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行业吹响版权号角:长短视频终有一战?

摘要:作为互补品存在的长短视频平台,不是此消彼长而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083943153909

互联网的出现对版权方来讲像一个“巨大的无法控制的复制机器”,一方面为版权方提供了丰富的宣传渠道,另一方面“二创”这个灰色地带也在侵犯着版权方的利益。

时值即将到来的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及2021年6月1日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生效之际,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和一众版权方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芒果TV、咪咕视频等视频平台以及正午阳光、华策影业、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等影视公司发布联合声明,共同呼吁广大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对违反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遏制未经授权使用影视作品的行业乱象。


“杀死剪刀手,围剿短视频?”

联合声明名单主要由政府机构和版权方组成,其中版权方以长视频平台为主,结合声明内容来看此次版权声明主要面对的是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也就是影视短视频剪辑者和二次创作者,而这部分内容生产者大多生存在短视频内容平台如抖音、快手、B站、西瓜等,这次声明的立场显然是站在短视频的对立面的,可以看做是长视频对短视频的一次围剿。

长视频与短视频早已结下“梁子”,在2019年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发布的《中国电视剧(网络剧)产业调查报告》中显示,2019年中国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首次超过长视频,短视频用户规模达到了8.21亿的月活跃用户。

长视频作为影视作品的版权持有方,眼见自己的“亲生孩子”在短视频平台为对手“卖艺”创造流量收益岂会不眼红?并且从演员的高价片酬就可管中窥豹的看出影视剧作成本费用的高昂,而短视频剪辑生产者则多是将这些素材拿来即用,一些能在视频中标注出素材来源并表示鸣谢的生产者,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有良心的剪刀手”了。

在这种情况下,剪刀手取样素材并未向版权方支付费用,创作后的收益也未向版权方分成,这种“拿我的米做饭还不给我吃一口”的行业乱象最终引得了版权持有方的不满,长视频平台与影视公司决定以法律为武器捍卫自己的利益,要将动了自己蛋糕的小贼们尽数清扫出场。

而另一端短视频生产者们觉得:“版权方太不讲义气,我们免费给你宣传引流造势,许多观众正是看了我们的剪辑才被吸引去追剧,现在话题发酵成熟了有热度了就想把我们踢下车,这幅被利益驱使的嘴脸太可恶了。”诚然部分优质的二创内容,在不剧透的情况下为原剧作吸引了观看流量,但目前短视频平台上泛滥的“五分钟看完一部电影”等内容对原作品的创作者和版权方带来了更大的伤害。

在某种程度上版权方提供剪辑素材,短视频生产者进行二创向原剧作反哺热度是种良性的正循环,但在没有规则约束的情况下会促使一些利益熏心之辈,打着二创的幌子进行切条搬运扰乱健康的创作环境,最终导致长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生存环境困难优秀的作品难以存活。

而版权制度发展较为成熟的海外市场,如视频平台YouTobe中经常可以发现不同创作者的视频配乐使用相同,原因就是因为严格的音乐版权限制创作者只能使用有限的版权开放配乐,音乐版权尚且可以如此严格而影视版权的利益牵扯则更大,一刀切的版权管理制度是否正确我们不做讨论但长期来看,一个行业在标准规范的市场环境中成长,将比在混乱的状态中走的更远。

版权战争下,短视频平台与长视频平台的竞争将进入新的维度,剪刀手们也要适应新的规则,而影视剧作的宣发渠道也将会发生改变。


以你之矛,成吾利器

在互联网带领下的数字化时代,复制的成本大幅降低使版权的管理变得更加困难,但数字化时代同时也为内容版权的所用者提供了价格更低的分销媒介,任何事物都存在有AB两面,对版权方来讲盗版复制成本的降低同时也是分销成本的降低,短视频平台对版权方而言是一个绝佳的宣发渠道。

2020年现象级热剧《三十而已》就在短视频平台抖音注册了自己的官方账号,并将剧中具有话题热度的片段剪辑成短视频,通过醒目引人的标题吸引用户观看,同时附上了巨大的剧名logo强化用户的记忆点,《三十而已》电视剧在抖音作品收获了5615.5万个赞,账号粉丝达260.3万,其中单条最高点赞数为275万,短视频营销的效果可见一斑。

影视作品在短视频平台的营销效果有迅速,即时的特点,影视作品作为信息的一种形态截取快捷,将一段场景进行剪辑后投放到短视频平台就相当于向用户送出了一份“试用品”,而这种分销的边际成本接近为零,免费试看部分实则就是“信息广告”,它用来驱动用户去观看正片。 

这不是长视频平台第一次采取类似的方式,如各大视频平台的自制综艺,每一期随正片更新的都有“会员PLUS版”“会员纯享版”,其底层逻辑就和在短视频平台投放片段相同,都是把免费版本做为收费版本的广告运营。 

麻省理工出版社曾把图书的电子版免费放在网上,这一举措非但没有使实体图书陷入滞销,反而促使了实体图书的销量增加了2倍,但同时要注意的是不可以让电子版图书太容易打印出来,也就是要设置一个较高的盗版门槛,不然就是为盗版商提供了新鲜的一手资源。

这也是影视版权持有方禁止剪刀手使用素材的原因之一,没有具体的监管制度造成了盗版影视资源的代价极低,可以忽略不计的复制成本导致短视频剪辑生产者行业一片乱象。 

综合来看信息类产品的生产成本较高,但复制成本极低,在掌握得当的情况下,通过版本较低的试用品吸引客户购买付费的高版本产品是信息类产品分销的一大优势,短视频平台迅速即时的特点可以成为影视作品的营销利器。


企业寻找正反馈,散兵期待负反馈,市场则需要平衡点

对于长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来讲,作为版权的持有方他们期待的是正反馈的发生,强者更强,弱者更弱,成功产生成功,使企业进入良性循环产生飞轮效应使盈利扩大,但前提是版权制度的具体落地实施,以爱奇艺举例,作为上市公司的爱奇艺当然也希望自己走出正反馈曲线,《信息规则》中提到,正反馈的预测模式是:上市初是平坦的,随着正反馈的作用在成长阶段极速提升,接着随饱和的出现再次趋于平坦。但爱奇艺的股价则是跌宕起伏看不出明显的趋势走向,与正反馈的三阶段S型曲线没有什么关联。

屏幕快照 2021-04-13 下午1

爱奇艺作为国内头部长视频平台拥有众多影视剧作版权,而这个长视频平台巨头企业手握众多版权筹码,却依旧无法放大自身的强者效应达成正反馈实现高速增长,而是想尽办法缩减亏损让财报数据看起来没那么尴尬。究其原因一是用户付费意识的薄弱,二就是版权管理的模糊混沌使本该处于正反馈的良性循环市场成了负反馈的恶心循环市场,版权的持有方无法通过盈利来覆盖成本支出。

而对于散兵作战的短视频剪辑生产者,他们期待的是负反馈发生,在负反馈系统中,强者变弱,弱者变强,当下情况类似与负反馈的特征,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版权管理制度的不清晰。采用素材不向版权方支付费用,剪辑作品的收益也没有向版权方分成,对于剪辑创作者而言这是剪辑成本接近零的存在,也确实有影视吐糟创作者、影视分享创作者、佳片推荐创作者和一些切条搬运者收获的大批的粉丝。

与长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需要支出巨额的成本不同,散兵创作者更灵活敏锐,哪类题材有利可图就把制作风格转型,创作成本和运营成本较低。这种现象某种程度上也确实避免了行业走向某一企业主导的极端状况,但当下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由于版权管理的定义模糊,市场应该是平衡的,但平衡不应该由“无序的混乱”来制衡。

版权监管落地后,长视频平台和短视频平台并非进入水火不相容的境况,而是各取所需,短视频平台需要长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的素材版权,长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则需要短视频平台这个优质高效的营销场景。作为互补品存在的长短视频平台,不是此消彼长而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互联网风云榜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