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消失18885家,在线教育开启死亡竞速​

摘要:烧钱之后,下一站在哪里?

   

在线教育,开启了淘汰赛。一方面,头部教育机构加速扩张,互联网巨头也频频入场。


7月1日美股收盘,跟谁学股价报收于59.9美元,市值以人民币计算已经突破千亿。6月29日,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7.5亿美元融资。6月22日,淘宝发布“一亿新生计划”,正式宣布进军教育领域。但在另一方面,行业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中小机构加速淘汰。根据经济观察报的报道,从今年2月1日至6月16日,全国线下培训机构注销企业数量为18885家,越来越多的机构没有等到春天。 


强者恒强,弱者无立锥之地


在线教育,这个行业从诞生之日起就不停的过热—过冷—再次过热—又过冷。2013年,在线教育开始兴起,国内外在线教育头部公司纷纷获得融资,教育培训的线上化讨论越来越热,也有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人入局。此后,2016年行业开始转冷,到2018年凭借K12的兴起,整个行业再次回暖。2019年暑期的招生大战,让一批机构开始变得步履蹒跚。时而热,被资本追捧;时而冷,被用户唾弃,就成了在线教育的写照。而伴随着每次转热和转冷,都有一批批的机构兴起和离场。本来,按照这个行业以往的走势,2020年大概率会是行业的调整之年,流量高企、名师匮乏、获客越来越难,带宽成本越来越高,这些都让越来越多的教培。


在疫情来临之前,受资本市场寒冬和线上教育机构规范政策出台的影响,教育行业融资数量骤降。流量争夺、教师资源争夺越来越激烈,带宽成本和获客成本也越来越高,这些都让教培企业变得步履蹒跚,整个在线教育行业面临着一轮洗牌。然而,黑天鹅带来的不一定都是坏事,对于在线教育来说,是新的契机。


除了6月底作业帮的融资外,今年3月,猿辅导完成最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的交割,公司的估值达到78亿美元。在线教育的火热,让互联网公司看到了新的流量蓝海,于是,互联网公司纷纷跑步来了。在疫情期间,钉钉因为差评风波瞬间火了一把。主要做远程办公的顶点,自从增加了远程教学功能后,其评分一直往下掉,为此钉钉还不惜在线求饶。

据悉,疫情期间,钉钉支持了全国14万所学校、300万个班级、1.3亿学生在线上课学习。为此阿里还紧急扩增了十万台服务器,来应对瞬间涌入的用户。

差评挡不住流量的诱惑,6月22日,淘宝顺势推出了“一亿新生计划”,宣告了向教育领域进军。淘宝有着流量池的天然优势,8亿活跃用户,还有淘宝直播、小程序等工具帮忙助力。


未来三年内要帮助1000家教育培训机构和知识付费机构获取10万名以上的新生。阿里给出的口号是“在淘宝,课程将像产品一样丰富,学习像逛街一样简单。”而淘宝教育小程序目前的宣传重点是职业教育和继续教育。当你打开小程序时,课程类型分成了职场、兴趣、语言、考证、校园、IT等多种。像一些知名在线教育机构,已经入驻淘宝,比如英孚教育、编程猫、西瓜创客、新东方等。


知名公考培训机构“粉笔公考”,早在5月14日在淘宝教育上做了一场直播。这次直播直接给粉笔公考店铺带去了四万访问流量。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在线教育机构能抱到阿里的大腿,未来不能说一路畅通,起码也是“背靠大树好乘凉”。阿里这次的在线教育“躬身入局”,也是瞅准了机会。在上半年各大企业轰轰烈烈吸纳新用户之后,转化为正式付费用户也消耗差不多了。


即将来临的暑期档,淘宝教育提供了新的战场。就像麦当劳和肯德基一样,有阿里的地方,一定会看到腾讯。除了通过投资加码在线教育外,腾讯还通过在线教育平台(企业微信、QQ直播、腾讯课堂)服务教育,有数据显示,春节期间,腾讯教育已与全国40多家各级教育局建立联系,覆盖20个省上千万师生。


但腾讯显然并不满足于现状,有消息称,腾讯正在测试一款名为“Z星球”的App。“Z星球”是一款非盈利性产品,产品主要定位是帮助青少年学习成长、提供关爱陪伴的应用。看过《乘风破浪的姐姐》都会对瓜瓜龙英语印象深刻,而这款产品则是新的“流量巨兽”字节跳动推出的,张一鸣甚至不惜亲自下场为其教育业务呐喊。


在疫情期间,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都上线了免费中小学在线课程。抖音教育类直播次数增长200%,教育类直播观看人次增长550%,教育类直播累计观看人次达2969万。快手也不甘只当一名“吃瓜群众”,去年年底,快手拿出了66.6亿流量帮助教育类账号进行推广。


快手的在线教育范围,有素质教育、职业教育、K12、三农等多个领域。教培机构融资规模越来越高,互联网巨头加入战局。但强者变强的同时,马太效应也开始显现。

去年10月,在线英语学习平台“朗播网”陷入欠薪风波,随后“学霸一对一”和“理优一对一”又相继倒闭。为了和大机构竞争,中小机构不得已也通过免费视听课、低价课等形式招生,但这最终就变成了资金实力的竞争。网易有道的有道精品语文课3元2节,作业帮“9元5节课”的试听套餐,美术宝9元9节课……


但是,这些低价课本身却成本并不低。教师课时费、直播设备、服务器成本、客服人员、销售人员等等成本都是必须的支出。低价引流和高额的成本支出,让线上机构面临两难,如果低价课大量招生,就会导致课程质量和教学效果打折扣,这样影响的是后期正价课的转化;但如果保证教学质量,就需要强大的资金投入。另外,长期的低价引流,也让锚定了价格区间,一旦转化成正价课,就会引来学生家长的不满。


疫情期间,新东方将100多万学员转移到线上,通过几万名线下教师在线上授课的形式保证了教学的正常进行。然而,即便是新东方这样的机构,也面临家长的不满,而不满主要集中在收费和教学质量层面。 


烧钱之后,下一站在哪里?


其实,现在的在线教育发展阶段,和曾经的千团大战、千播大战相似。投资人火热,各方势力都希望通过烧钱来打败竞争对手,从而独霸整个市场,收割用户。但到了最后,只有迭代出新的商业形态,才能够在同质化的竞争中活下来。从千团大战中厮杀出来的美团,最后将业务延伸到本地生活和外卖;娱乐直播之后,游戏直播和直播电商成为了直播的新形态。而对于在线教育,K12和语言培训越来越拥挤,“SaaS+服务”几乎千篇一律,最终大家剩下的只有烧钱。

在线教育在行业中可以说是“投钱无底洞”,你永远不知道要烧掉多少钱才能开始真正盈利。2018上半年,在线教育融资数量已完成182起,披露的融资总额达152.73亿元,这个数字接近2017年的全年总量。但盈利模式不明,花钱不眨眼,没有足够新生源,资金链说断就断,国内在线教育市场进入了一个“冷静期”。


2019年暑假,又是一个“神仙打架”的时刻。在这场K12教育暑期营销战中,各家公司为了吸引新用户,也是下足了血本。有媒体报道,猿辅导、学而思网校、作业帮三家公司49元体验课程的外部获客成本大致为:500元、600元、700元。而对于正价课,VIPKID创始人米雯娟曾公开表示,VIPKID的获客成本约为4000元,而且“这个获客成本相对来讲,不管是比起线下还是比起线上,都是低的”。


而教育产品,服务周期普遍较长,短一个月,长则半年甚至一年。不断增加新用户,才能维持良好的运营。融资规模越来越大,互联网公司越来越多,公司市值越来越高,这些都意味着至少这个行业还是有前景的。但如何在拥挤的赛道中突围,最核心的就是教育培训机构要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拼多多从阿里京东的夹缝中找到了下沉市场,最关键的点就在于找到了核心用户群体。


那么如此庞大的三线及以下城市,是否会成为在线教育的新蓝海?简单的将线下课程搬到线上,上课空间从教室变成了SaaS系统中,老师、学生、家长都不会满意,如何利用算法、大数据、AI的技术赋能教育,如何让线上的教研更加适宜新的技术?在语培和K12如此拥挤的情况下,如何在STEAM、编程、人工智能等素质教育层面实现突破?2020年的暑假,或许就是在线教育新模式的起点,我们期待看到不一样在线教育。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袁国宝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