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流勇退张一鸣,刘项原来不读书

摘要:因为一封内部信,张一鸣上了科技头条。

1


据媒体,张一鸣发布内部全员信,即将卸任字节CEO,到今年年底前逐渐把工作交给联合创始人梁汝波接任。对于卸任原因,张一鸣中公开信中表示,将放下日常管理工作聚焦远景战略、企业文化和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事项。

说起来,互联网圈大佬卸任重要职位其实也不是啥新鲜事。从马云辞任阿里CEO到拼多多黄峥隐退,再到如今张一鸣卸任,商业大佬们似乎延续了“互联网反传统”的传统。

“反传统”的背后,则可能是新一代企业家对企业管理更长远的思考,深层来看,也是中国商业文明发展的一个表征。

不想当CEO的创始人们打着怎样的算盘?

古人云:打天下容易守天下难。

从古代历史来看,开国皇帝,一般都很少有治理国家比较好的。比如,唐朝的贞观之治,明朝的文景之治,清朝的康乾盛世,都是在朝代建立之后,慢慢国家治理才走上正轨的。

当然,毕竟开国王朝经过战乱,需要休养生息,经过几代人的积累才能恢复到繁荣景象。但从治理的角度来看,不同的发展阶段,对于皇帝的治理能力要求是不同的。

对于企业来说也是如此。在英文中企业家”entrepreneur”一词是从法语中借来的,其原意是指”冒险事业的经营者或组织者”。

企业创始人是典型的这种风格,创业初期要的是对时局的把握,以及自身资源的拓展,敢于赤身肉搏的态度,凭借着开拓能力,去打江山。

拿苹果公司来说,乔布斯是一个伟大的创始人,是苹果的灵魂人物,而库克则是苹果最优秀的CEO,在库克手中,苹果公司成为市值第一的科技公司。当然,也有一些企业家随着公司成长,逐渐积累起了很强的管理能力,但每个人都有擅长的领域,专注于自己擅长的事情可能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实际上,创始人跟CEO是完全不同的身份。最好的创始人,不一定是最合适的CEO人选。

张一鸣卸任字节CEO这件事,虽然比较突然,但也不是没有蛛丝马迹。

一方面,无论是张一鸣还是此前隐退的黄峥,两人都曾表示自己弱点是不善交际。另外,从个人意愿上来看,黄峥想做科学家,而张一鸣也可能确实对日常管理工作提不起兴趣。

比如说,中学时期张一鸣化学成绩很好,但大学还是报考了微电子专业,最后转到软件工程。用后来张一鸣自己的话说:“你的行为,你的输出,都要快点看到变化,而计算机是最快的。”

从大学毕业研发IAM协同办公系统,到2006年进入酷讯,再到创立“九九房”,张一鸣曾经任职的职位,也大多与技术有关。

创始人打天下,其实是有势能在的,企业家是推手,推动背后的大时代潮流。然而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时代终究会过去,势能也会消弭,迎来的其实是焦头烂额的日常琐碎。

这就像古代打仗,一个将军能打固然重要,更关键的是攻下城池之后,如何治理。商业也是如此,创业成功之后,来到了2.0守业阶段,能力要求是不一样的。

张一鸣也许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曾经于2015年在微博上敲下一句话:「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像打造产品一样做公司)。或许对于张一鸣来说,卸任CEO就是字节这个产品进入到了2.0版本阶段。

在互联网江湖(ID:VIPIT1)看来,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企业家,普遍把企业当孩子,第二代企业家普遍把企业当事业,第三代企业家,则是典型的把企业当产品,但这并不是说不敬业了,而是对于商业的理性程度在提升。

第一代企业家,典型特性是对于企业影响力强而且持久,即便是退休,也是退而不休,企业传承也是普遍倾向于“世袭制”式的家族传承。典型的如娃哈哈集团,新希望、万达等。

第二代企业家,典型的把公司当成一份事业,没有那么多杂念,属于马斯洛需求曲线中的自我价值实现。典型的比如,马云、李彦宏、马化腾等一众互联网大佬。

第三代企业家,典型的是把公司当成一个产品,更理性,更克制。比如黄峥,张一鸣,追求公司这一产品最优解,公司长远发展的诉求远大于个人情感诉求。

更深层来看,这也是中国式商业管理文明的进化。从黄峥到张一鸣,我们真实地看到了时代更迭下大佬们商业认知的提升,虽然最终辞任CEO的效果还未可知,但是创始人在合适节点,主动让位手中权力,这背后,是真实的中国式管理在进化。

美国式管理、日本式管理,是早已被国际普遍接受且学习的管理模式,但中国商业起步较晚,虽然如今不缺乏巨型企业,但中国式管理学派却一直在世界上拿不出手,甚至没有人承认。第三代企业家们,从黄峥到张一鸣,这也是中国商业文明进化的重要一步。

从黄峥到王兴再到张一鸣:大佬们重要但不紧急的事是什么?

黄峥辞去拼多多董事长,几乎全身而退,在其2021年致股东信中,黄峥表明了自己想去做一些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黄峥深谙拼多多是农产品起家的,他在股东信中进一步表示:

“过去几年里拼多多对农业领域的贡献主要还是在流通领域。通过提升流通领域效率,优化中间补两头来让农民和消费者获益。但流通效率的提升毕竟不能从质上提升农产品的附加值,也不能实质性地大幅提升身体健康水平。那一步步往纵深走,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从黄峥的信中,我们能看到一个希望一辈子在海上航行的人,他得到了一艘巨轮,巨轮上船员越来越多,航线却愈发固定,另起一叶扁舟,航至自己向往的无尽深蓝,这并不是抛弃巨轮,而是为了两全,巨轮依旧按照航线推进,大幅还在,水手们也在。

此次张一鸣卸任字节跳动CEO,他在公司内部全员信中表示道:

“我决定卸任CEO的角色,放下日常的管理工作,作为公司创始人,聚焦到远景战略、企业文化、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的事情上去。”

这样的抉择背后,流露着十足的理性思维与距离感,不把个人与公司混为一谈,而是保持最清醒的姿态来审视个人于公司的意义。

王兴前阵子在社交平台因一首唐诗引发出的感慨,其实更是指向了大佬们管理论更迭的背后,所存在的忧患意识。

“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这句诗出自唐代章碣,秦始皇焚书坑儒为让人民愚昧以降低被颠覆的风险,但最终灭秦的刘邦项羽却恰恰不是书生。

颠覆这个词,互联网大佬们一定不会陌生,就像淘宝“死磕”京东之时,杀出个拼多多,且用户数超越淘宝,同样,在淘宝诞生前,并没有多少人认为网上买东西这件事会靠谱,淘宝却真实地崛起了。

敢入局阿里、京东坐镇的电商赛道,黄峥看到的,是农业大机会。但正如黄峥所言,拼多多对农业领域的贡献主要还是在流通领域,也许下一个拼多多将在农业新领域横空出世,正是这样并不紧急,却攸关企业地位甚至存亡的宿命般可能性,黄峥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深耕农业赛道。唯有在农业扎根足够深,拼多多的护城河才会更加牢固。

字节跳动的崛起,同样看傻了当时一批又一批的互联网人,提到字节跳动,很难免地就要去提一提其算法的强大。在腾讯撒开自己的投资大网去靠人脑分析押注年轻人究竟喜欢什么的时候,张一鸣却带着抖音、今日头条让算法去懂每一个人。甚至B站从小破站到上市,成为新一代主流的年轻人代名词时,腾讯也拿它无可奈何。

帝国的冰山似乎已经出现了裂痕,腾讯看不懂年轻人的焦虑,已经是一件越来越紧急且重要的事情。对于张一鸣而言,对手今天的焦虑,同样是自己明天的焦虑。算法强大的背后,终归是冰冷的,它不包含价值观,但创造它的人,却拥有自己的价值观标准,张一鸣往后的愿景,正是在这方面发力。

基业长青,是很多大企业创始人的梦想,曾经的中国企业家们,把企业当做孩子,很难真正地剥离开,但像黄峥、张一鸣,他们本身就是颠覆者,这样的危机意识便刻在了骨子中,其企业战略层面的大思考,是在赌行业的大周期,用距离与理性,来作为基业长青这场游戏的筹码。

此次张一鸣后退,去找明天的字节跳动。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互联网江湖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