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万新学员,也没能挽救亏损的尚德

摘要:尚德尚德,“不讲武德”。


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之下,意外的利好成人学历培训行业。

数据显示,2020年1-12月,受疫情影响,中国失业率(季度)从3.62%上升至4.24%,逼近1999年以来的最高值4.30%;而2020年,高校毕业生数量874万人,同比增加40万人。二者叠加,使得劳动力市场迎来新的一轮优胜劣汰。

由于学员希望获得更好的就业机会、职业发展、加薪以及当地居留许可和更高的社会地位,职场教育和技能培训行业迅速壮大。根据艾瑞咨询,中国大专教育和职业教育市场规模2017年为1978亿元,预计2022年将继续增至3552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2.4%,市场空间十分可观。

另外,受互联网和手机用户数量的增长带动,在线大专教育端备受青睐,网络渗透率达到15%左右。

从尚德披露的数据也可见一斑:2020全年其新生注册人数为434240人,同比增长19.6%。

需求端稳定、内生的刺激,让针对专升本和在职人员的考试培训成为尚德机构牢固的基本盘。

但即使这样,尚德还是交出了一份净亏4.3亿元的答卷。


6年亏了32亿

尚德机构始建于2003年,2006年取得商标注册,经过多年的发展,尚德机构品牌成为国内自考考前辅导和职业培训领跑者之一。从2014年6月起,尚德机构从国内传统面授培训成功转型为互联网培训,并建立了职业培训在线直播平台,机构研发APP为2017年营收主要增长点。

根据尚德机构上市路演PPT显示,中国自考行业市场份额十分分散,尚德机构的市场份额约为5.1%,但已经约等于行业排名第二到第十名的总和。

公司主营业务主要包括职业资格证书培训和学历培训,其中职业资格证书培训设有人力、会计、注会、教师资格证等;学历培训包括自考、成考、MBA。主要的模式是大班直播课,该商业模式下考试通过率为71.9%,行业平均是46.5%(数据来自招股书)。

2020年,其硕士项目展现了强劲的增长势头,现金收入达到人民币6.33亿元,比2019年增长49.5%。

不过,即便尚德机构身处热门教育赛道,且具有一定的市场优势,但是公司却始终处于亏损中。财报显示,2020年全年尚德机构营收22.04亿人民币,同比增速0.45%,几乎原地踏步;净亏损4.305亿元,同比增扩大9.05%。如果将眼光拉长,从2015年至2020年的六年里,尚德机构累计亏损了32.4亿元。

作为头部企业,尚德机构目前仍未摆脱亏损现状,这也是在线教育行业面临的整体困境。

 “巨亏”的背后,反映的是规模扩张引发的营收与毛现金收入巨大差距。

对于在线教育平台而言,毛现金收入(Gross billings)——扣除退费后的学费净收入或许更能反映公司实际运营情况。在尚德机构中,自考学员一次性缴纳2年学费,将其确认为递延收入,并在服务期内按“直线法”逐步确认为收入,直至学员完成全部课程后才能将2年的现金全部确认为营收。

按照毛现金核算出的非GAAP经营利润为1.72亿,更符合实际经营情况。2016年尚德机构毛现金收入为7.41亿,当年确认的4.2亿营收占比为56.5%;2017年毛现金收入达23.8亿元,9.7亿营收约为毛现金收入的40%。

所以,对于尚德机构而言,确认40%左右收入的同时,却确认全部各项费用(销售费用、管理费用、产品费用),公司真实经营状况或被扭曲。


有茅台的“底子”没有茅台的“命”

2018年上市之前,尚德机构整体经营情况良好,2016-2018年,尚德机构的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163.45%、131.59%和103.47%,连续三年保持高速增长。而2018年上市后,公司营收增速出现断崖式下滑,2019年同比增长11.14%,2020年仅同比增长0.45%。

与此同时,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情况也出现大幅波动,2015-2019年,尚德机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44.50万、8927万、8.195亿、1.805亿和-5.335亿,过山车似的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公司经营方面的问题。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尚德机构的毛利率远高于同处教育行业的其他对手,2020年,尚德机构的毛利率高达82.43%,高于同为中概股的新东方2020财年的55.60%、好未来2020财年的55.14%、有道2020年报的45.91%等。

高达82%以上的毛利率水平已经十分接近国内酒水企业龙头,超过2019年五粮液(74.46%)和泸州老窖(80.62%),甚至有望追上贵州茅台(91.30%)。

可惜,即便有茅台的“底子”,但是尚德机构的盈利能力远不如茅台。过去六年里,公司的净利率一直为负,最新数据停留在-19.56%,始终没有摆脱亏损魔咒。

同时,成人教育的特点是大而分散,即便处于头部的尚德也仅有5%左右的市场份额,面向C端的成人学历教育赛道更是玩家扎堆。其中较为大牌的有安博教育、正保远程教育等。另有一些互联网企业也瞄准这一市场,如字节跳动上线的不倦课堂,主要为教师群体提供成人培训业务;有道成立的“有道成人教育事业部”,着眼于成人学段课程的研发。

面对激烈的竞争,尚德机构不可避免地陷入与同行的广告大战。2016-2020年公司营销费用分别为5.036亿、13.52亿、21.53亿、17.92亿元和21.24亿元,整体保持增长趋势,2020年营销支出同比2019年上涨18.5%。

如今看来,如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所说的:“2020年资本向教育领域输入了近150亿美元,然而整个在线教育的收入大概也就几百亿元人民币。每收一分钱,就要先花掉两块钱。”

这一规律同样适用于成人教育企业,尚德2020年用21.24亿的营销费用,换来22.04亿的营收。

与此同时,尚德机构的研发费用从2019年的1.017亿下降到2020年的6653万。在产品研发上的投入降低,长期来看或不利于其课程产品的改进与提升。

更为可怕的是,成人教育的最大挑战主要来自于成人对产品的复购率低。相比K12学科培训,成人的在线教育周期比较短,而且成人的学习时间无法保证,因此造成的中途退学的比例也相对较高。


退费难于考“研”

别看尚德机构花钱营销眼睛都不眨一下,但是说到给学员退费可谓难上加难。

根据黑猫投诉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尚德机构投诉量位列在线教育平台榜首,数量达到15356件,问题主要集中在“退款难”上,投诉量差不多是排名第二的潭州教育的3倍。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

2019年,央视就曾点名尚德机构存在霸王条款。报道称有用户通过朋友介绍,以微信转账的方式,向“尚德机构”账户付款9980元,报名了“行政管理、现代企业管理VIP专本连读班”,对方承诺15天内无条件全额退款。报名后不久,她无暇顾及专升本考试。出于无奈,在报名后的第四天,她决定申请退款,不再上课。此时,对方竟然提出要扣除25%的注册费,称签署的协议上标明24小时之后退学,必须要扣除25%的注册费。

2020年3月15日,央视3·15晚会曝光了嗨学网退费难问题,资料显示嗨学网是由尚德机构独立分拆而来,2013年嗨学网天使轮投资方即为尚德机构。

两家“师出同门”,难怪被投诉的问题都大同小异。

另外,尚德机构还被投诉诱导学员办理分期贷款等问题,从报道来看,贷款平台皆为咖啡易融。企查查显示,咖啡易融大股东是北京集奥聚合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33.41%;二股东为深圳兴旺财富三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比例约27.34%。进一步查询可发现,这家深圳兴旺财富三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系美股上市公司尚德机构的控股公司,所占股权比例超过92%。

这种左手倒右手的买卖更像是一个提前设好的“局”,就等着学习心切的学员往里跳。

图片来源:企查查

也正是存在这样那样的诸多问题,在网经社公布的“2020年全国生活服务电商TOP20消费评级榜”中,尚德机构在受理平台通报移交的投诉中,反馈率、受理时效性、用户反馈满意度方面相对较差,综合指数低于0.4,获“不建议下单”评级。


总结

2018年3月23日,尚德机构成功在纽交所上市,开盘价13.10美元,上市之初总市值一度突破22亿美元。然而三年后的2021年3月23日收盘,尚德机构报收1.20美元,总市值仅剩2.02亿美元,市值蒸发九成以上。

去年尚德机构还曾深陷裁员风波,3月有媒体报道称,尚德机构将全体员工公积金缴存比例从之前的12%下调到5%。位于武汉的研发中心也被撤掉,上百名员工全部离职。此外,尚德机构的CFO李亦鹏、副总裁高智威也在4、5月份相继离职。截至2020年8月份,尚德机构的离职规模达到了30%,堪称近年来该公司最大规模的裁员行动。

用“出道即巅峰”总结尚德机构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再贴切不过,只是不知明日是否犹可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永恩,责编:lucky。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