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图还想秀,怕是难了

摘要:美图如今再次布局美颜和社交,依旧试图借由颜值经济这条路上前行。但“颜值即正义”就是浮躁社会风气下最直观的产物,是伪颜值时代的一种表现。

2020年,直播电商的火热,风口里玩家追逐,试图争做被风口吹起来的“猪”。而刚刚断臂求生,仅留下一口气的美图,也妄图在其中分得一杯羹。

美图CEO吴欣鸿透露美图旗下的app将在4月份内测电商直播。美图曾是一家市值近千亿,坐拥4亿用户量的公司。对比现在抖音4.5亿、快手3亿的用户体量,美图的用户体量并不小。

而这家曾经还头顶着下一个“腾讯”的名头的互联网公司,如今艰难求生,寻求多渠道变现。

3月末,美图秀秀发布了2019年的财报,财报显示在剥离了手机硬件的亏损。美图秀秀迎来诞生之后的第一次扭亏为盈。但经过多年折腾,曾经近千亿的港股市值如今不到60亿,用户量也不断下跌至2.8亿。

但是,美图的折腾一直没有停下来,接入电商直播之前,还曾转型医美、推出新的陌生人社交。对比让4亿人变美的辉煌时刻,现在一地鸡毛的美图着实已经美不起来了。

美图想得很美

美图携着“颜值经济”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如同创业大潮下的明星企业一样,写了一个完美的开篇,描述了一个美好的开场故事做为铺垫。

2016年12月15日,诞生八年的美图也迎来人生高光时刻。

美图在香港联交所敲响了上市的钟声。彼时董事长蔡文胜和吴欣鸿特邀其代言人Angelbaby共同剪彩。一经发行,美图的市值接近50亿美金,成为继腾讯之后港交所最大的互联网创新产业IPO。

蔡文胜和吴欣鸿邀请代言人Angelbaby一同剪彩 图片来自于网络

人人鼓吹其是下一个“腾讯”王朝。

据传,在美图上市当天,中国天使投资联席会将原定深圳的会议特意改至香港,给足了美图面子。投资界的超级大佬也齐聚此次晚宴,李开复,徐小平、曾李青等资深VC也都对美图的未来无限期许。

上市的风光让蔡文胜和吴欣鸿喜不自禁。晚宴上,他两被要求上台跳舞,本腼腆的两人也不负众望,在舞台随着歌舞跳动。

蔡文胜十分重视美图,上市之后亦是豪气万丈,也自比腾讯:“曾经腾讯股价从3.7港元到1000港元,多少人错过。而美图在市值比较低的时候上市,更容易吸引人才。”

彼时,美图给自己规划了一条很美好的道路。

美图曾尝试做社交,此为吴欣鸿在发布会上发言 图片来自于网络

招股书内美图表示通过将工具向社交性应用转变,将利用免费的创新产品及服务吸引大量用户,随后进行商业变现。

美图的核心模式是通过女性受众的需求,开发了美图秀秀为核心用户群体的生态产品矩阵,包含美图手机、美颜BeatyPLUS、美拍等一系列产品。

大饼易画,变现实难。

与腾讯类似,同在香港上市,同样是有着海量的用户技术,美图“信以为真”自己能成为下个腾讯,也想复制腾讯的道路,由工具转社交。

早期的短视频双雄是美拍和微视 图片来自于网络

打响社交第一炮的是美拍,美拍确实在早期一度风光无限。在短视频赛道,美拍将腾讯的短视频产品腾讯微视“暴揍”,腾讯微视也因此迎来首次腰斩。美拍短视频刷爆朋友圈的时候,快手和抖音都还没有一丝的声色。

势头凶猛,风光无限,但美图并非没有阴影。高光下,阴影被掩藏极深。

作为一个工具类产品,美图用户粘性低,产品没有核心竞争力,随着岁数增长,美图的阴影逐渐拉长。

美图不太美

风雨袭来,船毁人伤。

美图上市的故事对于外人来说简直顺风顺水,靠着颜值经济这碗饭,吴欣鸿主内:产品管理,蔡文胜主外:引入投资。美图稳步上市,逐渐变成一个庞然大物。

但在美图招股书中,深藏的美图痛点被揭露出来。长年下来美图变现道路坎坷,甚至从未盈利,在港交所算法机制下,美图的总亏损高达63亿元。

另一边,美图手机则是卡在美图心口上的一块巨石。

美图手机开局就收割了一波用户,2013年美图智能硬件收入超5000万元,第一年美图占60%的收入。美图手机的营收占比也在历年不断增加,从2013年的60%飞涨到2016你那的95%。

曾经风靡少女群体的美图手机 图片来自于网络

但高额亏损也形影不离。手机业务并没有带来太多利润,反而成为公司亏损的罪魁祸首。

且手机亏空愈演愈烈,到了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全年亏损12亿元,手机业务占据5亿。

虽然早期市场上人声鼎沸,溢价难求一部美图手机。但当手机市场竞争不断激烈,美图手机以拍摄为核心的技术,并无护城河。

高手机拍摄像素成为手机必备的核心,但oppo、vivo等更高性价比的低端拍摄手机相继走入用户的视野,成为美拍手机的替代品。而美图手机由于自身硬件水平也摆不上台面,过热、过卡,除拍摄自动美颜外,一无是处。

吴欣鸿称,“我们做手机的想法没有太多的野心了,只是想做一个产品的延续。”

没有竞争力,野性不足,美图手机注定掉队。2019年4月,美图将其产品权卖给了小米。断臂求生,是美图手机最后的结局。

割裂了本身最大的业务板块,美图也元气大伤。

而另一张潜力牌:美拍,也重病垂鬟。

在短视频领域草莽时代,美拍拳打快手,脚踢腾讯微视,甚至此后腾讯微视因市场竞争失败宣布暂停运营。

直至2017年初,美拍依旧是短视频领域的扛把子。但草莽衍生乱局,美拍因内容和运营调整,导致多次下架闭服整改。

屋漏偏逢连夜雨。

在短视频领域,黑马“抖音”以迅雷之势占据市场,而快手也靠着老铁们一跃而上。美拍过于缓慢的反应,导致用户大量向其余短视频软件倾斜,美拍逐渐萎靡,最终成为美图的弃子。

锌财经整理自美图历年财报及公开数据

至此,美图手中曾经最好的三张牌,仅剩一张美图秀秀。吴欣鸿也将美图的未来压在其上,在美图秀秀上,增设了图片视频社交渠道,将产品矩阵的流量相对整合于一。

但从财报历年月活用户量来看,此举依旧难以挽回大势。

美图的未来并不美。

伪颜值时代的产物

互联网创业公司,最核心的就是用户流量,但美图的用户流量粘性成为最难解的问题。

早从美图手机的销量即可看出,合理的用户转化是其一篇盲区,探索多年,未见成效。坐拥4亿多流量的美图,美图手机的实际销量不足150万,而真实转换则百不存一。

而同时期,互联网还处在飞速增长,美图却处于窘境,核心用户群由于市面同类型的app不断推陈出新,市场占有率下降,用户流失迅速。

到了2019年财报中,割裂手机后,美图的主营业务仅靠广告业务支撑。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年度收入为9.8亿元,这其中77%的收入均来自广告业务,达到7.5亿元。

这似乎回归了吴欣鸿的初心,在2008年当美图刚展露头角时,其只想靠着增值服务,和广告订阅去喝一口“互联网”的汤。

本就粘性不足的伪流量下,美图如今还在不断折腾。

美图秀秀成为唯一核心产品  图片来自于网络

美图触及医美,将修图衍生至修脸。

进军美业,一直在处在吴欣鸿的“变美”生态链计划中。其试图激活原美图秀秀的用户活跃性,达到变现。而在2020年,美图推出首款陌生人社交软件“高光”,但毫无创新的模式,亦是让其投入市场,未有水花。

美图如今再次布局美颜和社交,依旧试图借由颜值经济这条路上前行。但“颜值即正义”就是浮躁社会风气下最直观的产物,是伪颜值时代的一种表现。

现在的美图,想再“秀秀”已经几乎不太可能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锌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