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绿蓝”重现长沙街头,共享电单车“达摩克里斯之剑”已解?

摘要:长沙,当之无愧是今年最“网红”的城市。


据工人日报报道的数据,5月1日至5日,长沙13个主要景区接待游客151.09万人次,同比增长190.65%,“长沙旅游”的相关话题在全网的讨论声量达到12.4万条。

火爆程度令人咋舌,堪称“网红”城市中的顶流。在长沙旅游元素被引爆背后也有一些不一样的声音,而这多与交通有关。

5月1日—5日,长沙线网客流强度分别以2.05、1.92、1.65、1.73、1.62万人次/(公里*日)连续五天位居全国第一,成为中部地区首个登顶地铁客流强度第一的城市。不仅是地铁,公交、滴滴等出行方式也受到人潮的影响,许多人开始怀念曾经被大量清退的共享电单车。

然而,在5月7日,据长沙市公安交警支队透露,长沙首批5万台新上牌共享电动自行车开始投放,预计一周左右可全部投放到位。曾经败走长沙的共享电动车这是要“卷土重来”?这个事件背后又向外界透露出哪些信号?

“野蛮生长”,共享电单车败走多城

这两年,由于新国标政策推动市场车辆更替、新冠疫情助力电单车消费方式普及以及市场玩家加速电单车车辆规模化投放等因素助推下,电单车市场交易规模激增。

“彩虹大战”这把火也烧到了长沙,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底,长沙有共享电单车接近10万辆,但在2020年5月,就有13个品牌、超过30万辆电单车投放。在次年公开的首份共享电单车行业报告里,有长沙人最多一天骑13次。

(图源:长沙市交通运输局)

无限制的增长很快引来了行业的反噬。2020年11月,长沙出台《长沙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规范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12月1日起长沙共享电单车将“先上牌后投放”,实行配额管理。据三湘都市报报道,长沙的46万辆共享电单车一夜之间被清退到仅剩6万余辆。

事实上,对共享电单车抵触的城市并非只有长沙。早在2016年北京交管部门就多次叫停共享电单车无牌上路行为,约谈运营公司负责人清移车辆,明确称“共享电单车不合法”。上海、郑州、深圳等多地也相继出台相关文件,以不鼓励、不支持、暂时不发展等态度对待共享电单车行业发展。

在“螳螂财经”来看,这些城市对共享电动车的排斥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野蛮生长的共享电动车生态确实影响了一些城市的公共秩序。

乱插、乱穿、占道、逆行、载人、闯红灯、不戴头盔,共享电动车远远不止这“七宗罪”。仅2020年,长沙市共发生涉电动车的一般程序交通事故1308起,死亡326人,共享电动车已经有要成为交通管理中一大顽疾的趋势。

其次,共享电单车的产权不算明晰。

上海市交通委认为,共享电单车产权不属于个人,骑行对象不确定、不固定。但共享单车的“共享”基础是产权明晰,只有明晰的产权界定才有助于确定共享单车的权利边界,归谁所有,是谁使用,谁来维护以及收益归谁等,才是推动共享经济发展的最大保障。

最后,很多一线城市出行网络已经比较发达,并不需要共享电单车来补充交通。

当前国内城市交通建设的现状是,一二线城市公交交通或打车出行已较为发达,对共享电单车的需求程度远低于低线级城市。

举个例子,截止到2021年3月28日,我国大陆共有40个城市开通了地铁运营。在地铁运营排行榜中,运营里程最长的是上海,运营里程为749.64公里,不仅是中国第一,也是世界第一。第二名是北京,它是我国最早开通地铁的城市,目前已开通了21条地铁线路,是全国地铁线路运营最多的城市,对这些城市而言,共享电单车的投放或许负担大于利好。

专属号段、智能头盔,“黄绿蓝”重回长沙

不过仅过了半年的时间,长沙的共享电单车“卷土重来”。

(图源:长沙本地宝)

长沙交警支队5月7日消息,在考虑了长沙城市空间承载能力、停放资源、公众出行需求等多方因素后,由8家共享企业参与运营,哈啰、青桔和美团这“三巨头”毫无疑问占据了其中的半数,其中哈啰更是拿下最高份额。而投放的50000台共享电动自行车,将按照登记一批投放一批的方式快速在全市投放,预计一周左右时间可全部投放到位。

加上这5万辆,长沙目前的共享电单车数量已经重回十万量级,但与清退前的46万辆相比仍然有一段距离,不过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好的开始。共享电单车能够在长沙顺利“破冰”,螳螂财经认为有下述三方面的原因:

其一,利用技术和大数据,加强管控能力。

从官方报道中可以发现,这一批共享电单车较之前有了一些变化。一方面,配备了新型智能头盔,具有防尘、防水、智能语音提醒等功能。新头盔基座安装在车前的专用篮里,用户必须先通过手机APP开启头盔锁取下头盔才能骑行,有效减少头盔的丢失。

另一方面,调整座凳,使其符合鞍座与驾驶人臀部有效接触面的长度不得超过250毫米,有效减少共享电动自行车违法载人现象,确保行车安全。同时,要求共享企业根据各自车型尺寸制作专门的号牌框,确保号牌不易损坏丢失、经久耐用。

除此之外,还加入了人脸比对功能,完成骑车人身份确认后才能进行下一步操作,有效杜绝不满16周岁未成年人骑行,也有利于交通违法行为人确认和发生交通事故后的保险理赔。

其二,在技术的投入外,长沙也加强了后续的监管。

在这批共享电单车投入运营之前,长沙在充分借鉴国内外先进经验的基础上,在全国首创非机动车红色“蓄水池”式等候区、蓝色引导标线,面积达到1366平方米。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的路权予以明确,各行其道,电动车“路权”得到保证。

而在首批车辆投入运营之后,长沙公安交警还将协同市交通运输、城管执法部门,建立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服务质量考评机制,对全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履行管理主体责任、车辆要求、经营管理等情况进行综合评估,科学评判企业运营管理水平。

并对企业不认真履行管理主体责任、车辆不符合要求、不按照经营管理要求和服务协议提供服务的,经通报仍不采取有效措施的按规定依法查处,并纳入企业信用管理。

其三,就长沙而言,共享电单车确实还存有市场潜力。

不同于北上广,目前长沙的道路交通建设还没有达到完全不需要补充交通的程度。现阶段,长沙的地铁只开通了1—5号线,仍有一些区域未能触达。而晚上九点以后,很多公交车也停止了运营,虽说还有滴滴可以选择,但共享电单车仍是大学生等群体的首要选择。

在经过了长沙对共享电单车乱象的整治和规范后,行业曾经的“野蛮生长”和“无序竞争”也将得到有效的控制。哈啰、青桔和美团等优质企业,也能在科学规范的市场监管下发展壮大,那么这是否会成为“黄绿蓝”挺进北上广的一个契机?

以点带面,“彩虹大战”能否“烧”进北上广?

艾媒咨询2020年数据显示,共享电单车用户城市分布当中,一线城市仅占1.8%,二线城市占据27.4%,三线城市占据36.2%,四线城市及农村的用户占比达到34.6%,一二线城市的占比之和都比不上三线或四线城市。

(数据来源:艾媒咨询;制图:螳螂财经)

曾经,为了躲开一二线城市的严厉监管,选择下沉的玩家不在少数。根据公开数据,哈啰单车入驻城市超460个,其中电单车超400个;美团两轮车入驻超300个城镇;青桔则在全国超过200个城市里运营。松果出行作为主打县域市场共享电单车服务的企业,也有计划今年赴美上市。

诚然,北上广管控严苛、众玩家纷纷选择下沉,但一二线城市仍然是共享电单车服务商们的必争之地。

一方面,在五月份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中,公认的三大趋势是,人口都在向一二线城市流动、人口都在向大城市群方向流动、人口都在向发达地区流动。

“财帛动人心”,在这样的趋势下,一旦有机会,没有企业会放过一二线城市这块大蛋糕。

另一方面,电单车承载着的,更多是生态战略意义。

在互联网巨头们争相投入的本地生活消费中,最后一公里的物流和出行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电单车作为公共交通的补足部分,连接着高频率的消费场景,因此在其中也扮演着重要角色。

因此,在一二线城市抢占优势,不管是对哈啰背后的阿里、青桔背后的滴滴还是美团来说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与价值。

所以,哈啰、青桔、美团或许苦一二线城市久矣。而在“螳螂财经”看来,长沙此次共享电单车的重新投放,未免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从上海市交通委认为共享电单车不利于城市交通和市民人身安全,驾驶操作不当极易发交通安全事故,以及北京市交通委重申“不发展电动自行车租赁”的一些公开报道可以看出,一二线城市对于共享电单车的排斥无非是对安全问题的担心以及交通秩序、街道管理等多层面工作。

但不得不承认,共享电单车等创新业务在提升公众出行便捷度、扩大就业岗位等社会价值层面有深远意义。

5月11日,在“未来之见”滴滴青桔2021新品发布会现场,青桔发布青帆共享电单车。据介绍,在青帆2.0基础上,青帆3.0增加了智能头盔锁,用户需要戴上头盔后,车辆才能正常行驶。此外,青帆3.0采用了4G中控,是业界首家采用了大屏智能仪表的共享电单车,这个仪表可以显示车速、电池续航里程、车况、周边环境的提醒等。

可见,共享电动车利用数据与智能算法,探索与生活服务领域的协同发展,以及渐渐由城市被动的硬性规定开始向企业主动转变过度,这或将成为哈啰、青桔、美团们挺进北上广的一个契机。

另外,站在政策的角度看,也不是没有可能性。

曾经由于共享电单车行业的野蛮生长,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联合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提到,“不鼓励发展租赁电动自行车”。

然而部委发文提到“不鼓励发展”,到了地方变成“禁止投放”。2020年12月,芒果电单车、小遛等6家被北京多部门联合约谈。兰州、衡阳、佛山、中山等在内的城市提出全面清理整治共享电单车,有的城市还要求限期清退。

在共享电单车无限投放与无序停放的问题尚未解决时,这一做法确实无法诟病。但是当各地陆续清理整治共享电单车、行业开始进入规范发展阶段后,依旧保持这种做法难免有“闭门造车”之嫌。未来随着行业趋于良性发展,“不鼓励发展租赁电动自行车”的政策未必没有可能会变成“鼓励”。

总而言之,共享电单车在一二线城市的败局,一定程度上由自身的原因所造成,不过随着新一线城市长沙对共享电单车的重新投放,似乎给沉寂已久的市场带来了一丝希望。不过对哈啰、青桔、美团等头部企业来说,何时挺进一二线城市并不是目前的头等大事。技术加持后,电单车成本更高,运营也更复杂,能否保持收支平衡为资本市场讲出动听的新故事才是当务之急。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螳螂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