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二旗 VS 望京:互金奇幻之旅

摘要:经济周期往复,行业起起伏伏,“西二旗”与“望京”在互联网金融由萌芽发展至今的十余年中,为众多创业梦想提供了承载空间,也见证了无数从业者的欢笑与惆怅。

“西二旗”泛指北京西北五环,互联网企业的老牌聚集地,素来以彻夜忙碌的办公大楼、摩肩接踵的拥挤地铁、工地般的周边环境以及低调的码农闻名网络。百度、腾讯、滴滴、网易、新浪等互联网巨头的北京总部均坐落于此。

与之相比,东北四环外的 “望京”则是更加年轻的互联网CBD,富有艺术气息的摩天大楼、毗邻机场的进京入口、荟萃潮流的购物中心、神采飞扬的创投者是它的名片。虽然也有奇虎360、美团等大型互联网公司,但赋予望京更多活力的是大批互联网创业新贵。

两者虽然有着全然不同的发展调性,却秉持相同的互联网内核,共同见证了行业一波波潮起潮落。从门户网站的由盛转衰,到电商、社交的快速崛起,从“千团大战”的惨烈收场,到移动互联网的突飞猛进,最近一波则是来自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变迁。

在这波变迁中,“西二旗”和“望京”,以不同的姿态参与其中,从不同的视角记录着行业十余年的奇幻之旅。

鉴于互联网金融细分领域众多,我们从两个大众普遍接触的领域谈起。

第三方支付的盛宴,赢家通吃

第三方支付是互联网公司初次触电金融服务。它起源于电子商务、网络游戏的支付需求。2004年支付宝在杭州的横空出世,为互联网公司开启了遐想之门。

远在北京的“西二旗”凭借敏锐的创新嗅觉,成为了这波潮流的先驱。自2005年起,先是拉卡拉、资和信等第一批支付平台在这里大展拳脚,随后百度、新浪等头部机构纷纷入局,一时间第三方支付成为“西二旗”互联网圈的新时尚,为互联网平台提供了一个切入金融服务的理想入口,引发无数金融想象。

彼时,20公里外的“望京”正迎来商业地产的建设热潮,远洋地产、SOHO中国等地产集团的大手笔投入为望京嵌入一座座标志性建筑。2010年前后,众多互联网创业企业被更低的租金水平、更潮流的办公环境所吸引,其中就包括钱方好近等初创第三方支付平台。

到2011年,随着央行开始发放第三方支付牌照、智能手机普及应用,第三方支付行业进入爆发期,支付机构开始快速推进线上线下布局,互联网巨头基于自身场景,初创企业则瞄准中小商户。“西二旗”和“望京”的办公楼内外、餐饮街周边变得热闹非凡,各类开通支付送红包活动遍地开花。

随后,互联网头部效应在第三方支付领域显现,C端支付被支付宝、财付通两大平台抢占,百度、新浪等大集团则将支付视为获客渠道,佛系盈利。中小支付平台只能各显神通,发力B端收单、互联网金融收付渠道等细分领域,更有尾部平台铤而走险,对接线上赌博、洗钱、违规跨境转账等黑产。此时,“西二旗”和“望京”的街道上虽已没有地推的喧嚣,但亿万级的交易流水每日都在办公楼的玻璃幕墙后流转。

繁盛的日子没有多久,2016年对于第三方支付平台备付金、断直连、无证经营等问题的整顿活动开启,支付平台的“躺赚”日子临近尾声,随之而来的互联网金融行业治理更是将中小平台的重要收入来源斩断,而对境外赌博等违规平台的肃清也将尾部违规平台扫尽。

失去盈利渠道再加上违规运营模式带来的天价罚单,使得中小支付平台一时间愁云惨雾。证券日报报道显示,第三方支付全牌照成交价从2018年3月的8亿-10亿元跌至2018年11月的3亿-4亿元,资和信等上市平台无奈摘牌退市,更有平台因无法通过续展审核,最终注销牌照。

在这轮波动中,无论是“西二旗”还是“望京”都被卷入浪潮,历经了行业从繁华到萧瑟的过程。好在“西二旗”凭借先发优势,已经跑出了上市平台,虽然盈利渠道收窄,但商户、口碑积累可观。再加上百度、新浪这些互联网巨头的强大实力,支付业务依然稳步提升。而集聚在“望京”的中小支付创业平台,在行业格局既定的大背景下,还需挖掘突围方向,为持续盈利孜孜努力。

P2P平台的狂欢,黯然落幕

P2P在中国的出现稍晚于第三方支付,2007年第一家平台成立。当时线上理财、线上贷款的业务模式对于大众来讲仍然陌生,故而拍拍贷、宜人贷等最早一批P2P企业几乎都尝试过线下展业。而在10余年后的今天,随着线上流量成本愈发抬高,线下获客渠道又重新获得互联网金融平台的青睐,这是后话。

说回2007-2011年,在第三方支付发展如火如荼的时候,P2P行业却一直不温不火。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末,国内有注册登记的P2P平台仅50家左右。但到了2012年,P2P行业忽而开启了黄金时代,P2P理财成为新风尚,网络借贷不断普及。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2年末P2P运营平台数激增到300余家,至2015年末,这一数值超过了3600家。彼时低廉的线上流量、远未满足的理财及借贷需求为P2P的快速扩张提供广阔空间,也为平台带来可观的利润,支撑P2P企业以高薪招揽全球人才,也为平台办公选址提供更多可能。

P2P平台更强的金融属性对平台的内外办公环境提出更高要求,相较于“西二旗”的低调配套,更多P2P平台宁愿选择租金更高但位置更核心、配套更完备的中关村、金融街、国贸,以彰显实力。“西二旗”则成为技术中心、数据中心等中后台部门的办公领地。与之相比,“望京”凭借潮流化的建设理念、共享空间等多元化办公形态,成为一些初创平台的理想办公场所,办公楼旁的咖啡店里投资人与融资者畅谈金融梦,动辄过亿的平台规模让从业者们热血沸腾。

在P2P平台沸沸扬扬的大发展中,时间来到2015年末,一纸《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拉开了行业整顿的序幕。据虎嗅财经的统计数据,其实早在2011年,已有10余家P2P平台因资金断链而停摆,但彼时行业的光明前景掩盖了隐忧,到了2013年,情况进一步恶化,当年有超过70家平台倒闭或跑路,而截至2014年末,出现问题的平台已超过300家。

监管的决心让行业震动,合规整改成为P2P平台的主旋律,“西二旗”和“望京”的午休餐厅里、遛弯广场上,政策追踪是高频话题。而在头部平台紧跟监管的同时,仍有违规平台被高额利润牵引,持续违规操作,利用互联网运营的隐蔽性躲避监管。这一波监管与违规平台间的角力在P2P平台的轮番暴雷中被推向高潮。投资人的维权之路艰辛,维权群、上门投诉,种种手段也难以收回被转移的资产。

随着监管深挖,P2P行业暴露出更多问题,套路贷、阴阳合同、暴力催收等种种乱象不一而足。网贷之家《P2P网贷行业2019年12月月报》披露,2019年末,P2P平台数量锐减至343家,各省市纷纷出台清退方案,而留下的P2P平台也结束了超额利润时代,不断收缩规模,谋求转型。繁华一晃而过,只留下空置的办公空间还有一些往日痕迹。

P2P行业的黯然收场也引发了蝴蝶效应,影响之一就是写字楼租赁市场。鼎盛时期的P2P平台对于优质办公场所的需求远高于一般互联网企业,这直接推高了一、二线城市部分高档写字楼租金水平。而P2P行业的急速退场,叠加经济周期性下行,企业行动更加谨慎,写字楼空置与租金下跌现象增多。在这波影响下,“西二旗”表现得更加稳健,毕竟其受P2P的影响有限,且有互联网大厂和实力科技企业的支撑。“望京”则由于聚集了更多初创互联网平台,受经济周期影响更为明显。且其中也不乏P2P平台,故而空置率上扬和租金下降表现得更为突出。

经济周期往复,行业起起伏伏,“西二旗”与“望京”在互联网金融由萌芽发展至今的十余年中,为众多创业梦想提供了承载空间,也见证了无数从业者的欢笑与惆怅。

行至今日,互联网金融的旅程远未结束,金融科技的创新与应用必然会带来更多的互联网金融可能,持牌机构的大举推动会为行业健康持续发展提供更强劲的驱动力。“西二旗”与“望京”也将继续迎来一批批的互联网金融人,挥洒智慧与热情。

参考资料:

1. 证券日报《支付牌照买卖江湖:半年价格缩水50%》;

2. 21世纪经济报道《P2P网贷平台超过300家 专家称需坚持三不原则》;

3. 零壹财经《2015年P2P行业年度报告:规模为何没有破万亿?》;

4. 熊猫侠《细数这些年跑路或倒闭的164家P2P网贷平台》;

5. 董毅智《2014年P2P十大事件:“跑路”狂潮吓不住银行大军杀入》;

6. 网贷之家《P2P网贷行业2019年12月月报》。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