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谁将是退市高危股?

摘要:由此,不论是从去年大跌眼镜的跌停纪录,还是近期严格的监管看,都在指向一个简单且基本的道理:一切终要回归基本面。


受疫情影响,A股春节后首个交易日沪深两市超3000只个股集体跌停,市场氛围极为惨淡,创近20年历史新低。但从近日北向资金表现及行业专家分析,市场的悲观情绪已在波动中较好地释放,要乐观看待今年的股票市场,但同时仍要谨防一些高危股。

因为从2019年的趋势看,证监会对上市公司监管更加严格,退市机制进入常态化——整年退市企业达18家,而回顾过去的28年,A股年平均退市还不到2家。然而,这并不是最糟糕的情况。据节点财经查看,除已浮上水面退市的企业,仍有一大批处于高危股。比如剔除退市股和次新股,2019年总跌幅排名前几的公司*ST信威、*ST秋林、派生科技、*ST北讯等年内跌幅分别超过了79.03%、77.88%、76.35%、74.42%,跌停天数最高达55天(2019年A股共243个交易日)。

有专业人士分析指出,在退市监管趋严、科创板即将设立等因素影响下,今年仍有大量上市企业在勉强维持。2020年要更加警惕目前大幅跌停的高危股,不排除将有百万股民被闷杀。

那么,有哪些企业在今年处于危险境地,以及这些企业到底怎么了?

靠炒作就能救回业绩?

据不完全统计,A股3600多家上市公司,连续4年亏损的,约182家。

去年的A股跌停榜始终被一只个股“霸占”,就是*ST鹏起。据公开资料,*ST鹏起有51个交易日涨停,55个交易日跌停,全年股价最大涨幅101%,最大跌幅90%。如此奇怪的走势,也是历史少有。

因惨淡的基本面被披星戴帽的鹏起,去年始终处于生死一线间。根据去年三季报显示,*ST鹏起前三季度营业收入12.4亿元,同比增长-24.2%,净利润亏损1.07亿元,2018年同期为盈利1.6亿元。再看2018年的业绩,*ST鹏起各项资产减值准备高达34.99亿元,成为公司亏损的主力军。同时审计机构对公司年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此消息一出,公司随即被*ST,自此也开始了连续19个跌停之旅。

有意思的是,在最后的关头, *ST鹏起又抛出了一份保壳救命的大计。12月2日晚,已经连续14个交易日跌破面值的*ST鹏起抛出一份《债权债务重组协议》,拟由万方投资控股集团在今年4月30日前代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朋起偿还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及利息约7.9亿元。但是,作为接盘方的万方投资控股集团自身实力并不突出,最新财报显示该公司货币资金仅剩29万元,市值仅剩14亿左右。实力如此单薄的接盘方,却要承担起近8亿巨债,这也让这份重组协议签署的动作引来市场质疑。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前*ST鹏起一路跌破面值,说明公司的内在价值已不被市场所认同。即使最近股价有上涨,但不大部分可能是因为公司资金炒,一旦资金离场,*ST鹏起或将重回退市之路。

除了*ST鹏起,排跌停榜第二位的*ST信威,也迎来巨大危机,且最近也被曝出炒作风险极高。去年*ST信威连续跌停52天,最大跌幅超过90%。

2019年,*ST信威因融资困难,经营压力大,资金链紧张等原因,造成公司连续三年业绩亏损,上半年由于巨亏155亿元,成A股中报“亏损王”;三季报仍巨亏158亿元、净资产为-87.16亿元,再成三季报A股亏损大王。值得注意的是,1月7日晚,*ST信威发布关于公司业绩预计亏损及股票可能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称,根据公司目前经营状况,预计2019年度业绩亏损。

由于*ST信威此前已连亏两年,若2019年年报出炉证实亏损,公司股票将在年报发布日起停牌,而后上交所将在15个交易日内做出是否暂停上市的决定。上交所官网显示,*ST信威发布2019年年报的首次预约时间为2020年3月5日。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最后的关头,这家公司又极其惹得投资者注意。原因是公司之前宣称要在境外成立一笔以投资5G为主的基金,总规模75亿美金,信威出资26亿美金。投资方向全部为5G/4G、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等概念。随后,该公司股价明显上扬,从2019年12月6日至2020年1月8日的25个交易日里,*ST信威走出了3个跌停和22个涨停,其中最长连续涨停17天,区间涨幅超过150%。

在此轮上涨中,*ST信威多次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和风险提示公告,上交所也发出监管工作函要求*ST信威充分披露风险,但仍未能阻挡炒作热情。

近几年上市公司利用概念炒作,就像击鼓传花一样接连不断,但大部分的结局都是暴涨后的一地鸡毛。这一点倒可以参考过去炒作的一些企业。比如2014年,盈方微成功借壳舜元实业实现上市,上市公司也由房地产转型新兴企业。同年,盈方微疯狂增签各种大额定单的同时,傍上大热的“北斗导航”与“车联网”概念,一时间成为众人追捧的明星股。然而这颗在众人的目光中冉冉升起的新星,还没来得及闪耀就开始了陨落。去年3月,因公司连续两年亏损,股票将由“盈方微”变更为“ST盈方”,后期因各种炒作原因导致股民接连发起索赔。

当然,也有一大批主营业务虽已疲软,却也不用靠炒作翻红的上市公司,因为它们家底很殷实。通过不断卖地、卖房、卖资产,还能保持着一年亏损一年盈利,甚至都还不用冠名ST(根据规定,连续两年亏损,名字前就要冠以ST),更不用说退市。

蝴蝶效应

还有一批上市公司,不管主营业务行不行,也都善于“暗箱操作”,在违规的边缘无限试探。一句话总结,用生命花式戏韭菜。

本来就陷入严重财务危机的银河生物,去年3月27日,公司公告称股票因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3月29日开市复牌后公司股票简称由“银河生物”变更为“ST银河”。2019年ST银河跌停天数达30天,最大跌幅73%。

关于实行其他风险警示的主要原因,ST银河称主要是因为公司存在未履行内部审批及相关审议程序对外担保、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等情况。据了解,其控股股东——银河天成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借款并占用导致上市公司涉诉,涉诉金额为6900万元(不含利息)。同时,银河天成还通过其他方式直接或间接地占用银河生物公司资金超过2.5亿元。同时,控股股东银河天成也在去年5月24日起,股票简称已变成ST天成。

实际ST银河实际控制人潘琦,曾用了不足5年,通过联合国资背景股东、买资产这种方式,完成了一个企业从无到有再到上市的全过程,赢得了不少社会荣誉。但是,他为投资人交出了何种答卷?仅以ST银河为例,据iFinD数据统计,自2000年至今,所有年度及2019年一季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盈利共计3.49亿元,亏损共计16.46亿元。ST天成的这一数据亦是亏多盈少,自2012年至今共7个年度数据全部显示亏损,2015年、2016年、2018年均亏损过亿元。

ST银河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数量还不是最牛。*ST康得去年被曝出122亿的巨额资金离奇“消失不见”,才让市场大惊失色。*ST康得曾经市值一度高达943亿元,受到了众多机构、普通投资者追捧,被誉为“新材料白马股”。截至2018年9月底,公司账上的现金余额还有150亿元,理财资金27.9亿元。然而,去年4月30日,公司新披露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53.16亿元,其中122.1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但5月7日,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却回函称“账户余额为0”。一时间,曾经的白马股一夜崩塌,面临强制退市。*ST康得去年跌停天数达到32天,最大跌幅70%。

同样曾经是白马股的康美药业,情况与*ST康得如出一辙。

康美药业制造了一起A股至今为止最大的现金造假案——一夜蒸发300亿。去年4月30日,康美药业发布了“前期会计公告差错更正”的公告,称通过企业自查后,对2017年财务报表进行重述,结果是:由于公司核算账户资金时存在错误,造成货币资金多计299.4亿元。

从康美药业调账的数据来看,简直让人大跌眼镜,随便一调整就涉及几十亿,甚至几百亿。但到最后也没有说清楚,百亿货币科目,谁弄没了?

从去年10月10-26日,康美药业的股价跌幅高达45%,几近腰斩。同期,沪深300医药卫生指数也从9698.28点降至8650.64点,跌幅10.77%。与此同时,康美药业对应的总市值从1084亿元跌至596亿元,市值蒸发了近500亿元,失去了医药行业千亿市值的“宝座”。

这不禁让市场哗然,最大“黑天鹅”白马股“双康”陨落得以证明,地上的坑,随处都有。

据统计,截至去年12月11日,A股总跌停天数居前的几乎均为“戴帽股”。戴帽情况除了业绩不佳,还有各种因为触碰了雷区引发蝴蝶效应的情况。比如造假雷,在2019年跌停了41天,最大跌幅达93%的*ST赫美,2019年会计师事务所对该公司年报“无法表示意见”,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财务总监也无法保证2018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和完整;2019年跌停了41天,最大跌幅达90%的*ST北讯,因去年4月27日发布2018年度业绩修正预告,将2018年净利润从此前的预计盈利0.85亿元~1.82亿元修正为预计亏损10.35亿元~15.52亿元后,公司股价一度连续27个跌停。又比如高管雷,新城控股去年因董事长猥亵事件,公司第二天跌停开盘,封单高达109亿,3天蒸发超200亿,此次踩雷的不仅是散户,机构们也是损失惨重。

总 结

2019年退市创历史新高,年内共有18家上市公司退市。这意味着,有超过87万的中小投资者深陷其中。据Wind数据统计,2019年主动、被强制退市的11家上市公司(剔除资产重组)的股东户数合计达87.88万户。

然而在这份沉甸甸的数据背后,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2019年还有超过60只个股因存在退市风险成为*ST个股,仅5月6日当天,就有近30只个股被*ST,可谓史无前例。有业内人分析,从整体看,很多企业大多属于周期性行业,宏观经济的下行对于周期性行业冲击影响比较大。

当然,总有一些不服输的企业即使被逼到退市的边缘,仍在想办法实施自救,上演花式保壳。比如,*ST海马在去年年中一口气处置了数百套房产,但公司前三季度仍然录得亏损超2亿元。力求保壳,公司以8.06亿元处理资产,争取扭亏为盈;*ST仰帆也通过收获捐赠资产,要改善公司2019年度的盈利情况。

但是,上市公司保壳,表面上看可产生多赢,但其垃圾股的本质仍然没有改变。特别是在即将到来的注册制,大概率将彻底击碎这种“幻想”,未来A股的生态将逐渐走向优胜劣汰。就像新任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去年在上市公司协会的会议中所说,对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触及退市标准的企业坚决退市、一退到底,促进“僵尸企业”“空壳公司”及时出清。

由此,不论是从去年大跌眼镜的跌停纪录,还是近期严格的监管看,都在指向一个简单且基本的道理:一切终要回归基本面。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节点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