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2020年代|十年后最大的产业竟然可能是这个

摘要:新医疗商业崛起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互联网医疗不再是个新鲜词汇,具备网上行医资质的互联网医院也成为了现实。

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和以泰康保险为代表的传统巨头,都将目光投向了医疗大健康领域。究其原因,是这个领域代表了未来的趋势。

费子“十年后,大健康将成为超过房地产、汽车的最大产业。”在2019(第十八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泰康保险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东升的演讲,让大健康产业又热了一把。这让我想到四年前。那时,阿里巴巴集团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后不久,马云亲自写了一篇致股东公开信,提到未来阿里将打造基于数据技术的健康和数字娱乐业务,即“double H”(Health and Happiness)战略。马云还曾在不同场合公开表示,最有可能诞生下一个BAT(百度、阿里和腾讯)量级企业的领域是医疗健康。

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和以泰康保险为代表的传统巨头,都将目光投向了医疗大健康领域。究其原因,是这个领域代表了未来的趋势。用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王俊峰的话来说,“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医疗水平、平均年龄都提高了,但年轻人不爱生小孩了。人口到了老龄化后,国家的医疗支出将成倍增长”。事实上,“健康中国”早已上升为中国优先发展的国策。2009年启动的新医改,如今也到了10年节点。下一个10年,医疗大健康产业还将有哪些变化?可以从以下几个维度来看看。

顽疾逐步被攻克据美国食药监总局(FDA)披露,2018年FDA批准了59个新药上市,创下当时的历史新高。中国药监局(NMPA)则公布,2018年中国批准了48个创新药上市。与此对比,2007年至2017年,中国仅审批通过不到10个独立开发的化药和生物药。而在2018年,就有7个本土公司开发的1.1类化药和生物药获得了批准。对于NMPA的新药审批来说,也是创纪录的一年。2019年,各类新药获批的速度似乎更快了。这一年的最后两个月,重磅消息就接二连三。11月中旬,FDA宣布:百济神州的抗癌新药“泽布替尼”以突破性疗法的身份,优先审评获准上市。

由此,“泽布替尼”成为第一个在美获批上市的中国本土自主研发抗癌新药,改写了中国抗癌药“只进不出”的尴尬历史。到了12月,阿斯利康的度伐利尤单抗注射液(I药)也获得了NMPA的批准,用于治疗III期非小细胞肺癌,并将成为首个在中国内地上市的PD-L1类肿瘤免疫药。更早之前,与I药作用机制类似的PD1单抗药物,如K药、O药、特瑞普利单抗、信迪利单抗、卡瑞利珠单抗,已陆续在中国上市。“在本世纪末,攻克所有疾病”,2019年末,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和妻子普莉希拉·陈,为陈·扎克伯格基金会设定了此目标。该基金会成立于四年前,彼时扎克伯格夫妇迎来了他们的第一个女儿。他们还承诺捐出其持有的99%的Facebook股份,以解决包括消灭疾病在内的世界上最复杂的问题。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及其妻子梅琳达,也在致力于消灭很多世界性难题,如小儿麻痹症、疟疾等。以小儿麻痹症为例,2007年盖茨基金会宣布启动消灭小儿麻痹症项目。

到2018年,数据显示全球范围内仅有29个新增病例。盖茨希望,脊髓灰质炎成为继天花之后永久消失的第二种疾病。为此,盖茨基金会及合作伙伴宣布还将投入约4.5亿美元,完成消灭小儿麻痹的收官之战。且不论扎克伯格夫妇和盖茨夫妇能否实现目标,但可以预见:在全世界的共同努力下,人类的疾病将越来越少。

新医疗商业崛起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互联网医疗不再是个新鲜词汇,具备网上行医资质的互联网医院也成为了现实。早在2013年,中国就有了依托公立医院建立的网络医院——深圳市人民医院网络医院。在2019北京国际远程医学高峰论坛上,国家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主任张学高介绍,目前我国互联网+医疗健康政策体系已基本建立,到2019年10月全国已有269家互联网医院,19个省份依托互联网建立了远程医疗平台。

比起传统“三长一短”(挂号时间长、候诊时间长、取药时间长、就诊时间短)的就医局面,互联网医疗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更方便于群众就医。更重要的是,人们就医的经济成本也在下降。2018年成立的国家医保局,主导推出了药品带量采购政策。当年12月,第一轮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拟中选结果正式公示,药品价格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96%。作为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药品目录调整,2019年11月公布的医保谈判新目录里,119个新增谈判药品谈成70个,价格平均下降60.7%;31个续约药品谈成27个,价格平均下降26.4%。另一方面,政府对于居民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正在逐年提高。

2009年,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的补助标准为80元/人/年。2019年,城乡居民基本医保(由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并轨而来)的财政补助标准已经达到520元/人/年,比10年前翻了6.5倍。“中国的医保长期承压,一些地方面临穿底风险。”微医创始人廖杰远指出了硬币的另一面。据《2018年全国基本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当年全国基本医保基金总收入约2.1万亿元,而全国基本医保基金总支出约1.8万亿元。在此情况下,自费、商保、类保险(如网络互助)等主导的新医疗商业形态将崛起。

以自费为主的医美就是如此:根据Frost&Sullivan的数据,中国的医美行业在2018年总收入达到1217亿元,并有望在2021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医美市场。正因医美市场潜力巨大,阿里、京东、美团等互联网巨头企业于近年纷纷入局。2019年,医美社区及交易平台新氧、连锁医美机构医美国际、透明质酸行业龙头华熙生物,则先后登陆了国内外的资本市场。

巨头环伺的赛道在上一个十年里,巨头们已经开始进入大健康赛道,但很难说,下一个十年里,这个赛道会全部属于他们。阿里巴巴早就兵分数路布局医疗大健康:包括阿里健康(含天猫医药,2016年9月并入阿里健康)、支付宝的医疗服务平台未来医院、可提供医疗系统信息化解决方案的钉钉、与阿里健康共建阿里医疗人工智能系统“ET医疗大脑”的阿里云、以及投资基金(包括云锋基金、阿里巴巴集团战略投资部旗下基金等)。

腾讯不甘落后,近几年启动了“腾爱医疗”战略,推出了医疗AI产品“腾讯觅影”等。2018年初,腾讯曾表示,自身的医疗业务将聚焦在三个核心能力和两个重点学科:三个核心能力除了医疗AI,还包括电子健康卡、医保支付等基础设施建设,及腾讯医典服务。两个重点学科则是肿瘤和妇幼。巨头们甚至能花重金买下整条赛道:腾讯在2018年8月主导了旗下互联网医疗企业企鹅医生与杏仁医生的合并。

在互联网医疗领域,它还投资了好大夫在线、医联、丁香园、微医等多家头部公司;2019年1月和11月,阿里先后成为了国内排名前二的民营体检企业——爱康集团和美年健康集团的重要股东。除了阿里和腾讯,百度、京东、美团、拼多多等互联网巨头在医疗领域的动作也颇多,这里不一而足。传统巨头亦是如此。陈东升不仅看好大健康产业,并带领泰康从一家传统寿险公司,发展到涵盖支付和服务的大健康产业生态体系。

2019年4月,泰康宣布与武汉市政府共同成立200亿人民币规模的“武汉大健康产业基金”,还将在武汉建设大健康产业园区。国内另一大传统保险巨头是平安集团,其2017年的财报显示,它在着力打造金融、医疗健康、汽车、房产、智慧城市五大生态圈。该集团的子公司平安好医生,成立不到4年,就登陆了港交所。然而,即便强大如腾讯,折腾几年的“腾爱医疗”战略仍折戟。作为“腾爱医疗”战略的重磅产品,腾爱医生在面市三年之际,以关闭服务告终。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Health创始人赵衡的观点是,“只要是BAT做医疗,都不会有太大成绩。

因医疗自身的线下属性叠加中国的公立医疗体系,互联网永远只能在外围打转,无法深入,也就不能开发出有价值的商业模式。”但不可否认,综合型巨头无论是在资金、人才,还是生态布局能力上,远胜于细分领域的精英玩家。如果他们联手,必将产生1+1>2的效果。。END 。制作:全莉  审校:高欢欢 

文 | 中国企业家 | 李秀芝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李秀芝,责编:邢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