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票务,危机四伏

摘要:在线票务平台疫情期间处境犹如冰川,未来路上也许多荆棘倒刺。不过若能守住基本盘,横向扩张,构建自己的生态,就能慢慢影响整个行业,改变普通大众的消费习惯

盼望着,盼望着,电影院春天的脚步终于到了。

5月8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表明在落实防控措施前提下,可以以预约限流方式开放影剧院和游艺厅等封闭式娱乐场所。

虽然时令上现在已经快到了夏天,但对于电影行业来说可谓是仍在寒冬,受疫情影响电影撤档,影院关闭,演唱会延期或取消,线下娱乐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线上票务平台陷入“无米之炊”的尴尬境地。

这一度逼的淘宝索性隐藏了淘票票在首页的入口;猫眼娱乐短暂实现了“去票务化”,开拓新的业务。

4月30日,猫眼智能宣发全新推出“极速24小时”宣发新产品,该产品为线上长视频提供宣发能力,从而缓解疫情期间线下宣发收到的冲击。五一期间,猫眼联合欢喜首映线上的付费片单,每日更新一部获奖影片。

但是,自疫情爆发以来,猫眼娱乐港股跌幅超20%,3月中旬股价触底8.01港元/股,相比疫情爆发前近腰斩。

线上票务平台受线下娱乐行业影响极大,也让我们重新审视这个行业。

第一幕:唇亡齿寒

线上票务平台是一个十分依赖线下娱乐的行业。国内疫情渐渐好转,线下娱乐行业也迎来一波复苏,各个行业都在稳定复工。酒吧、网咖、旅游景点开始稳步复工,但由于影院密闭,线下演出人员密集的性质,这两个行业会是最后复工的行业。

疫情持续100多天,部分省市影院尝试在3月20日复工。据猫眼专业版提供的数据,在3月21日,新疆、内蒙古、四川等省份复工影院数507家,复工率4.47%。

但是随着国外疫情爆发,境外输入病例增多,以及查出许多无症状感染者,国家电影总局紧急叫停影院复工。4月15日,国务院发表声明,对于影剧院或者是游艺厅娱乐性或者休闲性场所,建议暂不开业,包括大型的体育活动,或者展览、展会,也是暂不开展。

许多影院熬不过疫情的100多天,在采取了外卖卖零食,租厅拍婚纱等自救措施后,永远的留在了2020年的春天。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4月14日,我国2020年以来共有3038家影院类企业注销或者吊销,而且这一数字仍在继续扩大。影视业失去了春节档,又失去了五一档,国家电影总局预估中国电影行业因疫情损失300亿。

线下演出行业,也是一片哀嚎。

拿摩登天空为例,摩登天空在2019年11月宣布,将在2020年落地50场音乐节。现在保守预估,20~25场音乐节受影响,按每场2万人、每人票价300元计算,公司损失的营收粗略估计在1.2亿到1.5亿之间。

音乐节对大多数公司来说都是个烧钱的活动,能给公司或新的音乐人带来曝光,增加一些隐形收益。但对摩登天空不一样,摩登天空的音乐节项目一直处于盈利状态。疫情无疑是断了摩登天空的财路。

为线下演出提供服务的音乐公司也不好过,有内部员工告诉笔者,公司已经准备“二裁”来减少亏损。

线下娱乐和线上票务平台的关系犹如唇和齿,线下亡,线上寒。

两大线上票务平台猫眼娱乐和淘票票发出亏损警告:猫眼娱乐在年报中提到,春节档退票高达2亿元;淘票票母公司阿里影业发布盈利警告,预计在截止2020年3月31日止的财年内,归属于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约11亿元-12亿元,较上一财年2.54亿元的亏损额,同比扩大四倍。

和淘票票同属于阿里大文娱旗下的大麦网在疫情退票潮期间,紧急调动本已计划春节休假的员工,但仍在黑猫投诉上留下许多票难退的投诉。

好在5月8日,国务院在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指导意见中提出,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公园、旅游景点、运动场所,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等室内场馆,以及影剧院、游艺厅等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可举办各类必要的会议、会展活动等。

影剧院和大型演唱会预计会在六七月份稳步复工,线上票务平台的日子会迎来好转,但是线上票务平台的危机,依然存在。

第二幕:四面楚歌

线上票务平台的危机,来自四面八方。

1.线下娱乐转线上

在影视行业,制片公司需要现金流支持,但长期不开门的影院让已经拍好的电影不能盈利,放在手上就一直亏损。一些制片公司为了自救,选择线上首映自家的电影,最开始的就是欢喜传媒的《囧妈》。

对制片公司来说,网络首映能即使止损,还能探索网络首映的新模式;对观众来说,在家就能看到免费大片很方便;但是对影院和线上票务平台来说,欢喜传媒的囧妈就是打游戏团战第一个崩撤卖溜的队友,《囧妈》顺带捎上《大赢家》、《肥龙过江》,院转线趋势似乎势不可挡。

而线下演出行业也纷纷试水线上音乐节、线上演唱会,向线上发展。2月初,摩登天空联手B站推出宅草莓不是音乐节,此后抖音、爱奇艺、qq音乐等平台开始纷纷效仿,众多厂牌、音乐人开始通过直播的方式做一些线上live,线上演唱会。

线下娱乐的自救兴起了一波转线潮,扩大了宅经济的范围,线上模式的探索也会为线下娱乐公司带来新的营收增长点,这也无意中培养了一部分人线上消费的习惯。

线上票务平台不会陷入“无米之炊”,但“米”会越来越少。

2.线下冲击

在过去几年,线上票务平台通过票补疯狂烧钱抢占市场,淘票票和猫眼娱乐两家已经成为市场占有量95%的行业寡头。线上票务平台在拿到定价权之后减少票补,猫眼娱乐在连续亏损之后在2019年终于盈利。

根据财报,猫眼销售及营销开支由2018年的19.40亿元人民币减少至2019年的15.48亿元人民币,这其中的开支,票补占了相当大一部分。在疫情期间,票务平台属于一个完全空白的状态,院线可能会趁这个机会,在自有的购票平台上推出更优惠的票价,从而抢回订票渠道,拿回定价权。

3.消费观念

5月8日,国务院发布指导意见,影院可以逐步复工。5月9日早晨,新浪财经在微博上发起“电影院要开门了,你会第一时间去看电影吗?”的投票,大部分人投给了“先等等,观望一下疫情情况”。“黑天鹅”效应会在人们心中持续很长时间。

此外,因为疫情冲击,大多数人转消费思想为储蓄思想,根据调查,疫情过后,更多家庭会增加自身储蓄,以应对未知风险,只有少数家庭选择消费大于储蓄。疫情过后,并不能迎来报复性观影。

调研显示,大部分受访者认为2020年疫情会造成自己收入减少,尤其对月收入万元以下的人员,而收入万元以下者占总观影人群的比例为81%。即意味着八成左右的观众群体将面临生存压力增大,这也会导致他们在恢复期内缩减娱乐性开支。

4.影视寒冬

自2018年范冰冰逃税事件发生,资本纷纷撤离影视行业,业内喊得影视寒冬已经开始。祛除疫情的影响,再看一下这些年影视行业的发展。

2011年之前我国国内影院数年年增长量在100家左右,在2011年之后,年增长量达到了1000家以上,截至2019年底,全国影院数量增长到12408家。

过度扩张导致单银幕票房量减少,在2019年上半年,比2018年上半年票房下降,2019年全国注销的影院就有267家。影视行业快速扩张产生的经济泡沫从去年就开始显现,线上票务平台从去年就开始不好做了。

而且根据第三发机构天眼查数据显示,如今国内有超过77443家公司从事影视业,这次的冲击会直接影响到许多中小电影企业,大的电影企业还有背靠的资本,而中小型公司几个月没有产出,无异于灭顶之灾。

从乐观的角度看来看马上影院迎来局部复工,留给院线的就是暑期档和国庆档,但是今年暑假相比往年两个月来说,绝对非常短,依赖于假期的影视行业就要押注在国庆档。恢复时间延长的同时还要面临片源积压,大量拍好的电影一同上映,竞争激烈。

影视行业本身就如同泥菩萨过江,与他们在同一条船上的电影票务平台自是命运共同体。

第三幕:君子固穷

时势造英雄,经历过大浪淘下来的都是金子。线上票务平台要想做好,还是要把握时势,着眼未来,拥有未来思想才能应对各种危机。

1.业务多元化,构建自己的生态系统

当当只做图书退市,小米构建生态重生。

线上票务平台不能只做票务,增加自己的盈利点尤为重要。淘票票背靠阿里影业,有足够的现金流支持,但是淘宝首页隐藏入口也足见淘票票业务单一性疫情期间无所建树。

假如疫情发生在2015年,猫眼娱乐也是如此,那时他的票务服务营收占比达100%。猫眼娱乐预见了只靠单一业务增长乏力,一直在去票务化,增加自己的业务,构建自己的生态。

根据36氪援引路透社的消息,监管机构正计划收紧相关规定,禁止电影在网上首映,以保护院线业务。这则消息表示,国家会出台保护院线的政策,院转线浪潮会得到遏制,线上票务平台的票务业务不会继续差下去。

在这波院转线浪潮中,网络大电影和网剧进入更多人的视野。院线电影不再转线上,这会导致院线电影不再和网络大电影、网剧竞争,线上观影会是网络大电影和网剧的天下,这方面的业务会是一份蛋糕。

猫眼娱乐抓住了这份蛋糕,拓展了“极速24小时宣发”业务,为网剧、网综、网络大电影进行宣发。同时和欢喜首映在五一期间联合推出线上付费院线电影,成效明显。

2.坚守本心

淘票票和猫眼娱乐在电影票务平台这一块已经占据了95%以上的市场份额,已经形成了寡头垄断,稳固票务业务尤为重要,不能在扩张的过程中失去票务的口碑,票务是在线票务平台的立身之本。

以B站的发展为例,B站17年、18年在游戏代理方面占的营收比一直很高,尤其是《Fate Grand Order》(简称FGO)这款游戏,营收一度占B站盈利的50%以上,B站为了增加营收点、减少游戏占比,拓展了许多业务。

但在拓展业务的同时,FGO玩家发现B站在FGO运营方面越来越不走心,在2018年的九周年活动没有送礼包,最新更新的活动章节翻译也有错误的地方,评分暴跌。董事长陈睿亲自发动态转发抽奖,仍无法平息玩家心情。

票务平台应以此为戒,经营好自己的基本盘,再谋求发展。

3.弘扬正能量,增加品牌影响力

5月4日、5日,大麦、网易云音乐、微博、虾米音乐、腾讯音乐互娱集团共同发起的“相信未来”义演正式播出,是中国音乐史上最大规模的线上义演。而此次义演,源于大麦总裁李捷看完国际上为抗击疫情做的线上演唱会“one world”之后的一个念头,没有竞争对手,只是把中国的音乐人聚集到一起,为中国人做一个自己的“one world”。

虽然这个项目没有盈利,但我们可以看到大麦的社会担当,对于品牌形象的营造无疑是正向的。正向的品牌影响力会为企业带来正向的马太效应,增加潜在用户和用户粘性。

猫眼娱乐和淘票票之间的竞争为电影行业带来了互联网思维,在线购票、线上宣发、大数据分析、SaaS系统等为电影行业带来新的活力;大麦为剧场演出、音乐节提供无纸化服务,极大程度减少了黄牛票的不正当行为。

在线票务平台疫情期间处境犹如冰川,未来路上也许多荆棘倒刺。不过若能守住基本盘,横向扩张,构建自己的生态,就能慢慢影响整个行业,改变普通大众的消费习惯。

危机四伏,但前路可期。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翟菜花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