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发地是否还有未来?

摘要:一个商业帝国的毁灭,大多从内部开始瓦解


6月12日,北京市通报新增2例确诊病例,其活动轨迹涉及新发地批发市场。

6月13日零晨3时起,新发地批发市场暂停休市,所有的出入口已经封闭,一万多人被隔离检测。

截至6月16日早8点,北京累计确诊病例106个,疫情十分严重,引得举国关注。

经6月14日的北京市委常委会研究,给予丰台区副区长周宇清免职处理,按照相关程序办理。

此外,经丰台区委常委会研究,给予花乡党委书记王华免职处理;并责令有关单位免去张月琳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总经理职务。

作为首都的菜篮子,新发地市场承担着北京蔬菜供应量的70%以上和水果供应量的80%。

在全国4600多家农产品批发市场中,新发地市场交易量、交易额已连续十七年双居全国第一。

如今疫情突袭,从业人员被隔离,业务经营停摆,总经理被免职,市场陷入瘫痪......

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是:经此一“疫”,新发地是否还有未来?


新发地的前世今生:木秀于林的烦恼

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成立于1988年5月16日, 经过32年的建设和发展,形成了以蔬菜、果品批发为龙头, 肉类、粮油、水产、调料等十大类农副产品综合批发交易的格局,现已成为首都北京乃至亚洲交易规模最大的专业农产品批发市场。

市场现占地1680亩,管理人员1500名,固定摊位2000个左右、定点客户4000多家,日吞吐蔬菜1.8万吨、果品2万吨、生猪3000多头、羊1500多只、牛150多头、水产1500多吨。2019年交易量1749万吨,交易额1319亿元人民币。

目前,新发地市场已在全国农产品主产区投资建设了14家分市场和300多万亩基地,在海外有8个国家有种植/养殖基地,占整个华北五省60%农产品交易。山东、山西、河北、河南、东三省,乃至于云南四川广西的农产品,在新发地都有固定的交易区域,新发地的农产品出口全世界二十多个国家。

位于北京丰台区南四环至南五环之间的新发地,最早其实叫新坟地,属于明清皇家狩猎场南海子区域(现在的海子公园一带)。位于海子墙西北角的新坟地,主要作为守坟人居住的小村落。

1958年,坟地被辟为农田,新坟地也改名为新发地。

为了解决“淡季蔬菜荒”、“吃菜难”的问题,北京市政府在1985年5月10日出台了放开肉、蛋、水产、蔬菜五种农副产品价格,以及打开城门欢迎各地蔬菜进京的两项举措,正式开放蔬菜市场,外地蔬菜不再需要进京证明送菜进京。

对于已有一千多年蔬菜种植历史、明清时期作为皇家菜蔬供应地的丰台来说,这个新政开启了该区蔬菜民间交易市场。

1988年,农业部农业部正式提出“菜篮子工程”。这一年1月21日,在南四环马家楼桥南1.2公里处、京开高速公路(106国道)新发地北桥西侧,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中心注册成立。

当时,在丰台政府和工商局的支持下,划出15亩地,投资15万元(丰台区和花乡各出资3万元,新发地村出资10万元),安排15个人建起这座小农贸市场。

在铁丝网圈出的15亩地里,张玉玺拿着15万元,带着本村14个农村青年开始创业。这便是后来张玉玺津津乐道的三个“15”的来历。

现在的新发地,共有15道大门,不知是否为了纪念当年发家时的三个“15”。

时年39岁的张玉玺,大概不会想到,这片小小的农贸市场,会成为日后北京的菜篮子、果盘子,更不会想到32年后会成为京城新一波新冠疫情的暴发地。

“新坟地”的旧名再度被人提起,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刻,对于新发地来说应该不是什么怀旧的叙述。


新发地的家族权力图谱:是非曲直尽在不言中

前文中提到的那个被免去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总经理职务的张月琳,正是71岁的新发地董事长张玉玺的儿子。

已经迈入古稀之年的张玉玺,在30多年里逐渐建立起张氏家族的商业帝国。张玉玺的儿子张月琳后来成为了二代掌门人(已被免),而接替张玉玺的新发地村书记位置的,则是其外甥张伟。

启信宝显示,新发地的股东第一大股东是北京食安天商贸公司,持股45%,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皆为张月琳;第二大股东是北京中油房山燕宾油料销售公司,持股21.25%,法定代表人石加福;第三大股东北京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20%,法定代表人还是张月琳;丰泰新房地产开发公司持股10%,法定代表人是张玉玺的外甥张伟,张玉玺则自任董事长。还有一个股东是北京金起旺建筑装饰装潢公司持股3.75%,法定代表人吴士金。

除了横向的全国布局,新发地还试图在农产品产业链上有所作为,布局了诸多蔬果种植基地、货运公司、城市零售网点。

从多种经营方面更可以看出新发地的实力。北京一直是房地产开发的热土,作为拥有近5000亩土地的新发地村,自然也想成为开发商。而且他们有着天然的两群客户:回迁村民和市场的商户。

天伦锦城小区、新发地锦城园小区、期颐百年小区、天骄骏园小区......在北京南四环拔地而起。

除了房地产,货运物流也是新发地的重要支柱,位于京开高速新发地桥西侧的大片空地被开发为物流基地。雄心勃勃的新发地,最后开设了自己的长途客运站,成为北京南部重要的客运中心。

物业管理公司、咨询公司、宾馆、酒店、矿泉水厂、建筑材料厂这些更是不在话下。

经过三十年的发展,新发地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商业帝国。

关于新发地的商业帝国描述到这里本应该划上一道中止符。然而,在这个商业帝国运作的背后,关系着一个大家族的归宿,矛头也被人目标明确地指向了新发地董事长——张玉玺。

在微信公众号“大国新博弈”的一篇文章中,作者旗帜鲜明地谈到了中国乡村集体企业最后的归宿问题,谈到了家族垄断问题,谈到了现代企业治理结构问题,以及这些模式的种种弊端与诟病:

“多年以来,新发地村民的检举从来都不少。检举的核心内容便是张氏家族独掌大权,村民得到的收益相比于新发地商业帝国实现的收益而言太渺小。”

最后,文章画龙点睛地指出:“多年以来,张玉玺和他的亲友总能化危为安,在媒体舆论前一直保持着正面形象,他们是农民企业家、首都菜篮子的守护人、村民的致富带头人......但这一次,不知道他们能否安然度过这次危机。”

不得不说,这次疫情让新发地处于了风暴的中心。新发地商业帝国以及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家族,在以后的日子里肯定还会迎来更多的曝光和考验。其中的是非曲直,作为不知情的外人,沙师兄不宜评论过多。但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奏似乎已经吹响。


新发地的锅三文鱼来背: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

6月12日,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相关部门抽检时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而该产品的货源来自京深海鲜市场。

一时间,将“三文鱼”和“京深海鲜市场”推向了风口浪尖。更值得一提的是,这在13日的官方通报中得到了印证,张玉玺提到“货源来自京深市场”,但是在官方通报里,京深市场的检测结果并未出现阳性结果。

因为张董事长这么一出乌龙,无辜躺枪的北京京深海鲜市场将自14日起休市3天进行全面消毒。三文鱼行业也遭到重创,多地市场与商超都紧急停售或下架三文鱼,商户损失惨重。

更有业界人士呼吁,别让一个谣言毁了一个行业。微信群中也不乏义愤填膺之士在振臂讨伐。

这一次,新发地的公关处理有失周全。危机公关本是为了转危为机,却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火上浇油。

虽然新发地的海鲜产品占比极少,但是却因此得罪了整个水产行业,并让他们遭受重创。而另一个受害者北京京深海鲜市场则更是被打了一闷棍,有苦难言。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京深海鲜市场法定代表人吴东南,注册资本4500万元人民币,注册时间为2003年11月,公司经营范围是承办北京大红门京深海鲜批发市场;上市商品:海鲜、水产品、蔬菜、水果、粮油、干鲜果品、烟酒、农副产品、副食品、日用百货、鲜肉、调味品、五金交电、日用杂品。

一定程度上来说,京深海鲜市场与新发地是存在竞争关系的。但是,新发地是村办集体所有制企业,京深海鲜市场的大股东则是北京国资委100%控股。双方背景实力应该是半斤八两,谁也不比谁差太多。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京深海鲜市场大股东是北京二商集团,持股51%,而北京二商集团承担着国家在京召开重要会议、举行重大活动的食品供应服务保障任务,并且其大股东北京首农食品集团有限公司由北京国资委100%控股。

据此,沙师兄好奇查了下首农食品集团的新闻消息,发现了2020年1月14日新京报的一则报道:市政协委员、北京首都农业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薛刚透露,今年7月底,位于朝阳区黑庄户、建设规模62万平方米的北京鲜活农产品流通中心将建成投用。

黑庄户流通中心开业后,将与新发地形成北京农副产品供应的“一东一西双核保障”。首农集团将以全品类标准做支撑,保障食品安全,通过统一的市场主体进行严格筛选,符合标准的,在租金上予以优惠甚至减免。这势必会对新发地的市场经营带来一定的竞争和影响。

另外,随着近几年来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启动和推进,关于新发地是否搬迁也是一直争论的话题。此次疫情的发生导致新发地市场的停业,或许会给新发地的搬迁带来新的不确定因素。

天下熙熙皆为利往。

新发地作为北京农批市场的老大、全国乃至全亚洲农批市场的老大,本就高处不胜寒。在其背后,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觊觎与窥探。

一个商业帝国的毁灭,大多从内部开始瓦解。这一次,新发地因为疫情原因成为了舆论的焦点。内忧外患之下,是对新发地领导班子的一个巨大考验。

此时此刻,沙师兄想起来《哈姆雷特》中丹麦王子的经典独白。王子面对父亲的猝然离世,母亲的改嫁,以及叔父的篡位,他内心充满猜疑、矛盾、犹豫、痛苦,于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To be or not to be, it's a question.”


1、新发地官网介绍

2、公众号【名人档案】:《原名叫“新坟地” 揭秘新发地的前世今生》

3、公众号【大国新博弈】:《比武汉华南海鲜城更复杂!北京新发地背后的家族权力图谱》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沙水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