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批!蚂蚁集团IPO背后,仍有巨大争议

摘要:自己卖自己IPO战配基金?还能这么玩?


证监会批准蚂蚁集团上市

10月19日,据路透社旗下媒体IFR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蚂蚁集团香港IPO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准。此外,报道称蚂蚁集团周一将寻求港交所上市批准,而中国证监会预计本周将批准其上海科创板IPO。

此前,有消息称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IPO将推迟,蚂蚁集团随后作出回应,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计划在获得必需的监管批准方面正取得“稳步进展”。

其实早在上周四,就有外媒报道,中国证券监管机构正在调查,蚂蚁集团进行的350亿美元股票上市的潜在利益冲突,而推迟批准了这个原本可能是全球最大的IPO上市计划。

 

报道称,中国证监会正在研究,蚂蚁集团的支付宝平台,作为唯一的第三方渠道,让散户投资者购买五只蚂蚁战略配售基金。

 

什么意思,就是你要是想买蚂蚁集团IPO的战略配售基金,除了这个五个平台的直销渠道,就只能去他自己的支付宝上购买。

 

针对此事,蚂蚁集团回应称,公司上市流程正在沪港两地有序推进,目前没有预设的时间表,任何关于时间表的猜测都没有事实依据。

如今看来,蚂蚁集团上市,已经尘埃落定。 

但即便如此,这件事还是引起了巨大的争议,焦点是蚂蚁集团可不可以在自己的平台上售卖基金,然后投资自己的IPO。

 

国内首次,备受质疑

 

关于这件事,众说纷纭,毕竟之前没有哪家基金承销商干过类似的事情,很多媒体称,自家卖自家IPO基金,这在中国基金界属于首次。

 

事实上,早在9月22日,支付宝独家代销基金的第二天,财新就对此发出质疑,该媒体在题为《支付宝独家代销蚂蚁IPO战略配售基金是否利益冲突?》一文中指出:

支付宝独家代销的战略配售基金,将投资于母公司蚂蚁集团IPO新股;而在蚂蚁集团上市前,战略配售基金可提前锁定蚂蚁股票。IPO主体及其子公司基金销售机构,以及基金公司,三者之间是否存在利益冲突引发市场关注。

 

蚂蚁集团与基金公司达成战略配售协议,是否以子公司蚂蚁基金销售的独家代销渠道作为条件之一,又是否构成基金销售行业的不正当竞争,这些问题都有待厘清。

 

这是何意?

 

其中有两层意思:

 

其一,就像网友说的,工商银行总不能独家售卖基金然后炒作自家股票吧?

其二,蚂蚁现在成了大象,开始试探监管的底线,这已经透露出蚂蚁在基金销售渠道上独占的野心。

 

要知道,公募基金产品的销售一般分为直销和代销两种。直销就是基金公司通过自己的渠道卖,代销则是通过银行、券商、第三方财富公司以及互联网平台等拥有基金销售牌照的渠道进行销售,一直以来,代销渠道基本上是银行一家独大,特别是四大行和招行。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蚂蚁集团的路子太野了,这么操作直接排除了银行、证券公司和第三方代销公司。

 

很显然,这件事对蚂蚁集团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最近,蚂蚁方面多次回应并解释此事。

 

是否违反法律?

 

其实,业内对其所质疑的点主要包括,此举是否构成利益冲突,有无涉嫌违规。

 

以财新网为代表的一方认为,支付宝独家代销的战略配售基金,投资于母公司蚂蚁集团IPO的首发新股,且可以提前锁定认购蚂蚁的股票。即子公司为自己母公司IPO招募战略配售投资者,可能存在过度宣传、诱导投资者的潜在问题,其中的利益隔阂是否有效规避很难评估,IPO发行人、基金销售公司之间的确存在利益冲突。

 

有券商分析分析师称:“是否存在利益冲突,有待监管调查结论。但除此之外,蚂蚁在此次基金销售过程中比较明显的问题是,排他式的代销合作不够公平,风险提示不够充分。”

 

按今年10月1日生效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基金销售机构应当建立健全业务范围管控制度,审慎评估基金销售业务与其依法开展或者拟开展的其他业务之间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完善利益冲突防范机制。

 

在外媒的报道中,认为蚂蚁基金配售违反了这条相关规定。

 

另一方则认为,支付宝独家代销战略配售基金的影响非常小,谈不上利益冲突。

 

第一,这5只战略配售基金的募集总额为600亿元,最多10%也就是60亿认购蚂蚁股票,剩余是投资于高新技术、科创企业,那么这60亿元对蚂蚁的2800亿美元市值来说,并未产生太大影响。

 

第二,利益冲突的避免措施或者说解决方案就是充分的信息披露,消除投资者间的信息不对称,而蚂蚁集团的招股说明书、公募基金公告都已进行了合规的信息披露。

 

一位业内人士对易简财经表示,从严格上来说,这种做法并没有违规,因为应该是没有法律规定公司不能销售投向自己公司的产品。

 

蚂蚁金服比较特殊的地方在于:

1、虽然严格上不算违规,但是肯定是有独立性问题的;自己卖自己肯定是往好的上面去夸,基金的风险也会规避,虽然基金是公募基金公司发行的,但这个操作就有点像券商自己承销自己的股票发行一样,不可取的;

 

2、这种做法没有先例,因为基金销售牌照基本上都是发给银行的,小部分发给三方机构比如诺亚之类的,基本都不会遇到蚂蚁这种情况,卖自己(因为这些机构基本都已经上市完了)。

 

上述人士表示,针对这种有问题但是又没有先例的情况,再加上蚂蚁这么大,我觉得只要调查结果出来他们在销售的时候确实没有夸大宣传,基本上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这么做了,但可能会出个修订案说以后不能再这样做。

 

终语

 

从2020年7月20日,蚂蚁集团宣布“A+H”上市计划,8月25日,IPO申请就获得了上交所和港交所的同步受理,仅5天之后,蚂蚁集团IPO获得“已问询”。蚂蚁集团的IPO之路,可谓顺风顺水。

 

但在同时,为了能够顺利上市,蚂蚁集团也做出了很多调整。

比如7月,正式改名为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从公司名字上,蚂蚁金服到蚂蚁集团,脱下金融外衣,只穿科技。与此同时,支付宝的宣传语,也从“支付就用支付宝”,变成了“生活好,支付宝”。修改后的宣传语,少了一些进攻色彩,实质却透露着与监管的博弈。

但是,从后面发生的基金代销事件来看,挑战远未结束,这也远非一次更名或者变更宣传语所能解决。

 

对此,证券市场红周刊评论称,蚂蚁集团到底是一家科技企业,还是金融企业?如果是一家科技企业,蚂蚁集团的基金代销实质已经深入金融行业腹地;如果作为一家金融企业,那么支付宝独享基金代销的权利,则可能涉嫌市场不公平竞争,乃至利益输送。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易简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