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鉴定费难鉴假,客诉不断,"得物"还能独大多久

摘要:人人都想做平台,但并非人人都能做。

微博、抖音上劝王一博不要穿鞋的声音此起彼伏。一双鞋800元的dunk被穿成了8000多,溢价10倍。

你问一个00后一双鞋多少钱,他们可能会回答:"500块""1500块""差不多2万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为不断涨价的潮鞋买单。

他们奉行"不必最美,务必最潮",没有什么比穿一双AJ更能代表时尚品位的了。根据得物App的数据,平台用户中90后占比超过80%。

而最近,得物的日子过的却是内忧外患,外有腾讯系"嚯"等一众平台的围剿,内有针对质检、真假、售后等一系列问题的甚嚣尘上,上线金融产品"佳物分期"更被视为刺激年轻人的超前消费。

潮流领域老大哥的天花板已经明显,如何突破边界?潮流市场是三分天下还是继续一家独大?年轻人是在为兴趣买单还是被割韭菜?

可以说,得物吃的就是Z时代的红利。

我国Z世代有2.6亿人口,庞大的人口规模对消费市场的影响力实在大。

一方面他们享受线上消费,追赶潮流;另一方面他们享受着GDP增长与出生率下降的"差值红利",奉行悦己式消费,愿为"喜爱"的产品支付高溢价,联名款、限量款挑动消费欲望。盲盒、二次元、汉服、潮鞋……都长在了Z时代的审美上。

Z世代让潮鞋市场空前高涨,2019年榜单前三潮鞋涨价排行榜中,涨幅最高的鞋款转售均价为3750美元,涨幅达到2143%。

得物,生而逢时。

2015年,虎扑率先感受到了Z时代对于潮鞋的狂热,先后推出了"识货"和"毒",得物针对中高端市场,识货主打性价比,在市场布局上完成了互补。 得物的出圈是2018年王思聪等的社交推荐,随后,炒鞋作为一个风口,得物彻底火了。

在用户端,"得物"2019年一个月日均下载量破25万、APP下载总榜前三,2019年8月,毒APP注册用户突破1亿,DAU约800万,2019全年交易达60亿-70亿元,估值超10亿美元。

在资本端,根据天眼查信息,毒APP最早于2018年获得虎扑资本天使轮融资,2019年2月,获普思资本、高榕资本、红杉资本中国投资,2019年4月,拿到了DST Global参与的A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十亿美元,跨入独角兽行列。

在球鞋交易细分领域中处于领先位置,得物可谓一家"毒"大。

得物最以为傲就是"球鞋鉴定",这让得物具备不可替代性,同时也让收取服务费变得"理所当然"。


在平台上,卖家发布的商品,要先在平台进行真假鉴定后,再进行发货,平台会从中向卖家收取成交价1%-5%不等的服务费。

目前,得物APP已经累计鉴别超过42175740件货品。

同时,在正品鉴定者身份的光环下,得物还与不少明星进行了合作,包括薛之谦、陈伟霆、陈赫等明星潮牌入驻得物社区,独家首发,带来曝光和流量。

明星潮牌、限量联名、个性小众品牌的加持,得物成为年轻人心中的"潮牌圣地"。疫情期间的表现也很亮眼,根据QuestMobile2020年春节数据,得物APP的日活飙升高达25.9%。

踩中潮鞋文化爆发的节点,得物基本上是一骑绝尘。

但是围绕得物的争议一直都在。


傲慢正在谋杀独角兽

2020年,中消协发布6·18消费维权舆情报告:有关得物负面信息高达8735条,其中主要涉及假冒伪劣、优惠券、鉴定费、霸王条款等。

翻看黑猫投诉,截至2021年1月22日,平台上对得物投诉高达51908个,其中不乏"假货"、"退货难"、"客服响应慢"等情况。

甚至出现"在得物上买,又在旗下二手平台寄卖被鉴定为假货"的荒唐案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机也鉴定,危也鉴定。

目前,得物APP已经累计鉴别超过42175740件货品。

得物平台显示有110位鉴别师,规模不可谓不大,但后备军并不给力,大部分鉴定师水平并不高。

平均每天在线约50名鉴定师,有的日鉴定量超1000件,几十至几百人在排队等待鉴定,等候某一位AJ鉴定师的排队人数甚至超过1000。

也就是说,即使24小时不吃不喝不睡,一位鉴定师最快可以1分钟鉴定一双鞋,质量不言而喻。

得物APP多次陷于"假货风波",解释都是"鉴定误差"。

而频频出现的售假问题也开始让消费者对其鉴别服务的能力产生怀疑。

据1818黄金眼报道,消费者小陈在得物购买了一件售价为1271元的短袖,购买之前平台显著标注了正品保证,还有得物官方出具的"鉴别证书",以及得物官网给出的正品标,但小陈经过多个鉴定师以及得物自己平台的鉴定之后,此衣服为假。

在二手平台上出售得物APP整套包装也屡见不鲜,包括"防伪扣、鉴定证书、胶带、包装盒"等,一应俱全。

不仅如此,得物的售后也存在明显的问题,在售后退货的时候,买家需要把商品重新寄回到得物App平台,平台会对退回来的商品再次进行查验。

在反馈人数多的时候,联系售后需要等待排队。

"黑猫"投诉平台上,有个别用户表示,即使联系上了人工客服,也只是持续被拖延。

2%的售后无忧的手续费,算是得物最大的诚意,但在闲鱼上,买方退货只需要承担运费,不必向平台支付额外的服务费。

一个是购买时的运费(无包邮券时承担),一个是退货产生的运费,这当然也是的京东顺丰有合作建立下的产物,试想一双300元的鞋子,退货你需要支付来回两次运费,那你的退货率自然而然下降了。

售后无忧的推广是遥遥无期的。

大家都知道,毒的态度一直都是"爱买就买,不买拉倒"甚至买了想要售后客服都不带理你的。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未来,还要一家"毒"大多久?

目前来看,不管是引入KOC、KOL,还是其他品类的潮牌,得物目前是平台价值复用的阶段,处于商业模式的升级期,还处于平台规模化的早期,后期对标小红书是不错的选择。

但得物必须加速,这是肯定的。

艾媒咨询公布的《2019全球及中国球鞋二级市场现状剖析与市场前景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二手球鞋市场规模已达60亿美元,而中国转售市场规模早已超10亿美元。

行业内想在这个市场分一杯羹的企业也不在少数。

Nice、识货等早就是赛道的资深玩家,得物偏向于潮流单品;Nice跟得物的模式类似,差别是体量;识货更加偏向于中低端的运动产品。

资本市场也看到了这一发展前景,Nice、斗牛等都收到了大笔融资,Nice于2019年6月完成D轮融资TPG软银合资基金、元璟资本共同领投;斗牛(原名"蜂潮")也于2019年完成近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

2012年1月29日,腾讯公司上架潮流社区"嚯",对标得物、nice。"嚯"的商品品类中,包括球鞋、跑鞋、休闲鞋、潮装以及潮玩,用户可以在社区内发布图片/视频类型的潮流动态。 仅就商品价格而言,"嚯"的价格比得物要便宜不少。

2019年5月,二手物品交易平台转转就上线了一款潮品鉴定交易平台"切克App",切克上线第一天GMV就超过百万。

"得物们"通过现存业务模式切入市场,快速汇聚流量,产生庞大的交易规模,很有价值。 但它们也面临更大的挑战。

用户对鉴定服务的质疑普遍存在,对交易平台来说,口碑非常重要;其次平台只是一个销售终端,使用频次会大幅下降,怎么提高用户粘性值得思考;第三,潮流单品是个小众圈子,要泛化用户,瞄准整个年轻群体。

潮鞋火爆背后与它的稀缺性有关,如果一款鞋成为"烂大街"的基本款,就不会有更高的商品溢价,所以稀缺性商品,才能更大吸引用户。

结尾:

从以往母婴、数码等行业来经验看,垂直电商未来肯定会遇到行业巨头的降维打击,或被收购,或被打败。

目前nice、得物能量很足,但未来是否能更进一步还很难说。 nice、得物本身走的就是细分垂直市场,想要发展只能是更垂直的领域创新。

人人都想做平台,但并非人人都能做。


参考资料:

1 深燃:从炒鞋到潮品,得物还能"毒"多久?

2 得物,难得"人心"

3 艾媒咨询:《2019全球及中国球鞋二级市场现状剖析与市场前景分析报告》

4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曹尼玛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