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首推早教课冷静期,该给早教班降降火了

摘要:冷静期不是让我们强制性遗忘,而是多些思考、多做总结,避免冲动后的追悔莫及。


  1月15日,深圳市消委会联合福田区消费者委员会在全国率先推出了首个关于早教行业的自律公约——《深圳市早期教育行业自律公约》,弥补了对早教行业监管上的空白。首批加入公约的有7个早教品牌,共涵盖门店55家。

  《自律公约》中都规定了什么?

  此次公约中最重要的内容便是设立了7天冷静期,规定消费者在购买早教课程的七天内,如果没有任何消费,则可以全额退款。

  其次,消费者如果在合同期内申请退款,早教机构应退还剩余课时费用。并且《公约》中明确了有利于消费者退费标准,除了已产生的不可逆的费用和合同定金或违约金外,退还费用将按照剩余课时费用退还,剩余课程费用按购买时的价格计算。

  此外,还规范了商业对肖像的使用,早教机构使用学员及家长在其机构所组织的课程、活动期间摄制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拍摄图片、照片、视频、音频以及其他影音资料)都必须经过本人或者监护人的同意,不得滥用。

  《自律公约》发布后,首批共有七个早教品牌,共55家门店承诺加入,并整改各自相应地合同,对于未加入公约的早教机构,深圳市消委会表示,将持续跟进这些机构的合同整改情况。

  「于见专栏」认为,早教课冷静期的推出,可以有效地减少很多孩子父母由于冲动消费而给孩子交了早教班的费用,从而减少损失。

 

 浅谈早教行业

  随着社会与时代的发展,以80后为主体的新兴中产阶级开始有支付能力,同时他们也深知在这个人才博弈的时代中一份高学历的重要性,所以使得家庭单位教育成本也在不断上升。

  "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已经成为每一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家长们心中的一个执念。为了使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很多家长愿意花大力气从选择一所幼儿园前置到选择一家优质的早教机构;也有的家长认为自己平时工作忙,没时间也没有正确的方法带孩子,与其把孩子丢给保姆、父母,不如让其去上早教班,不仅轻松了自己,也能让孩子受到专业指导,简直一举两得。

  (1) 早教机构幼儿园

  「于见专栏」发现,很多家长对早教并不了解,认为早教机构与幼儿园差别不大。但实际并不是这样。

  幼儿园的出现和发展远比早教机构的出现早得多,也成熟得多。

  幼儿园是几百年前从普鲁士引进的体制,中国第一家幼儿园可以追溯到1903年的武昌模范小学蒙养院,到了1910年,中国幼儿园的学生已达152万多人。进幼儿园的流程也非常简单,学生只需要参加入学考试,通过后向老师行拜师礼就可以获得入学资格。

  但早教机构的历史可以说是非常短了,它起源于欧美地区,中国第一家正式落地的早教机构是在1998年落地的。

  早期的早教机构的发展自然离不开政策的支持,从2002开始,北京、上海等城市陆续出台了关于学前教育的法律,自此,商业性早教机构开始涌现。

  2010年,金宝贝、悦宝园、美杰姆等海外品牌通过对国内市场的调研,结合自身的办学理念,开发出一套适用于中国宝宝的早教课程及体系,规模化的早教中心开始在中国遍地开花。

  此外,本土品牌也在不断发展,例如红黄蓝、、积木宝贝、东方爱婴等品牌迅速崛起,也为中国的早教行业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

  在教育模式上,早教机构与幼儿园也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幼儿园是儿童学习和生活的地方,主要教育对象是4~6岁的学龄前儿童,在教学模式上与小学尽力保持一致,教学时间大多是学期制,每天的上课下课时间有严格的限制,学生在周一到周五在园内接受教学,教学目的主要为提升孩子的智力和自理能力。

  而早教机构则更多的是强调特色教育,倡导父母与孩子之间的互动,除了提升孩子智力之外还会培养父母与孩子之间的情感。所以教育对象多是婴幼儿或儿童甚至家长,活动周期多为三个月左右甚至更短。为了给孩子多元智能和健康人格的培养打下良好的基础,早教机构会定期组织集体游戏活动邀请父母与孩子共同参加,每次活动时间为1至2小时。

  (2) 不断扩大的市场规模

  目前4+2+1的家庭结构使得孩子逐渐成家庭的重心,同时伴随着社会发展带来的升学压力、就业压力以及家长的攀比心理,使得家庭对孩子教育投入开始时期逐渐前移。

  并且随着国民收入的不断提高,新一代家长消费观念的升级,国家开放计划生育的政策以及早教行业利好政策的出台,使得早教市场变得越来越庞大,目前我国的早教行业已经进入稳步前进的阶段。

  根据资料显示,我国新中产人群在支出结构上,房子和孩子所占的比重逐年增加,已经成为新中产家庭的两块巨石。并且教育支出已经成为我国仅次于餐饮、房租房贷的第三大日常消费种类。

  2019年,我国新中产家庭支出最多的三个领域分别是71.2%日常开销、53.9%的房租房贷以及52%的子女教育。

  并且收入越高的家庭,其在家庭教育上的支出也就越多。据了解,55%的新中产家庭在子女教育上的支出占到了总支出的10%-30%之间,有9.9%的家庭在子女教育上的支出占总支出比例高达50%。在年收入超过80万元的家庭中,15.5%的家庭子女教育支出占总支出比例超过50%。并且有56.5%的家长把孩子教育投资列在首位,尤其在计划生育政策的推进下,将来孩子教育的投资会越来越重视。

  我国早教规模不断增加,2010年中国早教行业市场规模仅为620亿元,2017年便达到了1900亿元,2019年更是高达2500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15.44%,并且预计在2020年我国的早教行业市场规模将会达到2900亿元。

  前瞻研究院的有关分析指出,在未来几年里,预计中国0-6岁的学龄前儿童数量将保持在1亿人左右,目前全国0-6岁儿童数量约为0.98亿人,平均每个家庭早教消费2600元,预计平均每年增速为5%,到2025年我国0-6岁儿童早教市场规模为3284亿元。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全国与"幼儿早期教育"相关的企业达3.7万家,其中经营状态是在业、存续的企业有3万家。

  (3) 早教行业的困境

  经过20余年的发展,我国的早教行业呈现本土品牌和国际品牌并进的趋势,国际品牌有美式早教品牌金宝贝、美吉姆、悦宝园,日式早教品牌七田真、科贝乐等,本土品牌的红黄蓝、积木宝贝、运动宝贝等也初具规模。虽说市场广阔,但竞争却是愈演愈烈。再加上家长在选择早教机构时往往会综合多种因素考虑,例如地理位置,品牌声誉、师资力量以及价格等因素,而市场中同类型的早教机构数量并不少,并且比较分散,不存在绝对的行业龙头。

  目前,绝大多数的早教机构采用消课制教学模式,因此如果孩子缺勤或者由于某些原因导致孩子放弃了课程,那么早教机构就需要将剩余学费退还家长,在资金方面也就为机构带来了不稳定性,但是对于家长来说,消课制确是非常好的一个模式,尤其是最近《自律公约》的发布,更是保障了家长们的权益。

  其次,由于早教机构面向的多是0-3岁低龄儿童,由于宝宝在发育阶段的不确定性,使得早教机构很难在短期内取得较好的成果,从而会导致学员的流失。

  并且,由于早教机构多是处于人口密集区、大型商场中心,从而使得房租、员工工资等运营成本高昂,随之带来的便是学费的高昂,很少有低于万元的。

  现在的早教机构在一二线城市已经趋向于饱和,如果高端机构想要实现进一步突破,就需要下沉到三四线城市中,但是高昂的学费却不一定是三四线城市的家长能够承受的,所以早教机构就需要在价格上做出一定的让步。但同时这也是一些中小规模早教机构的机会,只要迅速打开三四线城市的市场,也一定会在早教市场分一杯羹。

  「于见专栏」认为,对孩子来说,比起早教课,更重要的是父母的陪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启蒙老师,宝宝的健康成长离不开父母有效的引导和陪伴,与孩子共同成长是最好的教育。很多家长报了早教课会后悔,觉得孩子并没有学到什么。冷静期不是让我们强制性遗忘,而是多些思考、多做总结,避免冲动后的追悔莫及。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于斌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