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疗业要接受互联网的洗礼,上门足疗O2O兴起

文/吴梅梅 (品途网记者)
如今O2O不仅是政府工作报告的一个词汇,也不只是CEO、传统企业家口中谈论的战略,更是切切实实影响到人民生活方式的新事物;雕爷的河狸家又把上门O2O模式搞得红红火火,让“解放手艺人”的宣言皆为人知。据品途网,上门O2O模式的种子不只生根在北上广一线城市,还在某些二线的省会城市发芽,比如安徽合肥的上你家上门服务的内容也覆盖到各行各业,保洁、美甲、美妆、美容、厨师做饭、按摩理疗、洗车修车等,很多创业者真是敢想敢做。
年前,品途网曾刊载过一篇对几家上门厨师O2O企业的分析《请厨师上门做年夜饭,怎么样?》,而根据大众点评年味地图2月24日的数据,足疗按摩受到超过1300万人的关注,这说明足疗作为生活休闲方式被越来多的人认可,于是我们换个场景结合体验来聊聊上门足疗,先从传统足疗行业的特性说起,再谈上门足疗的可行性和发展现状。

足疗行业的特性,女技师多过男技师

以需求属性看,足疗不像吃饭那么刚需,但就像喝咖啡一样是一种休闲方式,用户在身体放松的同时接受健康调理,这是一个增量市场;最高的频次可以达到一周一次,这些用户多是对足疗形成了一定的依赖性,即刚需用户。
以从业群体来看上门帮CEO李智永在接受品途网采访时表示,全国在足疗一线的从业人员在3000万左右,他们很多没有经过培训上岗,部分拥有职业资格证书但非硬性规定(美容师需要有证书);这个行业经验、服务意识比证书更重要,我们可以把拥有3年以上经验的人称之为“手艺人”。但实际上按摩师这个职业并没有得到尊重,他们不用真实的姓名,客人都是通过叫号来点钟,极少数的专业中医推拿师除外,而如果是上门服务就不一样了。
据品途网了解,李智永此前经营了多年的线下茶楼,附带足疗养生项目,他表示在店内男技师与女技师的比例网2:8,而且从业5年的女技师月收入可以达到8千以上,而男技师的收入水平只在7千左右,这是足疗服务行业的显著特性。
以服务目的来看,足疗按摩并不是一种治病的手段,就像美容一样是通过长期坚持调理达到改善身体或皮肤状况的效果,它主要分为休闲足疗和养生按摩(有中医理疗的作用)两种;而线下门店多以休闲类按摩类为主,因为后者对专业水平要求高,从业的中医推拿师很少,养生按摩的客单价也更高,最低价是休闲按摩的2倍。
以服务价格来看,足疗店的项目多价格差异也大,包含套餐、足浴、Spa、中医及辅助项目30多种,服务时间从30分钟到2小时不等,价格低的79元,高的可达上千元;除了消费技师的手法,店内的环境、设备、其他服务也是在无形中被消费的。

与传统足疗相比,上门足疗的不同

同样是足疗服务,但通过互联网预约上门的O2O模式和传统到店模式截然不同,这是线上线下两套玩法了,因此上门足疗多是互联网企业来做;而在传统足疗行业有多年管理的李智永却不甘落寞,想借着O2O的东风再次创业,于是在2014年下半年着手洗项目,成立上门帮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上门帮的第一批足疗技师都是从以前的实体店内挑选而来,但这些技师不会再服务于店内的客人,两者是完全独立的业务,唯有在推广和体验活动上会有效利用实体店的客流、会员优势。不过,传统老板能玩得转O2O不好说,且看上门足疗与到店式的足疗最重要的区别到底在哪。
一、价格上,商业原理理解,消费定价是基于成本的,去除门店房租等大块成本后,按理同样的足疗服务项目上门会更便宜。目前,活力蛙的最低价格是98元(推广期有58元的优惠券),而上门帮的项目在手法上分类很细致,足部护理最低39元,初级足浴59元起,点到位的个人足疗是79元起。
二、便利性上,不需要出门对于用户来说是一个方便的选择,尤其适合出行不便的老年人,而且用户初次体验的门槛是较低的,但事实是最先接受新事物的多半是互联网人士,因此上门足疗的第一批用户和真正需要的群体就存在着悖离(假如他们给父母预约倒说得通,不过真正有实力有孝心的人大概不会在意这点优惠)。
三、安全性上,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人身安全,包括技师和用户双方的,与传统足疗店相反,上门提供足疗服务的多是男技师(他们也更愿意上门,上门服务不抽佣,他们的收入会更高),同时企业需要以人员审核和安保机制来提高安全性;二是法律风险,养生按摩上门一般是不存在这类风险的,但休闲按摩做不好就容易滋生问题。
上门帮CEO李智永认为,足疗推拿是以人力输出为主要载体的一种服务产品,备品较便于携带,且从业人员服务意识程度较高,看重评价体系,相比秩序散漫、流动大的家政人员来说,更适合打造O2O平台

小荷才露尖尖角,上门足疗刚兴起

笔者通过采访及最近了解的信息发现,足疗作为传统保健按摩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被互联网影响的程度较浅;一是人们更习惯到店的消费方式,到店享受的服务也更多;二是新兴的创业企业还很少,据品途网链接,中医按摩方面有功夫熊、点到、点妙手华佗驾到、理大师、来e掌、熊猫家、按客(是为传统按摩店导流的模式)等,而专注上门足疗的只有上门帮、活力蛙、点到位三家,都是2015年初才正式运营的项目,主要面向个人,不过像其他按摩一样上门帮也开通了企业服务。
点到位的坐标在魔都,隶属上海翼家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其余两家则在北京,有的产品都没完善,功能还在测试中,上线的服务项目也不多;可以说上门足疗才刚兴起、竞争也不激烈,但不排除一些上门理疗O2O项目,甚至做上门O2O的项目会顺势推出上门足疗业务试水,凭借已有的优势粘住用户,比如华佗驾到在上海、北京有上门足底按摩,而社区O2O企业小区无忧就孵化出推拿项目熊猫拿拿。
最后,笔者认为上门足疗这种新模式面临的最大困难是用户信任、习惯和市场的培养:
第一,上门服务的安全性是首要难题,如何获取新用户的信任显得尤为重要,据了解,上门帮目前采取的做法是技师审核+指派联安保人员陪同上门+实时定位追踪系统,以此对师傅外出项目的工作时间做好把控,假如超出了后台的预估时间,会启动一键报警;
第二,对喜欢休闲方式的年轻人来说,到店是短时间内不会改变的习惯,上门足疗只是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第三,上门足疗除了挤占传统足疗店的市场份额,还需要培养新的消费人群如老年人,因为传统足疗店消费人群的年龄段在30~40之间。

责编:吴梅梅
原创声明:品途网尊重原创作者及单位版权,本文为品途网原创内容,作者:吴梅梅,微信公众号:wujie2014,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品途网有权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wumeimei,责编:。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