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浮沉沉的国漫,背后有什么难言之隐?

摘要:寥寥几部精品的背后却是众多无声之作,国创动画又有何“苦衷”?

自《雾山五行》大热之后,国漫的呼声越来越高,“国漫崛起”这个话题再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其实从大圣归来到大鱼海棠,再从白蛇缘起到哪吒之魔童降世,国漫已经沉浮了好几年,时常没有声响,时常又被寄予厚望。

如今巨头们纷纷加速国漫布局,但国漫真的崛起了吗?巨头角逐谁更有胜算?而回归到国漫本身,寥寥几部精品的背后却是众多无声之作,国创动画又有何“苦衷”?

浮浮沉沉好几年 国漫为何今年火了?

其实,按二次元细分的话,单说国漫指的应该是国产漫画,而近年被大家所熟知的国产动画,都应该称国动,但是按大众的习惯,这里统称为国漫。

与以往不同,今年暑假期间B站推出了五部暑假国漫大片,并且都得到了极好的口碑和播放量,其中《雾山五行》第一话就创下一千多万的播放量,豆瓣网上也给予了9.3的高分,那么,为什么今年国创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

1、日美动画的洗礼,让我国用户培养了看动画的习惯。而且随着时间的积淀,钟情“动画”的群体也不断扩大。而从小看动画的孩子已经变成了具有话语权且具有消费能力的主力军,据艾瑞咨询《中国动漫产业研究报告2020》数据显示,自2014年起,中国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迎来高速增长,今年极有可能突破4亿大关。

2、动画队伍扩大,动画的内容逐渐摆脱低龄化。随着我国娱乐产业的发展,动画这一细分种类也得到了充足的发展,目前,我国高校和头部动画制作公司培养了一批动画产业的人才,而如今正是他们创作能力最为丰富的时候。

目前我国动画已经摆脱了低幼的标签,逐渐走向多元化。艾瑞咨询《中国动漫产业研究报告2020》中关于动画播放时长的研究表明,2019年中国长视频平台动画剧集国产非低幼内容的播放时长正在直追低幼内容。

3、B站兴起,不断破圈,逐渐加深自我标签。而今年国漫的火热也与B站破圈有关,根据B站2019-2020国创动画作品发布会上所公开的数据显示,中国在线动画用户规模从2013年的2000万一路飙升,至去年底已达3亿。国创成为2019年B站新增用户最感兴趣的专业内容,而今年B站也乘此机会出了很多优质的国创剧。

4、政策利好,头部公司相继推出扶持计划。自2018年底,B站在「MADE BY BILIBILI」国创发布会就宣布了他们对国产原创动画的帮扶计划——小宇宙新星计划。而发展至今,B站已经拥有众多优质国创动画。今年8月8日,腾讯视频动漫年度发布会上也一口气公开了60多个动画项目,垂直覆盖不同圈层受众。

而且台网联动后,广电总局对于影视网剧的监管越来越严,很多题材剧情受限,这也从侧面给了国创产业一片生机。毕竟动画所表现的内容题材相比三次元影视更为宽广。

跟风日漫被嘲讽  盈利难是国创动画最大的问题

其实国漫曾经也有闪耀世界舞台的时候,早在60年代就有了第一部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上海动画制片厂也是精品不断,动画“中国学派”享誉世界,甚至影响了一批日本的漫画家,但后来却逐渐没落,就连现在的国漫也处于“两三年里一部精品,其他时间默默无闻”的状态,那么为什么国创这么难?

首先就是国漫的抄袭问题,很多国漫被指责“跪日”站不起来。纵观国漫发展史上,作品抄袭日漫的确不少,毕竟日本的动画产业比较成熟,而中国才属于行业的早期。但也有些精品之作,却被挑剔的网友“片面”指责。

拿《雾山五行》来说,这部作品也被指抄袭经典日漫《火影忍者》,仅仅是因为主角火行在战斗时因形似火影中迈特凯。观众用日漫养出的「高要求」来审视国产动画本就不公,再加上观众还乐意在国漫和日漫里“找相同”,这大大增加了国漫的制作困难系数。

其次是国漫想打出差异化走2D路线,却面临着原画师稀缺的窘境。很多业内人士说2D电影是国漫的灵魂,这也确实有很多道理,相比于3D毫无情感的电脑建模,2D动漫是画师一张张手稿绘制而成的作品,有着独特的美学。

看宫崎骏和新海诚的动画电影多是2D动画,国内也有很多精品2D动画,例如《大鱼海棠》、《大圣归来》和《雾山五行》等,但是在2D国漫之所以稀缺,最重要的原因是国产原画呈现极度稀缺,多数公司反映招不到人。《雾山五行》的团队“六人四年三集”是这个行业里真实的写照,其实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收入低,压力大,所以很多原画师都被迫转行。

再者,国漫的产业链不完善,头部国漫价值并没有完全释放。这主要是因为我国现在的动漫行业还处于初期,产业链不完善,商业化能力有限,主要盈利来源有只有稿费、内容付费、广告费用、IP开发及授权。而且全产业链开发等方面尚存不足,题材开发到产品流通之间尚未形成闭环,导致一些头部作品的品牌价值没有得到充分释放。

而且国漫制作周期很慢,并不像电视电影那样可以规模化生产,很多时候积攒的人气容易被影视抢走,就拿动画《魔道祖师》来说,动画还没有出完,影视真人版就已经上线,在影视圈吸引了大量的粉丝。这也导致资本一直不看好国漫市场。

而日漫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个以“IP"为核心,同时包含多种创作形式、多系列组合、多版本发行、多年间可持续开发的日式泛动漫产业生态圈,保持了整个行业的规模化盈利,但是目前我国泛二次元正在逐步发展,未来ACGN(动画、漫画、游戏、轻小说)和虚拟偶像、部分影视化内容、同人创作、衍生周边也会冲分释放头部国漫的价值。

最重要的是,国漫产业一直“亏钱”。其实,国漫最大的困难还是盈利难,市场盈利能力与作品成本悬殊太大,收益填不平制作成本。根据业内人士透露,影视供应链各个部门平均利润超过20%,但唯独后期特效制作利润仅有5%,与影视产业相比,动画更加需要后期,但动画后期的状况却比影视后期更为惨烈。

而看看隔壁的日漫产业,自2011年开始,已经连续的第8年增长。2018年,256家日本动画制作企业的营收合计138.72亿元,同比增长3.6%。平均每家企业的收入为5485.81万元,同比增长8.1%。

话说回来,光靠一两部出圈作品就定国漫是否崛起是很幼稚的,除了票房数据,动画产业结构、商业模式、市场规模都需要一同成长,而目前的形式来看,谈崛起还为时过早。

巨头加速布局 国创圈里谁是最后的巨头?

尽管国漫现在还没有真正的崛起,但敏锐的巨头们早已捕捉到这个行业的宽阔场景,据《2017-2022年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竞争态势及十三五投资规划研究报告》预测,2020年前后,中国动漫市场能达到近5000亿元的市场价值空间。为了争夺市场,巨头们最近也是动作频频,逐步加快其在国创圈里的布局。

作为在二次元领域积累深厚的腾讯,走的还是加紧版权收购的老路子,主要通过投资和收购动画公司的股权来完成布局,2019年腾讯投资了《超神学院之雄兵连》制作团队虚拟影业和《非人哉》动漫公司分子互动。近日腾讯又收购了百漫文化多数股权。此后,百漫旗下的IP孵化和运营公司将与腾讯新文创生态进一步融合,继续探索动漫IP的构建及增值。

而且腾讯也在不断的储备IP版权,主攻产业上游。目前阅文、腾讯动漫和腾讯游戏共同形成了腾讯三大IP孵化基地,而根据36kr报道,腾讯国漫IP储备占全行业90%,且腾讯视频动漫频道、腾讯动漫、阅文三个平台月活分别达1.5亿、1.2亿、2.2亿。

除腾讯之外,其他巨头也纷纷向动画制作公司抛出橄榄枝。B站近两年投资了知名动画公司绘梦动画、中影年年、艺画开天。阿里影业、阿里文学、云峰基金分别在两年间投资了神居动漫、极光动漫、玄机科技等动漫公司,这两家巨头瞄准的都是有全流程产能的动画公司。

相较之下,爱奇艺并非在内容和IP的储备层面竞争,而主要是在产业链中下游方面,目前爱奇艺已经跳出传统二次元领域向“泛二次元娱乐”方向发展。重点聚焦于潮流文化,除此之外,阿里也在自己的电商优势,以电商为核心搭建二次元消费场景。但是长远来看这些商业模式并不具有行业壁垒,而且短期内两者也没有头部的国创可以拿出来说。

所以,在众多平台中,我们可以看出在长视频四巨头的角逐中,占据高地的还是腾讯和B站,腾讯的优势在于依托强大内容和IP储备所形成的二次元内容生态,而B站的优势主要在于其在国漫领域的先发优势。

目前B站不仅以番剧、游戏等PGC内容形成了丰富的内容和IP储备,还让UGC内容与PGC内容形成联动,以up主构建起拥有文化氛围和进入门槛的二次元社区。而当前B站正在逐步“破圈”,不断扩大其生态内容,所以相比之下,未来的国漫行业B站和腾讯一定会是中流砥柱。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小谦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