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视频内卷:大佬现场互怼背后,行业需要“新常态”

摘要:网络视频,台上台下,刀光剑影,一地鸡毛。

【1】

网络视频这个行业,向来内卷。

今年尤其猛烈。

6月3~5号,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在成都举办。

每年这场大会,大抵都免不了一场明枪暗箭,大佬互怼。

毕竟,视频圈里仇人多,平时王不见王,难得有个机会自然不能错过。

看谁不顺眼,会上开个炮,不但当面怼人很解气,还能给监管层爆点料,递上刀子问一声“杀不杀?!”

怼就一个字,爽。

不一样的是,前些年,腾讯、优酷、爱奇艺的主要精力,一半在互别苗头,一半在压制咪咕、PPTV等腰部对手,防备它们坐大。

而这一次,它们都掉转矛头,一致对外,炮火密集轰向快手、抖音、B站等新势力。

(樊路远)

阿里大文娱总裁兼优酷总裁樊路远剑指B站:“希望B站一直把原创视频当作自己的发展目标”,“全社会需要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我们三家(优酷爱奇艺腾讯)什么时候能盈利?现在的这种生存环境下是痴心妄想。”

(龚宇)

爱奇艺CEO龚宇则声讨“二创短视频”:“二创是什么,是用没授权的东西,加上自己的东西,掩盖盗版的本质”,“分段式的盗版短视频,播出总时长和长视频已经基本是同一个量级,但付出的成本可能相差10倍甚至20倍。”

(孙忠怀)

腾讯公司副总裁孙忠怀更直指个性化分发的短视频是“反智的、低俗的娱乐消费品”,“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

面对三家巨头的怒怼,新势力们态度不一。

B站董事长陈睿没有正面应战。

快手联合创始人杨远熙解释了一句:“大家对短视频行业有点误解”。

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则通过网络公开反击,“腾讯在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的同时,又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

当天晚间,字节跳动接着抛出一份《2018-2021,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直斥腾讯垄断。

腾讯也不示弱,反手也祭出自己的报告《字节跳动涉嫌窃取用户隐私及屡次碰瓷相关证据结果公示》。

台上台下,刀光剑影,一地鸡毛。

【2】

这一场纷繁错杂的矛盾背后,各方积怨已久。

从2004年,还没有窒息的贾跃亭创办乐视,中国网络视频行业的发展已有17年之久。

然而,直到今天,版权的争夺和反争夺,侵权和反侵权,依然是这个行业走不出的怪圈。

从本质上来说,视频的商业模式其实很清晰:有内容就有流量,有流量就有收入,有收入就能购买更多内容。

但内容哪里来呢?

一条路是买,版权成为稀缺资源,结果买家越多,版权越贵。

买不到就变个名目拿过来播,大不了36小时下线,反正流量已经收割完了。

而在漫长的争夺中,几乎每一个公司都当过受害者,与此同时,他们也大都做过施暴人。

就像我们常常看见,一场侵权官司的原告,同时也是另一场同类官司的被告。

在这样的格局下,每一次新玩家进入,都是一场厮杀;每一轮版权转移,都是一次格局演变。

比如体育IP,借着腾讯、优酷、爱奇艺版权投入缩减的时机,咪咕抓住机会,将世界杯、中超、NBA、欧洲杯、意甲、德甲、亚冠、奥运会、UFC、CBA、排超等体育大IP版权全部收入囊中,一跃从新入者变为体育领域第一梯队,甚至以体育为基点,进一步拉动了其他多个领域的内容聚合和商业化。

本来,经过多年演变,网络版权的保护机制已经逐渐成熟。

一方面,主管部委对网络版权保护的监管与引导,已经越来越完善,近年来行业风气已经大大改观。

(2020年的网络版权保护政策最新进展)

另一方面,就如何真正保护网络视听版权,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咪咕、字节跳动等公司也都应用区块链、DRM、人工智能等技术,在版权确权、侵权监测、司法维权、多屏监测及存取证等方面,有了很多切实的行动和进展。

然而,随着短视频、网络直播、云演艺、人工智能创作等新生态的兴起,新一轮的版权问题再次卷土重来。

用樊路远的话来说,或许,这就是轮回吧。

【3】

为什么这一次的矛盾,比以往更加激烈?

一,短视频的野蛮生长,为整个行业带来了大量新的矛盾。

二,近两年来的新冠疫情,从上游的内容供给,到下游的内容消费,都受到了巨大影响。

一位体育记者朋友的感慨,一场看台空空,没有球迷呐喊的英超,观赛体验甚至已经比不上一场坐满观众的俄超。

而随着电影院线的票房锐减,电影创作者们收回成本的压力也与日俱增,这种压力,自然也会向网络视频平台传递。

三,在人口增长红利殆尽,市场从增量发展转向存量博弈的大环境下,行业内卷也越来越严重。

四,随着90后、00后的年轻人逐渐成长为新的市场主体,B站、咪咕、抖音、快手等内容、生态、用户、理念都更年轻化的平台,也越来越逼近到传统视频巨头的地位。

五,随着三网融合、多屏融合的不断演变,除了手机端以外,IPTV、电脑、带屏智能设备、车载屏幕等终端,在不同的场景和环境下,也同样存在,甚至将衍生更多的视听版权问题。尤其是华为鸿蒙的发布,让我们看到,这个趋势已经进一步加快。

在这样一个内忧外患齐至的大形势下,整个网络视频行业,确实已经面临着剧烈的格局变化。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次网络视听大会上的矛盾爆发,本质上就是整个行业走到全新转折点的一个信号。

下一步,无论政策监管如何规范引导,无论市场厮杀如何竞争演变,都会从动荡逐渐走向平稳。

等到新的平衡出现,就会是整个网络视频行业,后疫情时代的“新常态”。

【4】

每一个行业新势力的爆发成长,大都来源于对既有利益的颠覆与掠夺。

比如阿里对线下商超,比如滴滴对传统出租车。

这样关于生死的搏杀面前,当事者们的屁股都难免坐偏。

巨头们看到的,是新势力依靠侵权撷取用户,快速崛起。

短视频们看到的,是传统巨头屏蔽封禁,垄断打压。

各有道理,也各有苦衷。

都没有绝对的正确与无辜。

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相互指责,正好是为未来的行业规范,指明了方向。

比如,从4月以来,中宣部、国家电影局等部门都已经先后表明态度,将进一步加大对侵犯影视版权行为的打击力度,整治短视频平台及自媒体、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过程中的侵权行为。

比如,《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的出台,也为互联网平台反垄断执法和互联网企业的合规发展,划定了相对清晰的边界。

从这个意义来说,大佬们没事互相怼一怼,其实挺有益于行业发展的。

当然,就目前而言,一切还任重道远。

在后疫情时代,多网融合、多屏融合大背景之下,无论是短视频、二次创作等新的内容形式;还是信息网络传播与广播之间的边界模糊;自媒体创作普及带来的“海量对海量”版权许可与确权等等问题,都会为未来的政策监管和行业规范,带来新的巨大挑战。

正如李亮对腾讯短视频的指责。在复杂的竞争环境下,很多巨头在版权保护与流量利益的天平上,依然会“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

而随着6、7月即将揭幕的欧洲杯、奥运会等体育顶级IP的开启,已经拿到版权的爱奇艺、咪咕、快手、腾讯等都将入场,新一轮的行业大战在即。

以即将在6月12日开赛的欧洲杯版权为例,据悉,目前央视拥有2020年欧洲杯在中国大陆的电视版权,爱奇艺和咪咕两家拥有新媒体转播权,中国移动咪咕还拥有赛事的电信运营商领域(包括但不限于IPTV渠道)独家版权。其他任何未获得版权授权的平台和渠道,包括电信运营商渠道、平台(包括但不限于IPTV渠道),均不可以直播、点播、转播、广播、时移、回看、轮播等形式传播任何本届欧洲杯赛事内容集锦、花絮、短视频以及赛事画面。届时,没拿到赛事版权“入场券”的各方平台能否做到言行合一,也很值得关注。

在新的格局下,如何更好地适应形势变化,保护网络视频版权,建立起行业新常态,仍然有待监管层与行内各方多多努力。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科技杂谈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