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2020年度网剧成绩单 “小而美”网剧有何突围方法论?

摘要:实现剧集品质转型升级、制作模式改革创新是目前剧集制作公司亟待思考的问题。

  今年网络剧市场贡献了多部热剧,业内也注意其中一个亮点—“小而美”也有创造活力。

  最近,芒果TV一部小体量剧集《我有特殊沟通技巧》收官,作为一部无流量明星、无大IP、无高成本的“三无”产品,却能够在播出期间为芒果TV带来很高的拉新率,着实引起了作者的注意。也不得不关注这种小而美剧集背后的制作公司。

  《我有特殊沟通技巧》的幕后制作公司是国韵文化,这家公司在影视领域似乎是一个新面孔。实际上,国韵文化此前一直主耕大型演艺传媒领域,近几年才拓展到影视行业,此前以投资为主,《我有特殊沟通技巧》是国韵文化第一个主控项目,该公司还有多部重头剧集作品正在筹备中,其中《谁是凶手》、《我亲爱的小洁癖》都已经进入后期制作阶段。

  在短视频的冲击下,长视频剧集的发展状况一度令人焦虑,尤其是年初疫情的影响,使2020年成为了有史以来影视行业最动荡的一年。相比耗费巨资而无力回本的大制作项目,在这样严峻的市场之中,似乎“小而美”的网剧反而迎来了发展机遇。于是从这类公司今年播出的项目布局中,找到了一些“小而美”网剧制作的方法论。


剧作方法论:悬疑性、社会性、人性

  此前,作者整理了豆瓣评分8.0以上的网络剧片单,其中不乏小而美项目。还有一些小而美的网络剧作品虽然没有获得较高的口碑评价,但却拥有较高的国民度,尤其是符合年轻受众的审美诉求。

  从今年播出的一些热门“小而美”剧集中,剧sir总结了三点关于剧作的方法论——悬疑性、社会性、人性。

  首先是悬疑性,今年优爱腾芒四大平台推出的网络剧项目中,悬疑剧占比是非常高的,且四大平台都开始布局自己的悬疑剧场,可见受众对于“悬疑”的作品是具有较高依赖性的。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播出的悬疑剧已经超过了50部,其沉浸感、交互性、代入感等优势更加符合“时代审美”,悬疑剧的节奏感、反转设计也更加适合碎片化的观剧方式,强情节、快节奏始终是电视剧市场的收视法宝。

  因此,不少剧集公司都以悬疑剧作为公司主要项目,其中包括万年影业、五元文化、灵河传媒等。五元文化今年制作了四部悬疑剧集,其中包括《非常目击》、《十日游戏》、《在劫难逃》和《白色月光》。灵河则专以探险题材为主,与南派三叔深度合作,手握《盗墓笔记》、《老九门》等大IP。

  国韵文化的项目也大多是以悬疑剧为主,《谁是凶手》和《我有特殊沟通技巧》都是刑侦题材的剧集。其中《谁是凶手》由赵丽颖、肖央、董子健领衔主演,《庆余年》导演孙皓执导,是明年爱奇艺“迷雾剧场”的超级重磅项目。

  除此之外,国韵文化并不拘泥于“以悬疑作为主色调”的项目,而是力图打造更多“悬疑+”产品。该公司储备项目中,还有《美人逆鳞》、《亲爱的铲屎官》、《二分之一站台》等与古装、爱情相结合的轻悬疑项目。

  第二是社会性,目前市场上具有高口碑的作品都是探究人性、反映社会现实,甚至揭开社会阴暗面的作品。万年影业的《隐秘的角落》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关注儿童犯罪心理”这一题材是此前剧集没有涉及过的。而国韵文化董事长任晓锋透露,他们正推进的一部剧集就与“家暴”主题密切相关。

  从本格推理到新本格派,再到如今盛行的社会派,悬疑类剧集的演变证明了观众对于剧集人性揭露的期盼,也表明受众的审美口味在日趋成熟。悬疑性如果不以社会性作为依托,必然会走向悬浮化,而真正有意义的悬疑剧恰是表现了两种价值观的冲突,或是现代社会中隐藏的人性病态。

  第三是人性,这从剧作的角度来说,就是塑造真实的人,塑造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国韵文化的项目经常会使主人公“有病”,比如洁癖、小恶霸、童年阴影等,但正是因为“有病”的主人公才能在剧情的发展中得到治愈,也同样治愈着观众。“有病”是主人公的不完美,但并不影响主角光环,而且还能代表某一圈层,从微观看宏观。比如《我亲爱的小洁癖》中,男主角是有严重的洁癖症患者,而女主角是邋遢不爱干净的平凡女孩,两个拥有截然不同生活习惯的人相遇必然会产生矛盾,这就为戏剧性奠定了基础,而不管是洁癖还是爱邋遢都并非正确的生活方式,二人在互相碰撞的过程中也在完成着彼此的治愈。

  悬疑性、社会性和人性几乎涵盖了“小而美”网剧的全部成功秘诀,按照这三种方式谋篇布局,会让故事既具有冲突性、戏剧性,又不乏深刻的社会思考,还能在主人公的治愈过程中获得心灵的救赎,传递正能量。


改编方法论:选择可转化的IP

  从“小而美”网剧的内容来看,大部分的剧集都并非原创,而是购买了IP版权,其中包括小说IP、海外剧IP和动漫IP。相比原创,IP已有的故事雏形可以为剧集的创作节省时间和人力,对于一些初起步的公司来说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业内对IP似乎存在着很多的误解,而在任晓锋看来,只有“可转化”的IP才具有购买和改编的价值。

  可转化包括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内容可转化,二是粉丝可转化。现在很多网络剧的原著小说并没有具备这两个条件,因此也不乏扑街之作。能够成为IP的项目一定是经历了时间检验,有长期的粉丝积累,且内容具备改编价值的作品,比如南派三叔、天下霸唱和天蚕土豆的小说。

  举例来说,小糖人制作的爱奇艺网剧《棋魂》是购买了日本动漫的版权,刚播出时遭到了原著党的抵制,但是后来却纷纷“真香”,原因在于剧作对原著的还原度很高,且进行了很好的本土化融合。

  影视剧、动漫IP的重拍是相对容易的,如果是海外剧则更多地是要解决本土化问题,比如国韵文化购买了韩剧《奇迹》的IP,虽然故事核心相同,但需要考虑本土受众的审美特征,目前这个项目还在开发阶段;如果是二次元作品,则需要考虑突破次元壁的问题,既要符合二次元受众的审美,加入一些二次元因素,又要考虑电视受众的接受程度,《棋魂》的成功为行业提供了一个良好范例;如果是国产剧的翻拍则需要考虑“创新性”和“风格化”问题,比如金庸、古龙的作品被多次改编,每一版都需要具有全新的突破。

  不过,IP除了一些有形的以外,还有一些无形的,比如游戏、小说与电视剧的体裁是截然不同的。小说是想象艺术,读者需要通过文字解读作者的意图,在脑海中形成画面,这就具有强烈的主体性特征,因为不同的读者会产生不同的画面。因此小说IP的改编从根本上存在一定的难度,但这却是影视市场中最常选择的IP形式。

  不是所有的小说都可以转化为影视作品,因此选择IP需要理智的头脑。比如有些IP具有年代性,有可能当年的用户已经流失,也可能不适合当下时代的孵化和改造。还有一些小说过于散文化,没有构成完整的故事脉络,在改编过程中相当于原创,需要对其素材进行重新整合。还有体量的问题也需要思考,一些短篇小说不适合改编成长篇电视剧,这也是很多改编剧集扑街的缘由。

  相比小说改编和影视作品的翻拍,最难改编的莫过于游戏。耀客制作的网剧《穿越火线》获得了良好的市场反馈,但其实该剧只是借用了“穿越火线”的名称,故事的架构与脉络是完全原创的。在改编时,创作者应该突破一个固有的误区,即改编并不是为了突破圈层,而是为了找到IP合适的受众,选择符合当代年轻人审美的IP作品。


经营方法论:多元化发展趋势

  伴随着受众审美口味的嬗变,类型杂糅已经成为了影视市场内容创作的一大趋势,而对于公司来说,多元化经营理念也是未来发展的必然方向。

  从制作公司布局的项目内容来看,大致存在两种,一是深耕某一内容,将其打造成公司的品牌,例如华晨美创深耕“甜宠”,《奈何boss要娶我》、《一夜新娘》等都拥有了稳定的受众群体;二是多元布局,凡是好故事都有所涉猎,比如国韵文化的项目既有悬疑刑侦又不乏爱情偶像,还有现实主义题材的剧集。

  从公司经营的领域来看,许多初创公司仅涉猎电影、电视、网络剧、网大等某一领域,但也有不少成熟的制作公司会多方面涉足。以国韵文化为例,虽然在影视领域还是一个年轻的公司,但十年的音乐领域经营已经为其积累了财富,目前国韵文化除了布局网络剧项目以外,还有短剧、电影等领域的涉猎。

  伴随着碎片化经济的崛起,短视频的商业模式成为了市场主流,竞争激烈,急需类型细化和探索出新型的商业化通道。5G时代的到来,使高画质、剧情性、沉浸性、商业化的水准更高的4K视频大行其道。国韵文化正积极布局多个4K超级短剧项目,将成为该公司的盈利新出口。

  《错身姐妹》是从韩国购买的IP版权,讲述了一对异卵双胞胎姐妹,在一次双子座流星雨之后,开启奇瑰人生的故事。悬疑短剧《第五区》则以人工智能作为切入口,紧贴当下时代热点话题。此外还有《及时止损的恋人》等爱情题材的短剧项目。

  另外,国韵文化还在推进多部院线电影项目,其中《海外追逃》邀请了香港著名导演叶伟民执导,虽处于筹备阶段,但其天然的“大题材”属性已在业内引起瞩目。


国韵文化董事长任晓锋推动多元化布局

  复观2020年网络剧的播出情况,不难发现网络剧的发展已经呈现了不可小觑的态势,超级网剧、电影质感、高频叙事成为了行业的普遍追求,“小而美”虽然体量相对较小,但凭借高质量的剧情内容、鲜活的剧作元素以及对年轻受众市场的精准把控,已经为其积累了稳定的受众根基,许多剧集公司也十分看好网络剧这一块市场红利。

  对于剧集制作公司来说,抓住机遇的同时,也要拥有足够的实力面对风险挑战,掌握一定的方法论便是至关重要的,同样,实现剧集品质转型升级、制作模式改革创新也是目前剧集制作公司亟待思考的问题。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科讯财闻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