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浪到搜索大数据里的新青年,谁更真实?

摘要:何冰也曾是青年,以成功中年人的身份如同薪火相传般对后浪族释放饱和的善意。前浪们在批评的那个后浪的时候,何尝不是以躬身之态入局,指导那个曾经的自己?

历来大的思想碰撞,多由演讲作导火索,从五四运动到今年的五四青年节,大抵如此。

青年节前夕,一则由B站发布的青春宣言片《后浪——献给新一代的演讲》在央视播出后又在朋友圈迅速刷屏。一时间,后浪成了五四青年节的“显学”,正所谓承受多大赞美,就要能承受多大诋毁。盛名之下,亦有不少难副之声:

“年轻人根本不需要一个老头站在那里说‘你们年轻真好’‘你们勇敢真好’——老头们才喜欢这么干——因为这是一种授衔仪式”;“青春的美好,未来的光明是属于他们的,我们可能不是年轻人,至少不是何冰演讲中的那群年轻人,我们什么也没有”。

后浪们的“照相师傅”——B站,是技术不到位吗?对后浪们美图太严重还是PS的太狠?正如余秋雨所言“远年的古铜器需要抛光,出土的断戟需要镀镍,宋版图书需要上塑,马王堆的汉代老太需要植皮丰胸、重施浓妆。假饰天真是最残酷的自我糟蹋,没有皱纹的祖母是可怕的,没有白发的老者是让人遗憾的,没有瑕疵的后浪是不接地气的”。

何冰演讲中的后浪,是60年代生人眼中的后浪,后浪们自己都没有认可的底气,优点是有的但是瑕疵也是不可避免的,最典型的莫过于身无半亩,心忧财富——百度搜索大数据显示,近90天,00后对于创业、财务自由表现出更高的搜索积极性,位居各年龄段首位。可另一方面,00后对于各类食谱的搜索热度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其中,他们对蛋炒饭有更高的兴趣,远超宫保鸡丁和红烧肉,看似再家常不过的蛋炒饭,对于00后却是难度不小。

褒贬不一的背后,在互联网江湖看来,是典型的信息投喂与主动搜索之间的博弈错位。B站投喂给后浪们的只是他们以为的、心目中完美的后浪们,后浪们自行搜索的自画像或许更为准成,毕竟真实最有说服人的力量。

认识后浪们:要“德先生”,更要“赛先生”

思潮之辩,向来如此。

一百多年前,五四运动不断深化,提出了邀请“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两位客座教授前来中国的建议。可一山难容二虎,德先生和赛先生,我们该如何处理他们的关系?一时众说纷纭,与当年的探讨相比,今天的前浪与后浪论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夏虫不足以语冰。

程度虽不同,但相同的是,都没处理好“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之间的关系。以此次B站演讲为例,上来咔咔咔的一顿猛夸,后浪们过度“民主”了,太“德先生”了,马屁拍过了,搞得后浪们也是一脸羞涩不堪......

其实,拍马屁是一门很深的学问,要拍的有理有据、要拍的来者不拒、要拍的滴水不漏........

“因为你们,这世上的小说、音乐、电影所表现的青春就不再是忧伤迷茫,而是善良、勇敢、无私、无所畏惧。是心里有火,眼里有光。”何冰在演讲中表述道。

这些话,部分后浪们听着蛮受用,但是前浪们打心眼并不认同,为什么?太虚了,得有翔实的事实依据。此时光靠“德先生”不行,还要有“赛先生”,用科学的数据说话。搜索作为用户的主动自发行为,天然的具备收集到海量信息的能力,最关键的是后浪们的搜索是自发行为,这意味着对此信息做处理,便能见微知著,还原后浪们最真实的精神面貌。

百度搜索大数据显示,近90天,90后搜索“驰援国际抗疫”占比达40%,远高于其他年龄段人群。真真儿的“善良、勇敢、无私、无所畏惧”。

再比如,何冰演讲中提及:“你们有幸,遇见这样的时代,但是时代更有幸,遇见这样的你们”

时代怎么就更有幸遇见了这样的你们?这句话虽然听着虚头巴脑的,现实还真就是这样的,最起码疫情期间就是这样的。

百度搜索大数据显示,近90天,90后对“志愿者服务”的搜索热度最高,00后次之;同样的,从百度知道关注“志愿者招募”相关问题的年龄分布来看,90后占比47%,几乎占据半壁江山,00后占比25%,排名次席;

疫情发生以来,相比热门的金融专业,00后对于医学专业更为关注。百度搜索大数据显示,近90天,00后对于“医学专业大学排名”的搜索度同比上涨182%.

五四新文化运动核心人物的胡适,在1960年的《五四运动是青年爱国的运动》讲话中指出,“五四本身绝不是文艺复兴运动,而五四本身是爱国运动。”诚如斯言,不论是百年前还是当下,后浪们爱国之心,有过之而无不及,尽管心比天高,蛋炒饭都搞不定的同时却在关心着财富自由,但大事面前,从不含糊。

“德先生”与“赛先生”,一个感情渲染、一个数据说话,还原了更为真实、可信的后浪们。

“德先生”这碗鸡汤虽然腻味了点,但有“赛先生”在,根据后浪们平时的“饮食”搜索习惯烹制而成,后浪们下单之后再端到他们面前,这还只是后浪们的点的“部分菜单”,前浪们看到了,是不是该发自肺腑的感喟后生可“喂”,何冰这碗鸡汤喂得值?

其实,不止这代后浪们很“可喂”,每一届都很值得信赖。

1958年,中国大力发展钢铁工业,鞍山钢铁厂从全国抽调上千名技术人员,远在团山湖农场的“后浪”雷正兴,时年18岁,报名前往鞍钢,填表的时候,他正式改名为雷锋,金字旁的锋字,让他觉得自己有了钢铁般的力量。

一百多年前的中国,被称之为“东亚病夫”,病人又多被庸医所误。1904年,后浪鲁迅,时年23岁,“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为了在以后能救更多像他父亲那样患病的国民,毅然远赴日本仙台学医。

不气盛还叫什么年轻人?

谁要是没有他那个年龄的意气精神,就必然有这一年龄的种种不幸。——伏尔泰。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你想要体会“政治的五四”、“思想的五四”,以及“文学的五四”是何感受,你得进入其中,透过“德先生”B站演讲、“赛先生”百度的搜索数据,让我们重燃激荡岁月,让我们触摸着历史的那些皱褶,体会着质感走进“五四精神”——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出师不利的后浪们,为何总被冠以“垮掉的一代”?

B站演讲受人抨击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颠覆了前浪们对后浪们的固有认知——年轻人不靠谱、佛系、丧 .......

也确实如此,中国文化向来是“前喻文化”——晚辈从长辈处习得的文化,老一代必须也能够向年轻一代传授生存技能、价值观等。

评价一个年轻作家最好的称赞莫过于文风老练;评价一个年轻人成就最好的语言莫过于少有老成;即使是夸赞前浪们也能再翻出来前前浪们做类比,称其:颇有魏晋遗风.....

中国人办事尤其是办大事,讲究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喜欢用老干部,比如爱神月老,眉毛胡子白花花一大把,国外就是丘比特,小孩子干的事。

而如今,随着科技发展,信息差没了,以百度为首的搜索引擎提供的知识与信息;资讯平台提供及时的新闻动态等;短视频平台提供的日常见闻等。

正如何冰在演讲中所说的那样:“ 很多人,从小就在自由探索自己的兴趣;很多人,在童年就进入了不惑之年;不惑于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不惑”的后浪们甚至开始反向输出,“后喻文化”风靡——“有一天我终于发现,不只是我们在教你们如何生活,你们也在启发我们,怎样去更好的生活”。

在互联网江湖看来,B站演讲视频遭部分差评,本质上是这种“后喻文化”与“前喻文化”之间的碰撞中“拧巴”了,”前喻文化“的布道者们一时间并未适应新的身份,“后喻文化”的施道者也未能按序入座。如今我们更是处于“并喻文化”,教学相长,大家需要时间去适应新的“教喻秩序”。

另一方面,这是一种思维惯性。在我们很多人的成长过程中,都会听到一些前辈的“冷嘲热讽”。比如当年80后就会被前辈称为“垮掉的一代”,而90后又会被80后称为“垮掉的一代”,到了现在,不断有人说Generation Z是“垮掉的一代”。

流水的“后浪们”,铁打的“垮掉的一代”。

而最终掌握社会话语权的人,未来一定是Generation Z年轻一代,“亚文化”最终也会变为“主流文化”。这就像当年周星驰、周杰伦最开始也是“亚文化”的典型代表,被各种老干部们讽刺无厘头、唱歌吐字不清晰等,但是随着80、90后长大,周星驰和周杰伦这些“亚文化”也逐渐成为了“主流文化”。

商界更是如此。2006年夏天,《中国企业家》的一名记者采访时,偶遇80后创业者戴志康,发现他年少老成堪比70后,完全颠覆了他对80后的印象。随后,该记者见到积极上进的李想,脑子里瞬间把两人联系到一起,并冒出一个“80后创业者”的标签,高燃、茅侃侃也被拉入阵营,2006年的创业大潮还没有那么猛烈,但作为新一代创业者,以如此鲜明的面貌登上《中国企业家》,不少前浪们对此嗤之以鼻。

在前浪们的吐槽声中,李想一骑红尘,汽车之家功成名就之后,毅然杀入新能源汽车市场;高燃2005年,参与创办中国第一家视频网站之后,如今的身份为风云资本创始合伙人.......不止他们。趣店罗敏、滴滴程维、美团王兴等如今活跃在各行业一线的企业家们,不少都当年被前浪们称之为“垮掉的一代”。

主动接受并喻文化,给后浪们点时间,诚如李大钊所言:“青年者,人生之王,人生之春,人生之华也。”

何冰也曾是青年,以成功中年人的身份如同薪火相传般对后浪族释放饱和的善意。前浪们在批评的那个后浪的时候,何尝不是以躬身之态入局,指导那个曾经的自己?薪火相传不正是科技不断进步、文化持续绵延的根源所在吗?

如今,已略显油腻的前浪,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互联网江湖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