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问4》轻取周冠,被小看的功夫片仍有大市场

摘要:《叶问4》的落差也正是功夫电影的落差,随着“暴力”元素萎缩,功夫已经难以作为一个单独元素支撑起一部电影。功夫当然不会消失,但功夫电影却还在默默走向黄昏。

12月25日,《叶问4》在一种割裂的状态下上映了。

一方面,功夫片作为国内最成熟的电影题材,观众对《叶问》系列早已失去期待,不仅《叶问4》的宣传与预告没能激起太多讨论,评论中也多有网友表示倦怠或拒绝的回复,不禁让人怀疑《叶问4》的票房会不会惨淡收场。

但另一方面,市场的反应最为诚实。在2019年贺岁档的战场上,《叶问4》的表现相当惊人。截至30日,《叶问4》首周上映暂收6.84亿,暂居贺岁档票房榜第一,豆瓣评分7.2,优于今年80%的院线电影。

一边是海水,一边却是火焰。不少观众眼中的炒冷饭,也是不少观众的心头好。《叶问4》的双面人生,也是功夫片在这一时代割裂的表现。

咏春 叶问

第一部《叶问》上映的时候,海报上将“甄功夫”“李小龙恩师”放的极大。2008年的甄子丹还没有今天的地位,叶问也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IP。

但《叶问》最后成功了,这部有些“手撕鬼子”色彩的电影为功夫片续了一口大命。据说在拍摄时,导演叶伟信对甄子丹说:“你需要一个角色,别人说起来就会想到甄子丹。”而现在,人们说起甄子丹的时候,也确实会想起“咏春,叶问。”

正如序列电影最常见的样子,第一部《叶问》尽管没有名气,但温文尔雅,怕老婆的叶问却真的走入了观众心里,成为一个相当经典的功夫大师,这是非常难得的事。随着最后“爱国主义”的爆发,也让叶问成为功夫新的名片。

这场叶问旋风刮得很久,在《叶问1》后,木人桩和“我要打十个”风靡大江南北。在其发源地佛山,咏春逐渐成为小学生暑假兴趣班的首选,而在市中心的著名旅游点祖庙,也建起叶问博物馆,就在黄飞鸿纪念馆的一侧,这里一整天循环播放《叶问》系列电影。

于是紧锣密鼓,不仅甄子丹继续演了《叶问2》《叶问3》,还有《叶问前传》《叶问:终极一战》等叶问电影问世,这种一朝起势,万众跟风的架势曾经在“黄飞鸿”“陈真”身上都曾出现过,咏春叶问也成了功夫片最后一位大师。

功夫片式微的十年

但叶问没能救得了功夫电影。2016年,《叶问3》身陷票房造假的丑闻中,当时新闻报道,《叶问3》利用票房预期卖理财、非法集资、操纵股价,结果就是背后的始作俑者施建祥至今在逃。

这场闹剧掀去了功夫片最后的遮羞布,也成为了近几年最大的功夫片新闻。无奈的是,功夫电影的大新闻似乎已经只剩下丑闻了。

其实,功夫片的衰落是有迹可查的,这一类型片的日趋没落与香港电影的没落息息相关。在近二十年前,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为我们带来了华语电影几种类型片的高峰,包括警匪、喜剧、赌片以及功夫。

其中,功夫片是香港电影最具标志性的类型,诞生了成龙、洪金宝、李连杰等一系列超级明星,其下还有甄子丹、吴京、赵文卓等一大批中坚成员,从上世纪中旬到本世纪初,几代香港电影人共同构建了80/90代熟悉的武打世界。

但在2008年,甄子丹与第一部《叶问》的诞生已经是功夫片的没落时代。2008年以后,内地电影市场从100亿高速成长到600亿,填充这一市场的却不再是曾具有统治级表现的香港电影。

原因之一当然是新生代的断层。成龙等一系列代表性的功夫电影人进入暮年,而香港电影造星能力的丧失则让新生代无从谈起。作为一种与明星高度捆绑的电影类型,功夫片的每一次热潮都与当时出现的武打巨星相联系。从《龙争虎斗》的李小龙,到“市井打斗”的成龙,再到“陈真”“黄飞鸿”的李连杰,功夫片真正的热浪都与这些武打巨星紧密联系在一起。而要打造这样的巨星,离不开高度影响力和传播度的电影出品。在香港电影失去话语权后,这种要求也变得不切实际起来。

第二个原因离不开功夫片自己内在的缺陷。作为一种古老的电影类型,功夫片的内核并不强大。由于大陆电影政策的要求,功夫片失去了原初的精神内核——“暴力”,这让功夫片的刺激性逐渐消失。《叶问》的诞生沿袭了李小龙、成龙的路线,将“爱国主义”替代“暴力”成为新的内核,但这种消解暴力的行为其实也消解了功夫片的内核,而“爱国主义”的单薄也让功夫片从此先天不足。

声量渐小,市场稳定

尽管功夫片的声量渐小,但《叶问》系列的票房成长依然稳定。《叶问1》拿下8384万,《叶问2》2.33亿,《叶问3》7.7亿。可以发现,《叶问》系列票房的递增与大陆总票房的增长几乎保持一致,这也无怪在丑闻之后,还会有《叶问4》甚至《叶问外传》的诞生。

可以发现,尽管香港电影带着功夫片一起走向了没落,新兴的媒体上《叶问4》的相关报道也相对贫乏,但《叶问4》的市场占有率其实异常稳定,并在声量渐趋弱小的情况下保持着逐步上涨。从票房来看,尽管《叶问4》破十亿有些艰难,但打破《叶问3》创造新纪录并非难事。

究其原因,一方面功夫片余泽甚广,在两岸三地都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据报告显示,《叶问4》的观影人群中,男性占了71.9%,远远超过了女性观众。作为发声的弱势群体,男性对于功夫或者类似“暴力”题材一直都有观影的需求,不管《叶问4》的剧情如何夸张,试问,又有哪一个小男孩没有幻想过呢?

另一方面,《叶问4》单薄的核心支撑不起同等的声量。作为大陆最后一部知名的系列功夫片,《叶问》的内核始终过于单薄,根本无法撑起系列电影的框架,于是只能采用不断对决更多高手的方式吸引观众。尽管会有不少观众买账,但在发声上,《叶问4》已经将“爱国主义”使用的过于泛滥,这直接导致宣传体量优秀的情况下,群众讨论度偏低。

《叶问4》的落差也正是功夫电影的落差,随着“暴力”元素萎缩,功夫已经难以作为一个单独元素支撑起一部电影。功夫当然不会消失,但功夫电影却还在默默走向黄昏。

文 | 文创资讯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文创资讯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