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车版滴滴”满帮寻求上市,会是下一个UPS吗?

摘要:中国卡车货运市场有多诱人?



中国货运物流市场,又将出现一条“大鱼”。

据媒体近日报道,卡车物流平台满帮集团不久将向纽交所正式递交IPO申请,拟融资15亿美元,公司估值可能达到200亿至300亿美元。而这并非外界首次得知这家公司寻求上市的消息。

满帮也被一些人称作是“货运领域的滴滴”。其平台通过一款移动App来匹配司机和发货人,在货主端主要收取会员费,在司机端则是提供配套的金融、保险、ETC等服务。

公开资料显示,满帮集团由运满满和货车帮两家卡车服务平台合并而成,是一家以大数据技术为依托,为货运司机和货主进行运输需求对接的网络货运平台。

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满帮集团平台认证司机超过1000万,认证货主超过500万,服务范围覆盖超339个城市。

而在这个实打实的IPO大年,“已实现盈利”又让踌躇满志的满帮身上多了些许优越感。据彭博社报道, 2020年该公司营收同比增长13%,至25亿元;利润约为1.35亿元,扭亏为盈。


软银、谷歌、腾讯、阿里纷纷背书

实际上,即便是在合并之前,两家公司的估值就已分别超过10亿美元,均是物流行业内人尽皆知的“独角兽”。

那时, “江苏企业”运满满是“互联网+物流”、交通大数据和节能减排的样板项目——平台实名注册重卡司机超过520万、货主超过125万,货物日周转量136亿吨公里,日撮合交易额约17亿元。

创立于贵州的货车帮则与2000多家加油站合作,利用大数据,支持加油站智能推荐、加油路线规划、热点加油站错峰加油机制设定等服务,单月车油增值业务GMV(成交总额)超1.5亿。

两家公司的千里“联姻”,起源于一场“闲聊”。

2017年7月,运满满天使投资人王刚还在国外度假,在与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电话闲聊时,这位中国版“投资女王”说了一句:“你投资的运满满跟货车帮应该合并,两家烧钱下去没有意义。”

这个看似无心之举的提议得到了王刚的高度认可。他迅速找到运满满创始人兼CEO张晖提出合并建议,两人竟一拍即合。此后,王刚又亲自拜访货车帮早期投资人、元生资本创始人彭志坚,快速达成共识。

同年11月,运满满与货车帮联合宣布战略合并,双方将共同成立一家新的集团公司——满帮集团。合并后,投资人王刚担任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兼CEO,运满满CEO张晖和货车帮CEO罗鹏兼任集团联席总裁。新的集团公司将保留原有货车帮和运满满的品牌继续独立运作。

在王刚看来,合并是在“以时间换空间”。用他的话说,两家公司继续对战也可以,也许十年内分出胜负,但“没有必要”——与其消耗时间,不如大家一起搞建设。

合并后的2018年4月,新主体满帮集团完成一轮19亿美元融资,估值达到65亿美元。当时的投资方堪称超豪华:孙正义旗下的软银集团、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风投基金赫然在列。

2020年,满帮宣布获得新一轮17亿美元融资,投资方又加入阿里系、腾讯系资本,以及富达、高瓴、红杉等国内外明星机构。

这对于两位创始人来说,可谓是高光时刻提前到来。

图片来源:企查查


万亿市场短兵相接

满帮集团所在的中国公路货运行业,是个极其庞大的市场。

中投公司一项研究显示,按物流支出计算,中国的公路货运市场为全球最大,2020年达到6.2万亿元。到2025年,这个数据预计将增加到8.2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5.7%。

这其中的城际货运细分赛道上,满帮的优势非常明显。据估算,现在的满帮集团已经拿下城际货运市场中90%的用户,成为了业内的龙头老大。

而在货车帮、运满满合并前,两者与福佑卡车基本呈三足鼎立的局面。

区别在于,福佑卡车发力履约平台,做的是“匹配+承运”的全流程。满帮则更像是一个线上撮合平台,平台本身不参与定价,而是由货主发布运输信息与期望价格后,等待司机线上沟通协商价格。

至于同城货运物流市场,目前最大的玩家是货拉拉,其市场份额一度占到50%。这家成立于香港的互联网平台于2014年初入内地市场,凭借一系列高效的营销手段,短时间内就打开局面。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11月,货拉拉业务范围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720万。

不过,这一格局在去年发生了变化。

2020年4月,滴滴投入1亿元成立货运公司。两个多月后“滴滴货运”上线,9月即宣布日订单量超过10万。

滴滴货运的崛起主要得益于“滴滴出行”形成的广泛品牌认知,这种影响力在消费者端和司机端同样有效,有很多司机就是因为相信“滴滴”才入驻“滴滴货运”。

此前,滴滴通过内部信公开过一轮人事调整:将原两轮车、代驾、跑腿、货运业务合并为“城市运输与服务事业群”,由原滴滴网约车平台公司CEO付强担任新事业群CEO兼安委会主任,足见其在货运领域的重视程度。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公司均在近期被曝出有IPO计划。

其中,货拉拉于4月份被曝计划赴美IPO,估值至少300亿美元。滴滴货运作为滴滴出行的业务之一,最快将在明年分拆上市。

福佑卡车的动作则稍快一步,5月13日已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说明书,交易代码已确定为“FOYO”。招股书显示,福佑卡车2020年营收35.66亿元(约5.44亿美元),净亏损1.16亿元。

另一方面,眼下随着平台监管政策收紧,同类公司正身处敏感时刻。据新华社消息,4月30日,八部门联合约谈满帮、货拉拉等10家交通运输平台。满帮被指出定价机制不合理、运营规则不公平、生产经营不规范、主体责任不落实等突出问题。


对标百年巨头UPS ?

某种程度上,满帮集团的成长轨迹与国际物流巨头、美国联合包裹运送服务公司(UPS)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历程颇为相似。

同城货运物流本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并没有绝对性的技术壁垒和过高的准入门槛。货拉拉和快狗打车(原名58速运)得益于前期持续多年的疯狂补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入门刚满一年的滴滴货运得益于之前在网约车大战中的运营经验,也在短期内快速崛起。

而满帮集团深耕干线业务,构建的是全国交叉网。相比于同城货运构建的单点网络,全国交叉网复制难度更高,这也是众多投资者一直看好它的关键原因。

1988年,UPS架设了中美之间的航空物流桥梁,极大缩短了两国之间的物流时长。此后,UPS还建立了上海和深圳两个国际转运中心,进一步提高国际货运覆盖率,并将航线覆盖到成都、郑州、天津等主要城市。

在主要城市间完成“主干线”运输覆盖之后,UPS迅速完善了下单流程体验并提供可视化追踪物流功能,并在密集布局无人机、无人驾驶和道路优化与导航集成系统等新兴技术。

在2020年《财富》美国500强排行榜中,这家物流巨头位列第43位。截至5月19日收盘,UPS报213.99美元/股,总市值约1863亿美元,市盈率接近36倍。据雅虎财经显示,在其统计的27家机构中,目前有5家给出“强烈买入”评级,另有19家给出“持有”建议。

先抓住关键节点、再覆盖城市群、然后拥抱下一代技术,这或许是跨区域物流企业的成功路线之一。不过,摆在满帮面前的难题是干线物流市场的增长空间已接近见顶,满帮需要更多元的故事。

在完成E轮融资后,王刚曾表示,“满帮的下一步将是新能源、无人驾驶、国际化等领域,持续进行物流的基础设施建设,希望打造成为全球最大的运力平台及运力公司。”过去几年中布局,满帮的确也在低调参与部分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技术公司。

接下来,身为“资本宠儿”的满帮能否借IPO之势,结合新兴技术浪潮创造长期价值,还有待时间去证明。

*本文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唐飞,责编:lucky。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