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消解的职场,重新定义的工作

摘要:部分媒体说年轻人都不想工作了。其实他们不是不想工作,而是不想要老套的,按部就班的朝九晚六的工作。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互联网平台正在成为社会就业的核心渠道

媒体图

​琪琪是一位虎牙直播平台的主播,之前在广州的一家服装店当销售员,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现在公司的老板,开始踏进了主播行业。据琪琪透露,在今年春节时期,她的收入增长很快,多的时候一个月几万块,少的话也有上万块。以前当销售员,底薪加提成,一个月几千块,仅够基本生活。遇到疫情后,她以前工作的店铺已经关门。


西安的刘璇大学毕业后,在本地找了一份咖啡师的工作。收入不高,工作简单,“关键是搞好同事关系”。春节疫情后,店子关门了,他正在琢磨下一份工作,父亲见他每天在家愁眉苦脸,就拉着去跑货拉拉,他开始不愿意,“毕竟读了大学,这种体力活还是接受不了。”后来他决定还是试试,四月份注册成了一名货拉拉网络货车司机。


和传统印象中的货运司机不同的是,网络货运司机自由度很高,“工作自由,还能接触到各种类型的人,没那么多条条框框和职场规矩。”时间自由、平台分配订单,等单的间隙还能缓缓,看看B站、刷刷抖音,这在咖啡店时,是被明令禁止的。以前一个月固定的收入是6000多,现在和父亲一个月跑下来,可以超过3万。根据货拉拉的数据,截止到2019年,平台95后的货车司机就已经超过4万多名。


同样因互联网而兴起的网络写手也是类似的情况。小刀鎏(化名)今年28岁,是广东中山市本地人,在市下属一个街道办当一名办事员,他工作了3年,平时工作按部就班,每天准时上下班。他性格内向,不喜欢交际。三年前,他开始看网络小说。看多了,就开始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开始写作。第一个月拿到了312元的收入,慢慢的随着人气的提升,到今年6月份,最近一个月的税前收入,包括全勤奖、稿酬分成、打赏、任务赏金,第三方渠道收入,已经到了30872.4元。而他自己本职工作的一个月薪水才一万多。


直播行业和网文行业、网络货运司机,这些都因互联网而产生,并且成为当前提供社会压力的重要力量。2020初,随着疫情和经济变化等不确定因素增加,就业压力增大,今年还有800万左右新增大学毕业生。许多与互联网相关的行业成为稳定就业、吸纳失业人口的重要力量。根据人民网报道,“疫情之后,有超17万名司机加入货拉拉成为活跃接单司机,相较同期,有着很大幅度的增加。”


和PC端相比,移动端的便携性,用户的使用场景更加碎片化、随机化、生活化。因为这些特性,职场和就业正在被移动互联网剧烈改变。互联网经济的发展,每一次新技术的出现都会引发行业变革,在这个过程中蕴藏着无数的机会。就像琪琪、小刀鎏、刘璇一样,正在成为互联网化的受益者。职场这个概念正在被消解,工作正在被重新定义。


全职兼职的边界开始模糊: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对各个行业改造的深入,主业副业这种概念已经过时了。也许以后也不会有这种概念了。许多职业已经褪去众人刻板印象,大家对于职业的看法也发生变化。工作不再只是传统的售货员、文员、公务员、医生等,也可以是主播、网络写手、外卖员、网络货运司机。


小刀鎏现在靠着当网络写手的小说,已经远远超过了他街道办本职工作的工资。他觉得两件事都不冲突。做得越久,主业和副业的概念就越模糊,他没有觉得哪个是主业,那个是副业。两件事都喜欢。也会一直做下去。像他这样的兼职作者是一种常态。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6月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3.53亿,网文作家数量为784万。但全职的不到10%。根据阅文集团数据显示,超过30万人选择在2020年第一季度成为网文作家,并生产了超50万部网络文学作品。


而根据人民网的报道,“有不少优秀领域的人才‘花式’转行加入到货拉拉,其中包括国家一级运动员、在职研究生、村支部主任、前乐队主唱和资深厨师等。”这里面有全职的,也有兼职的。


随着直播行业的进一步火爆,围绕主播而衍生出来的新职业,如主播培训师、场景包装师、直播星探、直播运营等等,也出现了强需求。智联招聘发布的《2020年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显示,和直播相关岗位的招聘职位数,在一个月内同比上涨83.95%,招聘人数增幅达132.55%。


工作的空间时间在变化:


移动互联网在改变直播、网文等因互联网而兴起的行业,正在向传统行业渗透:通过对生产要素进行重新排列组合,去除了生产环节中的低效部分。并且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应用,能够更为精准的将产品和需求匹配起来,不用再将大量的时间浪费在寻找客户上。美团、货拉拉等企业就是在这个时期成立并得到快速发展的,如今餐饮、货运等传统行业经过移动互联网重构以后,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移动互联网让很多职业具备更大的“弹性”:一方面是平台进出自由,一方面是工作时间自由。人们可以随时注册成为货拉拉司机、外卖骑手、主播、网络写手,可以自主的决定工作时间,是全职或者兼职。这是许多年轻人青睐互联网行业的重要原因。


以货运为例,传统货运存在着诸多痛点,市场玩家多,但规模通常比较小,客户也分散。传统货运司机找活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去各种建材市场、批发市场趴活,或者交中介费,从中介那里接单。但这样通常也会存在着空车率高等问题。


举个例子,货运司机在A市场门口找到一单,需要到B点。在B点卸完货之后,司机想要在B点马上有单很难,通常是空车返回,这直接关系到司机的收入,特别是像刘璇这样的个体户。互联网货运平台出现以后,将货运需求收集到平台上,通过LBS、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将单派给附近符合要求的货运司机,这样就节省了货运司机找单的精力。现在刘璇跑完一单后打开手机软件,附近有没有适合自己的单一目了然,大大降低了空车率。


工作的从属关系在变化:


在传统意义的职场概念里,从属关系有两个显著特点:第一,个人一般是从属于组织。不管是公务员,还是在公司上班,一个人在一家公司或者一个单位产生从属的劳动关系,个人是完全依附于组织的,或者说是高度寄生于这个组织,在这种前提下,个体的面目是模糊的,脆弱的。另外一个关系就是,一个人从属某一个职业或岗位。所谓“干一行爱一行”,强调从一而终,干一个固定职业,偶尔干点副业,直到退休。


不管是主播,还是网络写手,还是网络货车司机,他们和平台的关系,大多是平等的合作关系。签约后入驻相关平台,根据个人情况决定是独家还是多家平台合作。但即使是独家合作,也和传统意义上的职场关系有巨大差异性。


最大的区别在于时间和空间的自由度上,双方是平等的合作关系,而不是单纯的从属关系。如果传统意义上的公司,一般会强捆绑强约束,时间和空间都存在着不可选择性。如果需要变更,比如请假等,就会存在着扣工资罚款等经济利益上的损失。互联网平台在这一点上,解放了个体的不合理的约束,释放了时间和人力的积极性和生产力,增加了个体的自由度和选择。


很多媒体说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想工作了。其实他们不是不想工作,而是不想要老套的,按部就班的朝九晚六的工作。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互联网平台正在成为社会就业的核心渠道。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南七道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