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流汗的商家喊话王兴:求美团点评别再涨佣金了,快活不下去了

摘要:“像美团这样的大企业、大平台,应该注重公众形象、更应该有社会担当;我们更希望美团公司能为市场经济提供一个正当、有序的环境。”一名南充市火锅协会负责人表示。

QQ浏览器截图20200302122447

受疫情影响,餐饮行业遭遇到百年不遇之危机。相关数据表明,仅仅春节七天,餐饮行业零售损失就超过5000亿元。外卖几乎成为中小店家唯一可以维持生计的出路。在此情况下,美团外卖平台却被曝出提高佣金问题,遭遇到商家的频频喊话与投诉。

近日,多地餐饮组织纷纷公开喊话,要求美团等平台降低外卖扣点。更有业内人士指出,美团在疫情期间非但没有给与商家必要支持,反而采取提高佣金以及指定美团配送等措施,让商家苦不堪言。

美团王兴曾经表示,一个公司的价值归根到底取决于你服务多少人,并给这些人创造了多大的价值。因此,美团给自己定下的公司使命就是“We help people eat better,live better”。现如今人们发现,美团“ live better”的使命,似乎不包括与其合作的商家

截止目前,美团仍旧没有就此问题进行公开回应。

多地餐饮协会呼吁降低佣金

春节过后,全国进入隔离状态,外卖成了商家的“救命稻草”。但在疫情的影响之下,餐饮企业普遍面临食材价格高、备货难以及人力成本不足等问题。在商户面临成本上涨之际,美团并没有对合作商户的佣金给与适度降低,仍旧维持在较高水平,这让众多商户深感经营压力过大。

就此,近日已有重庆、四川、云南及山东等多地餐饮协会公开向美团及饿了么外卖平台发出公函或公开信,称其疫情期间维持甚至突然提高佣金,导致商家在疫情期间已不堪重负。

2月18日,重庆市工商联餐饮商会代表协会1987家餐饮企业,向美团、饿了么等平台大佬发出公函,呼吁平台在疫情期间考虑到餐饮行业的实际困难,进行减免佣金。

据重庆市工商联餐饮商会负责人介绍,受疫情影响,预计今年前4个月,重庆地区餐饮行业将损失全年收入的四成,但美团对区域内餐饮商家的抽佣,仍然维持在大型连锁餐饮执行18%、小型餐饮23%左右的水平。高佣金导致本就挣“块块钱”的餐饮企业更是喘不过气来,现在不少企业都是命悬一线。

2月20日,四川省南充市火锅协会以公开信形式向南充市政府举报美团存在突然提高佣金、垄断经营及不正当竞争两方面问题。

南充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受理告知书

四川南充市火锅协会会长何伟透露,美团在疫情刚开始时,曾推出一方案,规定商家向美团支付的佣金为每单收入的8%。之后不到一周,美团终止了该政策,将佣金从8%提升至20%,同时要求商家做优惠、承担部分配送费,导致商家几乎没有利润可言。何伟表示:“美团这是垄断和不正当竞争,并在趁疫情捞钱”。

此后,河北、云南、山东等多地多地餐饮协会也纷纷向美团外卖平台发出公函或公开信,呼吁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降低外卖佣金费率。

独家入驻政策涉嫌垄断经营

根据山东地区发出的公开信披露,美团目前对大型连锁餐饮和中小型餐饮分别收取 18%、23%的佣金。但商家一旦同时入驻其他外卖平台,佣金费率就会被上浮 3%到7%。但在疫情期间,为了增加单量,许多商家却不得不选择多平台。如此一来,商户则要承受高达25%的佣金抽成。

南充火锅协会在投诉信中明确指出:“美团要求商家只能与该平台合作,若商家除美团外还在其他外卖平台上线,则商家的佣金将从20%上调至30%。若该商家已在饿了么等平台入驻,则会要求商家在其余平台下线后,才能入驻美团。”

有分析认为,美团之所以强硬要求商户独家入驻,与其目前的近乎垄断的市场地位有关。

根据第三方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Q3中国外卖行业发展分析报告》,2019年年第三季度,美团的外卖市场份额从上年同期的60.1%提升至65.8%;与之对应的,竞争对手饿了么的市场份额则从29.3%下降为27%。

正是因为美团拥有着外卖市场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才敢于维持比竞争对手高3-5个百分点的佣金,并对不独家入驻的商户再采取增加佣金、缩小配送范围等惩罚性措施。对比,全国各地已有不少餐饮企业对美团这一涉嫌垄断性经营行为进行举报。

《反垄断法》第十七条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其中第四条包括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

巴中市通江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美团外卖强迫商家“二选一”进行处罚

截至目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及地方相关监察部门对于美团是否涉嫌垄断仍无说明。但一直以来,美团这一要求商户独家入驻美团否则增加佣金的政策备受商家诟病。据节点财经统计,美团因此类事件在海南海口、四川巴中等多地被立案调查,南充火锅协会的相关投诉也在调查之中。

美团为何持续提高佣金?

自2010年创立以来,美团历经千团大战、外卖补贴大战、打车大战,又先后并购大众点评和摩拜单车,边界不断扩张。抛开最早期的“千团大战”不算,外卖业务在早期对美团来说一直担任为其它低频业务导流的重任。通过将高频业务带来的流量不断转化到更多的服务中,在平台中形成闭环,正是美团早期主要的发展策略。

美团点评组织架构示意图

基于这一定位,早期美团对餐饮外卖合作商户只收取8%的佣金,并同时给与C端客户以补贴,让美团不断获得海量用户。与此同时,高频的外卖业务增加了美团用户的黏性,不断向美团酒店及旅游等等低频综合生活服务业务输送流量。

正是有了“吃“这一最高频流量的带动,美团酒店间夜数在2016年就已经超过携程成为行业第一,美团借力高频业务打竞品低频的手法在早期获得较大成功。

但自2016年以后,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流量红利几近见顶,美团营收同比增速开始下滑态势。广发证券统计数据显示,美团营业收入增速已经从2016年223.04%下滑至2019年三季度的44.13%,增速下滑趋势明显。

数据来源:美团历年财报

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增长率在某种意义上是比盈利数据更加重要的指标。美团增长率持续下滑就意味着公司高增长预期不能持续,利润就成了衡量公司估值的重要指标。

在这一背景之下,美团运营逻辑由原本的“高频带低频”向“全链条增收与创利”转变,美团在战略上也将外卖业务由导流向利润贡献转变,提高商户佣金、降低外卖小哥配送费用等开源节流措施就被提上了日程。

在这一战略转变下,美团外卖业务收入稳步增加。2019年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美团餐饮外卖收入达到了155.77 亿元,同比增长39.4%,所占总营收比重达到56.7%,成为美团最大的收入来源。

数据来源:美团历年财报

与此同时,公司利润表现也出现好转。2019年第三季度,公司当季净利润达到19.42亿元,继2019年第二季度后再次实现盈利。

数据来源:美团点评历年财报

公司三季报财报数据还显示,美团当季外卖订单量达24.69亿笔,同比增加38.1%。分析人士指出,美团外卖订单增长率(38.1%)低于外卖营收增长率(39.4%),也说明美团平均每单外卖的抽佣金额仍在增加。从这一点上看,各地餐饮协会所反映的美团佣金持续提高就所言非虚。

事实上,从2018年开始,美团已经多次调升商户佣金。从最早的15%调到18%,再到目前全国多地佣金平均超过22%。也正是这一原因,商户对美团持续提高佣金行为的不满已由来已久。本次新冠疫情的突发,就成为双方矛盾持续的一个激发点。

美团为何不降佣金?

最新消息称,2020年3月1日起,美团对湖北地区所有到店餐饮、本地生活服务商户继续减免一个月佣金;对全国新合作及续签的到店餐饮及本地生活服务商户,延长年费有效期两个月。

反观其竞争对手饿了么,从3月1日开始,对成都等地区部分餐品优质、服务优秀的商户再一次进行佣金减免:其中饿了么平台的商品佣金降低5%,口碑平台佣金部分减免,最高全免,为期1到3个月。

二者的减免举措相比下来可以发现,美团只字未提“佣金”及比例。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美团之所以敢冒失众怒,对餐饮协会集体“控诉”置之不理,任由矛盾激化与舆论发酵,与其目前严重依赖外卖业务贡献业绩有关。美团虽然在外卖领域取得成功,但也造成了公司对外卖业务的严重依赖,已然成了束缚公司发展的一把双刃剑。

此外,作为线下餐饮旅游及酒店行业的旺季,春节本是为贡献美团营业收入及业绩重要时间节点,而到店业务目前仍是美团绝对的利润来源。

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美团的到店、酒店及旅遊业务实现营收97.37亿元,同比增长42.98%,并实现毛利46.59亿元,占公司整体毛利比重达到58.7%。

图片来源:美团点评财报

在疫情影响之下,美团到店事业群相关业务几乎全部停滞,公司一季度业绩就面临较大压力。在此情况下,若占据公司营收半壁江山的外卖业务一旦佣金下滑,公司整体利润可能会下滑,这对资本市场中的美团股价来说,将是不可承受之重。

如此一来,美团只能更加依赖外卖提升业绩,这也是其与合作餐饮商户的矛盾根源所在,也是美团坚持不降低佣金的主要原因。

590万合作商户也需要live better

英雄不问出处,但富贵当思原由。

截止目前,美团市值已经高达5752亿港元,成功超越京东、百度,成为仅次于阿里巴巴与腾讯的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无论是早期的千团大战,还是后面的外卖补贴大战,美团的成功与背后千千万万餐饮企业的支持密不可分。正因为如此,有人说,是千万个外卖小哥及数百万饭馆老板将王兴抬进了五千亿的豪门之中。

如今,在美团与王兴无限风光的之时,似乎应该为众多因为因疫情而面临生存危机的餐饮企业多一些考虑与支持。

此外,尽管美团这一提高佣金的方式暂时提高了公司的业绩表现,但从公司不断下滑的活跃商户上来看,仍旧隐藏着危机。2019年三季报数据显示, 在持续的提高佣金之后,美团活跃商家数目达到590万,但同比增速已经从去年同期的44.3%下降至8.8%。

从这一点上,美团借助提高佣金提高业绩之路,已经难再持续。美团若能适度降低佣金,吸引更多商户入驻,改善紧张的商户合作关系,对公司的长期的发展似乎更加有利。

美团王兴曾经表示,一个公司的价值归根到底取决于你服务多少人,并给这些人创造了多大的价值。因此,美团给自己定下的公司使命就是“We help people eat better,live better”。

有人据此认为,美团这一置餐饮企业闲置困难于不顾的做法表明,其“ live better”的使命,并不包括与其合作的商家。

“像美团这样的大企业、大平台,应该注重公众形象、更应该有社会担当;我们更希望美团公司能为市场经济提供一个正当、有序的环境。”一名南充市火锅协会负责人表示。

望美团能够真正倾听商户的心声,从善如流,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显然,不仅是消费者,这590万的餐饮合作商家,也同样需要“live better”,并且急需美团的支持。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节点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