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柜台,月销20万,RELX悦刻在印尼有多受欢迎?

摘要:自从去年夏天进入印尼市场、并在9月举办发布会后,悦刻一直在印尼稳步拓展市场。目前,印尼已有了130多家悦刻销售网点和5家RELX Store。在疫情之后,悦刻还将进入印尼最大的连锁便利店。


在中国,曾有一位从手机零售行业转型做悦刻的悦刻专卖店店主,连开17家店全部超预期盈利。

无独有偶,在横跨南北半球的印度尼西亚,悦刻合作伙伴也有相似的经历:

在雅加达做了几十年手机数码生意的印尼大哥Henky,终于在去年年末,转战悦刻了。

 图片1

(去年悦刻在印尼参加当地电子烟展,吸引许多眼球。)

印尼不只有巴厘岛的阳光和沙滩,也是近年来各行业创业者心目中的掘金胜地。

当中国人口红利下降,像印尼这样人口基数大的新兴市场,其商业潜力已不容忽视。

智能手机曾给这里带来中国电子消费品出海的第一波热潮。2015年,嗅觉敏感的Henky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开了一家智能手机专卖店,线上线下双管齐下,Henky成为了智能手机出海潮里第一批赚到钱的人。

 图片2

(印尼RELX悦刻店主Henky)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近年来印尼街头手机店饱和,手机经销商的利润率也随着竞争激烈而逐年下降。

这让Henky颇为苦恼——徒有一身渠道、电商和零售的经验,却没有合适的产品可以卖。

 图片3

(印尼人口基数大,被创业者看作发展迅速的新兴市场。)

手机的红利期眼看着要过去,那下一个商业爆款是什么?

不同于其他人“走哪算哪”的想法,心思活络的Henky不停地寻找着下一个商机。

机缘巧合下,他认识了悦刻。 

“我自己就是电子烟用户。知道悦刻这个品牌后,我先试用,觉得这个产品有得做,后来就联系到了代理商合作。”Henky说道。 

在去年10月,Henky在自己的手机店里收拾出一小片柜台,开始摆放RELX悦刻的产品。

而就是这一个小小的柜台,给Henky的手机店带来了月均4亿印尼盾(合20万人民币)的销售额。 

“销量每个月都要涨的嘛,现在每月能卖2000多个烟弹,烟杆最多也可以卖500个嘛。”

留着薄薄一层络腮胡的Henky看起来是个糙汉子,但讲话时,印尼式普通话后总是习惯带着“嘛”、“呀”,给人萌萌的感觉。

在印尼,电子烟属于合法合规的产业。成为悦刻合作伙伴之前,Henky也零零散散地卖过一些“贴牌”电子烟。

然而那些不正规、没有品牌意识、大同小异的产品售卖效果都不尽人意。

“雅加达抽电子烟的人多,也有很多电子烟品牌。其中本土品牌比较便宜,它们的烟弹是那种可以注油的,但是卖得都不好,”Henky回忆道。

Henky没想到,自从开始“兼职”卖悦刻,店铺营业额提升了30%——悦刻成了自己这摊生意里的一枚“活血剂”。

 图片4

 (Henky的悦刻零售点。)

 图片5

  (虽然只占店铺一角,悦刻却帮Henky赚来不少利润。)

“现在悦刻销量占店铺的30%,上升的空间肯定是有,未来我打算自己直接做代理。”

最近由于疫情影响,印尼的线下零售业冷清了不少,但Henky并没有闲着。

用中文接受采访时,他时不时切换成印尼语,指挥着身边的小伙计搬货卸货。

“现在有疫情,线下没什么人,但是我们的线上卖的很多,总体销量甚至比之前还好。”Henky说。

当被问到成功的秘诀,Henky说除了“自己运气好”,关键还是选对了品牌——他观察,用户很快便接纳并喜爱上了悦刻的产品。

“主要是产品好、口味多。虽然和别的品牌相比,悦刻价位高,但是回头客觉得好,他就会一直买,”Henky说道。

“以前我们烟杆卖得比烟弹多,现在反过来了,烟弹的销量达到了烟杆的4倍。有人一颗一颗买,也有人一来就买十五盒。”

在雾化弹口味的选择上,悦刻也针对印尼市场做了本土化研究,推出了印尼限定的“Gold Sparkle”口味。

对中国用户来说,“Gold Sparkle”的味道四舍五入就是红花油,对于印尼本地用户来说,它却与当地一种广受喜爱的饮料风味类似。

图片6

 (左为悦刻针对印尼市场推出的Gold Sparkle,右为印尼流行的饮料品牌。)

这一本土化的战略也成功让悦刻和本地用户拉近了距离。

尽管Henky谦虚地说,自己的成功只是“Lucky”, 但是他的成功并不是巧合。除了Henky多年零售渠道从业经验,印尼市场本身也蕴含着巨大的机会。

印尼是世界上成年人烟草使用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并且拥有大量的年轻人口。

这些热衷接受新鲜事物、追求更健康生活态度的年轻烟民,不仅愿意尝试,也很快接受了换弹式电子烟。

“我自己也抽嘛,我抽紫薯和黄瓜。悦刻好啊, 口味合适,品控严格,不像别的(传统的大烟雾电子烟)口味要自己加,麻烦。”Henky说道。

 图片7

(雅加达街头)

由于印尼人均收入水平较低,传统大烟雾的烟油均价在20毫升30块人民币左右,这让悦刻在印尼市场中成为了一个中高端品牌。

然而Henky认为悦刻产品的颜值、质量和理念都吸引了大批新潮的烟民和年纪稍大、注重健康的商务人士,并且迅速在用户间建立了非常高的品牌忠诚度。

说到未来的计划,Henky并不满足于只做这一个月入20万的小柜台。

“我觉得这个生意还有很多机会嘛,但是要让更多人知道悦刻,肯定要大量铺货,要开专卖店。”他说道。

他显得斗志满满,生怕被人捷足先登,也比谁都着急:“现在做悦刻零售生意的人还不是很多,有很多用户就觉得很难找,很难买到。”

要铺货可不是嘴上说说的,Henky连店面都物色好了。

“我本来有好几个店铺嘛,2015年我全都不做了嘛,都租出去,自己去做手机,现在这些店铺租期也要到了,这些店我可以拿回来,做RELX Store嘛。”

图片8

图片9

  (在当地的电子烟展会上,悦刻吸引了不少商务人士。)

自从去年夏天进入印尼市场、并在9月举办发布会后,悦刻一直在印尼稳步拓展市场。目前,印尼已有了130多家悦刻销售网点和5家RELX Store。在疫情之后,悦刻还将进入印尼最大的连锁便利店。 

市场很大,未来很长,希望对悦刻感兴趣的朋友们踊跃自荐,成为悦刻合作伙伴!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途小萌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