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上架两周下架,短命的对话吧问题出在哪?

摘要:映客旗下复刻 ClH产品 “对话吧”已下架。

“对话吧”是映客内部团队仅用六天时间就开发出来的产品,是第一款中国版CH,其产品形态、使用功能和 CH没有太大差别。

在官方介绍中,“对话吧”旨在为每个用户提供平等的对话机会,进行高质量社交。

目前采用邀请注册制,一个普通用户有三个邀请名额,每个人都可以创建房间,类型有公开和私密两种选择。

“对话吧”的用户打法也采用自上而下传播方式进行,已触达到创投圈、科技圈、媒体圈及海外留学生等高端人群。

产品玩法和底层技术基本同于国外版本,语音支持技术来自服务商声网,新用户同样需要邀请码才能注册。                   

CH靠不靠谱?

今年2月初,马斯克在CH平台上开展一次The Good Time Show沙龙。

得益于马斯克的超强人气,CH用户数在几天内就从200万人猛增到300万-500万人,现在估值已突破10亿美元。

由于只有受邀才能成功注册,CH的邀请码甚至被人在eBay网上拍卖,售价一度高达上百美元。

然而CH被曝出安全问题,一位身份不明的用户本周末从“多个房间”将音频流传输到了自己的第三方网站中。

尽管公司表示,已经“永久封禁”该用户并安装了新的“保障措施”以阻止类似事件重复发生,但研究者认为该平台可能无法做出这种保证。

这也给那些想要复刻一个“中国版CH”的人提醒:用户数据安全不可忽视。        

           

对话吧模式卖点在哪里?

以前人们只能在媒体上看到行业大咖讲话,现在可在线聊天室内遇见他,账号头像或许能和他并列,甚至还可向他提问,这种实时沟通体验几乎前所未有。

这就是对话吧的魅力所在,去中心化。

这款产品像一个线上聊天室,无论社会地位、职业领域、性别划分、种族阶层,社会精英、世俗名流、平民小众……均可在一张桌子上直面对方。

这些人在里面讨论商业议题、技术发展、社会人情、政治见解……它的媒体属性在社交属性中扩散,也更具有“茶话会”的味道。

「于见专栏」认为,这个软件非常让人上瘾,不需要打字,可以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可能出现不同观点,但却让人放松,这也许是聊天室最大的吸引力。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落幕,去平台化、去中心化逐渐成为一种潮流和趋势,无论是比特币的火爆,还是CH的火爆都说明了这一点。

对于社交市场来讲,虽然流量的中心依然集中在几家比较大的社交平台上,但是,这些流量的聚集方式依然在发生着相当深刻的变化。

以个人为中心,特别是以聚拢了大量的流量的意见领袖为中心已经成为激活流量的新方式。

在对话吧出现之前,中国市场上以声音为主要形式的互联网产品,几乎都是播客内容平台,它们都一个特点,就是中心化。

这是因为播客创作的门槛和成本都很高,只有专业人士才能做,大部分用户只能单纯当一个内容消费者。

同时,这种语音直播给了大家很强的私密性和安全感。

没有目前不能录制,不能回放,这就给了大家“说后即焚”的感觉,这反而会让聊天氛围变得更加轻松,参与者的顾忌更少,也就更畅所欲言。

对话吧将语音的社交优势彻底挖掘了出来。

你也知道,语音最特殊的一个地方,就是能展现人的魅力。此外,语音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参与门槛更低。可以说,语音是最接近人类自然社交的形式了,而对话吧正是充分地挖掘了语音的优势。

交流,而非内容依然是社交的本质

社交的本质是什么?其实,社交的本质就是沟通和交流。那么,沟通交流最为方便和快捷的方式是什么呢?答案当然是语音。作为一款语音社交软件,对话吧的突然爆红更是为我们完美诠释了这一点。

虽然内容视频化的趋势已然成为潮流和趋势,但是,作为一款社交软件存在的根本内涵和意义依然在于如何让人们借助它更好地沟通和交流。因此,透过对话吧的火爆,我们应该更多地去思考如何更好地发挥社交的本质。

猎奇,始终是社交的原始驱动力

之所以会有如此多的人对对话吧趋之若鹜,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人们的猎奇心理在作祟。其实,在社交市场,猎奇心理始终都是社交的原始驱动力。

保持新鲜感,让用户始终对社交产品保持好奇,才能让社交产品始终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比如子弹短信这种新奇货。

还有一个助力对话吧火遍的重要因素是它强调的的“小众化”、“排它性”和“封闭性”产品标签。

即用户通过邀请制加入精英群体群聊所带来的炫耀心理——彰显自己也是“牛逼人士中的一员”,这是满足人性。,况且中国目前只有这一款类CH产品,更增添了稀有性。

而用户在发送邀请码时也会选择最亲近熟悉的朋友,这也无形中提升了用户粘性。                   


“乌合之众”如何监管?

首先要考虑到监管问题。这款应用“内容不留存”的特点,也注定了在我国要“凉凉”。

正如所意料得那样,2月8日,CH就如同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国际社交平台一样,被国内封禁。

这个平台因“平等、开放、自由、对话”的特点而被看作一个真正的众声喧哗的公共空间;但也因用户增多后出现的禁忌话题、耗时失序而处于“危险”的边缘。

众所周知,海外社交媒体在国内的发展受到种种监管政策的限制。它存在很多言论监管问题,直接传播谣言等“乌合之众”下的负面问题,挑战用户的媒介素养和参与能力。

所以说CH火了之后,也有很多人在探讨,国内会不会马上出现一批类似产品。

不出意外的是真的被映客做出了个对话吧,但是也没能解决监管问题,所以难逃下架命运。

「于见专栏」认为,技术上并不难,难在监管上。

毕竟2019年6月,国家网信办就曾经对音频行业进行全面集中整治,下架了26款违法违规的音频平台。                   

语音社交在中国不新鲜

社交软件更是早已渡过了爆发增长的阶段,基于声音传播的语音平台和耳朵经济的的内容平台也都不是新发明。

语音社交并不是一个新鲜概念,早在2004年,YY语音就从游戏行业起步并成为国内第一大游戏语音通信平台,并延伸出直播、群聊等服务。而随着喜马拉雅等音频分享平台的兴起,有声读物、声音直播也吸引了大量忠实用户。

在微信一家独大的大背景下,的确会给人一种错觉,即人们相当然地会认为国内的社交软件市场是贫瘠的,于是,他们变忽略了陌陌,忽略了YY,忽略了Soul,把国内的社交市场看成了一片贫瘠的沙漠地带。

实质上,相比较国内社交圈,「于见专栏」更加倾向于将CH的火爆归结为国外社交软件市场的贫瘠,正是因为这种贫瘠和匮乏,CH才会在一夜之间爆红。                   

结束语

交往,是人类的天性,而 CH又或者是国内的对话吧,还有数不尽的社交App,正是为此而生,他们的定位不同、功能也不同,但却殊途同归,都是为了永恒不变、且永远需要的相遇和相识而服务。

不论“对话吧”如何发展,「于见专栏」认为它鼓励人们进行陌生人社交和分享的底层逻辑是值得认可的。

我们常说新媒体赋权,给了草根发声的平台,但是长期使用各种社交软件后,我们仍是在“上传”现实生活中的社交关系,而非“下载”新的人际关系。

世界在不断全球化,但大家的社交媒体却在不断的圈层化,似乎无论如何都无法突破自己所在的圈子。

一夜之间,我们看到了更多渴望自由的人、听到了更多真诚的表达、得到了更多有温度的意见交换,真正突破私域与公域的界限。

不过必须泼冷水的是,语音社交虽然有着巨大的增长潜力,但也存在着监管的难题。

如果解决不了这个难题,语音社交恐怕很难成为下一个风口。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于斌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