改用电子烟戒烟的烟民,重新回归吸烟行列。

彭博社评论员、《财富》杂志前编辑总监乔·诺塞拉表示,美国公共卫生官员没有及时宣传电子烟的减害戒烟效果,任凭电子烟持续被妖魔化,这种趋势很“可悲”。


电子烟是否一无是处?无烟是理想,控烟、减烟是现实道路

关于电子烟的争议从未停止。

反对者认为,电子烟同样也含尼古丁,还会带来健康方面的危害,并可能诱使非烟民使用电子烟。特别是2019年美国曾经爆发的所谓“神秘肺病”,更将电子烟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然而,“神秘肺病”的真相很快被揭示:2020年3月,美国CDC已澄清“美国电子烟肺病”的真相:罪魁祸首是非法THC(四氢大麻酚)产品中的维生素E醋酸酯,正规尼古丁电子烟不含该物质。美国疾控中心也撤回了“建议公众不要使用电子烟”的不当指控。

而将电子烟作为控烟手段推广,已得到许多国家认可,并上升成为公共卫生政策。

英国政府非常认同电子烟将在英国实现“无烟一代”的控烟目标中发挥重要作用。在细致研究和跟进电子烟行业的发展的基础上,英国公共卫生部明确地将电子烟作为了烟民替烟手段,甚至呼吁医院出售电子烟,并为患者提供电子烟休息室,以鼓励人们从传统烟草向电子烟进行转换。

2

(图:《英国公共卫生部2021证据更新》各地使用电子烟戒烟的比例都高于其他戒烟方法)

2021年2月,英国公共卫生部发布了《英国公共卫生部2021证据更新》。报告提及,电子烟产品成为2020年英国戒烟者最常用的辅助手段,而使用电子烟戒烟的成功率也是最高的,每年有5-7万烟民通过这个手段成功戒烟。

由于电子烟属于新兴事物,引发争议本属正常现象。然而,在还没有全面、有效和最新的科学证据之前,就遭到了各国主流媒体一股脑的抹黑,更是直接导致民众对电子烟误解加深。

2019年秋季,路透社曾经做过一项民意调查,63%的美国成年人认为电子烟与吸烟一样有害。

显然,如果因妖魔化电子烟而导致卷烟 “卷土重来”,是人们都不愿意看到的现象。哥伦比亚梅尔曼学院社会医学科学助理教授丹尼尔·乔文指出,“美国疫情期间,各种有意或者无意限制电子烟的政策和宣传十分泛滥,这会让更多人使用香烟并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政府在制定电子烟相关政策时,应该充分考虑到这一点。”

3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马亮撰文认为,与其高调地倡导短期内难以实现的无烟理想,不如现实地从减烟减害出发。)

马亮也持相同观点:“电子烟的确不完全健康,但是和卷烟相比,最新款的电子烟产品能够显著降低对使用者和二手烟暴露者的健康危害,并且有助于引导人们逐步戒烟。”

“理想主义的无烟政策站在道德高地上,但是却无法在事实上真正推动其所宣称的无烟事业。因此,与其高调地倡导短期内难以实现的无烟理想,不如现实地从减烟减害出发,推动烟民通过替烟、减烟等方式来减少吸烟和二手烟暴露带来的健康危害。”


对电子烟认知的纠偏至关重要

针对电子烟认知的纠偏,也成为了一个全球范围内都亟待解决的问题。

世卫组织在2020年发布的电子烟主题报告中已明确电子烟的减害潜力。越来越多权威人士都意识到,如果对电子烟有更准确的认识,本可以阻止更多因烟草致死的发生,但相关机构的一些做法却在任由谣言发酵,让电子烟行业处于谎言笼罩下。

4

(图:2020年,《福布斯》总编辑史蒂夫·福布斯发布视频节目,呼吁人们了解真相,停止对电子烟的污名化。)

《福布斯》总编辑史蒂夫·福布斯就在一档视频节目中犀利指出:“反对电子烟的运动建立在大量错误信息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之上。”史蒂夫认为,那些反对电子烟的人,正在将成千上万的人推向过早死亡的深渊,这明明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另外,除了英国, 2018年11月,新西兰政府也发布了一项针对无烟产品的风险比例监管计划。该计划强调,在保护未成年的同时,改善烟民获得优质电子烟和无烟产品的途径。

新西兰某电子烟公司的负责人本·普赖尔在2019年就发出警示,呼吁民众远离那些来自美国媒体的、有诱导点击之嫌的标题党头条新闻。因为“每次有人读到一条误导性标题、放下他们的电子烟,再捡一包传统烟草时,都有可能不必要地失去20年的生命。”

至于美国,至少彭博社的评价很悲观:疫情带来的吸烟率上升,可能对烟草公司的短期净利润有利,但也暴露出更严重的长期挑战。一旦生活恢复正常,卷烟销售额便会重归下滑轨迹,大型烟草公司、控烟组织和美国政府,将不得不直面人们对电子烟的偏见问题。

就如纽约大学医学院教授大卫·艾布拉姆曾说,电子烟是120年以来改善公共卫生的最大机会。因此,如果持续“妖魔化”电子烟,更多烟民使用香烟,美国公共健康将会暴露在非常严重的隐患下。

在此之前,科学界急需针对电子烟进行全面、全新的研究,并以次作为相关政策落地和媒体宣传方式的依据。“科学就意味着要全面评估所有证据,而不是一上来就盖棺定论地认定某个观点,并只采信与其相一致的证据。”马亮表示。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途小萌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