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被查封、员工大量流失,赛麟汽车的造车梦大势已去

摘要:今年是造车新势力的生死之年,随着互联网造车窗口期逐渐关闭,未能跻身第一阵营的玩家被淘汰出局的可能性越来越高

1


谈及造车新势力,不少人首先会联想到蔚来、小鹏、威马、理想等头部玩家,名不见经传的赛麟汽车鲜少成为舆论关注焦点。最近其被媒体广泛报道,却是因为眼下身陷困境、危机四伏。不得不说,赛麟汽车以这种方式“出名”,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且从无限风光到跌落低谷,只用了短短1年,令人唏嘘不已。

 

1年前,赛麟汽车仍享受着高光时刻,在北京鸟巢召开“赛麟之夜”发布会,邀请杰森·斯坦森、吴亦凡等明星现场站台。尽管这场发布会有挂羊头卖狗肉的嫌疑,明明打着“全球超跑典范”旗号,却推出一款名为“迈迈”的微型电动车,与超跑关系不大,更像是穿梭于大街小巷的“老头乐”,但使赛麟汽车赚足了眼球。

 

众所周知,造车资金门槛非常高,用蔚来掌门人李斌的话来说,没有200亿元不要造车。天眼查显示,赛麟汽车共有五大股东:南通嘉禾、如皋萨林混合动力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如皋萨林”)、南通狮迈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通狮迈”)、南通威蒙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通威蒙”)、如皋积泰电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如皋积泰”),分别持股33.42%、18.95%、18.8%、17.76%、11.07%。

 

不过,赛麟汽车前员工却曝出了一个惊人事实,公司所谓五大股东,实际上只有国资股东南通嘉禾出了真金白银,剩下四家全都是王晓麟控制的空壳皮包公司,以“技术出资”的名义持有公司股权。今年4月,赛麟汽车前法务人员乔宇东在社交平台实名举报王晓麟以“虚假技术出资”获取赛麟汽车的控制权,导致数十亿元国资流失。

 

尽管身在美国的王晓麟不断喊冤,并第一时间发送内部信试图稳定军心,但似乎收效甚微,还是难以打消员工、供应商、南通嘉禾等各方的疑虑,尤其是让南通嘉禾大为不满。2019年,其扮演赛麟汽车“输血者”的角色,而且是唯一“输血者”。

 

7月5日至11月12日,如皋萨林、南通狮迈、南通威蒙和如皋积泰4家公司先后向同一位质权人——南通嘉禾出质所持有的部分赛麟汽车股权,合计出质股权数额为20亿元。同时,7月8日,赛麟汽车与南通嘉禾签订抵押借贷合同,抵押28套设备,抵押物价值为12.12亿元,保单数额为12亿元。

 

不难看出,仅股权质押和设备抵押两项,南通嘉禾就为赛麟汽车提供近32亿元借款。因此,南通嘉禾的态度,将直接左右赛麟汽车的命运。幸亏南通嘉禾醒悟得早,及时看清王晓麟四家空壳皮包公司的真面目,就企业借贷纠纷积极维权以止损,避免成为冤大头。

 

回头来看,今年4月的公开举报信带来的杀伤力堪称核弹级,不仅使赛麟汽车声誉严重受损,整体发展形势更是急转直下。

 

6月16日,南通中院查封赛麟汽车在当地的两家工厂;1天后,南通中院冻结如皋萨林、南通狮迈、南通威蒙和如皋积泰所持赛麟汽车的股权,数额分别为18.95亿元、18.8亿元、17.76亿元和11.07亿元,起因是南通嘉禾对赛麟汽车的态度生变;6月23日,南通中院查封赛麟汽车上海分公司。

 

固定资产被接连查封、失去强有力的金援,深陷资金链断裂危机的赛麟汽车陷入至暗时刻,公司维持正常运转都成问题,员工首当其冲成为受害者,迟迟拿不到5月工资和2月以来社保。更尴尬的是,对于何时能发放欠薪,就连赛麟汽车副总裁Frank Sterzer自己也不知道。

 

在此情况下,赛麟汽车面临员工大量流失在所难免,不光基层员工讨薪无果后心灰意冷,高层也黯然出走,包括执行副总裁陈磊、财务副总裁于福忠、人事副总裁王芳、采购副总裁于瑞林先后离职。当作为最宝贵资产的员工都对公司不抱希望,加上王晓麟迟迟不回国收拾残局,外界把其与“下周回国”的贾跃亭相提并论,使赛麟汽车重振旗鼓的难度陡增。

 

事实上,赛麟汽车面临的不确定性远不止这些。一方面,即便赛麟汽车南通两家工厂未被查封,其竟然穷到连最基本的水电费都交不起,未来注定难以如期推进生产计划;另一方面,赛麟汽车上海总部办公楼租约即将到期,接下来何去何从,绝大多数员工心里没有底。

 

当然,赛麟汽车走下坡路并非始于震撼业界的公开举报信,早在去年底就已颓势初现。去年双11当天,迈迈定制版正式在天猫平台开售,共推出运动定制版和樱桃小丸子定制版两款车型,补贴后售价分别为15.88万元、16.88万元。

 

从11月1日正式开店到12月23日正式申请关店,迈迈天猫旗舰店共收到31个订单。其中,11月仅售出9辆汽车,销量惨淡可见一斑。而迈迈产量远大于旗舰店销量,绝大部分汽车沦为滞销的库存。同时,赛麟汽车将于今年初上市的赛麟S1、今年下半年推向市场的SUV车型迈客再没有传出任何消息,量产遥遥无期似乎已成定局。

 

值得注意的是,至今仍未取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也是赛麟汽车一大硬伤,不禁为其造车前景蒙上一层阴影。如今,赛麟汽车的基本面非常糟糕,可谓四面楚歌:原定5月分布到位的30亿元融资搁浅、员工和高管成批出走、工厂等固定资产被查封、上市新车销量低迷、新车量产受阻。而实名举报这一插曲只不过加速公司倒下,王晓麟的造车梦大势已去已是不争的事实。

 

对了,今天赛麟汽车将在南通嘉禾办公地——如皋市时代大厦举行股东会,届时王晓麟会以视频方式参加。我悲观地认为,当赛麟汽车成为南通嘉禾的弃子后,即便他全力自救,也很难拿出实质性举措来,公司走向复苏的概率真心不高,很有可能进一步沉沦。

 

换言之,除非南通嘉禾态度反转,及时出手搭救赛麟汽车,否则其未来前途堪忧。这进一步验证了今年是造车新势力的生死之年,随着互联网造车窗口期逐渐关闭,未能跻身第一阵营的玩家被淘汰出局的可能性越来越高。造车不易,赛麟汽车且造且珍惜,相信王晓麟也极不情愿看到自己多年的造车梦彻底梦碎。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龚进辉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