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娅带货梦洁警示:警惕网红带货与资本勾结割韭菜

摘要:在目前阶段,既需要良好的经营环境,又需要有序的资本市场环境

如果以为直播带货只是单纯地带货,那就太Low了。

最近,直播带货第一网红薇娅与梦洁股份用生动鲜活的案例告诉我们:直播带货卖东西是次要的,抛售股票套现才更惊心动魄,帮助资本实现利益最大化——直播带货赚的那点小钱,比起从资本市场收割韭菜所得,那是完全可以被忽略不计的。

2020年薇娅与梦洁股份合作直播带货四次,除5月18日由于结算周期原因外,其他三次直播带货累计销售812万元,公司支付213万,只相当于2019年梦洁股份经审计营业收入的0.31%,堪称微不足道。

可在薇娅直播带货拉动下,梦洁股份的股价却收获了七个一字涨停,截止5月22日,梦洁股份的市值暴增了31亿元。很显然,薇娅直播带货的那点销量是没办法支撑梦洁股份的股价和市值的疯狂增长的。

在这种高位上,偏偏梦洁股份有重要股东急着套现减持了。据梦洁股份5月23日公告,梦洁股份实控人、董事长姜天武的前妻、第二大股东伍静于5月12日至5月18日大举减持套现1419.91万股,套现约9645万元;5 月 14 日,梦洁股份董事张爱纯之子周瑜减持7.7万股股;5月15日、5月19日、5月20日和5月21日,梦洁股份副总经理成艳女士及其配偶张戬累计减持14.04万股。

在薇娅直播带货概念下的暴涨和套现,可谓配合得“天衣无缝”。七连板的梦洁股份打开高开后,一路下跌,直到跌停,将散户和游资深套其中,成为被割的“韭菜”。

梦洁股份的离奇上涨和股东套现引起了深圳交易所关注,深交所向梦洁股份发函询问。尽管梦洁股份回复称,不存在配合减持情况。但高飞锐思想认为,这只是缥缈的“外交辞令”,在揣着明白装糊涂。黑即黑,白即白,事实清清楚楚地摆在那儿,不容狡辩。

从2010年4月上市以来,这十年间,梦洁股份的净利润始终在0.5亿到1.5亿元之间徘徊。2015年至2019年,梦洁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1.55亿元、0.97亿元、0.51亿元、0.84亿元、0.85亿元。今年一季度,梦洁股份净利润大幅下滑,为3057万元,同比下降46.63%。

平淡无奇的业绩下,仅凭薇娅几次直播带货销售,怎么都让人想不出梦洁股份的股价有什么理由如此疯狂上涨。如果不是深交所关注,让事情显山露水,估计梦洁股份的股价还要疯一会儿,因为散户不明就里。

从相关信息中,我们不难发现梦洁股份这轮股价上涨的蛛丝马迹:原来是借助薇娅直播带货话题,内部有人在抛售股票啊。

直播带货是目前最火的题材,是风口,是媒体关注焦点,薇娅是直播带货第一网红。虽然薇娅直播带货对梦洁股份的销售有促进作用,但这种作用十分有限,前后七次直播带货的成交额只有1200多万。但梦洁股份的股价却是借势一飞冲天,梦洁股份的重要股东及时踩点减持,这不得不让人留下梦洁股份借助网红拉抬股价,借机进行高位套现的质疑。

直播带货网红和资本勾结,拉抬股价,进行高位套现,已经出现了苗头,成为掌握话语权的几方共同谋求利益最大化的一种新手段,值得监管部门和散户、游资高度警惕。尤其是散户,辛辛苦苦赚点钱不容易,不要着了网红和资本的道,被当作韭菜割了。据说,梦洁股份七连板打开后当天,被套住的追高资金高达10多亿。

为深交所及时发函点个赞。如果不是深交所关注,估计很多散户和游资都还蒙在鼓里。当然,良好的资本市场秩序,光对上市企业进行监管还远远不够,高飞锐思想认为,也很有必要对薇娅这些带货网红进行监管教育,不能为了自己暴利,扰乱了资本市场,与资本合伙牟取暴利,将散户坑了,割了,套了。

在目前阶段,既需要良好的经营环境,又需要有序的资本市场环境。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高飞锐思想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