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逆流而下

摘要:2014年,苹果发布iPhone6两款新机的时候,大屏搭配指纹解锁的正面设计也算是走在行业前端。但如果那时候知道,2020年苹果还将以几乎一样的正面设计发布新款手机,会让人怎么想?


虽然库克屡次强调苹果从不打算卖低价手机,但却总是能保证不愿出高价的用户也能在较低的价位买到新款iPhone,这是藏得最深的套路。

 

“请别分析我是果粉还是果黑,我是没有感情的码字机器。” 2020年的一切都不同寻常,但仔细想想,又都顺理成章。由于某些人的不够重视,大洋彼岸的那个强国在水深火热中煎熬,美股连续熔断,科技巨头们的市值上百亿地蒸发。昨晚,美股开盘后苹果公司股价下跌近5%,总市值跌破1万亿美元,较其历史最高点跌去30%。 

这样的情况下,苹果的春季发布会不可能再办了。既然不办了,索性连线上发布会都省了,直接在官网上架新品。毕竟库克需要的不是熬夜看发布会的,而是醒来直接下单的。因大环境变化所产生的异样不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但苹果的异样其实在大环境变化之前就出现了。就像班里的尖子生,即使被憋在家里上网课,成绩下降一点无可厚非,但原来一百分的成绩现在只考二十分,那可就说不过去了。你这样,让别人还怎么抄你作业呢?

引领时代倒退

2014年,苹果发布iPhone6两款新机的时候,大屏搭配指纹解锁的正面设计也算是走在行业前端。但如果那时候知道,2020年苹果还将以几乎一样的正面设计发布新款手机,会让人怎么想?实际上在2019年,全面屏几乎就成了手机行业的标配,新的竞争点早都成了5G,或者折叠屏。而苹果早就不再引领潮流了。在2020年发布这样一款哪里都不像新款的新款手机,就是在开倒车。或许是为了清iPhone 8的库存,但为什么不继续卖iPhone 8呢。因为加入最新芯片当作新机来卖,能再刺激一波销量,给iPhone 6s的钉子户们一个新的选择。就算是旗舰机,从iPhone6s开始就不再是引领的态度了,虽然之后的每款旗舰在同年度也没有太多对手,但自家系列纵向对比,也只有iPhone X称得上是跨越。除了处理器按部就班每年“性能翻倍”式的更新,其他方面不过加上了一两个闪光点。实体home键的iPhone 7,背板换成玻璃的iPhone 8,多了一个摄像头的iPhone 11 pro,这些外观上有明显差异的已经算是iPhone旗舰机型的“跨越式”更新了,不然你去对比iPhoneX和iPhone Xs的外观,几乎没差。

硬说差别其实也有,但更加能证明库克作为一个商人的精明。当iPhone6和6s、7和8的手机壳通用已经不再是秘密,库克出手了。X和XS在几乎一样的外观下,手机壳不再通用,对比苹果官网手机壳300多元的售价,一切都一目了然。库克没有乔布斯那种强迫症般的执着,库克做的一切都是以盈利为目的,以最少的更新换取最大的利润。 

套路

如果挤牙膏式的创新不足以证明库克的套路,这里有更多的例子。在旗舰机型更新的同时推出“廉价”iPhone,是苹果从2013年就开始的策略,但都没有这次iPhone 9这么尴尬。 (网传iPhone 9,迟迟未发布)2013年9月11日,苹果第一次同时推出两款新iPhone——iPhone 5S与iPhone 5C,随后iPhone 5在官网下架。

(iPhone5C)

iPhone 5C是苹果第一次尝试多彩和较低价位,但结局以失败告终。其销量占比在发布一年后只有5%,甚至低于iPhone 4s。但没有iPhone 5C的失败,哪有iPhone XR的成功。iPhone 5C的失败是因为低配的外观和并不低廉的价格,所以iPhone XR的成功就是因为与旗舰机拉开了档次的低价和高配的外观。发布一年之后,iPhone XR仍是2019年销量榜第一的机型,排在第二的是它的进化版——iPhone 11。

(左iPhone11,右iPhone XR)套路又出现了。当iPhone XR的销量超过正代的iPhone Xs系列,它的更新版直接被命名为iPhone 11,而真正的正代被命名为iPhone 11 pro和iPhone 11 pro max,套路又是一目了然。如果你的观察足够仔细就会发现,哪怕旗舰的价格冲破万元并继续拔高,苹果的官网始终会有一款三千到四千价位的机型。对于看到产品名称就头大,分不清什么是XR也念不对pro max,更别谈什么处理器参数的小白用户,付款、提货就完事了。

虽然库克屡次强调苹果从不打算卖低价手机,但却总是能保证不愿出高价的用户也能在较低的价位买到新款iPhone,这是藏得最深的套路。如果你耐心读到了这里,应该能认同这样一个结论,软件和生态是苹果立足市场的根本,但在硬件层面上的布局也煞费苦心,所有复杂的套路和对市场变化的精密运算都发生在库克的会议室里,而呈现给用户的,就是最简单的选项。 

成绩

作为一家卖东西的企业,考核成绩的理应是口碑,但口碑竟然不能决定市场。2018年8月,苹果成为首家市值突破万亿的公司,自1980年上市以来,苹果股价已经翻了超过500倍。自2011年8月份库克接任CEO以来,到美股接连熔断之前,苹果的市值增长一度超过万亿美元。虽然此次跌破了万亿美元,但疫情结束之后想必会迎来一波反弹。

这两个万亿美元,就是库克接任苹果后的辉煌战绩,且不论他的做法是否让用户满意,这些数字是实实在在、无法质疑的。光是在2019年,苹果公司的股价就大涨了90%左右,领跑FAANG(美国巨型科技股的合称)。即便如此,华尔街的分析师们依然对外表示:“苹果依然很便宜。”他们认为1万亿美元并不是苹果的终点,苹果仍有望继续增长。不谈前文提到的套路,库克带领苹果市值增长也有不少阳谋,比如对中国市场的重视。毫无疑问,除了人口方面的天然优势,移动互联网时代走在世界前列的中国,是智能手机最广阔、最多变的市场。

而无论是配色方面的倾斜还是功能方面的筛选,比如中国市场特供的双卡双待版本,还有库克多次访华,甚至开通个人微博账号,都体现了对中国市场的极度重视,这在乔布斯时代是无法想象的。

荒诞

手机行业的领导者,是一家到了2020年还没有推出5G手机的公司,而很多号称要超越苹果甚至已经超越了苹果的公司,口号设计得比产品更漂亮。2020年的手机行业,荒诞而又莫名的合理。

这也是库克时代苹果公司发展的缩影:口碑向下,市值猛增。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不二,责编:邢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