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汽车自燃背后:李想“理想国”的崩塌与妥协

摘要:在造车这件事上,只有理想是不够的。

文/周雄飞     编辑/大风

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未曾想到,理想ONE会这样“火”了。

5月8日临近中午,湖南长沙街头一辆理想ONE(参数|图片)发生自燃,从网络上流出的视频可看到,车辆的前部被浓烟和明火所包裹着。车主随后对媒体表示“这车刚买回来不久,只上了临时牌,没想到就着了”。

很快,理想汽车官方就在官方微博上对此进行了回复,表示经过现场检测,车辆的电池系统没有出现问题,目前车辆已经被转移至安全区域检测,后续调查结果会及时公布。

理想汽车对自燃事件回复 图源微博截图

理想汽车成立于2015年,彼时它的名字还是车和家。就在前一年,随着“特斯拉”成为高光词汇后,蔚来、小鹏、威马、游侠和拜腾等一批“造车新势力”随之诞生。

与这些企业相比,理想汽车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

虽然起跑慢了,但李想却沉浸在“后发者优势”的理想中,自认为汲取前者经验,就可以避过一些坑,实现弯道超车。他的确这样做了,但正像“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说的,理想汽车和前辈们一样,还是踩进了一个个坑中。

“理想国”崩塌

“晚出来有晚来的好处,所有的新造车企业犯的错、趟的坑,我们都会吸取。”

李想说出这句话的信心来自他一手创办的汽车之家的成功,“别人都是2000年开始做的,我们2005年才开始,但并不妨碍我们把所有的经验都有效汲取”。

正因为这样,在起跑慢了的事实下,李想依然用“后发者优势”的理想视角来审视造车的一切。他深知行业内的“痛点”——电池续航普遍偏短,所以在第一款量产车理想智造ONE上就用了看似完美的解决办法——搭载了增程电动技术。

理想ONE底盘 图源网络

该技术简单说就是在电动车上除电池之外,还加了一个烧燃油的发动机,在车载电池没电时,通过发动机可以为电动机继续提供动力,延长续航时间。在李想看来,这就为用户打造了一个“永远没有里程焦虑”的理想国。

就在他的众多拥趸们为之疯狂时,殊不知这个“理想国”并不那么理想。

“理想ONE在长沙街头着了!”

这句话昨天应该出现在众多造车新势力的用户群中,在事故发生后,虽然理想汽车官方表示并不是电池的问题,但对于自燃的原因众说风云。

这其中就有网友翻出了一篇去年10月发表的帖子,该帖子或许说明了其自燃的原因。该帖指出正是因为理想ONE使用了电动+燃油的模式,导致引擎舱中纯电电路过于靠近油路,再则汽油挥发性很强,燃点又很低,因此很容易发生安全隐患。

帖子截图 图源网络

目前理想汽车并没有发布事故原因,并不清楚事故原因,但在新能源汽车自燃这件事上,蔚来、小鹏和特斯拉等诸多“前辈”无一例外都发生过。

然而,在自燃事件发生前,李想和理想汽车有可能就已陷入担忧之中。

政策下的担忧

随着2020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落地,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4月23日,《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发布。“《通知》的最大利好是2020—2022年三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敲定,原来我们每年都得根据补贴政策来制定工作计划,让大家有些无所适从。”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会长李金勇对媒体这样表示。

新能源汽车政策通知 图源工信部网站截图

新政策中有一个最受关注的内容——规定“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含30万元)”,并特别提出“为鼓励‘换电’新型商业模式发展,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换电模式’车辆不受此规定。

这就意味着随着这项《通知》落地,对于陷于“寒冬”中的众多造车新势力将会带去一阵“春风”,更为重要的是,以换电为模式的蔚来汽车将成为最大收益方。

但并不是每个造车新势力都像蔚来汽车这样幸运,理想汽车就是其中之一。

就在新政策发布后不久,李想就公开表示,“新能源补贴新政策的30万门槛,估计是为了限制特斯拉而设计的,但通过涨价又可以享受补贴。最后随着价格下降又会打击20-40万售价的国产电动车。”

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对政策的评价 图源网络

而他的最后一句,也为自己“敲响了警钟”,毕竟理想ONE补贴后售价还处于32.8万元,既无法享受政策“红利”,同时还会受到国产特斯拉的进一步挤压。

除此之外,在理想ONE正式面世短短5个月的时间内,就出现了非自主降速,刹车失灵和车辆自燃等事件,也让理想汽车的用户对理想ONE的质量逐渐产生更多的质疑和不信任。

就此,面对这些,李想不得不向现实妥协。

对现实的妥协

新势力造车企业在现实面前,妥协做到哪一步算是有诚意的?

理想汽车或许给出了很好的答案——改变产品定位。

就在很多人在规划自己的五一旅行计划时,李想也很忙。他在理想汽车沟通会上表示,今后理想ONE的产品定位将从现在的“增程式”转变为“插电式混合动力”。

图源网络

做出这个调整的背后,其实是为了解决理想汽车长久的“心病”。“之前理想汽车所宣称的“增程式”算是一个小众的概念,在产品宣传上并不能简单解释,但如果有解释清楚,又会增加营销成本。”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对媒体表示。

换句话说,“增程式”这个概念看似高端,但实则鸡肋。

除了对于产品定位的改变,一向低调、不喜欢抛头露面的李想也在现实面前“低下了头”。摆在李想面前,最大的现实挑战就是销量问题。这点可想而知,随着国产特斯拉的量产、最新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施行和黑天鹅事件“余温”的“三座大山”逼迫下,理想ONE无疑正面临着更多的销量压力。

或许正是这样,李想只能走进直播间。

4月18日,在理想汽车北京交付中心,李想首次出现在抖音直播间当中,而他的背后就是即将交付的新一批理想ONE电动SUV。在直播中,李想与汽车大咖@虎哥说车 在线连麦,讲述自己的造车心路历程。

理想汽车CEO李想与主播“虎哥”连线 图源网络

车企在疫情期间做直播其实并不仅有理想汽车,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之一蔚来、传统车企宝马等负责人也相继走入直播间,来为自己的新车站台。就此,可想而知,这波直播为理想汽车所带去的影响并不会太大。

现在来看,虽然理想ONE自燃的事故原因还没有公布,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受过一次次“社会毒打”后,李想应该明白了一件事:

在造车这件事上,只有理想是不够的。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锌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