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马斯克激励的人辞职创业了,现在过的怎么样?

摘要:创业项目是自己热衷的内容应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微信截图_20201016144012


很多人提特斯拉的前一夜失眠,他们大半夜会跑到一个叫“程序员特斯拉”的微信群里聊天;或者去“程序员聊特斯拉”的抖音上看视频,里面都是关于特斯拉的热点以及用车视频。看着看着,情绪平复,就像粉丝通过刷爱豆的微博得到满足一样。这一晚,才不会过得太折腾。

 

这个叫“程序员特斯拉”的微信群和“程序员聊特斯拉”的抖音号都是80后高磊的,他的抖音号目前有32.49万粉丝,微信群共26个,这两个渠道的人加起来是33.79万人(次)。

 

他们热衷的话题只有一个,就是特斯拉。

   高磊的这款Model 3高性能版,改色时不在场,被朋友选了粉色

高磊2016年订购了Model 3高性能版,两年后也就是2018年花了56万元提了车。他曾在抖音上连续直播3天,展示自己写的代码是如何控制Model 3的,那3天每天吸粉上万。

 

之后,他自己开着特斯拉,从北京到重庆,测试这辆车的充电和驾驶状况,录了视频后放到抖音上。这两件事,让他在特斯拉圈一站成名。

 

两年前也就是提车的那年,他给自己的胳膊刺了青,图案是特斯拉的T形logo。

 

去年7月,他从得到离职,当时的职位是项目副总裁,主要负责技术开发。之后开始创业,摸索了一段时间,选择做与特斯拉周边产品和服务相关的业务,他给自己公司定的使命是“推进出行能源转型”,与马斯克的“加速世界向可持续能源的转变”有异曲同工的意思,这也算是一种对偶像的致敬和支持。

因为觉得特斯拉官方APP不太好用,速度慢,设计不太符合国人习惯,他自己决定开发一款叫特能行的APP,每两周迭代一次。最近,他想把充电业务做起来,成为公司的主营业务。

 

目前在市场上,除了高磊开发的特能行,另外还有一款APP叫小特,它们都是基于特斯拉用户开发的周边和服务产品,它们的用户目前都是特斯拉车主,并且都提供类似的产品和服务。但小特的用户体量大于特能行,团队人数多,整体内容丰富。“我们主要的不同是我没有社区,我想做功能型APP”,高磊说。

 

特能行还有两个合伙人:石芗灵和马跃。三人分工不同。高磊负责技术开发以及各平台的流量担当,石芗灵主要负责运营、推广以及客户维护,马跃本身有线下门店,他接待和拓展线下业务。

 


直播带货,日收入过万 

 

创业前,高磊在网上已经有一定的人气。几年前,上班之余,他在喜马拉雅上开通账号FMiT,专门做数码产品的开箱测试,吸引了30万粉丝。

 

目前他有两个流量渠道,一个是微信群,另一个是抖音。抖音因为有直播,整体日均粉丝增长速度超过微信群。

 

高磊目前开发的核心产品是特能行APP,这款产品与特斯拉的Tesla APP接近,基本都是为特斯拉车主服务,比如对车的控制、娱乐、充电,但特能行的功能比特斯拉官方多,使用起来更人性化,场景也更多,比如关门即关车窗、改色等功能。这款APP目前每天新增200人下载,其中四分之一是真正的特斯拉车主,也就是50人。

 

“很多人是准备买特斯拉,他们提前下载,还有等等党也是”, 石芗灵说。这款APP其实针对性非常强,如果你不是车主,没有账号,基本无法使用。这一点与小特不同,即便不是车主,你也能在里面逛逛周边,看看社群里的人在聊什么。这就是高磊说的,他的APP里没有社群。

目前特能行整个的用户数量是15000人左右,全国范围。“真正的车主大概在10000人左右”,高磊说。目前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

 

目前,公司的变现渠道有两条。一是高磊团队做的特斯拉周边产品以及保险代理业务。他和石芗灵在抖音直播带货,同时为了吸粉,他们把原来每周一次的直播频率增加到每天一次。

 

国庆前,抖音工作人员鼓励他们直播带货。所以从9月26日到今天,他们每天下午5点开始,至少直播2个小时,既卖货,又解答特斯拉粉丝们的问题。这几天直播带货的效果远超他们预期,日营收过万元。这个收益,已经让他们琢磨去其他直播平台卖货了。

 

目前,公司成立一年,三个合伙人都没有拿薪水,公司的月运营成本主要是员工工资,平均每月6-7万元,一年下来是70-80万元左右,而他们的周边产品以及保险业务能覆盖80%的成本。

 


充电成为新的利润点

 

第二条变现渠道就是充电,这是一项新的业务。

 

因为特斯拉开放接口,特能行用户能查到所有特斯拉充电桩的信息。这也意味着他们可以做充电桩供应商的线上平台,为有充电桩却没有平台的运营商提供线上入口服务。后来他们觉得也可以从供应商那里拿低价,自行定价,用户的支付入口放在特能行上。

 

国庆节前,高磊和石芗灵已和滴滴的小桔能源谈完合作,对方同意把接口向特能行开放,并且支付端在特能行上。双方已签完合同,目前功能在开发过程。

 

与特来电的商谈过程并不是非常顺利。因为高磊他们的体量小,特来电提出分几步合作。第一步,允许接入他们的充电桩信息,虽然通过四维图新,也可以查到,但四维图新的数据不是实时的,比如充电桩是不是繁忙?快充还是慢充……这些具体信息没有。

特来电另外也想借用高磊的抖音渠道推广自己。他们更感兴趣的其实是特斯拉车主的充电习惯,因为特斯拉车主代表了新能源汽车的高端使用群体,特来电想了解这批车主的充电喜好和行为来改善自己的服务体系。这是他们愿意和特能行合作的原因。 

 

“特来电或国家电网很大一部分的用户其实是网约车司机和出租车司机,还有就是个人在家或者小区使用,好多特斯拉车主并不知道特来电的技术有多好,也不了解充电桩的水准怎么样,他们完全不知道。所以,特来电、或者国家电网也很想找到流量入口给这个群体做推广。”高磊说。

 

另外,高磊开发了充电桩的评价体系功能,“这个评价体系是真正纯客观,因为充电桩的质量之一表现在充电速度上,而充电速度在特能行上是真实的。”

 

和小桔能源开始合作后,高磊期待每个月能增加2万元的纯收入,这是基于特能行有10%的用户会使用这款服务推算的。

 

 

未来如何增加流量?

 

高磊说,明年他们的计划是要实现10万特斯拉车主。

 

怎么吸引新的车主进来?这也是高磊团队每天思考的问题。除了抖音现在还不错的日增数量外,他们在想其他渠道的可能性。

 

高磊的计划是,以后雇人去全国特斯拉超充站地推,因为特斯拉的超充站是固定位置,并且数量有限。 

 

特斯拉车型每次超充时长大概是40分钟,之后系统会收超时费,一分钟6元。这个工作人员可以在App上接单,解放车主去做别的事。等电充满后,特能行的工作人员开出充电车位。

 

工作人员穿着定制的特能行工作服,可以直接向新车主推销特能行。

 

“这个人有两个作用,按每天泊车的次数发工资,还有就是在那个地方让别人安装我们的应用。”高磊说。

 

“这样,我们的收支是可以持平的。这件事更大的意义是,我们的用户量和收入才能保持正比。因为目前,我们卖东西不在APP里面卖,因为功能还不是非常成熟。我们现在是在群里和抖音卖货。APP流量的好与坏,与我们的营收没有直接关系。”

高磊是一个理工男,但他对客户的需求又具有本能的敏感度。10岁前,他就痴迷科技类产品。

 

他是保定人,出生普通工薪家庭,马斯克似乎是他的一个精神带领者。“特斯拉是一种创业符号。是敢于颠覆,不断创新,勇于让企业徘徊在死亡线的精神”,这是他对马斯克及其特斯拉的理解,也是他2017年写在自己推特上的文字。

 

今年年初,马斯克到访上海,他开着特斯拉,两天,一路从北京到上海,和诸多粉丝一起见到了自己的偶像。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张霖郁,责编:lucky。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