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观了悦刻近期启用的生命科学实验室,这里有电子烟的未来

摘要:从目前来看,悦刻已初步证明了“向科学进军”不只是他们的一句口号。


9月17日,悦刻在深圳举办了“向科学进军”媒体开放日,邀请我参观他们于近期启用的生命科学实验室。“实验室将系统性研究电子雾化气溶胶在人体细胞、动物层面的减害程度,并开展临床前安全评估”,颇具医学专业色彩的描述引起了我的好奇。

电子烟行业可谓近年最具热度和争议的行业之一。消费品牌的科学实验室能多“科学”?其研究成果将为行业带来哪些变化?长期被追捧者和质疑者的争论声淹没的、电子烟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带着这些疑问,我走进了悦刻实验室所在的深圳国际生物谷生命科学产业园。

悦刻1


科学研究,从吸电子烟的小白鼠开始

“清亮”是我对悦刻生命科学实验室的第一印象,这是实验室整体环境营造出的效果:四大实验区域分布在不同楼层,白到刺眼的墙壁上贴着多篇成果报告,研究人员有问必答,言语间透露出科研工作者的严谨与腼腆。可以说,目之所及皆是远超我设想的科学与专业。

悦刻2

换上专用防护服,穿过风淋室,我最先来到实验室的核心——SPF( Specific Pathogen Free,无特定病原体) 级动物实验房。这里有很多经过检疫的小鼠,正被放置在不同的医药级专业给药设备中进行气溶胶吸入实验,再加上对药剂量的改变,能收获大批精准的实验数据。

悦刻3

如果说气溶胶实验体现的是悦刻对实验精度的要求,行为学实验就是其对广度探索的展现。

动物实验室的另一区域内,有只小鼠住在被24小时监控的隔板间,用于研究成瘾性;另一只正在独木桥上前行,用于判断醉酒状态。通过观察它们的行为变化,实验人员可以系统性评估悦刻在动物层面的减害和使用偏好。

悦刻4

曾有业内人士指出,国家对电子烟监管的加强将推动行业发展“脱虚向实”,当大批在风口期挤进赛道的玩家面临洗牌,品牌想走稳走远,最终依赖的必然是技术和产品。

悦刻这次启用生命科学实验室,应该是要向用户证明悦刻产品的低风险潜力。在国内雾化吸入领域系统性科学研究资源非常稀缺的背景下,悦刻的实验成果无疑也是行业亟需的。只不过,科研是耗时耗力的长期过程,要得出悦刻产品减害程度的系统性结论,这些还远远不够。

悦刻联合创始人、研发与供应链负责人闻一龙告诉我,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电子雾化器对个体健康和公众长期健康的影响程度,不是发几篇论文就有答案的。需要一个完整的生命科学链条来解决。”看着眼前各项专业的生命科学实验,我知道,他们是认真的。


深入研究电子烟减害,头部品牌的责任与担当

除四楼的动物实验房之外,此次参观中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位于二楼的细胞房和生化实验室了。

无论是推出电子烟新款口味,还是在电子烟中加入对身体有益的成分,悦刻都需要在生产前对材料进行严格筛选。因此,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会在细胞房培养细胞,并根据存活率如何、生长是否变化、细胞有无毒性等检测指标对材料作出判断。

悦刻5

我在细胞房看到了相应的细胞培养过程。生化实验室内,研究人员还现场对该批细胞进行了光学检测,仪器响起滴滴声后,细胞的存活率数据准确出现在电脑屏幕上。这些研究结果,将对用户最关心的“电子雾化器减少了哪些有害成分”“如何让减害性发挥到最大”等问题进行更细致的解答。

悦刻6

更震撼的视觉效果是显微镜观察带来的。

英国卫生部曾指出“电子烟危害性比烟草低约95%”,这一数据为电子烟行业背书了近三年,是报道中最常见的资料。可直到在悦刻生化实验区域的显微镜内,看到吸烟时长相同时,吸传统香烟小鼠的肺部组织损害严重,吸电子烟的小鼠肺部却几乎与正常小鼠无异时,我才真正深刻体会到了“95%”的重量,这种直观的视觉冲击比任何数据都让人印象深刻。

悦刻7

如今,电子雾化器已跨过产品验证的初期阶段,利用现代医学、毒理学等方法对其进行理化安全性、临床学和行为学研究成为一种必须。悦刻率先踏入这片“无人区”,拓展电子雾化行业的科学边界,促进整个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是一种行业头部品牌的担当。

悦刻创始人&CEO汪莹曾在媒体开放日发布会上表示,“悦刻希望成为一家值得信任的企业”。至少从目前来看,悦刻已初步证明了“向科学进军”不只是一句口号。

我开始期待他们的更多研究成果了。我相信,整个电子烟行业也和我一样迫切地期待着。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途小萌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