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B站跨年,一个奔四的人能找到多少安全感?

摘要:谁奔二奔三那年,不是嚎得像天都快塌了。长大,不过是一代又一代人觉得天塌了,然后又自己一块一块补上去啊。

在2019的最后一夜,看看年初立的flag,减肥、早睡、做一个柔软的人,这tm都来不及了。

但是,其中赫然还写着一条,“多接触年轻人的文化”。

喝了二两老龙口,我打开了B站“最美的夜”晚会。

预计这是所有的跨年晚会里,我不认识的人最多的一台。

记得做记者的时候,有一年参加某小型论坛,我去晚了,没有领到同声传译,但是我依然谨守一只戏精的基本素养,时而皱眉、时而点头,按照大家的节奏鼓掌,坚持完了全场。

大不了,就是再度过一个辣样的夜晚。

一个中年人看B站跨年晚会的心路历程大致是这样的。

首先,不用侥幸,的确是有一大坨你完全不知道“那是谁、在干啥”的节目。

比如你知道“陈乐一、大琴KoTo绛舞乱丸、LordVinheteiro 维涅泰罗、SaxoPEdC”都是谁吗?

你知道“JumpUp High!、《Only MyRailgun》、《Butter-Fly》、《Déjà vu》、《「名探偵コナン」メイン・テーマ》”都是啥吗?

人生遇到这样的时刻,请自觉启用我的参会表情包。

不过不用全程使用表情包的,是看到很多你认识的知道的人的。

比如GAI啊,胡彦斌啊,周笔畅啊,冯提莫啊,还有张光北,就是《亮剑》里那位楚云飞。

每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我内心的安全感就递增一分,原来艺人的代际传承这么给力,原来我跟年轻人还有这么多共同的熟脸儿。

然鹅,在我仔细研究弹幕后,我发现,同一张熟脸,却未必是同一个念想。

看到GAI,90后就想起嘻哈。

看到GAI,80后第一个想到的是啥?别控制,李小璐对不对?在这样的第一反应后,80后会陷入一小段自省,“不对哈,跟李小璐一起跳舞的,是PGONE”。

80后第一次知道胡彦斌,是因为当年,他是被群嘲的内地R&B小王子。

90后第一次知道胡彦斌,是因为当年,他是郑爽的前男友。

五月天是80后的爱豆;是90后的爱豆的爱豆,可以简称“太上爱豆”。

80后的《茉莉花》,是说不清楚原唱是什么人的江苏民歌;00后的《茉莉花》,是你也说不清演唱者是什么人的、虚拟偶像洛天依唱的《茉莉花》。

80后是在吴亦凡回国后,发现这孩子长得真帅啊;90后早在吴亦凡在EXO时,疯狂为他打call的。

至于张光北,80后到00后,倒都是因为他的角色楚云飞知道他的。在80后的记忆里,楚云飞和李云龙是惺惺相惜的对手。

但00后,只想看楚云飞和李云龙搞CP。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也不是谁在谁身边,知不知道谁爱谁,而是舞台上出现了一张熟脸,但你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强烈建议,那些因为打游戏而在家庭饱受欺凌的男人们,带上你的媳妇儿一起收看B站的跨年晚会。

晚会开场的舞蹈秀,是欢迎回到艾泽拉斯《魔兽世界》。

晚会第二幕涅槃(Phoenix)的开场,是201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主题曲。

当你热泪盈眶地跟着屏幕一起摇摆,你媳妇儿只能整出我的参会表情包时,她们会醒悟的,你每天那直勾勾的双眼,颤抖的双手,偶尔嚎叫的双唇,拥抱的不是游戏,是比发际线都要珍贵的,永远与年轻人发生连接的代际线。

除了可以优化家庭关系外,观看B站跨年晚会的中年人还会惊喜地发现,竟然也有你能分享给90后乃至00后的知识。

当理查德克莱德曼出场弹指《哈利波特》电影的主题曲时,弹幕上有人问,“这是谁”。

问B站,放过谁,90后也会不知道这是谁。

那一刻,我好想拉起这位小盆友的手,一起穿越回上世纪80年代,理查德克莱德曼,那可是姆们小时候钢琴启蒙的第一外教。

这个留着飘逸银发,弹着《梦中婚礼》的法国帅哥,上世纪80年代末风靡大江南北,学钢琴的小孩儿谁还没有一盘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磁带,教钢琴的老师谁还没从家长手里没收过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曲谱。

那就是流行音乐界的郎朗,科班钢琴界的周杰伦。

除了知识,也许奔四的人还有点儿别的可以交给年轻人。

并非倚老卖老的说教,而是陈述一个亘古的孤独的事实。

当理查德克莱德曼弹起《哈利波特》的主题曲,当《权力的游戏》主题曲响起,弹幕铺天盖地而来——90后奔三了,冰与火之歌烂尾了,哈利波特全体长残了,TFboys长大各奔东西了,宋慧乔和宋仲基都离婚了,爱情和一切都在2019年消失了。

很想拉起这些发弹幕的孩子的手,带他们回到2009年,那一年,第一批80后开始奔三了,美剧《实习医生格雷》也烂尾了,他们儿时的回忆《西游记》里的红孩儿、郝劭文、金铭也已经判若两人了。

那一年,伊能静跟庾澄庆离婚,周迅和李大齐分手,80后也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娱乐圈不变的剧情,变化的只是参演的人。唯一能把一个剧情演到10年穿越的是黄晓明,2009年,他整出了一个“闹太套”,2019年他又整出了一句“我不要你觉得,我只要我觉得”。

当90后在集体奔三的2019年,他们把996几度顶上热搜。80后集体奔三的2009年,有一个年度热词叫“鸭梨山大”。

2019年,讨论原生家庭的电视剧《都挺好》引得全民怨怼。2009年曾有一个小组豆瓣声名大噪,引爆的话题是“父母皆祸害”。

当90后整不明白“嗑CP、追爱豆、嗑纸片人、喜欢国风”的00后到底在搞啥,是否能想起十年前,80后对着90后的爆炸头,烟熏妆,眉钉穿孔,大喊“脑残”?

当90后感概猪已经成了猪年保护动物,他们不会知道。80后集体奔三那年,年度热词还有“蒜你狠、豆你玩,糖高宗”。

90后只是吃不起肉了,80后当年连佐料都快吃不起了。

哪一代人不曾觉得:自己的压力前无古人,自己的失落无人能懂。

哪一代人不曾觉得:自己特立独行,在被生活的重压挤到人群里后,又觉得下一代特立独行的人是傻X。

谁不曾坚定地认为:自己赶上了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可这世界却从未真正地改变过,活久了之后才会绝望地发现,新瓶装旧酒,是这世界最熟练的骚操作。

我们或主动、或被裹挟着,最终只能大踏步地向前走。可这又回到了《等待戈多》最后一幕的那个问题——

你说向前走,可哪里才是前呢?

2019最后这一跨, 80后集体奔四,90后集体奔三,00后集体奔二。其实还有70后集体奔五了,但由于他们集体不想提这件事,所以没有人发声。

奔几,是你还有青春可挥霍的时候,才愿意反复拿出来嚎的话题。

1988年,19岁的伊能静发行了第一张专辑《19岁的最后一天》,在同名主打歌中,她忧伤地唱道,“19岁的最后一天,阳光似乎也被带走”。

2019年,50岁的伊能静发微博说,“要现实地学习走出舒适圈,好好卖货,对厂商负责”,带货之心跃然纸上,阳光多少似乎基本决定于带货量。

谁奔二奔三那年,不是嚎得像天都快塌了。

长大,不过是一代又一代人觉得天塌了,然后又自己一块一块补上去啊。

文 | 花儿街参考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花儿街参考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